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獨寵 > 第八十二章 藍澈太子(一更5000)

第八十二章 藍澈太子(一更5000)

作品: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獨寵 作者:九月遠游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qq 7 ,最快更新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獨寵最新章節!

    “景世子和九公主感情真是好啊!”

    “誰說不是呢?”

    “等九公主及笄之後,景世子應當就會就去九公主了。”

    “這是肯定的啊,景世子不娶九公主,難道娶你啊?哈哈哈……”

    圍觀的群眾之中又有一人想到了一事,便疑惑的問著︰

    “那住在景王府的曦月公主是怎麼回事?”

    “我听說啊,那曦月公主竟是景世子的表妹!”

    “表妹?!”

    听到這人的話,眾人吃驚的看了過去,那人接著道︰

    “你們不知道嗎?現在好多人都在傳,離世的景王妃竟然是瓊藍國的公主,不過只是瓊藍國先皇收養的孩子,並不是親生的。”

    “就算不是親生的,那曦月公主也是景世子名義上的表妹啊,難怪景世子會讓曦月公主住在景王府呢!”

    “那這樣說,景世子根本就不是因為喜歡曦月公主才將她帶回府中的!”

    “果然!”

    眾人見一年輕姑娘听到這里興奮得雙手合攏,放在胸前,一臉開心的說,眾人不解,有人便問︰

    “果然什麼?”

    “果然我沒有看錯景世子啊!我說景世子怎麼會朝三暮四呢!原來曦月公主只是景世子的表妹啊!”

    ……

    這些話盡數被安悅听了去,她回頭看著跟在她身後的景融,問道︰

    “藍靈兒是你表妹的消息,是你讓人傳出去的?”

    “嗯。”

    景融含笑點頭,的確是他故意將消息散出去的,畢竟他心中只有安悅,哪怕是胡亂猜測的流言,景融也不想讓安悅受了委屈。

    安悅自然明白景融為何特地散布消息出去,心中感動,上前親昵的挽著景融的胳膊繼續逛著。

    遲鈍的安悅逛了許久才發現,她與景融身後跟著的人越來越多了。

    “咦,景融,沒發現你的影衛都這麼愛買東西啊?”

    跟他們二人身後一眾影衛們,听到安悅的話之後,額上紛紛滑落數道黑線,均是佩服著安悅的神經大條,暗道,九公主啊!世子妃大大啊!您看清楚我們手上拿的是什麼!這不都是您剛剛在街上看過的東西嗎?!

    景融聞言,也是不禁失笑。

    安悅又仔細看了看才發現,影衛們手上拿的東西都是她剛剛看過或者摸過的物品,從胭脂水粉到雨傘盆栽,各類物品幾乎都有,其中一個影衛還扛著一張碩大的桌子,看到這里,安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景融,還沒想到你這麼浪漫啊!”

    安悅用胳膊撞了撞景融,心中全是滿足,雖說那些東西她並不是非要不可,不過有人這般在意你的喜好,真真讓人覺著心中十分溫暖。

    “浪漫?”

    景融有些不明白安悅所說的這兩個字是何意。

    “浪漫的意思就是你非常會討好我!”

    “我可不需要討好月兒。”

    “那你做什麼這些是為了什麼?”

    景融聞言,伸手一拉,將安悅摟在懷中,深情的答︰

    “寵你。”

    這二字讓安悅听後心跳頓時快了起來,小鹿撞撞的心又一次被景融感動到了。

    ……

    逛到申時,安悅對景融說她有些累了,提出想要回宮,景融留安悅在景王府用過晚膳後再回宮,安悅拒絕了,她說不想在景王府里看到藍靈兒,礙眼。

    景融听後便不再勉強安悅,派人將購買的物品用馬車先行送進了宮中,他自己則親自將安悅送回了安悅宮方才回到了景王府。

    時間一晃,又是三日夜。

    今日初晨,皇城大街之上百姓整齊的位列在兩旁等候,瓊藍國與耀雲國的儀仗隊會在今日正式進京。凌風國君主派燁軒和景融二人作為代表歡迎遠道而來的賓客。

    作為東道主,燁軒和景融早早便在城門恭候,約摸在辰時三刻,耀雲國的儀仗隊便抵達京城,雖雲長旭早在凌風國中露過面,不過今次才是正式代表耀雲國前來拜賀凌風國君主大壽。

    “雲太子遠道而來,舟車勞頓,一路上辛苦了!”

    燁軒面上帶著官方的笑臉拱手說道,雲長旭也客氣回禮,仿佛前些時日的刺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接下來就是互相寒暄的場面話,還有凌風國中老百姓的夾道歡迎,燁軒將雲長旭送至行宮別院安頓下來之後,又回到了城門口,繼續等待瓊藍國的儀仗隊到來。

    大約過了小半時辰,仍未見到儀仗隊前來,燁軒和景融心中均是感到納悶,卻也不能就這樣離去,便仍舊耐心的等著。

    又過了約一刻鐘,一信使騎著快馬而來,在城門下馬,恭敬對燁軒和景融呈上了一封信函。

    “參見大皇子殿下,景世子!瓊藍國的儀仗隊會晚幾日到達貴國,詳細的情況都寫在信函之中,請二位過目。”

    燁軒接過信封,拆開來看,信中也就大概說了瓊藍國中發生了一些變動,儀仗隊晚了幾天出發,所以未能按照約定時間到達,至于瓊藍國之中發生了何事就不得而知了。

    得知今日瓊藍國的儀仗隊不會前來,燁軒邊和景融一同回了宮。

    雲長旭也收到了消息,知道瓊藍國的儀仗隊並未按時到達,便派人稟告凌皇可以將接風洗塵的宮宴推遲,到時候待瓊藍國儀仗隊抵達之後一同接風即可,凌君浩自是知道雲長旭是個愛玩的性子,也較為隨性,便同意了。

    後來宮中暗衛匯報給凌一的消息稱,雲長旭自從在行宮換了一身衣服後,便一直在常住在了飄香院里。凌君浩對這個不住行宮,常留青樓的太子有些哭笑不得,但畢竟不是他的皇兒,他也懶得過問。

    又是三日過去,瓊藍國儀仗隊終于將在清晨抵達,宮中在正午設宴于長平殿為瓊藍國以及耀雲國來使接風洗塵,安悅也接到了傳召入宴。

    長平殿內不僅寬闊,而是還異常華麗,真真可謂是雕梁畫棟,金碧輝煌,地鋪白玉,柱嵌金珠,梁柱之上雕刻了著一條回旋盤繞、栩栩如生的金龍,分外壯觀。

    殿外的宮人高聲宣讀著來賓的身份,眾賓客接連入席落座,安悅的位置緊鄰著景融。

    忽然,宮人看見來人的名帖,愣的呆住了好片刻,才高聲繼續宣讀來賓的身份——

    “瓊藍國,藍澈太子到!”

    宮宴之上的人听到“藍澈太子”幾個字的時候,一個個都跟見了鬼一樣,你見看著我,我看著你,皆是滿臉不可置信,有些人便小聲議論道︰

    “藍澈太子不是在十二年前就離世了嗎?”

    “對啊,藍澈太子病逝,天下皆知,會不會是宮人弄錯了?”

    “不知,應當是不會弄錯的。”

    “好生奇怪,不是接到的消息稱,是瓊藍國的藍煜皇子前來賀壽的嗎?”

    ……

    眾人的議論聲在看見進來之人時,紛紛閉了嘴,只見來人身著暗金瓖邊長袍,皮膚雪白如玉,宛如一塊無暇美玉熔鑄而成的玉人,靜靜走來,卻也是豐姿俊秀、神韻獨超,擋不住周身的高貴清華。

    男子的目光在宴席上掃了一眼,最後停在了安悅的身上。

    “阿九。”

    這熟悉的聲音讓安悅一驚,回頭一看,有些恍惚。

    “青玄?!”

    “是我。”

    青玄徑直走到了安悅面前,聲音溫潤如玉。

    “你,你……你怎麼會是瓊藍國的太子?!之前從沒有听你說過。”

    青玄看著吃驚的安悅溫柔的笑著,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回到瓊藍國,因為那地方早已經沒有他留念的人了。

    十二年前,凌風國、瓊藍國、耀雲國三國之間爆發了戰爭,瓊藍國君主親臨戰場,皇宮便由皇後一手操控,皇後之子尚且年幼,再加上瓊藍國君主偏寵青玄的母妃,便早早立了青玄為太子。

    皇後向來對青玄母子不滿已久,瓊皇離京,她又怎麼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皇後不知從何處尋來早已失傳的秘藥——噬心,此毒藥無色無味,為慢性毒藥,更加神奇的是,中毒之人身死之後還讓人查不出是中毒身亡,所以此毒藥可謂是陰狠、隱匿至極,一度曾在天下泛濫成災,後來三國君主聯合整治,才將噬心連同其配方給徹底毀掉了。

    掌管後宮的皇後,想對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下手,實在是太過容易,青玄的母妃再三防範,卻還是不小心讓青玄食下了噬心,畢竟是怪醫老人的師妹,青玄的母妃醫術也很高明,沒出多久便意識到青玄中了噬心。

    青玄中毒的消息被他的母妃傳到了百草谷,青玄的師傅怪醫老人連夜暗地里趕來,給了一顆假死的藥丸讓青玄服下,卻在下葬之後又將其偷偷救出,待青玄醒後,怪醫老人方才告訴青玄,瓊皇乃是其母妃的殺父仇人,雖不是直接凶手,卻也是導致青玄外公去世的主謀之一。

    青玄的母妃特意叮囑怪醫老人,待青玄醒後告訴他不要再回瓊藍國,不要再去參與上一輩的恩恩怨怨,也不要去爭那個皇位,換上其他的身份,平安的度過一生便好。

    青玄原本就是一個對權力並不熱衷的性子,再加上他的母妃如此叮囑,便就當即服下了換容丹,並改名為青玄,隨著怪醫老人回了百草谷一邊解毒一邊學習醫術,原本青玄是想等體內毒素清掉大半再回去看望他的母妃,卻不曾想僅僅是一年未到的時間,便傳來了母妃離世的消息。

    青玄在怪醫老人的陪同之下,悄悄潛去皇宮將母妃的遺體給偷了出來,安葬在百草谷,至此便再也沒有回過瓊藍國,現在他會主動回到瓊藍國拿回他原本的太子之位,完全是因為安悅的出現——

    一國公主是絕不可能下嫁給一個無官職無爵位的平民百姓,哪怕是一個稍有名聲的平民。

    所以,青玄想要娶安悅,就必須身份對等、門當戶對。

    許久未見安悅,青玄心中甚是思念,眉目之上盡是柔色,看著安悅溫柔的答︰

    “之前以為自己命不久矣,也沒想過回去繼續做太子。”

    安悅還在青玄是鄰國太子這個消息上沒有緩過神來,她之前總覺著青玄有些神神秘秘的,後來相處久了之後便知道了青玄其實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醫閣閣主,再後來,安悅又知曉了青玄的另一個身份,醫聖白千易,沒想到青玄竟然能還有一個身份是瓊藍國的太子,這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安悅的意料。

    景融看到青玄對安悅眉來眼去,心中不喜,上前伸手將安悅的小手握在掌心,挑眉對青玄問道︰

    “藍澈太子可听過一句話?”

    青玄見安悅對景融的逾越之舉竟毫不反感,心里泛堵,雖然懶得搭理景融,不過也不想在安悅面前失了風度,便謙謙有禮的答︰

    “景世子請講。”

    景融將握著安悅的手緊了緊,有些擔憂,畢竟他的身體終究是不可能陪著安悅白頭偕老的,想到這里,心中便彌漫了苦澀,聲音清冷的對青玄道︰

    “可謂禍害遺千年。”

    “誰是禍害遺千年啊?難道是在說本太子?”

    青玄還未答景融的話,便被剛入宴會的雲長旭將話茬給接了去,雲長旭依舊是一身紅衣,邪魅妖艷、無比風流的的搖著折扇走了進來。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安悅無語的瞥了雲長旭一眼,她也有听聞雲長旭久留飄香院不出的消息。

    “長旭向來很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定當長壽無比。”

    這句無意的話刺中了安悅的傷口,她瞪了雲長旭一眼,懶得理他,回握著景融手,青玄不知在昏迷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知為何安悅與景融現在忽然竟是兩情相悅了,那交疊相握的手深深的刺痛了他的雙眸。

    藍靈兒今晨去迎接她的煜哥哥,卻發現來的竟然不是她的煜哥哥,藍澈年長了藍靈兒整整十歲,在藍澈“離世”之時,藍靈兒才只有三歲,因此藍靈兒對她的這個太子皇兄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她跟在青玄身後,顯得十分不自在。

    那藍煜和藍靈兒則是一母同胞,其母乃是瓊藍國的皇後,也是之前“害死”青玄的主謀之人,青玄母妃之死也與皇後脫不開不關系。

    原本藍靈兒是打算等自己的皇兄過來,有人護著她,她也好有些底氣去對景融提要求,結果她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離世”的藍澈皇兄過來了。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隨著宮人的這一聲宣讀,眾人也就中斷了方才的話題,紛紛對凌皇及皇後行禮,便各自落了座。

    凌君浩的壽宴就在兩日之後,今日之宴主要是為了給瓊藍國以及耀雲國的來使接風洗塵,因而較為隨意。

    凌皇到了之後,心中雖然也是極其納悶為何瓊藍國已故的前太子會突然出現,不過這畢竟是瓊藍國的私事,他不便多問,在主位之上落了座,便說了一些官方的客套話歡迎藍澈太子以及雲太子的到來,隨即宣布了開宴。

    此次宴會相較于上次為藍靈兒一人的接風宴,顯得更為隆重。

    各類珍饈美食一應俱全,自不用多說,宴會開始,長平殿上鼓瑟吹笙、余音繞梁,一眾身段姣好的絕色仕女緩緩而來,隨著樂音翩然起舞,此時此刻此宴,便正應了那詩中的描繪的場景。

    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宴上賓客看不足。

    待宴會進行了大半,靜坐于青玄身側的藍靈兒終是沒忍住,起身對凌皇恭敬道︰

    “凌皇在上,靈兒今日想請陛下以及再坐的賓客替靈兒做個見證。”

    凌君浩一听,破顏微笑。

    “哦?不知曦月公主想讓朕作何見證?”

    藍靈兒聞言將懷中的玉佩取出,向空中舉起,落落大方的對宴上的眾人說道︰

    “多年以前,靈兒的皇爺爺有恩于景王府,景王爺將此玉佩作為信物贈與靈兒的皇爺爺,曾言,日後執此玉佩之人可要求景王府完成任意三件事。”

    藍靈兒說到這里,停頓了片刻,凌君浩此時已經認出了藍靈兒手中的玉佩是景王府的傳家之印玉,宴上也有人陸續將玉佩認了出來。藍靈兒看向景融,只見景融眉宇之間盡是不悅,但藍靈兒仍舊固執的開口道︰

    “靈兒不久前已經用掉了一次機會,今日想請景哥哥完成第二個事情。”

    藍靈兒說的合情合理,在座眾人紛紛點頭附和,表示願意做這個見證,不過凌君浩對此心中有些不喜,但面上並未表露,笑道︰

    “不知曦月公主要求景融完成何事?”

    藍靈兒堅定的看著景融,看著眼前這個她心心念念多年的如玉公子。

    “靈兒的第二件事便是,請景哥哥待靈兒及笄之時,娶我為妻。”

    藍靈兒的話音剛落,宴席之上滿座嘩然,皆議論紛紛,凌君浩輕咳幾聲,眾人便均是住了嘴,凌君浩看向正在為安悅布菜的景融,為難道︰

    “景融對此有何看法?”

    “景融此生只會娶月兒一人,請曦月公主不要強人所難。”

    景融淡漠開口,語氣之中全是疏離。

    ------題外話------

    今天,不對,現在凌晨,應該是昨天了,昨天白天一直無心碼字……捂臉

    看評論、回評論、然後水群、和朋友聊天無法自拔!再次捂臉~打算分兩更了~現在凌晨三點半了~哈哈哈~對自己的拖延癥表示很是無奈……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然後洗洗睡了~掩面笑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獨寵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