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巨龍倒計時續 > 一零三

一零三

作品:巨龍倒計時續 作者:繁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年輕的國王被站在花園中間,被鮮花圍繞,周圍的石頭花壇以階梯遞增,從高向低,成了四座九十度的扇形,年輕的國王就站在被四個角所指向同一點的中心的位置。+++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抬起頭,在陽光下,伸出了手。

    他看著手掌中的一顆銀白色的圓珠。

    聚精會神的看著,十分感興趣。

    過了一會,他說出這句話。

    “真漂亮啊。”

    充滿歡喜的口吻。

    就像一個得到糖果的小孩,臉上非常開心。

    “這就是真正的成品了吧?”

    年輕的國王身後,站著一個如同影子一般,全身被藏在斗篷里的人。

    斗蓬人動了動,像是點頭。

    “那就好。”

    “”

    “你明白的吧,這個東西,越多越好。”

    他喜悅的說道,“我真的迫不及待了,想看看吃了它之後的效果,是不是跟我想象的一樣!我想要一個人,符合我條件的人,你明白的吧?你應該明白的吧!”

    陽光照在他的臉上,映的格外鮮紅。

    她是一只貓,一只雪白的貓。

    她有一個主人,主人身上有一個地方跟她很相似,那就是在沒有人的時候,她的主人會把頭上的耳朵露出來。

    為什麼她的主人跟其他人不一樣呢?

    為什麼她的主人頭上長著一對耳朵?

    為什麼她的主人身後長著一條尾巴?

    為什麼?

    為什麼呢?

    她來到這里,和主人一起,待了很多天。

    這里有很多很多的人,很多人都很忙碌。

    她的主人不喜歡外出。

    為什麼?

    為什麼呢?

    外面的太陽那麼舒服。

    她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曬太陽了。

    可惜的是,這里人很多,她要找一個好的地方,否則,她會在不經意間被這里的人踩到。

    這里不僅人多,地方也非常的大。

    她想找一個可以舒服的盡情曬太陽的地點。

    她找了很久很久。

    也找了很多很多的地方。

    在找的時候,她遇見一個小女孩,一個很可愛很可愛的小女孩。

    這里的人稱呼小女孩為公主。

    每次听到這個詞的時候,她總覺得很熟悉。

    不知道為什麼,她喜歡這個小女孩,喜歡這個被稱為公主的小女孩。

    可是,她的主人不喜歡這樣。

    她的主人要求不要四處亂跑,特別是,不要接近那個被叫做公主的小女孩。

    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呢?

    她的腦海里裝滿各種各樣的問題。

    她一邊悄悄避開主人,一邊小心翼翼地對這里繼續進行探索。

    有一天,她遇到一個人。

    那人就那樣站著,像是在等人,還是單純的在看天空和白雲呢?

    她在曬太陽的時候,也很喜歡咪著眼楮看天空和白雲呢!

    這個人跟自己有相同的興趣愛好呢。

    于是,她想靠近這個人,當然,還有一點就是,這個人身上散發出一種熟悉的味道。

    為什麼呢?

    究竟為什麼呢?

    她感到熟悉,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她只不過是一只貓。

    一只普通的貓,除了全身都是雪白的毛這點不太普通之外,其它地方都很普通的一只普通的貓。

    當然,她對自己的毛發還是很引以為傲的!

    她很喜歡自己身上的通體雪白的毛。

    除了,這個地方,還有另一只跟她幾乎一模一樣的貓。

    唯一的區別只是眼楮顏色不一樣,其它地方完全一樣。

    跟她長的一模一樣的那只貓,特別的凶悍。

    每次見到它時,她忍不住發抖。

    為什麼呢?

    究竟為什麼呢?

    她會害怕它?

    跟她一模一樣的那只貓,是這個地方的國王。

    在她來到這里之前,它已經在這里住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在她來到這里之前,它是這里唯一的一只貓。

    它的主人,就是那個被稱呼為公主的小女孩。

    它特別喜歡躲藏,公主每天每天都在找它。

    真好呢,她也想接近公主。

    主人始終不允許她這樣做。

    她想被公主摸摸下巴,被公主喂食,和公主一起。

    但是有一件事很奇怪呢,她和它明明長的那麼像,除了第一次接觸時被當成另一只白貓,接下來的好幾次,公主都能立刻發現她和它之間的不同,她和它之間存在的差異?

    為什麼呢?

    究竟為什麼呢?

    她不明白,仍舊的,腦海里裝著這些問題。

    直到,那個人再次出現,那個身上發出熟悉氣味的人。

    還有不久之後,這個很大很大的地方里,來了第三只貓。

    和她不一樣,和它也不一樣。

    第三只貓,是一只毛發很長的貓。

    毛發的顏色很深,具體是什麼顏色,她想不出來。

    那只貓的毛發很長,長的很漂亮,一點都不亂。

    她一定有一個非常愛她的主人,她的主人一定非常用心打理她的毛發。

    不像她,不一會就變的亂糟糟,還因為有一個不喜歡外出的主人,她非常想要干淨,她的主人還是老樣子,整天不喜歡外出。

    她是一只全身雪白的小貓,好奇心旺盛,有一個孤僻且整天不愛出門的主人。

    然後有一天,她遇見了第三只跟她和它都不一樣的,另一只貓。

    她的生活,被破壞了。

    一切發生的如此迅速。

    塞繆爾再次進入皇宮,帶著一個看似普通的包裹,包裹被白布裹住,還死死的綁了條繩索,打了幾個死結,又一次來到這個之前就到過的地方。

    除了在皇宮看守那花了點時間,接受了多遍的詢問和搜查身體沒有攜帶危險物品,畢竟現在是特殊時期,六國會議馬上舉行的重要日子,單純出于安全考慮。

    接著,收回了冒險者公會的一員的信物,和那個仿佛很普通的包裹。

    從皇宮門口走了進去,進去之後,就是大片空空蕩蕩的地方。

    這里也不全然是空蕩無物,這個寬敞的地方,就是皇宮的前庭,在每隔數米的位置種著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大樹,大樹和小小的花壇作伴。

    一直延伸,延伸了數百米。

    塞繆爾也走了數百米。

    途中,眼前掠過了一條很長的尾巴。

    尾巴的主人停了下來,停了一秒,這一秒里,它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塞繆爾,仿佛在質問他為什麼在這里。塞繆爾沒來的及回答,不遠處有人過來,尾巴的主人不再理會他,如同一陣風那樣闖進附近的花壇里,小小的身影立刻就消失了。

    塞繆爾聳了聳肩,往前走去,詢問正往這邊過來的人。

    他要找的人,是一名住在皇宮的魔法師,有一點很奇怪,冒險者公會里不提供這位魔法師的名字。是出于保密協議?真的有這種必要嗎?這個原因深究也沒有意義,塞繆爾來到這里,就的把這個包裹送到那個無名魔法師的手里。

    “那家伙真的來了。”

    回想著剛才所見的一幕,他不禁嘟囔。

    “不要惹出什麼麻煩來就好,再說,真的是否在這里,也只是一個猜測。”

    自言自語的往前走,按著剛才問路得到的方向,繼續沿著眼前這條石頭小徑,穿過對面的圓形噴水池,那邊,排列著幾個小房子。

    如果問路得到的方向是正確的話,那麼,那位無名魔法師的住所就在那排列的小房子里。

    那些房子普遍建的很矮,就在圍繞著噴水池的花壇的背後。

    突然,他好像是撞到什麼。

    “咦?怎麼回事,這是牆嗎?”

    塞繆爾感到驚訝,伸手摸索了幾下,透明的無法用眼楮看到的,摸上去感覺就像是冰涼的玻璃一樣。他敲了敲,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沿著這看不見的牆壁,一邊摸索一邊往右邊走,希望能找到一個進去的入口。

    然而,這樣緊貼著看不見的牆壁朝右走,塞繆爾越走就離那排小房子越遠。直到,摸到像是角度一樣的,就變成了另一個方向。

    “從這里為止,就是呈九十度的角落嗎?”

    “”

    沿著這一邊繼續向前,塞繆爾走了一會,見到那排小房子的側面。

    “剛剛是正面,現在到了側邊難道入口會在另外兩邊?”

    抱著這個不確定的疑問,他唯有繼續摸索。

    “喵。”

    忽然,下方專來了一個聲音。

    “貓?”

    朝塞繆爾抬頭的是一只白色小貓,有些眼熟,塞繆爾馬上想起來之前在哪里見過這只貓。不過,現在沒空去管這只貓,他本來也不怎麼喜歡貓。

    “喵!”

    白貓繼續朝著他叫。

    “我沒空陪你。”

    不耐煩的看了它一眼,卻忽然注意到剛才沒發現的一件事,白貓揚起的尾巴上沾染了鮮紅的血滴,在那麼純白無暇的軀干上,顯的特別引人注目。

    “喵喵喵!”

    見塞繆爾似乎仍不想理會自己,白貓張開嘴,往他的小腳咬了一口。

    “你這家伙居然咬我!”

    他馬上遠離這只貓,一邊掀開褲角,一邊用余光警惕的盯著白貓,唯恐下一步就撲過來朝自己又咬上幾口。所幸,他並沒有看見腳上有傷口,不知是它並沒有用力咬還是因為褲子所用的布料的問題。

    他不想思考一只貓的思考回路,也沒好心到為一只貓去處理傷口。

    “喵喵喵!”

    白貓似乎急了,繼續叫嚷。

    “吵死了,滾一邊去!”

    不耐煩的喊出這句話後,他真的想把這只貓捉起來扔的遠遠。

    下個瞬間,附近某處傳來了異動。

    他听見了仿佛水花炸裂的聲音,立刻轉過頭去。

    “什麼”

    在那排小房子之間,一條幾米寬的水柱升了起來,沖向天空。

    這一幕,仿佛預示著什麼。

    “究竟發生什麼啊啊啊啊。”

    看著那條奔涌急速地升向高空,不知升出多少個百米的巨大的水柱,塞繆爾開始狂跑,不顧一切的狂跑。

    他心中中有一個念頭,而身體被這個念頭支配,完全顧不了其它事情,這卻使他遺忘了一個重要的細節。在幾分鐘前,那阻擋他的透明牆壁,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

    快來到水柱附近的時候,塞繆爾看呆了,腳步也逐漸慢了下來。

    那條水柱,用毫無夸張成份的語言來說,至少有十米寬,不知道幾十個人緊貼的站在一起是否真的能夠湊成那個寬度。總之,在那附近親眼目睹這條壯觀簡直到了極致的巨型水柱,他開始意識到某種不安,改變原來的路線,試圖遠離。

    邊往後退,邊頻頻抬頭看著它,它已經到達了說不出來的某種高度,仿佛要將天上那顆太陽都遮擋起來。

    而且,塞繆爾還意識到一個問題,不可能沒有人會眼瞎到這種地步,馬上就有人過來了。

    雖然這件事跟他無關,但他是第一個目擊到這一幕的人,這點就稍微令他看起來可疑,要說明起來還是很麻煩,會浪費不少時間。

    正當他往後走了十幾步,在那仍然近距離的耳邊響徹著翻滾的水聲時,也開始加入了來自其它方向的一些其它的腳步聲。忽然間,就在這一個瞬間,伴隨著身後不遠的一句尖銳的警告,“小心!”

    正好是塞繆爾往後邊轉過身的剎那,本能察覺到一個異常來自頭頂上方,帶著急速的危險的訊號,然而,還是來不及,還是趕不上離開那個範圍。

    帶著巨大沖擊力的水柱,朝稍微前的一個角度傾盆落下。

    塞繆爾毫無防備的,十分倒霉的,與水柱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大量的水沖向地面,向前淹沒,往這邊趕來的一些人,也沒能來的及逃脫,只是僅僅比塞繆爾幸運一些,接受的沖擊小了許多。

    那時,塞繆爾當場就立刻被水柱向下的沖擊擊暈,接著就如同一根浮木,隨著水流的方向飄向不知何處。當他睜開眼楮,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身上衣服全部都濕透。

    “唔”

    他很驚訝,從高處落下的那種沖擊力,自己居然還活著。

    而且,身體沒有大礙。

    試圖想要站起來,忽然,有什麼東西撓了撓自己的耳朵。

    “喵。”

    “是你?!”

    “喵!”

    貓跳到塞繆爾的頭上,把爪子按在他的臉上。

    “搞什麼啊,不要站在我頭上。”

    塞繆爾試圖想將它甩下來。

    “噓!安靜點。”

    “哈?”

    “真是的喵,平時沒見你話這麼多,安靜一點不行的喵?虧我花了那麼大的功夫找到你還治好你的傷,你可是差點就要死了,都是多虧了我了。”

    “”塞繆爾翻了一個白眼,“你比我話還多,說什麼安靜不安靜。”

    “我不能再用魔法了,不然就會被人發現,我是為了解釋所以才說這麼多,你能安靜嗎,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給我們施展了隱身魔法,如果你弄出大點的動靜,這個魔法就會失效了,你明白了喵?”

    “”

    現在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這家伙讓自己保持安靜,雖然不爽,但也只能照做,免得真的引來人們的注意。還有一件事,塞繆爾無法不在意,他把那個包裹弄丟了,怎麼辦呢?他要怎麼找?丟失了任務物語,他到底要支付多少賠償金啊?那條水柱是誰搞出來的破玩意?

    真是倒霉透了。

    他本來想賺錢,結果卻把包裹弄不見。

    塞繆爾咬牙切齒的瞪著那只長毛貓,想把火撒在對方身上。

    姬瑪仿佛感受到背後那道特殊的視線,打了一個冷顫,回頭看到他的眼楮,朝他低吼。

    “喵!”

    “”

    塞繆爾拍了拍臉,不想理會這家伙,開始打量周圍。

    他所在一個沒見過的地方,像是種植園,這里有許許多多的盆栽,上面種著各種各樣的植物,每個盆栽邊上還貼著標簽。他們的頭頂上,是圓形的玻璃天窗,陽光穿過玻璃傾斜的照在這些植物身上,充滿生機的綠意。

    等了好一會,這一帶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人。

    他們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里也因此特別的安靜。

    他維持著半蹲的姿勢,又等了幾分鐘。

    “”

    他忍不住了,壓低聲音問道,“我們還在這里待多久,什麼時候才能離開?”

    身上的衣服還是濕的,先不說感冒,皮膚貼著濕漉漉的衣服本來就不舒服。

    “噓!”

    “”

    又等了幾分鐘。

    “跟我來,跟不上就把你丟下!”

    “是是。”

    離開這里之後,一定要馬上換衣服才行。

    塞繆爾跟著貓,在皇宮里繞了好一陣子,幾個小時後,終于順利的離開。

    “”

    肚子都餓了。

    遠離了皇宮,一貓一人來到某條街道的小巷里,腳步才停了下來。

    “你給解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喵。”

    “你有那麼喜歡當貓嗎?還不變回來?”

    “變不回來的喵。”

    “”

    “沒騙你的喵!”

    “”

    “也就是說,失敗了吧,嚴重的大失敗。”

    “才沒那麼嚴重,只是被發現了而已”

    “這已經是失敗了!!!”

    “我也沒預料到會發生這種的喵。”

    “那條水柱怎麼回事?”

    “在離開的時候不小心觸踫到的魔法陷阱”

    實際上她本來只是以為一個小小的魔法禁制,可結果卻是一個沒見過的復型魔法陣。

    長毛貓軟綿綿的趴在地上,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連那對毛茸茸的耳朵都無力的下垂。

    “我闖進皇宮,在里面遇到了另外兩只貓,馬上就被發現了。”

    “貓?”

    “是的喵,一只是貓形的魔獸,我和它差點打起來,它用了幾個魔法馬上就沒力氣了喵,沒辦法我也不想跟它糾纏太久,就告訴它自己只是來找人而已,被警告了喵。”她慢慢的說,“總之,它也告訴了一些事情,宮廷法師所在的地方。”

    “你就馬上跑過去,結果中了魔法陷阱。”

    “不不小心的喵。”

    她看起來似乎很沮喪。

    “”

    塞繆爾沉默了一下,吐出一口氣,轉過身準備離開。

    “走了。”

    “喵。”

    “怎麼?還不走嗎?都白跑了一趟了,沒有任何收獲了。”

    “”

    “你自己待著吧,我走了。”

    “喵”

    “喵喵喵!”

    塞繆爾還以為她會沮喪多一陣子,可是突然地,慌慌亂亂的跑了起來,跑到面前,擋住去路。

    “喵喵喵喵喵喵喵!”

    “說人話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

    她開始在地上來回打滾,在塞繆爾面前滾來滾去,從左邊滾向右邊,又從右邊滾向左邊,來回了好幾次,完全不知道想表達什麼。

    “你在耍我嗎?”

    塞繆爾看的火大,這回她卻停止了翻滾,不停的揮動前爪,像是要在地面弄出點什麼來。

    干燥的地面並沒有多少沙石,她弄了好一會,才在地面上弄出幾個又模糊又歪歪斜斜的字。

    “說不了話?你的意思是現在只能喵喵喵的叫?”

    “喵!”

    她立刻點點頭。

    “別裝了,耍我很有意思?”

    “喵喵喵!”

    她瘋狂的搖頭!

    “”

    “你真的沒騙我?”

    他還是感到很懷疑。

    “喵喵喵!”

    點了一下頭後,又不停搖頭。

    “這是有還是沒有啊。”

    “喵呼!”

    她不停搖晃著尾巴,咬著塞繆爾的褲角,想要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

    “溝通真困難。”

    “唉,你想去哪里啊,先回去吧,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

    “喵喵喵!”

    “搖頭?這是什麼意思?不回去?”

    “喵喵喵!”

    “點頭了,不回去那是要去哪里,喂,這是讓我跟著你?你這家伙別跑那麼快!”

    結果,塞繆爾被引導來到了通往皇宮方向的道路上,離皇宮越近,心中的某個猜測的可能性就越大。那扇大門再次出現在面前時,塞繆爾立馬轉頭就走。

    “喵喵!”

    被腳下的貓咬住不放,強行拉了回來。

    “”

    他干脆把它提了起來,捏住後脖,繼續往回走。

    “喵喵喵!”

    提在手中的貓掙扎的很厲害,尾巴還扇向了塞繆爾的臉。

    “我、警、告、你!”

    他用力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

    “別再給我惹麻煩!!!”

    從卡蘭斯蘭離開,不,從無境之森離開,之後,他就來到了這里。

    這個國家叫做嘉茵魯特,在地圖上夾在卡蘭斯蘭與雷米拉貝爾之間,另一面面臨著海。

    他經歷了一段逃亡的日子,就像過去的幾次逃亡一樣,不停的改變身份和容貌。

    途中,經過一個城鎮時,他突然停住了腳步。

    他听見了奄奄一息的呼救聲,尋著聲音看過去,看見了一只髒兮兮的貓。

    它的氣息越來越弱,呼叫聲越來越低。

    過了幾秒,他朝它走了過去。

    “喵”

    他來到面前,蹲下來,伸出手將它抱起來。

    在那骯髒的小小軀體上,他發現一個傷疤,以及在尾巴附近的皮膚上缺失了一小塊的毛,顯然受了不小的欺負。更重要的是,它很瘦,瘦的跟柴干一樣,完全失去原本的美感。

    它本來應該是一只很漂亮的貓。

    只要有人稍微照顧一下的話,它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這麼的糟糕。

    “”

    抱起來之後,它努力的睜著眼楮,似乎是想要看清楚自己。

    然後,它眼楮里的光輝慢慢變的暗淡,也永遠地,閉上了。

    它已經沒有了氣息。

    徹底地。

    這只可憐的貓,這就樣死去。

    它最後死在人的懷抱里,而不是干燥冰冷的地面。

    對它來說,這會成為最後的安慰嗎?

    他不知道一只貓的想法。

    也無法理解。

    它最後的心情是怎樣的呢?

    它會怨恨嗎?

    或者是

    無論怎樣,他都無法得知它最後的心情。

    本來,那只是他在街上偶然遇到的一只貓。

    他和那只貓之間毫無關系,就算它在自己懷里死去,也跟自己毫無關系。

    他感到奇怪。

    為什麼呢?

    他居然會停下來,還把這只頻死的貓抱起,他是想要救它嗎?

    就結果而言,他什麼都做不了,也救不了。

    就算在它死之前,找來食物?或者找到一個獸醫?可是,無論怎樣嘗試都已經來不及了。

    它不過是一只弱小的貓而已。

    遭遇了欺負,它的身體狀態就相當的不佳。

    即便如此

    “我在可憐它嗎”

    他獨自嘟囔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

    隨即,他笑著,笑出了聲,莫名的感到好笑。

    旁邊經過的人詫異的望著他,他無視了這些視線,抱著這只死去的貓,往城外走去。

    當他再次出現時,他抱著一只活蹦亂跳的白色小貓。

    “喵喵喵!”

    塞繆爾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們又回到了皇宮。

    這次,塞繆爾把剩下為數不多的隱身藥水全部用光了,一滴都不剩。

    借著隱身的效果,瞄準機會溜進了皇宮。

    當然,他們不是從門口進去的,是爬牆進去。

    皇宮門口那個地方設了一個很高級的偵查魔法陣,什麼隱身啊變形啊等等都會全部顯形,至于姬瑪變成貓之後是怎麼成功從門口闖進去的,這點就不得而知了。

    塞繆爾不一樣,為了更加謹慎和保險,就選擇攀爬城牆。

    當然,費了一番功夫,花了一點時間,塞繆爾總算進去了。

    “我說,又回來這里真的有意義嗎?”

    他不耐煩的看著走在面前的貓,反應過來拍了拍額頭。

    “好吧,你不能說話。”

    “真是的”

    他居然也跟過來了,今天到底是犯了怎樣的糊涂啊。

    “還好聰明,來這里之前換了衣服,但是”

    在服裝店挑的一套干淨的衣服,又是一筆消費。

    心不由的刺疼起來。

    他拼命的祈禱,希望那個包裹還在原地或者原地附近,這次來到皇宮,順便能夠把包裹找到了就好了。就算這個任務完成不了,至少不用他去賠錢。

    不然一筆又加一筆,他的心髒一定會承受不了。

    跟在她後面,在皇宮里繞來繞去,塞繆爾暗暗感到吃驚,這次沒有任何人發現他們,姬瑪這家伙做了什麼嗎?之前她說過自己不小心觸踫了魔法陷阱。

    這一路上他們經過的地方,可以說是安全嗎?

    莫名的,總有一種不安感。

    他不知道這只貓遇到了什麼,可是,他們的行動會這麼順利嗎?

    突然,他們停了下來。

    他們停下來的原因只有一個,他們被發現了。

    “”

    事情果然不會這麼順利,塞繆爾盯著前方,又掃視了一眼姬瑪。

    這家伙會怎麼做呢。

    “喵喵”

    “喵!”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

    兩只貓大眼瞪小眼。

    雖然說發現他們的是一只貓,但好歹也是一只魔獸。

    安全?還是不安全呢?

    姬瑪說過之前她也是同樣被這只貓發現,費了一番口水,才說服對方,換來一番警告。

    那這次呢?

    那只雪白的貓,踏著優美的步伐,往這邊慢悠悠的走來。

    “喵!”

    “喵喵”

    感覺就像是吵架一樣,一方在討好,一方不太領情的叫著。

    “真想知道你們說了什麼。”

    遺憾的是,他不懂貓語。

    那只白貓經過塞繆爾,抬頭看了他一眼,朝他叫了幾聲,聲音感覺有點像是撒嬌的樣子,和姬瑪互相交談時的語調不一樣,沒有了那份激昂的高音。

    一定是錯覺吧,他居然會受貓歡迎。

    忽然,塞繆爾想起來了。

    “真不虧是魔獸,居然沒事。”

    半蹲下來,摸了摸那只白貓的腦袋。

    “喵”

    像是很舒服的眯了眯眼楮。

    “錯覺嗎?”

    他看著那只白貓跑遠了,“和那時的那只,眼楮顏色不同,是我記錯了嗎?”

    走了一段相當長的路,塞繆爾發現他們回到昨天出現水柱的那個地方。

    “這次能進去了,牆消失了?不對,昨天那個時候也”

    “喵!”

    見塞繆爾停下來,姬瑪回頭催促著。

    塞繆爾左右望望,這里顯然已經被收拾過了,昨天那麼大的陣仗,那突如其來的水柱傾瀉而下,翻滾的水淹沒了不少東西,首先是這附近的花和草。但是,現在看起來特別干淨,收拾殘局的人動作真快。

    當然,重點不是這個。

    塞繆爾丟下姬瑪,開始四處翻找。

    “喵喵喵!”

    “沒有。”

    “話說回來,如果被沖走,大概會沖到很遠的位置,被其他人撿到也說不定難道說我真的找不回來了嗎!?”

    “喵?”

    塞繆爾大大的嘆了口氣,非常不舍,也只能這樣算了。

    “走吧,你要帶我到去哪里。”

    姬瑪停下來打量了他一會,認為他應該恢復正常的樣子,才繼續帶路,繼續往前走。

    一貓在前面帶路,一人跟在後面,這次他們暢通無阻,姬瑪就像不止來過一次的熟悉,對這里的每個地方都知道。直到,他們進入其中一個房子。

    “這里是難道說。”

    “地板上明顯有個發光的法陣,怎麼進去?”

    姬瑪也看到入口的地面刻畫著一個魔法陣,每時每刻都在運轉。

    她伸手爪子,向塞繆爾指了指法陣中間的魔晶石。

    “你的意思是我去把那塊石頭拿下來?我過去的時候受到攻擊怎麼辦?”

    他瞪大了眼楮,難以置信。

    “喵!”

    姬瑪擺弄著爪子,在地面上寫了一行難看的字。

    “這字真丑,不會受傷?你騙我啊!”

    “喵!”

    “哈,你會負責治好我?開什麼玩笑。”

    “喵喵!”

    “就算是拜托我也不行。”

    姬瑪也火大了,開始在周圍不停急轉圈,像是催促著塞繆爾快點進去。

    “”

    他們繼續僵持在這里,也只是浪費時間,隱身藥水的效果有時間限制,再這樣繼續下去。塞繆爾站在原地盯著姬瑪盯了一會,就煩燥起來。

    “不是吧,我真的要去嗎?實在沒別的辦法。”

    如果姬瑪進入陣中取走那塊魔晶石,以她現在這副身體,很可能一下子就倒下不起。

    “”

    “好煩啊,你記住你欠我一次!”

    實在沒有辦法了,塞繆爾只能選擇進去,他沒有別的選擇。

    當他如同前往戰場的士兵,踏出充滿勇氣和決心的一步,這個瞬間,他的行動應該被歷史所記載,然而,他邁出的腳卻突然停在半空。

    因為,屋子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哎呀,真是稀客啊,兩位客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巨龍倒計時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