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怪談異聞 > 第382章 異變(6)

第382章 異變(6)

作品:怪談異聞 作者:庫奇奇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光天化(日ri),許宏才腦補出了一場噩夢。

    那三個年輕人也不遑多讓,只比許宏才慢上兩分鐘,也就各個腦補出了一些恐怖的場景。

    這不是因為他們想象力豐富,而是他們昨天晚上的確經歷了一些無法解釋的怪事,他們早在昨晚就被嚇過一次,現在不過是激起了記憶,並控制不住地開始發散想象力。

    四個人的另一相同點就是他們都只是租客,他們並不是房子真正的主人。

    又是一次不約而同,四個人都想要趕緊遠離這小區,趕緊搬家。

    搬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qing)。

    尤其是對于居住在這里的某些居民來說,更是如此。

    相比于許宏才他們自己將自己嚇個半死,馬征是真正經歷了一次生死。

    他也實在是倒霉,昨天下午追著王怡秋去三院,卻是沒想到王怡秋不假思索,跑著去了三院。他追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已經看不到王怡秋的蹤影,只當王怡秋去蹭公交車了。

    他慌里慌張,時不時回頭張望,慢吞吞地到了公交車站,又是坐立不安地等公交車到達,蹭上了車。

    到了三院下車,他就有些抓瞎了。

    他根本不知道上哪兒去找王怡秋。

    他還害怕三院的“康師父”。

    在小區的流言中,康師父很厲害,究竟厲害到什麼程度,沒有鬼知道,也沒有鬼知道康師父脾氣如何。康師父可能對王怡秋那個小姑娘釋放出了善意,但不一定會善待其他外來的鬼魂。

    馬征在自己的腦補中,將尹士康想象成了一個獨裁、霸道、還很狠辣的流氓。總歸不是什麼慈眉善目的老頭形象。

    他生前就不是那種強硬的人,死後就更不是強硬的鬼魂了。

    他老伴比他先走一步,也沒有留在人間。如果他老伴還在,肯定跟他們都活著時一樣,時不時要罵一罵馬征的窩囊。

    馬征在三院門口徘徊良久,連踏入那道門都不敢,更別說是進入門急診大樓了。

    他守在門口,想要等王怡秋出來,可沒多久,他就看到醫院中走出模樣奇怪的鬼魂。

    那鬼魂好似行尸走(肉rou),沒有神,呆呆傻傻地往外走。

    馬征害怕得躲到一邊,腦中對尹士康的猜想就更豐富了一層。

    又過不久,馬征發現了走在路上的鬼。

    他當鬼的經驗也不夠豐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卻仍是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

    他沒有听到呼喚聲,只是心中的不安感不斷加劇。

    他不停躲閃,想找個地方將自己藏起來,不知不覺,就鑽進了旁邊的綠化帶。

    這時候的馬征已經忘了自己的來意。

    他如鴕鳥一般縮著,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夕陽西下後,那種壓抑的氛圍變得愈發濃重了起來。

    馬征終于听到了呼喚聲。

    那聲音像是他死去老伴的聲音。

    “你這死人怎麼還不回家?死外面了啊?你說說你能做什麼?賺錢賺不到,家麼也不回,我嫁給你就跟守活寡一樣!你這種男人有什麼用?”

    尖銳的叫罵在耳邊炸響。

    馬征猛地抬起頭,眼楮赤紅,看向周圍。

    他神(情qing)似憤怒,但眼中有著懼意。

    他是怕他那個老婆的。

    應該說,他不善于與人爭執,不管那個人是他老婆,還是陌生人。他逆來順受了一輩子,好像一個好好先生。就是死了,他也沒有變成厲鬼。

    不過,他那老伴去世的時候,他的確生出過一種解脫了的慶幸感。

    當然,那之後,因為做不來家務、燒不來飯,他手忙腳亂過好一陣,也著實懷念過他老伴。

    這種懷念沒有持續太久。

    隨著他孫子成家,家里住房調整,他兒子兒媳搬來和他一起居住,家里原來的房子賣了,另買了新房。他的生活也有人照顧了。

    這樣享福了幾年,他就去世了,死後依然留在那個家里,他的房間,兒子、兒媳都給他留著,只是堆積了一些雜物。

    他原本的(日ri)子其實(挺ting)好過的。

    馬征並不想見到自己的老伴。

    他緊張地尋找了一陣,沒找到那熟悉的(身shen)影。

    他其實有些記不清老伴的長相了。

    看到路上有白發蒼蒼的老太太,他就會提心吊膽,等人走過去,他又放松下來。

    這樣幾次,他就累得不行。

    他想要回家了。

    他想要逃走。

    王怡秋也好,204那個屎老太婆也好,他都不想管了。

    如果204真的請了什麼人來做法事,他……他躲到孫子那兒應該可以……

    馬征其實沒有去過孫子的新房。

    他跟著兒子、兒媳婦去看過,但無法進門。

    可能因為隔著一輩的關系,還有個不親近的孫媳婦在,他才被拒之門外。

    那樣,也比留在危險的老家好。

    馬征拿定了主意,就從綠化帶中鑽了出來。

    此時,天色已黑。

    沿街的店鋪燈火通明,路上行人、車輛也不少,完全不會令人感到害怕。

    馬征卻是怕的。

    他又看到了幾只鬼。

    他今天一天見到的鬼,比他之前一個月見到的都多。

    他上次跟著兒子去看孫子,路上都沒有見到那麼多鬼。

    或許是因為三院的緣故。

    馬征不敢回頭。

    三院的建築物(陰yin)影早就溶于夜色中,根本籠罩不到馬征,但馬征依然如芒刺在背,幾乎是同手同腳地埋頭疾走。

    “馬征!”

    馬征的神經頓時繃緊了。

    他听到了老伴的吼聲。

    他無法辨別出那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

    有可能……他那個老伴,從(陰yin)間跑回來了,又來折磨他了。

    馬征一想到此,就渾(身shen)跟被針扎了似的。

    他腦中靈光一現,想起了即將到來的冬至。

    是了,冬至快來了。

    說不定是因為這個的緣故。

    他老伴之前沒回家過,但誰知道她會不會今年突然回來?

    馬征心里不舒服,倒是因此忘了三院的事(情qing)。

    他蹭了公交,返回到了小區。

    越往小區走,他就越感到一種微妙的力量。

    有什麼東西在後面推他,又有什麼東西在面前拉著他,像是在催促他回家。

    他不(情qing)不願。

    就如同他還活著、他老伴還活著時那樣。

    他一想到家里那個老婆,兩只腳就好像灌了鉛,又好像地面柏油馬路都融化了,瀝青粘住了他的雙腳,讓他寸步難行。

    有了“拷機”、有了手機之後,催促總是如期而至,回到家後,那喝斥也沒有哪一次會缺席。

    從車站到小區,總共也就十分鐘的路程,馬征好像要走一輩子。

    他磨蹭著,走到整個小區都變得安靜了,還沒走到。

    他抬頭一看,能看到自己家的那扇窗,還正好是他臥室的那扇窗。

    那里應該關著燈。

    那扇窗戶卻是亮著。

    馬征停下腳步,吃驚地看著那扇窗。

    他看到了屋子里的人影,和他記憶中的老伴一模一樣。

    那個老太婆真的回來了。

    馬征如同吞了一只蒼蠅,只想要嘔吐。

    屋中的(身shen)影停在了窗前。

    馬征忘了自己老伴的長相,但他清楚記得她沖自己發火的樣子,記得她看自己鄙夷的眼神,記得她刻薄尖銳的罵聲。

    他愈發走不動了。

    可他不回家,又能去哪里呢?

    真去孫子家門口守著嗎?

    轉念,他想到現在已經不同了。

    他們都死了,他好歹還留在了陽間,他顧念家人,記掛著孫子,那死老太婆呢?腳一蹬、眼一閉,就拍拍(屁pi)股走人了,一點兒都沒有親(情qing)。

    若是兒子、孫子知道了這真相,他們還能每年清明給她上香?

    要不是他心軟,他當初就離婚了,就是不離婚,死之前,也該將那死老太婆的骨灰盒送去那種便宜的壁龕里面,而不是跟他一起合葬。那雙人墓還是用他的退休金買的。那死老太婆有什麼呢?工資比他低,退休金也比他低,家里吃穿用度、包括這間房子,都是他買的。

    馬征越想,心中底氣越足。

    他當了好多年鰥夫,沒有老伴的嘮叨,和原來相比,膽氣也足了不少。

    他背著手,往家的方向而去,還努力(挺ting)起了(胸xiong)膛。

    他微微抬頭,像是要和窗口的那個人對視,不弱了自己的氣勢。

    他滿心想著的是回去後該如何對付他那個老伴。

    他沒有發現警車,沒有听到旁邊居民樓的動靜,甚至沒發現旁邊的那棟居民樓就是出事的204所在的居民樓。

    他也沒有听到(身shen)後的腳步聲、布料摩擦的輕微聲響。

    他感到那股寒意的時候,那鬼已經貼在了他的後背。

    他臥室的燈驟然熄滅,像是從未亮起過。

    之前的幻听也不見了。

    他腦海中的所有計劃、所有想象都在瞬間消失。

    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心跳聲如此強烈,如同一個壯年小伙的心跳。

    粗糙的指甲刮過了他的脖頸。

    他感到了刺痛。

    馬征大腦一片空白,本能讓他回頭,又讓他沒看清那屎老太婆的長相,就發足狂奔起來。

    他心跳再強烈,也始終不是年輕的小伙子。

    他的老腿跑不起來。

    那老太婆卻像是非人的怪物,直接跳起,撲向了馬征。

    馬征的頭頂被老太婆的利爪扣住,手臂也被她咬住。

    他慘叫一聲,只感到自己的皮(肉rou)被撕了下來。

    他倒在地上,倉皇地抬眼看去,就見那老太婆在狼吞虎咽,吃的正是他(身shen)上的(肉rou)。

    老太婆灰白的眼楮好像變成了紅色。

    馬征大喊著救命,嚇得(屁pi)滾尿流,拖著受傷的手,趕緊逃跑。

    他實在跑不快,又被那老太婆追上,受傷的手臂直接被整條撕扯了下來。

    馬征覺得自己的慘叫都能將整個瑤城的人給吵醒了。

    他看向周圍,想要求助,正好看到一扇窗戶後熟悉的(身shen)影。

    他的眼楮剛亮起來,就見那老頭子將窗簾拉上。

    馬征想起了白天時的經歷。

    王怡秋是如何被拒絕的,他又是如何拒絕王怡秋的?

    那老太婆蹲在地上,啃著馬征的手臂,沒有再攻擊馬征。

    馬征已經不對自己獲救抱希望了。

    他捂著肩膀,一個勁地跑。

    他沖回了自己居住的居民樓,穿過了房門。

    他靠著房門,虛脫地倒在地上。

    他感覺自己要死了。

    比他上一次死亡時的感覺更強烈。

    上一次,他死在病(床chuang)上,死在一個白天,他兒子、孫子都在他(身shen)旁陪著。

    這次……

    馬征看向了臥室的房門。

    兩扇房門都關著。

    叩叩。

     ——

    背後的門板傳來動靜。

    馬征的(身shen)體顫抖著,扒拉著門,將眼楮湊向了貓眼。

    那老太婆滿臉是血,貼著貓眼,指甲敲擊著門板。

    馬征驚懼交加,往後退了一步。

    叩叩。

    叩叩。

     !

       !

    敲門聲陡然變得劇烈起來。

    馬征的心跳也變得紊亂。

    “誰啊?那麼晚了……”臥室的房門被打開,馬征的兒子走了出來。

    馬征看到他要開門,急忙叫喊阻止。

    他的聲音傳遞不到兒子的耳中。

    他以前給兒子托過夢,但現在顯然不是能托夢的(情qing)況。

    房門打開了。

    馬征的喉嚨好像被人給扼住了。

    馬征的兒子探頭往外張望,看了看外頭的樓梯。

    他的(身shen)影和老太婆的(身shen)影重疊。

    那老太婆抬起腳,跨入了門。

    “那個神經病大晚上的敲門!”馬征的兒子罵了一聲,將門關上。

    他回了房間。

    馬征能听到他和兒媳婦的對話。

    “是誰啊?”

    “沒人。”

    “沒人你開門干什麼?”

    “我不開門怎麼知道是誰?”

    “你先問一聲啊,那個貓眼看看啊。你就這樣開門,萬一是強盜呢?”

    “強盜會敲門的啊?”

    “這誰知道……小區里面之前還有人報警過。”

    “那個人還沒抓到啊?干什麼的啊?”

    “不知道。好像殺了人還是偷了東西吧……”

    臥室里,對話再繼續,又慢慢輕了下去,夫妻兩個再次陷入酣睡。

    他們誰都沒听見客廳里的慘叫,也不會看到客廳里的鮮血和殘骸。

    那血,印入牆壁、印入地板、印入家具。

    某一天,或許會有某個人,也可能會是某個鬼,看見這凶殘的殺人現場。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怪談異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