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佛系古玩人生 > 第73章 造斑

第73章 造斑

作品:佛系古玩人生 作者:九個栗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佛系古玩人生最新章節!    不人道……

    童皓還有些懵懵懂懂,秦雪舞卻已經有所了悟,略帶詫異地抬起頭︰“是……怎樣的方法呢?”

    “簡單。”沈風眠拿了東西過來,把水缸蒙緊密封︰“拿塊品相稍微好一點的毛坯玉,放在火上烤,烤到發紅的時候,剖開一頭活牲畜的肚子,塞進去。”

    發紅的玉石,直接塞進肚子,那是什麼感受?

    童皓听得頭皮一緊,眉頭緊皺︰“這也……太恐怖了點吧,那這動物還能活嗎?”

    “想太多。”沈風眠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搖搖頭︰“你以為放完就完事啦?玉石可都是挖出來的。”

    沒入土的器物,哪里算得上古玉?

    既是要造假,那就得從根本著手,埋肯定是得埋的。

    “把藏了玉的牛啊羊啊,直接活埋,它會掙扎,那樣的話血流得多,但是又流不出來,淤積在傷口處。”沈風眠越說越快,最後搖搖頭︰“太殘忍,這法子既不人道也沒什麼技術含量。”

    他神情自然,言語間並不掩飾自己的嫌棄。

    秦雪舞蹙眉看著他,忍不住微微出了神。

    在此之前,他有見過造斑,但是卻真沒對造斑有多少了解,更別提辨別了。

    人家看不上的,他們連沾手的機會都沒有,這是何等的諷刺。

    再之後,秦雪舞再沒說什麼,只是認真地看,專心地听。

    沈風眠像一個寶藏,初時只覺此人氣度頗佳,但接觸得久了,便會發掘更多奇妙的地方。

    尤其他完全不藏私的,只要你問,他知道的就會說,這等心性,秦雪舞這麼多年來只見過他一個。

    沈風眠拿了把鐵杴,挖開角落里空著的一處,挖了差不多水缸大小的洞,便把水缸埋了進去。

    童皓酒意上涌,有點困了︰“這要埋多久?”

    “十來天吧。”沈風眠一邊蓋土,一邊盤算著︰“不過五哥比較急的話,我明天把它挖出來處理一下就好了。”

    “這樣啊……”童皓打了個呵欠,擺了擺手︰“那我明天再來吧,我困得不行了,我先睡了啊。”

    沈風眠把土拍實,喘了口氣站直了看著他︰“你喝了酒,別回去了,睡客房吧,床單被套都是現成的。”

    童皓巴不得,夢游一樣回屋去了。

    直到他走了,秦雪舞才終于開了口︰“沈老板……你是哪里人?”

    哈,他終于還是問了。

    和上次拐彎抹角的不一樣,這次這麼直接,他也就不逗他玩了。

    沈風眠饒有興致地看了他一眼,拿著鐵杴去清洗︰“榆興人。”

    榆興?

    秦雪舞眉頭一皺,下意識道︰“真巧,我妹妹就是在榆興讀的大學……”

    “不巧。”沈風眠彎唇一笑,眉眼清冽,牙齒在月光下白到反光︰“我是她師兄。”

    他們之前不是說只是舊識?怎麼現在又變成師兄妹了?

    秦雪舞腦警鈴大作,偏偏又發作不得,憋得很難受。

    半晌,他咬著牙唏噓道︰“倒真是……緣分啊,那我跟著悅悅叫你風眠吧。”

    “都行。”

    看著他一副輕松愜意的模樣,秦雪舞有點頭疼。

    旁敲側擊半天,沈風眠滴水不漏。

    說起清悅,他贊不絕口,但提到感情吧,他又一點都不臉紅。

    剛巧說到經驗,沈風眠一邊清洗著各種器具,一邊笑著道︰“其實經不經驗的我不大擔心,沒吃過豬肉還能沒看過豬跑嗎?我反正不著急,實在不明白的話到時多看點春宮圖好了。”

    听听,這是什麼話!

    秦雪舞磨牙︰“我說的不是這個經驗!是戀愛經驗!”

    “哦,你說這個啊。”沈風眠恍然大悟狀︰“沒有。”

    得,這就是一個母胎單身。

    秦雪舞氣得頭疼,索性起身告辭。

    送他到門口,沈風眠看著他急匆匆的腳步直樂。

    這傻孩子。

    秦雪舞開車吹了一路,到家門口的時候漸漸冷靜下來。

    他發現,他好像被沈風眠涮了一道。

    上次也是這樣,倆人聊天時,沈風眠總是無意間便引領了話題。

    明明開始是他在問,最後卻反而變成了沈風眠主場。

    越是這樣,秦雪舞便越擔心自家妹妹。

    尤其一進門,看到秦清悅那張單純無辜的臉,未語先嘆氣︰“怎麼還沒睡?”

    “等你呢。”秦清悅咬了口隻果,笑了笑︰“對了……爸回來了。”

    秦雪舞頓了頓,往樓上看了一眼︰“睡了?”

    “沒。”秦清悅繼續啃隻果,拿了一個遞給他︰“去看奶奶了,估計快回了。”

    父女倆本就不對盤,相看兩生厭,以前一見面就會吵起來,如今是秦清悅懶得理他,而秦浪今天怕是遇著了什麼好事,滿面春風,竟難得的沒找她麻煩,所以才安生到現在。

    但秦雪舞到底是不能完全放心,听秦清悅這樣一說,他索性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那我等等。”

    听說秦雪舞回來了,秦浪很快就趕了過來,明明喜上眉梢,偏偏板著張臉故作深沉︰“扳指看好了吧,明天一開門就擺上去,不,最好是讓他們競價!我告訴你,這可是千年血玉,必須賣兩百萬,少一塊錢都不賣!”

    秦雪舞聲音很和緩︰“哪這麼快,我托了個人情,請了江雲有名的鑒定師給我鑒定,他現在在帝都,過兩天就回來。”

    “又要兩天!?”秦浪眉頭一豎,很不高興地︰“說了今晚看好,明天就擺上去的,你肯定是在騙我,反反復復的,我看你就是想昧下我的扳指!對,我不給你了,你把扳指還我!”

    一看他這模樣秦雪舞心里就煩悶得很,但還是耐著性子道︰“我的意思是,扳指先放我這,因為他不確定明天還是後天回來,到時萬一他來了,我找不著你,反倒浪費時間……”

    “怎麼會找不到,扳指呢!把扳指給我!”秦浪看著他推脫就認定他肯定是有私心了,越想越生氣︰“不說別的,你先把扳指給我!”

    一旁的秦清悅慢慢啃著隻果,冷眼看著這出鬧劇。

    鬧著,折騰吧。

    她倒想他有多大能耐,又需要多久才能耗盡她哥對父愛的渴求。

    看著秦浪撒潑般大吵大鬧,她平靜地把目光移回電視機屏幕。

    最後果然還是秦雪舞妥協了︰“行,我先給你,先說好,鑒定師要是回來了,你得趕緊把東西送過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佛系古玩人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