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超凶的!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品:他超凶的! 作者:葉煜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雨澤一怔,臉色如常,被頭發遮住的耳尖卻悄悄變紅,嘴硬道︰“只是老板不在我的工作變多了,發會呆而已。”

    想老板!?怎麼可能呢!有哪個員工會希望老板盯著自己工作的。

    卻又莫名有點心虛,低著頭不敢看白公,手唰唰的在本子上瞎畫。

    白公白嫩嫩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他也不點破。白正突然從白公身後竄出來,小短腿跑的一顫一顫的,爬了好幾次才艱難的爬到黎昕的位置上,抬著下巴炫耀的看著葉雨澤,“爺說他不在的日子里就由我們來監督你。”

    他自動將黎昕那句不讓葉雨澤踏出土地廟半步的話改成了監督葉雨澤,監督那權利就大了不少了。

    白正胖嘟嘟的小手拍拍椅子,挪了挪屁股讓自己坐的舒服點,本想靠在椅背上,怎料椅子太大,他這小小的身子挨都挨不到椅背,差點摔個四腳朝天。

    “噗嗤!”葉雨澤努力捂著嘴,不敢笑太大聲。

    白正氣憤的小胖手一撐,干脆站到椅子上,單手叉腰,眼眶因為羞惱有些紅紅的,一手指著葉雨澤,“現在你快寫,不要開小差!到時候我讓爺扣你工資!”

    白公卻是默默去外頭打了盆水過來,“你快下來,那是爺的座位,你踩髒了怎麼辦?”

    白正,“我這是新鞋子,很干淨的。”

    話雖然這麼說,可他還是立刻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葉雨澤看著那小動作一陣心驚,就怕他跳下來摔倒。

    腦子里一會閃過成年的粗漢白正,一會是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娃娃,簡直要瘋。

    葉雨澤委婉的提出了意見︰“白正請你注意一下伙食,你看看你小時候這麼可愛,怎麼就長殘了呢!真是可惜了,以後找不到媳婦的啊!”

    白正︰“……那不是我真身!我只是變個比較有威懾力的人而已!”

    葉雨澤︰“……哦,那你變給我看看。”誰信!

    白公笑道,“土地廟設了禁錮,我和白正在里頭變不大的,只能是這幅模樣。”

    說著將盆里的毛巾擰干,葉雨澤過來搭手,總不能看著兩個小娃娃忙里忙外,自己那坐著吧。

    任勞任怨的將椅子擦好,白公和白正兩人又憋紅了臉抬了一桶和他們差不多高的水過來,晃晃悠悠的不時還濺幾滴出來。

    葉雨澤一轉頭就看見這幅畫面,忙跑過來接了過去,“你們叫我啊!如果摔了怎麼辦?”

    全然忘了他們兩個是千年的老妖怪。

    白公白正對視一眼,強忍笑意,真誠的點了點頭,“嗯嗯,好的。”

    葉雨澤︰“……”好像有什麼不對……

    而後,不管葉雨澤走到哪個角落都能看到白公和白正。屋子里就是抬水擦地。屋子外頭,要麼就是拿著比他們高了不少的鏟子除草,要麼就是哼哧哼哧的抬著簸箕。

    就這樣葉雨澤接手忙活了一天,把整個土地廟的衛生都包圓了,沒抽出一點空閑的時間,這會躺在床上才想起來自己連條短信都沒發給黎昕。

    忙打開手機,【老板你到了嗎?吃飯了沒?】

    點了發送,覺得意猶未盡,有坐了起來“啪嘰啪嘰”打到,“我今天忙活了一天,把土地廟打掃的干干淨淨的,白公白正太小了,感覺做什麼都很費勁,真可憐!老板你不能雇個打掃衛生的山精嗎?山上很多的,如果你不愛去,我去找也行。”

    然後盯著屏幕等了好久,眼楮都有些發酸了,也沒等到黎昕的回信,葉雨澤有些失落,說不定是老板這會有事沒瞧見。

    葉雨澤打了個哈欠,將手機放在枕頭旁邊,臨睡時不死心的又看了一眼,還是沒消息。

    便宜貨呵呵一笑,說好的不想老板呢?!

    一夜無夢,早上葉雨澤被窗外黎昕養的鳥雀叫醒,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手機。

    【一個未接來電——老板】

    頓時睡意全無,握著手機撥了回去,臉上笑意滿滿。

    “葉雨澤。”

    黎昕的聲音還是那般冷淡,卻莫名的讓他心安。

    “誒……老板你到天庭了嗎?”

    “嗯。”

    葉雨澤手握著被單,不知道該說什麼。

    黎昕,“我三天後就回來了。”

    “……好。”葉雨澤腦子打結,又怕耽誤黎昕的時間,“那……那我先去坐堂了,老板你注意安全。”

    葉雨澤說完黎昕那邊沉默了幾秒,才回道︰“……嗯。”

    掛了電話後,葉雨澤懊惱的揉了揉頭發,發短信的時候一堆話,怎麼听到聲音就說不出話來了。

    西王母坐在黎昕對面,捧著一個暖爐笑道,“早讓你學學現在的電子設備了,你看短信都不會發吧,要不……我教你?”

    黎昕搖搖頭,呷了一口清茶,“無妨。回去後他教我便是,因為他才用的手機,那他就得負責。”

    西王母瞪了他一眼,“從哪學的這秀恩愛的毛病!”

    黎昕淡笑不語。

    至于為何不用傳音找葉雨澤,那不就沒了讓葉雨澤教手機的理由了?

    ……

    葉雨澤洗漱好之後本要打水去拖地,卻發現地干淨的已經可以反光了,轉頭就瞧見白正單手舉著一超大桶的水,肩膀上掛著一條抹布,小短腿走的飛快,臉上沒有任何吃力的表情。

    葉雨澤︰“……”那個柔弱的白正呢?

    見到葉雨澤發愣,白正鼓了鼓小臉,“看什麼看!”

    昨兒大半夜爺用了傳音,硬是把他們從被窩里喊了起來,原以為是什麼大事,強睜著發紅的雙眼,卻沒想到只等了一句︰“你們別欺負他。”

    !!!

    白正意難平,恨恨的說道︰“葉雨澤你就是個狐狸精!”

    葉雨澤︰“(☉o☉)??”

    白公抱了九床厚棉被,他的小身板被棉被擋著看不見,葉雨澤本要搭把手,白公卻避了過去,“這個很輕,沒事的。”

    甚至還空出一只手敲了敲白正的頭,葉雨澤伸著雙手護著棉被,驚嘆于白公的疊被技術,九床棉被高高累起,比葉雨澤還高一個頭,愣是沒掉。

    “你個狐狸真身還罵別人狐狸精,是不是傻?!”

    白正委屈的揉了揉額頭,哼了幾聲,邊擦地邊唱歌,“小白正啊∼廟里忙啊∼兩三歲啊∼沒了爺啊……”

    “世上只有土地好,沒爺的孩子像根草……”

    葉雨澤在堂上坐如針氈,白正一會給他擦擦桌子,一會掃掃地,反正干的活總是得出現在他眼前的,還用一種幽怨到不行的眼神看著他,動不動就改編幾首兒歌懟上來。

    葉雨澤偷摸摸的拍了一張白公的背影,打開久違的微博。

    葉神棍︰【感覺自己像個雇佣童工的壞地主。(捂臉)】

    過了幾秒,葉雨澤刷新了下,本打算關了微博,卻跳出了一條消息。

    【您的特別關注“老三”評論您的動態。】

    “老三??”葉雨澤喃喃,突然猛的站起身來,椅子後退發出刺耳的劃拉聲,“三三……三殿下?!”

    顫抖的點進自己的微博,滑到評論里頭,一眼就看到被頂到最上頭的評論。

    老三︰【是地主婆。】

    依然是那個熟悉的頭像,葉雨澤蒙圈了,抬頭望了望窗外,火星撞地球了?!

    下頭評論也是瞬間爆炸。

    葉沐︰【請不要來打擾我家小澤澤,謝謝合作。】

    封青︰【哎呦喂!地主婆眩 br />
    吃土也要給小澤澤刷禮物︰【我的天!合影合影!】

    哮天犬︰【!!!偶像!】

    小仙女︰【!!!我家澤澤真是踩了狗屎了吧!】

    連一向不對頭的睚眥也忍不住發了句︰【三殿下!!!嫉妒!】

    也還有那一種頭腦比較清楚的,【難道沒人說說這地主婆的事嗎?問題很大啊!葉雨澤是地主婆那誰是地主???】

    白正看他反應如此大,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忙邁著小短腿跑了過來,“咋了咋了?出什麼事了?”

    白公也是一臉擔憂,把濕漉漉的手在身上擦了擦,放下卷起的袖子將藕節一般的胳膊遮住。

    “呵呵……”葉雨澤皮笑肉不笑,顯然震驚過度了,消失了三百年的三殿下突然給他評論了!

    “三……三殿下評論了我的微博!天……天上的那個三殿下……不是別的三殿下。”

    白正︰“……切!還以為什麼事了。”

    “不吃驚嗎?!不震驚嗎?!”葉雨澤繞著桌子走了一圈,“不對不對,三殿下一定是被盜號了,對的!一定是這樣。”

    他咽了咽口水,回復【你竟然敢盜三殿下的微博!】

    全然不故黎昕評論的內容。

    白公白正對視一眼,“……”可憐的孩子,真傻!

    葉雨澤迷迷糊糊,腦子處在漿糊狀態中過了一天,只懂得捧著手機傻笑,還偷摸摸的截了張圖作為手機屏保,看一下笑一下。

    白公擔心的不得了,生怕這孩子受了刺激,以後就這樣了。

    第二天……

    葉雨澤天還沒大亮就被白正喊了起來。

    白正︰“丑娘那邊出事了,哥哥已經趕過去了,我也要去,土地廟就交給你了。”

    葉雨澤聞言連忙爬了起來,“我也要去。”

    白正皺了皺眉頭,“不行,爺說了你不能出去。”

    “我是地府的小主子,丑娘是鬼魂,我去比你有用,你守廟。”說完就穿好了衣裳,背著包跑了出去,滿臉的嚴肅。

    “喂!”白正急得干跺腳,卻攔不下他。

    遠在西王母那的黎昕突然覺得莫名心驚,好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第一反應就是葉雨澤。聯系了白正,听聞葉雨澤出了土地廟,想起張大凶的卦像,黎昕臉色黑沉,留下一張便條,轉身就往虞城趕,臉上是這近千年來也沒出現過的擔憂。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超凶的!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