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福運嬌娘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作品:福運嬌娘 作者:安碧蓮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祁昀同葉嬌回到山上院子時,旭寶已經鬧起來了。

    小孩子本就扛不住餓, 再加上他從未離開葉嬌這麼久, 旭寶憋著嘴巴, 沒哭, 但是小腦袋一直轉來轉去的似乎在找人。

    柳氏也格外擔心,眼瞅著天就要黑了,兒媳和兒媳婦都沒回來,她自然是著急, 偏偏小素嘴里一個字都問不出來, 小姑娘記著葉嬌的叮囑, 瞞得死緊, 柳氏也不難為她,可心里已經盤算著要派人下山去找了。

    就在這時候, 祁昀和葉嬌的馬車回來了。

    這次是鐵子趕著頭上有縷白毛的馬拉的車, 而車夫則是從藥鋪那里新牽了一匹馬來, 把廢院子前面的空車趕了回來。

    剛一進院, 旭寶就像是心有靈犀似的,張開嘴巴,嚎啕大哭!

    他的哭聲從來都很洪亮,用祁昀的話說,便是家里的小黑都壓不過他的。

    這會兒一嚎,讓抱著他的柳氏都嚇了一跳。

    下一刻瞧見匆匆進門的祁昀和葉嬌, 柳氏先打量了他們一下, 確定兩人無事, 這才笑著哄了哄懷里的旭寶︰“瞧瞧,旭寶就是聰明,知道親娘來了,听听這哭聲,響亮的很,可真是健康。”

    劉婆子也在一旁湊趣的笑,葉嬌則是先對著柳氏恭順的行了一禮,這才伸手把旭寶接過來。

    小娃娃一到葉嬌懷里就止了哭聲,因著手腳被襁褓裹著,動彈不得,他便只能扭著腦袋把臉往葉嬌的懷里扎,蹭來蹭去,嘴里哼唧著,擺明是餓了。

    葉嬌總不好在柳氏這里喂,便輕聲道︰“娘,我回來晚了,勞累您憂心了。等我去換身衣服再來陪您說話吧。”

    “出去這一天該是累了,收拾一下就歇了吧,不用再來尋我。”柳氏笑著點頭,讓葉嬌離開了,可是她卻叫住了祁昀,“二郎,你等等。”

    祁昀的眼楮本是緊緊盯著葉嬌的,不過听了柳氏的話也只能頓住步子,回身對著柳氏行了一禮︰“娘。”

    柳氏瞧著他,臉上帶著笑,伸手招呼︰“過來,讓娘瞧瞧。”

    祁昀的眼楮不著痕跡的瞧了瞧自己胳膊上的傷處,如今他已經換了衣袍,手臂上裹著的布條用袖子一檔就什麼都瞧不出來,倒也不怕被柳氏打量。

    他走過去,側坐在了柳氏身邊,緩聲道︰“剛剛我下山去了趟藥鋪,瞧瞧鋪子上的事情,結果下了雨,不好出門,這才耽擱了。”

    這話,半真半假,倒也找不出錯處。

    柳氏並不是真的要問出來點什麼,對她來說,料理好後宅的事情便好了,自家二郎是個有主意的,胸中自有成算,腦袋也是三兄弟里最聰慧的,柳氏從來都不在他身上多操心。

    伸手輕輕握住了祁昀的手,柳氏笑著道︰“不妨事,下雨本就不該出去奔波,你身子還虛著,這雨天最是冷的,在自家鋪子里躲躲雨也好,只是勞累了嬌娘擔心,出去尋你,等會兒你該好好安撫她才是。”

    祁昀聞言,臉上一動,眉眼柔和了下來,輕聲回道︰“我知道了,娘。”

    不僅僅是冒著雨去找自己,還幫自己撿了一條命回來,祁昀想著,他這輩子其實也是頂頂有福氣的了,雖然身子敗壞,可有爹娘疼,有兄弟幫,到了年歲還娶了最好最好的姑娘,他這一輩子也不算白活。

    柳氏則是又拍了拍他的手,也不多讓他留,只說了幾句話便讓他回了。

    等祁昀離開後,柳氏沒了笑臉,輕聲問道︰“劉媽,你瞅著二郎是不是有事瞞我?”

    劉婆子猶豫了一下,低聲回道︰“二少爺……最是孝順的,若是真有事瞞著,大抵也是害怕夫人憂心。”

    柳氏點點頭,對這點沒有否認,轉了轉手上的佛珠︰“我這三個兒子都是孝順的,懂事知禮,尋常都不會瞞我什麼。只是二郎不說,我也願意裝不知道,可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

    她看的分明,祁昀身上的衣裳換了,鐵子的也換了。

    葉嬌雖然瞧著還是早上那身緞裙,可外面穿著的披風卻不見了蹤影。

    即使柳氏猜不到發生了什麼,可她知道,這兩人定然不僅僅是被大雨耽擱,總會有些旁的事情。

    劉婆子小聲道︰“夫人,若是不放心,把鐵子叫進來問問便是了。”

    柳氏搖搖頭︰“不,若是問了他,總會讓二郎知道。既然他想瞞著我,那我就要裝作不知情才好,否則他心里怕也是要擔憂。”

    捏著手上的珠串站起身來,柳氏想了想,讓劉婆子近前來。

    她輕聲叮囑︰“讓人下山,知會一聲家里,看緊門戶,守好家門,若有客人來一律拒了,再去告訴大郎他們一聲,不用急著回來,最近雨多,在莊子上好生呆著就是了。”

    劉婆子應了一聲,便轉身出門。

    走出門時,就瞧見了小素和鐵子坐在一處,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瞧見劉婆子出門,他們站起身來︰“劉媽。”

    劉婆子點點頭,臉上笑呵呵的問著︰“怎麼在外頭坐著?天兒涼了,別總坐在石頭凳子上,小心鬧肚。”

    兩人老實的應了,劉婆子這才離開。

    等她走遠,小素才拉住了鐵子,去拽他的袖子,瞧著一道從手背道手肘的擦傷,急得直掉眼淚︰“怎麼傷得這麼重?”

    鐵子從小就護著她,往常最是怕她哭的,忙道︰“不礙事,比起少爺我這個可輕多了,你放心吧,過幾天就好。”

    小素抿著嘴唇忍著眼淚,點點頭,這才想起來︰“少爺也傷了?二少奶奶呢,二少奶奶有沒有事?”

    說著,小姑娘就要起身往里面跑,似乎要進去仔仔細細的看看她的二少奶奶有沒有受傷,臉上急切得很。

    鐵子忙拉著她,讓她坐下。

    這會兒里面少爺少奶奶正說話,她進去了二少爺會不樂意的。

    “沒事兒,李郎中不是跟著來了麼,他們現在都好好的,就是等會兒洗澡水抬進去的時候你記得跟二少奶奶囑咐一句,二少爺的傷口不能踫水,仔細些就是了。”鐵子臉上笑著,伸手揉了揉小素的腦袋。

    至于怎麼受的傷,他沒說,左右說了也只會嚇到小素,旁的什麼用都沒有。

    這時候,有個婆子過來,笑盈盈的對小素道︰“這是夫人讓我給你端來的甜湯,趁熱喝了吧,祛驅寒氣。”

    小素捧在手里,道了聲謝,等婆子走了才疑惑道︰“夫人給我甜湯……做什麼?”

    鐵子心里倒是門兒清,這是柳氏賞她的。

    小素在葉嬌離開時,怕是並不知道前面有什麼凶險,只是得了葉嬌的話,讓她閉緊嘴巴不要多說,照顧好小少爺就是了。

    而小素就真的一言不發,把事情憋到了他們回來也沒有和柳氏透myh一絲一毫。

    她這麼做,是因著並不知道葉嬌要去做什麼,她只是听主子吩咐而已。

    柳氏賞的便是她這份忠心。

    相反,要是剛剛柳氏輕而易舉的把小素的嘴巴撬開,現在大概就是讓人將她送回去,趕出家門,再也不用了。

    鐵子伸手摸了摸小素的腦袋,笑眯眯的對她道︰“別多問了,給東西就吃,我聞著香的很,你不吃我可就吃了。”作勢就裝著要搶她手上的湯匙。

    誰知道,小素直接把湯匙塞進他手里︰“你出去轉了一圈,怕是冷了,這個給你吃吧,我沒事兒。”說完,小素也不管鐵子什麼表情,便站起身來,拍了拍裙子,去瞧洗澡水燒好了沒有。

    留下鐵子對著那晚紅豆甜湯發愣。

    過了會兒,他笑起來,從來在祁昀面前機靈聰明的少年這下卻有些傻乎乎的,沒一會兒就把紅豆甜湯吃了個干淨。

    而在屋子里,葉嬌已經喂完了奶,整理好了衣裳,把旭寶放在床上逗他玩兒。

    如今旭寶已經能看清楚不少東西,他本來就愛笑,稍微逗逗就是咯咯的笑個不停,胳膊和腿都很有勁兒,動來動去的時候格外可愛。

    而在葉嬌出去讓人抬浴桶弄屏風的時候,祁昀把傷了的左手臂自然垂下不去動,伸出右手,把趴著的旭寶給翻了過來。

    旭寶似乎更喜歡趴著,不喜歡躺著,這會兒被親爹扒拉著翻了過來格外不樂意。

    可他不吵不鬧,只是自己吭哧吭哧的晃悠著四肢,尋找著翻回去的方式。

    祁昀就坐在一旁瞧著,不幫忙,只是時不時的伸手拍拍他的肚子。

    自家兒子這模樣,真和翻不過去的小烏龜似的。

    等到听到葉嬌的厚底繡鞋發出的腳步聲時,祁昀眼疾手快的在小家伙背後托了一下,他順利的翻了回去。

    旭寶又笑起來,開心的趴在床上,昂著腦袋看著祁昀,一雙眼楮黑葡萄似的,格外水亮。

    等葉嬌走過去看時,瞧見的就是這麼一副活潑和諧的父子玩耍場景。

    她臉上帶了些笑,過去坐在了祁昀身邊,卻瞧著旭寶把肉爪子往祁昀的左手臂抓,忙拉住了他︰“別鬧你爹爹,他手臂上有傷,摸了痛痛,旭寶乖乖。”

    祁昀聞言,不由得一笑。

    葉嬌眨了眨眼楮看他︰“相公你笑什麼?”

    “嬌娘你現在說話總是兩個字兩個字的,听著有趣。”祁昀說著,便側過身,把左臂擋好,這才伸出右手去捏了捏旭寶的小胖手。

    旭寶笑呵呵的抱他的手,本該什麼都听不懂的,可他卻再沒往祁昀的左手臂上伸爪子。

    不過葉嬌沒感覺到自己說話有什麼不同,大概是平時照顧旭寶的時候,劉婆子總是一口一個吃飯飯、睡覺覺的,帶著葉嬌總是不自覺地跟著說,可她自己並不覺得有哪里不對。

    便有些疑惑地看著祁昀︰“哪里有趣?”

    祁昀則是看她,笑著道︰“就像我若是喊你,嬌嬌……”

    這個稱呼一出,祁昀就覺得有些太甜了些,有些說不下去。

    可是不等他再開口,就瞧見葉嬌臉頰微紅。

    這其實是個稀罕事兒,尋常自家娘子最是開朗不過,萬事由著本心,想到什麼做什麼,就連兩個人一起研究書的時候葉嬌都能面不改色的一個個的試,從未羞怯,那顆心就像是琉璃似的,格外通透。

    可現在葉嬌卻紅了臉頰,用眼楮瞪他︰“相公,不許這麼喊,像是喊小孩子似的。”

    祁昀彎起嘴角,不再逗她,卻把這個稱呼放在心里。

    以後總有能說的到的時候。

    葉嬌則是低了低頭,拍了下旭寶的小屁股,眼楮看向了祁昀︰“外間屋浴桶弄好了。”

    祁昀卻沒立刻起身,而是對著葉嬌道︰“不如你先洗吧,嬌娘你今天也累的厲害。”

    葉嬌卻眨眨眼楮︰“不行的,你有傷,要小心不踫水,我先幫你洗了才好。”

    听了這話,祁昀立刻起身,利落的去屏風後脫了衣服進了浴桶。

    葉嬌則是又去擺弄了一下屏風,看著能擋的嚴實,這才喊了小素進來幫忙照看旭寶,而後系好了襻膊,拿了毛巾,繞進了屏風後面。

    這並不是葉嬌頭一次看到祁昀洗澡,上一次還是剛成親不久,葉嬌誤打誤撞的瞧見了,當時祁昀嚇得身上都紅了。

    現在葉嬌的心態和當初差不多,祁昀倒是進步了不少,左右互相都沒什麼秘密了,看就看吧……

    又不是沒看過。

    只是在葉嬌拿著毛巾給他擦背的時候,祁昀還是會耳朵泛紅。

    葉嬌則是拿了顆澡豆捏開了,放在手巾上化開,小心地避開他的手臂,一邊在男人背上打圈一邊問道︰“剛剛我忘了問你,三公子喊你去,不是說和大哥有關嗎?”

    “嗯,說起了,他說大哥身子大好,不日就會回來,只是會有人跟他一起回來,不知是何人,三公子沒說,我想著等到時候便知曉了。”

    這話讓葉嬌心安了些,往他身上撩了些水,細軟的指尖在他手臂那里捏了捏,聲音輕軟︰“大哥安全就是好的,現在回來還能趕上過年,旭寶也是,大哥給旭寶準備了那麼多物件兒,結果旭寶現在還沒見過他呢。”

    祁昀笑笑,卻沒言語。

    三公子身上的事端顯然是不小,牽扯到皇族內廷,他一個尋常百姓自然不會上趕著探听。

    如今自家還沒有到榮辱系在三公子身上的地步,祁昀最近也沒有想過要去尋他,好歹要過了這陣子,等葉平戎回來再做定奪。

    畢竟葉平戎跟著三公子的時日久,未來要怎麼走還要和他一起商量才好。

    這時候,葉嬌听到了兩聲吭哧聲。

    她不由得把頭探出屏風,就看到小素正舉著旭寶,小姑娘的臉上有些無奈,而旭寶正對著床上自己畫的地圖笑呵呵的,很是得意的模樣。

    小素看葉嬌瞧過來,便晃了晃旭寶,果然,就瞧見小褲子濕了一片。

    葉嬌便問道︰“濕了這麼多,換衣裳吧。”

    小素便立刻去拿了新的出來,有用柔軟的干布給小少爺擦干淨,準備重新給他換小褲子。

    可這話葉嬌是在祁昀身後說的,祁昀並不知道葉嬌在看什麼,他只是斜著身子靠在浴桶上,因著手臂的傷不能隨便轉身,便只能側頭,就瞧見葉嬌的衣裳濕了一片。

    自然而然,就以為剛剛葉嬌那話是說她自己的。

    這也是難免的,葉嬌怕祁昀冷了,往浴桶里添了幾次熱水,難免有濺出來的。

    祁二郎一本正經的道︰“濕了不礙事,只是現在天氣涼,若是凍到了反倒不好,正好這里的浴桶大,進來洗洗便是了。”

    小素不解,屋子里有炭盆,哪里涼?

    祁昀本以為葉嬌總要猶豫一下,誰知道自家嬌娘居然一口答應︰“也成。”

    這讓祁昀下意識的動了動身子,似乎想要給她挪地方。

    但葉嬌卻把手巾放到一旁,轉身出了屏風。

    正在祁昀奇怪的時候,便瞧見一個脫得光溜溜的小白團子被放到了浴桶里。

    肉嘟嘟的身子直接趴在了他懷里,祁昀忙抱緊了他,耳邊是葉嬌含笑的聲音︰“相公,你讓他坐你膝蓋上,扶著點兒啊。”

    而後,祁昀就和趴在自己懷里的兒子大眼瞪小眼。

    旭寶笑呵呵的看著他,嘴里還吐了個泡泡。

    祁昀則是愣了下神兒後就接受了這個意想不到的變化,輕咳一聲,抱緊了他,和葉嬌一起把兒子洗干淨。

    只是心里想著,還是要早點下山。

    起碼回了家,能讓人把旭寶抱去廂房睡,可在山上,就這麼一間屋子,想抱走都沒地方去……

    不過起了心思的祁昀卻沒有立刻回去,無論是顧及傷處,還是為了這滿山紅葉,他都不會操之過急。

    又在山上逗留了三天,他們陪著柳氏看夠了紅葉美景,一行人才坐了馬車往祁家而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福運嬌娘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