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沒有人相信我是穿越的 >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

作品:沒有人相信我是穿越的 作者:漁小乖乖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有喻柏凱和宋老師兩位成年人把握大方向, 有“喵星球”成員們爭相填充細節,管明哲家里的事情很快就得到了妥善的安排。管奶奶這邊,等到她的護理需求由一級護理變成二級護理時, 管明哲就不用在醫院值夜了,到時候為她請一位護工,管明哲就能正常上下學了。管爺爺那邊, 大家為他請了一位有照顧癱瘓病人經驗的保姆,同時“喵星球”中的幾個男孩子會輪流去管明哲家里住著,一來陪陪老人,二來也是叫管明哲放心,別兩邊的心思都操著。

    邵星辰搶著說︰“那今天晚上就我和大熊住過去吧,明天再換喻哥和小越。”瞧瞧喻哥和喻叔的眼楮吧,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把誰招哭的,但他們父子倆今天肯定有不少話要說。

    “我沒有問題。”越維新和喻臨異口同聲地說。

    “謝謝你們,我……”管明哲沖著大家笑了一下, 卻來不及說更多的話, 因為他奶奶又開始亂動了。管明哲連忙低頭按住奶奶的手,小聲地說︰“奶奶, 這個不能摘下來。它是測血氧的,要一直戴著。”管奶奶床頭擺著一個多功能儀器, 實時監測著她的心肺、呼吸、血壓、血氧等數據。她這會兒的腦子還不是很清楚, 手總是亂動,一會兒要把鼻子里的吸氧管取下來,一會兒要把戴在手指上的測量血氧用的小套子取下來。管明哲得不錯眼地看著他。

    老人家的力氣竟然還有些大, 偏偏管明哲不敢大力按著她的手,那小套子就被她掙脫下來了。越維新趕緊走上前拿起小指套重新給老人套上。老人稍一用力就抓住了他的手。

    越維新就用另一只手幫老人調整了下吸氧管,動作很輕,沒叫老人覺得難受。管明哲的視線順著越維新的手爬到了他的臉上。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地問︰“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越維新點點頭。

    管明哲就是一根繃緊的弦,得了越維新的肯定以後,立刻就放松了,仿佛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人在困境中總免不了產生一些迷信的想法。對于此時的管明哲來說,越維新說的話比醫生的話還要管用。當然,他同時也是堅信著醫生的話的。管明哲起身抱了越維新一下。

    “謝謝。”管明哲鄭重地說。這一聲謝謝可以說是重于千鈞的。

    越維新回抱了管明哲一下,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回家的路上,喻柏凱開車,喻臨和越維新坐在後排。

    雖然眼楮周圍的紅腫已經消下去了,但喻家父子都有點心虛,唯恐越維新會問一些和眼楮紅腫有關的問題,使得他們已經岌岌可危的硬漢形象崩得更加厲害——其實他們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越維新從來不會在聊天中讓對方覺得尷尬——他們就搶先向越維新提問了。

    “小越,你們學校快要迎來期中考試了吧?準備得怎麼樣?”喻柏凱率先提問。

    “挺充分的。我和喻臨準備得都很充分。”越維新笑著說。

    “好啊,準備得充分就好。”喻柏凱很努力地找著話題,“你們考試和我們制定作戰計劃是一樣的,要在戰略上藐視它,在戰術上重視它。就算準備充分了,也不可太過驕傲……”

    喻臨在心里說,越維新,快瞧瞧我爸,他今天好 攏 嫻囊壞愣疾揮埠海br />
    果然還是我比較硬漢吧!

    “哎,你們那盆寶貝……我是說,那盆西紅柿快熟了吧?”喻柏凱又問。

    “快了,已經開始由青轉紅了。我覺得它能在期中考試之前成熟。”

    喻臨緊跟著發問︰“越維新,我們明天上學時是不是應該帶點洗漱用品?這樣比較方便吧?等放學後,我們就直接去小明家里。對了,要不要把咱們兒子也抱到小明的家里去?”

    喻柏凱抽了抽嘴角。不管多少次,听見喻臨把西紅柿喊作兒子,他都不習慣。

    “不用了吧?一個晚上而已。”越維新說。事實上,自從西紅柿開始結果後,他就沒有把它帶去學校了,只在回家後抓緊時間和它相處。總抱來抱去,萬一把果子踫掉了怎麼辦?

    “雖然只是一個晚上,但你舍得把小西一個……一根苗丟在家里嗎?”喻臨開玩笑說。

    “抱過去以後還要再抱回來。我們是小明家住一晚,回家住一晚,這樣間隔著來的,一直住到管明哲奶奶出院。難道我們每天都要把小西抱來抱去嗎?它現在可經不起折騰啊。”

    “說得也是啊,只能委屈小西了。”

    听著車子後排的對話,喻柏凱心想,快瞧瞧我兒子吧,真幼稚,一點都不硬漢!

    越維新抬頭看了看喻柏凱,又轉頭看了看喻臨,眼里藏著笑意。哪怕喻臨總是嘴硬不承認,但越維新一直覺得,喻柏凱和喻臨這對父子是比較像的,這種像不是指長相,而是指性格。然後,越維新的思緒慢慢飄遠。他忍不住回憶起了自己的家庭。他和他的父親就不那麼像了,他的父親是西岸要塞軍的締造者,性格比較冷硬,他完全沒有繼承到父親的性格。

    他唯一像他父親的地方,就是在預見了整片大陸的未來時選擇了挺身而出,正如多年之前他的父親為了西岸整個邊境線的安定挺身而出一樣。越維新下意識抬起手摸了摸胸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他的胸前口袋里都藏著一片小金屬。

    那是一枚護身符,也是父親盔甲的碎片,由父親親手送出。

    堅實的盔甲上之所以會出現裂紋,是因為它曾無數次地陪著它的主人上過戰場。沿著這片裂紋敲下一小枚碎片,這枚小碎片就是他父親久經沙場的見證。這是屬于父親的榮譽。

    有什麼比父親將自己的榮耀賜予兒子作為護身符更為合適的呢?

    越維新垂下眼眸,輕聲喃呢︰“……忠于真理,佑……”

    “什麼?”喻臨問。他沒听清楚。

    “沒什麼。”越維新搖了搖頭。見喻臨面露擔心地看著自己,越維新笑著說︰“真沒事。我只是……看到你和喻叔就忍不住想起我的父親了。我很懷念他教我背誦家訓時的樣子。”

    喻臨說︰“你們還有家訓啊?”

    “是啊!”

    “是從古代傳下來的那種嗎?我以前在新聞中看到過,有一些家族保留了完整的族譜,他們家族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幾百年前的一位名人身上。難不成你們越家也是這樣的?”

    喻柏凱知道越維新的真實來歷,哪里容得了喻臨繼續胡說。他眼楮一瞄,掃到了外面的巨幅廣告,靈機一動說︰“小越,我們在娛樂圈里有人,你想不想把家鄉的事拍成電影?”

    “電影?”越維新愣了一下。拍電影做什麼,難道是特安辦里又有新的安排了嗎?

    喻柏凱點點頭︰“對啊。”他們特安辦再有能力,也沒法給越維新憑空造一個晨曦大陸出來,但只拍個電影還是可以的。越維新的家鄉事既然能夠發微博,那也應該能拍成電影。

    越維新立刻就反應過來了,不是特安辦有了新的安排,這應該是喻叔臨時想出來的。因為听見他說想爸爸了,喻叔覺得他肯定是傷心了,所以想用這樣的方式轉移他的注意力。

    但其實越維新並沒有覺得特別傷心。

    他擁有過去,也真實地擁有了現在。前面在醫院里,當管明哲對越維新說謝謝時,越維新很想對管明哲回一聲謝謝,很想對所有人都說一聲謝謝。謝謝大家讓他對現世產生了越來越多的羈絆。這些羈絆充實了他現在的人生,讓他在回憶以前時能夠自然而然地笑出來。

    再說,他家鄉的風俗和現世不同。他的家鄉更能接受分別和死亡。分別不可怕,死亡也不可怕。死于榮耀是每一位勇士的宿命。從他踏上冒險之途的那一刻起,他的父親就做好了他再也回不去的準備。但他的父親從來沒有阻攔他。因為再漫長的距離也無法隔斷彼此間的愛意,就像他會永遠愛著他的父親和他的家族一樣,他的父親和他的家族也永遠愛著他。

    “娛樂圈里有人?爸,難道你們部門往娛樂圈里安插臥底了?是在查什麼大案子嗎?”狀況外的喻臨又一次神奇地抓錯了重點,“你這樣隨隨便便說出來,沒有違反保密條例吧?”

    “什麼臥底不臥底的!”喻柏凱哭笑不得地說,“你腦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麼啊!我們也有正常交際的,就不能認識一些正兒八經的娛樂圈人士嗎?比如說某一位小導演什麼的。”

    這個回答讓喻臨非常失望。小導演和臥底偽裝而成的小導演,這差很多啊!前者一點都不刺激,後者衍伸出來的腦洞才符合喻臨的美學。喻臨不死心地問︰“真的沒有臥底嗎?”

    喻柏凱搖搖頭。

    喻臨失望了一陣,又找越維新說話︰“剛剛那個話題還沒說完。你們家真有族譜啊?”

    “額……有的。”

    “你叫越維新,在家譜上是維字輩嗎?那你下面呢?小西應該是什麼字輩的?”

    越•始終純粹的魔法變革者•維新沉默不語。這個問題真是為難到他了!

    “小越家鄉那邊……他們有族譜,但沒有字輩。你知道一些少數民族的命名規則和我們不一樣吧?小越家鄉那邊也不一樣。”喻柏凱替越維新解釋說,“你非要給小西取個小越家鄉的名字……行吧,以後就管你兒子叫‘豐富維生素的攜帶者,生食熟吃皆宜的美味者’好了。”

    “爸,那是你大孫子哎!”

    “是是是,是我大孫子,要不然我就叫它‘蔬菜中的叛徒’了。”

    作者有話要說︰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好困,各位晚安,麼麼噠。 KK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沒有人相信我是穿越的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