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難開啟系統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傻子

第二百四十二章 傻子

作品:史上最難開啟系統 作者:映麗桃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為了看這兩桿槍的對決,我不惜動用了國運之氣,放大了山海圖的威能,所以爾等看出了什麼?”

    神京白帝宮的御花園之內,年輕的平穩的聲音自玄天木下傳來,趙御抿了一口香氣四溢的苦茶,抬眼看向下方一黑一白的兩位謀士。狂沙文學網

    白衣端正的鐘神秀,極為白皙的臉龐微微抬起,與上面年輕大夏之主的眼神交織在一起,顯得不卑不亢,開口回應道︰

    “強,很強,在年輕一輩中走在了最前方,其余人等甚至難以望其項背,而且這一場搏殺,周圍有太多人圍觀,所以都有所保留。”

    “那比之你等如何?”

    鐘神秀和(身shen)旁一襲黑衣的李長纓對視一眼,同時開口道︰

    “我等弗如矣,但天地盤上多一殺伐黑子可一戰!”

    “可,那爾等即可出發前往甘州,山海圖告訴我運奄拓跋還在甘州,我不希望那位運奄氏的大逆之後,殺了人之後,還可以活著走出我大夏。”

    “諾!”

    兩位天武軍預備役起(身shen)告退離開之後,趙御一人端坐玄天木下,繼續拿起一本奏折翻開,隨後停頓了片刻之後,眉頭微皺,在腦海中再次詢問道︰

    “太平,你見過的人多,你覺得如何,我方才看這二人,眉心的大道血在一剎那變得滾燙,說明此二人(身shen)上隱藏著威力絕倫的聖物,就連大道血都要提醒我注意。”

    “那個斷臂的運奄拓跋隱藏的什麼我沒看出來,但是關正卿不就拿在手上嘛。”

    屬于山海圖太平稚嫩般的聲音響起,而且帶著一絲懶洋洋,近(日ri)里它的(日ri)子也極為舒坦,每(日ri)有人可以說話解悶,還能瀏覽整個大夏三十六州,美滋滋的很,接著童聲的聲音再次在趙御的腦海中回((蕩dang)dang)。

    “那把應龍槍其實就是一件聖物,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不過我又想不起來了,剛剛誕生那會,我的靈智還未完全開啟。”

    “你是說,關正卿顯露在外的超一品(禁jin)忌道魂其實是一把聖物所化,而其自(身shen)的道魂從未顯露?”

    腦海中趙御的聲音帶上了一絲驚訝,就算是沉穩如他,听到這個信息也忍不住有些驚駭,道武大比連莊魁首,獨佔三榜的關正卿,就連自己真正的道魂都未在世人面前顯露,何等恐怖。

    “是的,而和他交戰的運奄拓跋也不簡單,其已經找到了大宗師境界的道路,那就是親眼去看看,因為他自小在太陽帝國長大,眾所周知,太陽帝國無道,所以他的神通,境界以及本源都是憑想象而來,只要其在中原真實觸摸到他所想象的,那麼大宗師之境的大門直接便可推開,所以其只(身shen)入大夏中原,只要不死,回歸之後,馬上便可入掌緣生滅境。”

    山海圖太平的童聲落下之後,筆直端坐的趙御突然輕輕一笑,淡淡的聲音傳出︰

    “有意思,這個時代變得很有意思,天輝軍注定不會太寂寞,破啊,你說我們算不算青年一輩?”

    一直站在趙御(身shen)後的魁梧光頭大漢梁破,將視線從不遠處帶著蟲爺不斷跳躍的小黃(身shen)上收回,開口回應,聲音中磁(性xing)依舊。

    “(殿dian)下剛剛及冠,勉強脫離少年,跨入青年一輩的行列,可喜可賀。”

    此話一出,換做趙御突然回頭,甚至比方才听到關正卿還有一個道魂還要驚奇,看向(身shen)後的梁破,喃喃問道︰

    “你現在說話的本(身shen),是和誰學的?”

    大夏甘州,某處山巒,滿目瘡痍。

    群山交界處,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劇烈的神通爆炸威力將方圓周圍極大的一片地域,所有的積雪全部蒸發殆盡,露出了黑色的(裸luo)露土地。

    而這些土地之上,一隊黑甲黑盔,宛如白(日ri)幽靈的幽翅軍駐足而立。

    為首的副指揮使關正卿,將手中的泣血應龍槍往天上一拋,大槍隨即在空中化作一條血紅色的應龍,片片鱗甲之上血光流轉,在虛空中環繞數圈之後,對著後方一陣咆哮,隨後化作一道刺破虛空的紅線。

    “應龍槍已經咬住了運奄拓跋的氣息,他還跑不遠,跟上!”

    關正卿清冷的話語還在原地飄((蕩dang)dang),一標幽翅已然化作道道黑線,緊隨應龍之後。

    如果將刺破虛空的應龍呈直線向前延伸,就會發現其目的地就是虎臥山脈下方的一個鎮子,而這個鎮子的門口處,有著一顆(挺ting)拔的青松。

    此時正值中午時分,而且剛剛不知為何,整個青松鎮突然經歷了一陣地震,劇烈的搖晃使得鎮民和走商經貨此地的商客,這會兒都處于驚魂未定的狀態,但是鎮子內的一處宅子之內卻爆發出了一陣歡呼。

    “這是何等神藥,我這輩子從未見過,如此重的傷勢,竟還可如此快速的愈合,太不可思議了。”

    听完被鎮上的青年壯漢,一路扛著過來的郎中,不可思議的感嘆,內屋里鎮子威望極高的的吳老爺子長噓了一口氣,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而他(身shen)旁,一大一小的兩個姑娘早已滿臉淚水。

    (床chuang)鋪上,面色蒼白的原盾山軍鐵塔校尉鐵柱,正閉著雙眼,陷入昏迷,但是呼吸卻很平穩,原先(胸xiong)口血(肉rou)模糊的大洞中,一層綠光繚繞,綠光波動之下,粉色的(肉rou)芽不斷長出,顯得極為詭異。

    雖然詭異,但同時說明了一件事,他(性xing)命無憂!

    待眾人都平復下來之後,一聲詢問聲響起在老爺子的耳邊。

    “吳老爺子,站在院子中的這位少年被遺棄在客棧門口的大街上,過了大半天動也不動,我們幾人看他可憐,就先把他帶到了這兒來,您看該如何處理?”

    老爺子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用布條蒙著眼楮的少年,傻愣愣地站在院子里的角落,目光呆滯,毫無反應。

    吳老爺子還認得跟著運奄拓跋進入青松鎮的這位蒙眼少年,所以他略微一思索,隨後開口道︰

    “就先安排這里吧,這段時間我會來幫忙照顧鐵柱,然後順便帶著照看一下他,此事(情qing)已經派人告訴官府,想必馬上就會來人,這段時間就放在這邊。”

    “既然老爺子開口,那我等就放心。”

    那人對著吳老爺子一抱拳,準備起(身shen)離開,轉(身shen)的一瞬間突然想到了什麼,從懷中取出一物,繼續開口道︰

    “對了,還有這個冰雕,握在那少年手中,栩栩如生,簡直和真人一模一樣,因為害怕遺失,我就給收起來了,同樣交給老爺子你保管。”

    那人話音還未落下,(床chuang)上的鐵柱突然發出一聲悶哼,吳老爺子的注意力瞬間下方被吸引,頭也不回,只是輕輕回應了一句︰

    “放于那邊的案桌即可。”

    隨後,一個巴掌大小的雪像被放于屋內的案桌之上,雪像表(情qing)痴呆,雙眼處蒙著一條布帶。

    青松鎮里的宅子內,多了一個傻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史上最難開啟系統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