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極度寵溺︰早安,首席大人 > 第221章安穩

第221章安穩

作品:極度寵溺︰早安,首席大人 作者:劍幽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溫迪因多了(套tao)指定租給自家的房子,一夜沒能睡得安穩,早早地便起了(床chuang),幾次尋思給洛雲煙電話,終因時間太早,而沒能撥出。

    她踱著步子,出外散步。看著朝氣勃勃的晨練者,不由心(情qing)輕松不少。

    她(身shen)後一個穿著公主裙的小女孩甩開年輕女人的手,跑過溫迪(身shen)邊,無意中“啪”的摔了一跤。

    溫迪疾走幾步,將女孩扶起,關心地問“小朋友,痛不痛”

    五六歲的小女孩不哭也不鬧,直勾勾地看著溫迪。

    帶女孩的年輕女人急忙走到兩人跟前,彎腰檢查小女孩是否受傷“小姐,你哪疼”

    溫迪見女孩的家人出現,便要離開,就見女孩揪住了自己的衣角,輕聲道“怎麼啦”

    女孩不語,依然直勾勾地看著她。

    年輕女人邊小心翼翼地取下女孩揪著溫迪衣角的手,邊向溫迪道謝“謝謝。”

    溫迪沖女孩笑笑“下次不許亂跑,否則摔跤跤,很疼的哦”

    女孩突然點了點頭,水汪汪的大眼楮里露出了笑意。

    溫迪估摸著這是個不會說話的小姑娘,不由對她多了份憐惜,伸手(欲yu)摸摸她可(愛ai)的卷發,就听年輕女人道“別踫我家小姐的頭”

    溫迪忙收回手,可她的手被女孩握住了。

    “我家小姐喜歡你。”年輕女人驚奇地叫著。

    溫迪有些不解,女孩已松開溫迪的手,轉(身shen)向沖這邊而來的男人而去。

    “她怎麼啦”溫迪有幾分不解。

    那男人以彎腰抱起女孩,走到兩人跟前,打量溫迪的瞬間,驚奇道“小姐,你很像我家過世的”

    溫迪狐疑,估摸著自己可能像女孩的某位家人,輕聲道了聲“小妹妹,再見了”(欲yu),轉(身shen)而去。

    小女孩冷不丁地開口“再見。”

    懷抱女孩的男人聞聲一怔,疾步掏出手機,撥打遠在泰國的周濟“unce,小琴今天說話了。”

    “啊”用餐的周濟激動得差點將手中的湯碗打翻,激動地問“怎麼說的話她都說了什麼”

    “對一個長得像aunt的女人說了聲再見。”懷抱小孩的男人輕聲道。

    “快,去查有關那個女人的一切。”周濟興奮地大叫。

    溫迪的(身shen)後多了雙眼楮,只是她沒有察覺。她依然規律地生活,回到了宿舍。

    而(身shen)後的眼楮周濟的助理、抱小孩的男人,則記下了她的門牌號,轉(身shen)離開。還未上車,便撥打了周濟。

    正接見林股東的周濟,接听了電話。

    而林股東則識趣地起(身shen),去欣賞泰國的親王院落。

    若溫迪知道,她便是周濟此刻最關注的人,或許就不會在與洛雲煙的電話中,這樣地說起周濟了。

    “我覺得,如果讓我選提升,我會跟著林股東。”溫迪因洛雲煙提起,林股東又給他條短信提到提升她的事,有感而發。

    “知道了。”洛雲煙翻看著文件,他永遠有看不完的文件,辦不完的公。

    “哦,對了,我差點忘記正事了。”溫迪在掛電話時,她撥出這通電話,為的只是確定洛雲煙是否就是那個,一定要將房子折價租給她父母的人。

    “你說吧,我一定知無不盡、言無不絕。”洛雲煙將手中的公文放了放,他會擠出時間追求心儀的女人,錯過了三年,他後悔莫及。

    “我爸媽那里,有人很奇怪,要將房子折價租給我父母。”溫迪說出了心頭的疑慮,她要听听洛雲煙如何解釋。

    洛雲煙玩弄著水晶筆托,滿口吃驚道“迪你肯定要交好運了,你看老天爺將好運氣一件件擺在你跟前。”

    “我沒看出來。”溫迪直言以回。

    “我(愛ai)上你,是第一個好運氣。”洛雲煙委婉解說。

    溫迪看著等她一同去上班的同屋女孩“這個不算好運氣。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在你的工作能力,再加李虹的枕頭風。”

    溫迪跌坐在(床chuang)沿,避了三年,居然跌進了漩渦中心。她輕聲道“我該怎麼辦”

    洛雲煙有些沉默了,如果溫迪願意嫁給他,他倒是很好回答這個問題,只是他與溫迪還有漫長的路,要慢跑。他側頭看了看秦蓉送的禮盒“秦蓉這邊,既然是我的原因,我會在回去後,和她說清楚。至于林股東那里,我沒有替你應下,以林股東的為人,他不會強求,如果他親自找你談,你自己做決定。”

    溫迪十分不解,秦蓉什麼時候注意到洛雲煙的。洛雲煙這幾年都在國外,從未在報紙和各種媒體上,看過他有關的報道。她試探(性xing)道“雲煙,問你個私人問題。”

    洛雲煙期待溫迪能問出他有多(愛ai)她,這樣的私人問題。他憧憬道“你說吧。”

    “你和秦蓉很熟嗎她怎麼會追你的”溫迪琢磨著道。

    洛雲煙長長地吐氣,煩亂顯于眼底“她最初就是住在我爸那,和我見面不過十來次,打個招呼,就結束。後來她跟劉彪去過一趟美國,從那時開始,她就對我虎視眈眈。”

    “哦,原來這些年,你們見過。”洛思琪詫異。

    “可我跟她什麼都沒有啊”洛雲煙急于申辯,表明清白。

    “我不是那個意思。說實話,我(挺ting)怕她的。”溫迪素來對秦蓉有幾分畏懼,至少不想去招惹她。

    洛雲煙不屑地笑笑,秦蓉的背後是劉彪的支持,而劉彪也不過是他姨父胡寶強(身shen)邊的紅人而已。他鼓勵道“比起秦蓉來,你的背景強大多了。”

    “啊”溫迪不解。

    洛雲煙坐直(身shen)子,他可(愛ai)的小女人居然都沒將自己的位置擺正。他有信心讓她將自己的位置擺正,他有信心,娓娓道來“秦蓉的支持力量劉彪,你的支持力量是我洛雲煙。劉彪的背後,是胡寶強。我的背後沒有人,因為我一手掌控。胡寶強的背後,是胡氏企業。我的(身shen)後,是呼風喚雨的傳奇”

    溫迪輸給洛雲煙的口才,敗給他的悠然自得。她打斷了洛雲煙後續的嘮叨“雲煙,求你恢復從前的模樣吧。那樣,我自在些。”

    洛雲煙沉默了,退回從前的模樣,就意味著他還得繼續做一個等待(愛ai)(情qing)的人。他錯過了從前,溫迪也因秦峰耗掉了六年,他們彼此輸給了時間。

    電話在沉默中掛斷,可時間帶給每個人的,皆是變化。

    溫迪就在收線後一秒鐘之內,收到了一條來自大兵的彩信。點開彩信,一個胖乎乎的小豬,舉著束玫瑰花,喊著四個字“我喜歡你”

    溫迪爆笑不已,隨手回撥電話“大兵,發錯短信了。快點發給你看上的妞去。”

    洛傾恆愣住了,思量許久,已絕對的勇氣,戰勝了理智,才發出了這條短信。太瘋狂了他告誡自己。可開口說話的他,卻是另一個態度,他裝作不解的語氣“小d,什麼東西錯了”

    “你給我發了條好惡心的短信。是不是被你的妞追昏頭,動心了”溫迪笑罵。

    洛傾恆留心著溫迪的話語,研究著她的語氣,卻洞察不到語言中夾雜著太多的(情qing)感,只有老朋友的打趣。他悶悶道“發了就發了吧,發了有什麼了不起”

    “失戀了”溫迪認識他已有三年,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極為熟識。

    洛傾恆有些泄氣“我第一次婚姻結束了,現在單(身shen)。戀(愛ai)嘛,看著別人談,想去攪和,插進去,人家又不領(情qing)。”

    溫迪听著大兵自暴自棄,不由鼓勵道“別這樣你不是都說,你們當兵的,總是一鼓作氣,即便遇到困難,也勇往直前嗎”

    洛傾恆不知高興還是難過,征詢有些讓他動心女孩的意思道“戀(愛ai)跟打仗是兩回事,和平年代,不吃那(套tao)。”

    “勇敢一點。我支持你”溫迪一味地鼓勵,殊不知她竟給洛傾恆添亂。

    洛傾恆琢磨著“如果,我發瘋去追人家。你會不會笑我不理我罵我是個傻瓜”

    “不會。我以前也傻過,不管有沒有結果,不傻到底,不會知道對錯。”溫迪講述著自己的感(情qing),啟發著大兵。

    洛傾恆覺得有理,在結束通話後的一分鐘,就撥通了兒子的電話,重復d小姐的話“不管有沒有結果,不傻到底,不會知道對錯。”

    洛雲煙極為贊賞這位不曾謀面的父親朋友“爹地,我們父子一同開工,爭取把兩個女人都娶回家。”

    太夸張了吧洛傾恆詫異,語塞。

    洛雲煙不覺得夸張,誰說戀(愛ai)只屬于年輕人每個人都可以享受(愛ai)(情qing)。父親在他的心中,永遠不會老,他們彼此留著相同的血液。

    他朗聲而笑“爹地,你跟unce還比較熟吧”

    洛傾恆被兒子問悶了,他到底想說什麼他愣愣道“怎麼啦”

    “跟您聊點私事,不介意吧”洛雲煙不管父親介不介意,他都會去聊這個問題。但他希望父親能在比較輕松的氣氛中,談論他的婚姻大事。

    “說吧。”洛傾恆知道兒子要給他下(套tao),選擇干脆直接往(套tao)里鑽,省得兒子費勁。

    洛雲煙喜歡父親簡單的開場白“媽(咪mi)和unce結婚很多年了,他們很恩(愛ai),媽(咪mi)也比很多女人顯得年輕。媽(咪mi)跟我說,除了她可以無限度地享受美容以外,還有(愛ai)(情qing)滋潤。”

    洛傾恆真的佩服前妻,竟然將這種上一輩的夫妻問題,跟兒子探討。他厲聲道“嗯,這樣,我現在先掛斷你電話,晚一點跟你聯系。”

    “爹地爹地”洛雲煙听到的只有“嘟嘟嘟”的收線聲。算了,老爸肯定有公事,一會再說吧。他相信,憑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能說服父親勇往直前,去尋找他的第二(春chun)。

    有人比洛雲煙還著急,已經在跟洛傾恆做起思想工作了。他(身shen)體力行地做著思想工作,此人便是金中興。

    “傾恆,你怎麼這麼保守跟兒子談談上一輩的夫妻問題,可以幫助他認識婚姻的重要(性xing),也可以讓他免受走錯路的危險。”金中興看看一旁,又在敷臉的老婆,低聲補充道“當然,你不能介意,她經常把自己弄得白無常的模樣。”

    洛傾恆發現自己有些跟不上時代,打听道“中興,你跟雲煙平時都這樣說話嗎我每次給你電話,總感覺你像個三十歲左右的人,和我是兩代人。”

    洛傾恆癱靠在椅子上,不語。他們都(愛ai)過同一個女人,而自己沒有留住她,看來,自己真的有問題。

    金中興見洛傾恆不語,試探(性xing)道“去試試。難道從現在開始,到將來你躺進棺材,都打算一個人蓋著被子到天亮嗎”

    “哦”洛傾恆徹底被打敗了。

    洛雲煙為父親有了第二(春chun)的可能,而欣慰不已。喜悅需要分享,分享則會選擇最最能體會他心境的人。即便現在不能完全領悟,將來也會舉案齊眉,此人當仁不讓只有溫迪。

    可是深夜打擾她,會不會影響她的美容覺呢他心疼。思來想去,他發了條短信

    “迪,我可能快有後媽了。為我高興吧。”

    溫迪收到了短信,她為洛雲煙的開明而欣慰。作為獎賞的電話,撥到了洛雲煙手中。

    “你沒睡”洛雲煙任何時候都願意接听溫迪的電話,聲音里滿是喜悅。

    “沒。不然怎麼會給你撥電話。給我說說你的未來繼母吧。”溫迪懶懶地縮在被窩里。

    “保密。”洛雲煙對于父親的滴水不漏,也不去擠壓,上了年紀的人戀(愛ai)需要空間,而年輕人只需要支持就好。

    溫迪不介意,對洛雲煙的賣關子打趣道“你就不怕你爸給你找回的媽媽,長得(身shen)材偉岸,聲音如宏”

    “不怕,只要我爹地晚上敢回房睡覺。我才不怕。”洛雲煙對于父親極有信心,他相信經過多年的錘煉,父親能有幸福的第二次婚姻。

    溫迪抽抽被子“你(挺ting)開明的。”

    “那當然,我這麼優秀。心動了吧”洛雲煙幻想著父親結婚時,當著眾人的面,紅著臉介紹新娘子的搞笑場面。

    溫迪也為洛雲煙的父親開心“到你爸結婚那天,記得請我吃喜糖。”

    “你一定參加,我敢保證”洛雲煙暢想著未來,他與溫迪是伴郎伴娘,為了達成目標,他既要勸父親大辦婚禮,還得說服溫迪接受自己。

    溫迪抿嘴而笑“好吧。你爸爸結婚,我一定到場。”

    “一言為定。”洛雲煙飛快接話。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有事找你。”溫迪想著她為蜘蛛俠買的禮物,希望通過洛雲煙送給他。

    洛雲煙為溫迪的迫切相邀,極為開心,他不住給自己打氣“想見我,隨時都可以。明天是周(日ri),來香港吧。“

    “不。我才沒你那麼瘋。我寧願睡在被窩里,用四平八穩的方式,迎接假(日ri)。“

    5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極度寵溺︰早安,首席大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