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 你是強者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 你是強者

作品:終極學生在都市 作者:日暮客愁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過幾個回合,來自各大宗門勢力的準大道境(強qiang)者皆命喪當場,魂飛魄散。

    而他們這些大道境下品修為的(強qiang)者,也各個魂魄嚴重受損,心神發寒,恨不得轉(身shen)就跑。

    鬼手,竟然恐怖如斯!

    難怪這含楓宗宗主會做出這種在他們看起來相當腦殘的舉動出來。

    這含楓宗宗主竟然不分別對他們這些宗門勢力動手,而是選擇挑釁青龍門,羞辱紫雲真人,並且還給紫雲真人足夠的時間去找他們聯手。

    原來他們才是腦殘。

    不是腦殘的話怎麼會妄想說他們只要聯手,就可以壓制住十大神器之一的鬼手,可以將含楓宗徹底的鏟除呢?

    看著那讓人眼紅至極的鬼手,紫雲真人忍不住在心里罵人。

    特麼的你不就是仗著鬼手(強qiang)大嗎?有本事別祭出鬼手啊,你看我們幾個不將你大卸八塊。

    就在這何時,紀靈宗的宗主(身shen)形一閃,便想逃離這里。

    該死的紫雲真人,我你大爺的,竟然忽悠老子到這來害得老子差點被那鬼手拍死,你妹的我紀靈宗從此跟你青龍門不死不休。

    鬼手突然間從含光頭頂上方消失。

    不過呼吸,鬼手竟然出現在急速逃離的紀靈宗宗主(身shen)後,如蛆附骨,如影隨形。

    紀靈宗宗主清楚的感受到(身shen)後傳來陣陣恐怖至極的煞氣,嚇得魂都快要沒了,低吼了一聲,手中長劍狠狠的往(身shen)後一刺。

    鬼手輕描淡寫的拍向那長劍。

    “ !”

    恐怖的聲音響起,那長劍竟然直接被拍成了碎沫子,那鬼手毫無停滯的繼續拍向紀靈宗宗主。

    “轟!”

    紀靈宗宗主直接失去蹤影了,就好像被拍飛了似的。

    靈門閣閣主跟紀靈宗宗主想法一樣,想盡快逃離這里。

    當紀靈宗宗主率先逃走之後,靈門閣閣主後腳也跟著逃離,而且是從另外一個方向逃離。

    但是讓人驚駭無比的是,那鬼手在將紀靈宗宗主拍成碎末子之後,竟然一下子又出現在靈門閣閣主(身shen)後。

    又是一巴掌拍了過去。

    然後,靈門閣閣主也消失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似的。

    目睹這恐怖一幕,冥毒,紫雲真人的等人直接嚇得不敢動了。

    他們各個頭皮劇烈發麻,內心掀起了滔天狂狼,(身shen)體抖如篩糠,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原來,鬼手的真正威力比他們所想象的還要恐怖許多,含楓宗宗主明顯沒想那麼快(殺sha)了他們,否則他們早就跟那紀靈宗宗主以及靈門閣閣主一樣,骨頭渣子都沒能留下了。

    含光回過神來,掃了周圍這些已經完全被嚇傻的家伙一眼,很是郁悶的說道︰“地魄神參爭奪一戰之後,我含楓宗的威名本應該威震整個藥域,為何最終除了你們這幾個宗門勢力,其余人卻是對我含楓宗聞所未聞?”

    “還不就是因為你們這幾個該死的家伙,擔心我含楓宗的威名凌駕在你們腦袋上,所以對地魄神參一戰緘口不言,致使我含楓宗威名沒能傳出去,你們這種行為著實可惡,可恥。”

    “……”

    這些在藥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強qiang)者在恐懼中凌亂,在恐懼中顫抖,委屈得都快哭了。

    听這意思,這含楓宗宗主這回之所以找他們麻煩,竟然不是因為他們曾經試圖聯手滅了含楓宗,而是因為含楓宗的威名沒有經由他們之口傳遍整個藥域?

    這算什麼破事啊?

    難道他們非得聯合向整個神域發出通告詳述在那地魄神參爭奪一戰之中,含楓宗是如何成為一匹黑馬,他們是如何窩囊落敗的?

    (身shen)為藥域赫赫有名的(強qiang)者,他們不要臉了嗎?

    “算了,你們說不說也無所謂,反正那威名不過虛名罷了。”含光又說。

    于是這些(強qiang)者的(身shen)體顫抖得更是厲害了,這家伙怎麼會這麼不要臉呢?

    含光的聲音變得陰森︰“不過,你們想死還是想活?想死的話本宗主現在就可以成全你們,要是想活的話,就得看你們的選擇了。”

    “你想怎樣?”

    紫雲真人聲音顫抖無比,看著周圍那一片狼藉,內心更是在滴血。

    他萬萬沒想到說,這含楓宗宗主竟然如此無恥的將戰場選擇在他青龍門內,導致他青龍門數代人的全部心血,皆毀于一旦。

    哪怕他不死,藥域也將沒有青龍門了。

    含光清了清嗓子說道︰“這樣吧,你們先跪下打自己幾個耳光子,罵自己是卑鄙無恥之徒,你們以為如何?”

    “……”

    這些人各個臉(色se)狂變,(身shen)體顫抖得更是厲害了。

    他好歹也是大道境修為的(強qiang)者,更是鬼手這等恐怖至極神器的擁有者,他怎麼可以這麼幼稚這麼無聊呢?

    陰山宗宗主忍不住了,眼楮猩紅無比,低聲吼道︰“(強qiang)者可(殺sha)不可辱,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含光瞥了陰山宗宗主一眼,隨即鬼手仿若鬼魅一般,突然間出現在陰山宗宗主頭頂上方。

    冥毒等人見狀,嚇得魂都快要沒了,趕緊離陰山宗宗主遠些。

    啪!

    陰山宗宗主那變得僵(硬ying)無比的手猛地抬了起來,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耳光子。

    隨即重重跪了下去,反手又是給自己一個耳光子。

    兩個耳光子下去,他那張臉直接塌方了,血(肉rou)模糊。

    “我是……個卑鄙無恥之徒!卑鄙無恥之徒就是我!”

    陰山宗宗主雙眼被血絲徹底掩埋,用連自己都覺得陌生的聲音吼道。

    含光呆滯了下,你怎麼可以這麼反復無常呢?不要臉了?

    “那個……本宗主最討厭你這種反復無常的小人了,你既然都說可(殺sha)不可辱了,為何還要如此侮辱你自己呢?”

    “因為,我不是(強qiang)者。”陰山宗宗主低聲說,隨即又給了自己一巴掌。

    (強qiang)者可(殺sha)不可辱,但是他不是(強qiang)者,被侮辱也就侮辱了,不然還能怎樣?

    含光又呆滯了下,這好像也有道理。

    隨即含光很生氣,你妹的你這樣,本宗主還如何(殺sha)你以此威懾其他人呢?

    “這位仁兄此言差矣,在本宗主看來,你就是(強qiang)者。”含光很是心虛的說了句。

    話音未落,鬼手朝著陰山宗宗主拍了過去。

    陰山宗宗主嚇得要滾落下來了︰“你……不……”

    “轟!”

    陰山宗宗主徹底不見了。

    紫雲真人卑微的跪了下去,開始抽自己臉,罵自己是無恥之徒。

    冥毒跪得比他還快,還卑微。

    文百草也跪了,所有人都跪了。

    含光背著手站在那里,仿若那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可侵犯,哪怕多看一眼,都是褻瀆。

    “好了,可別把自己給打死了。”含光冷冷說。

    眾人艱難的將那高高舉起的手放下,都恨不得將自己那手給剁了喂狗才好。

    竟然敢打他們的臉,這手不要也罷!

    他們還想將他們的舌頭給割了,省得繼續羞辱自己。

    “現在,你們一起大罵雲夢山莊是個惡心之地,雲夢溪是卑劣無恥之徒。”

    含光的聲音變了,有自己的冷淡變成了玩味,就好像那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情似的。

    “轟!”

    所有人腦子仿若被雷狠狠劈了一般,無不劇烈轟鳴著,內心更是掀起了比目睹地魄神參被放走時還要(強qiang)烈一萬倍的滔天巨浪。

    他們皆瞪大眼楮看著前方那道(身shen)影,無不膽顫心寒。

    這含楓宗宗主知道雲夢山莊,還知道雲夢溪,這倒也沒什麼,但是他竟然敢如此詆毀?

    他究竟是何來歷?

    但是不管怎樣,此人敢如此詆毀雲夢山莊,那足以證明,他所處的高度怕是跟那雲夢溪一樣……

    眾人嚇得魂都快要沒了。

    甚至如此可以的話,他們現在就想活將他們蠱惑來對付含楓宗的紫雲真人活活打死了。

    “說呀!”含光催促道。

    沒人張嘴,就好像他們那舌頭已經被切了一樣,已經完全發不出聲音來了。

    但是他們上下兩排牙齒,卻是在瘋狂的打著架。

    含光聲音再次變得陰森︰“看來,你們都想死。”

    依舊沒人張嘴,甚至各個還將眼楮閉上,似乎就連睜開眼楮的力氣也沒有了。

    他們知道那鬼手即將拍死他們,但是哪怕如此,也萬萬不能詆毀雲夢山莊,不能詆毀雲夢溪,否則等著他們的將比被鬼手拍死怕是還要恐怖千萬倍的懲罰。

    就在這時,微微苦笑之聲傳來。

    “你又何必為難這些卑微的可憐蟲呢?”

    跪著的眾人听到這聲音,(身shen)體猛地一顫抖,隨即(身shen)體一軟匍匐在那里,卑微如同塵埃,大氣都不敢出了。

    含光早就料到這個家伙會出現,因此沒有任何意外。

    就是覺得遺憾,這些紫雲真人冥毒這些人沒按照他所說的那樣痛罵雲夢山莊,雲夢溪一頓,著實太可惜了。

    真想將雲夢山莊養的這些狗宰了,回去給副宗主炖湯喝。

    一個白衣飄飄的男子飄然落地,站在含光面前,滿臉苦笑,眼神卻又充滿了溺愛,就像是在看著調皮胡鬧的女友似的,膩愛卻又頭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含光想將那雙仿若琉璃的眼楮給挖出來。

    他很討厭這雙眼楮,更討厭這雙眼楮用此等眼神看著自己。

    但是含光實在沒有挖出這雙眼楮的能力,所以他只能轉過(身shen)去,避開這雙眼楮。

    男子臉上的苦笑更甚,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終極學生在都市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