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獸世之我成了家庭煮夫 > 13.□□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獸身維持了一晚上才化出人形,冷執撩開他前方垂落的兔耳朵抱緊了他,柔語細言地不停地在他耳旁安慰著,僵硬的身子慢慢放松了下來,臉上的兩道淚痕被冷執舔去,蓋著暖乎被子,欒堇羽並沒有做噩夢。

    天大亮起來,欒堇羽提笑煎了幾顆荷包蛋,看他心態尚好,冷執心里松了口氣,“小羽,這塊石頭洗干淨了。”

    “嗯,一會兒把它架到火上,煮個平菇湯喝。”欒堇羽側頭看了眼干淨的大石鍋,為了它,差點兒小命沒了。

    石板上,焦黃色的荷包蛋配著香香的豬油和鹽梅汁,一股奇特的食香在四周飄散,欒堇羽將荷包蛋擺在剛做出來的小木板,“吃飯了。”

    色香味俱全的荷包蛋,讓冷執第一次有了想吃熟食的欲望,“這個是咕咕蛋嗎?形狀和顏色好奇怪。”

    欒堇羽解釋道,“這叫荷包蛋,在我們那里早餐就是這個,很好吃的,營養價值也高,你嘗嘗。”

    冷執一口吃下他夾來的荷包蛋,輕輕一咬,滿滿地蛋黃噴涌而出配著淡淡咸味的蛋白,冷執都不知該怎麼形容這個味道。

    “好吃嗎?”

    冷執點頭,“小羽多吃。”

    欒堇羽輕笑道,“我已經很久沒煎過蛋了,還好手藝沒生熟,我們一起吃,但是你要使用筷子,不可以用手抓。”

    冷執愁眉的看著手上的兩根小木棍,手多方便…單手握緊筷子朝荷包蛋扎去,薄膜一破,里面的蛋黃飛灑一旁。

    欒堇羽倒吸一口氣側頭閃過,還好沒噴他臉上,“筷子不是那樣用的。”

    冷執拿去筷子,看著下方沾了蛋黃的木端,委屈道,“沒有扎到。”

    欒堇羽擺正他的手勢,“像我這樣,把筷子拿在前兩個手指中間,然後這根抵在筷子中間,”欒堇羽象征性的夾起一個荷包蛋,“你試試,學我這樣。”

    “嗯。”

    只听‘啪嗒’一聲,冷執顫顫巍巍夾起的荷包蛋掉在了地上,看著地上還有些熱氣的蛋,冷執愧疚道,“抱歉,這個蛋沒了。”

    “沒事,我們再試幾次。”

    兩個小時過後……欒堇羽不再勉強他,拿著剩余的木料做了幾個叉子和勺子,“用這個吧。”

    冷執接過大叉子觀察了很久,隨後低頭朝木板上早已支離破碎的碎蛋扎去,一張不大不小的蛋白被冷執成功扎起,激動地走到欒堇羽面前,興道,“小羽,我扎起來了。”

    正往水里撒平菇的欒堇羽抬頭笑道 ,“還是叉子適合你。”

    冷執將蛋白遞到他嘴邊,溫聲道,“小羽吃。”

    欒堇羽張開嘴,軟滑的蛋白加上淡淡的咸瞬間在味蕾上綻放,微眯起眸子享受道,“土雞蛋的味道…”

    冷執這次直接捧著木板走了過來,“我喂你。”

    欒堇羽臉紅紅的,逐一接過冷執喂來的荷包蛋,蛋雖好,吃多也是會膩的,還剩下兩,三個荷包蛋時,欒堇羽撇頭道,“我要留著肚子喝湯,你吃吧。”

    冷執舉起木板一口吃完,隨後意猶未盡地看著冒泡的水,升騰出來的熱氣里沾滿了濃濃的蘑菇味,“這是湯嗎?”

    欒堇羽用木勺把平菇撈起放進木盤里,“這是平菇瀝水,還不是湯,把這些水倒了重新灌一鍋水。”

    冷執見水里漂浮的小白沫,好奇道,“這平菇怎麼和皂角差不多?”

    “那是平菇上的髒東西,可不是皂角泡沫,”欒堇羽將平菇曬到太陽底下,少半些撒上了鹽梅汁,“好了,我和你一起接水,順便抓幾只蝦。”

    冷執扛起溫著的石鍋,拉著他向河邊走去,“鹽梅很苦,你撒那麼多在平菇上,會不會不能吃了…”

    欒堇羽隨手揪了幾片薄荷葉子貼在腦門上,輕輕涼涼的很是提神,隨後抬頭也往冷執的額頭上貼了一片,解釋道,“那些我準備曬干了吃,撒鹽梅汁為了保證它的味道和存放時間,想吃的時候熱一下就行了。”

    冷執仰頭看著毒辣的光,“這麼大的太陽,能放多久啊?三天嗎?”

    欒堇羽輕笑道,“我們的洞穴通風陰涼,能放幾個月,趁鹽梅多,我打算摘些水果和一些藥材做果脯。”

    “小羽認識草藥?”冷執側頭驚奇道。兔獸族的嗅覺向來比其他獸人差,認識草藥的兔獸人要麼是巫醫,要麼就是巫醫的徒弟……

    但身為巫醫的條件是不能有伴侶,也難怪冷執會驚訝。

    “只認識一些能當食物的藥材而已了,”欒堇羽打哈哈道,“你生活在這里這麼長時間應該比我認識的多。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多大了?25?”

    冷執輕笑道,“我已經成年了,現在53歲,小羽呢?40歲嗎?”

    “……(! )!!”這麼年輕的人居然是個即將邁入老年的人,還有!他看起來有那麼老嗎?“我才23。”

    “…哈哈哈,小羽別騙我了,”冷執低頭嗅了嗅他身上的氣味,“是成年的味道,小羽難道比我成年久?”

    冷執邊嗅邊親搞得他耳朵癢癢的,“我真的23了。”

    “小羽撒謊,明明成年了。”冷執閃過一絲難過,這麼簡易的謊言,一戳就破。

    欒堇羽手肘抵在他胸前,側頭任有他在脖子處嗅親,“你怎麼這麼大了,看著你真的像和我同一輩的。”

    “大嗎?我才成年13年而已,”冷執低頭失落道,“我長得很像壯年的嗎?”

    “13……”欒堇羽在凌亂的腦海里慢算出,“相當于40歲之前是未成年嘍。”

    冷執抬眸點頭道,“小羽,你到底多大了?”難道他的嗅覺出現問題了?

    欒堇羽頓了會兒,按照獸人40歲的成年……“大大概43了吧。”

    “我就說嘛,小羽渾身散發著成年的味道,怎麼可能那麼小。”

    欒堇羽尷尬一笑,“那我們一般能活到多少歲啊?”

    冷執雖然對他的問題感到疑惑,但還是回答了,“500歲吧,生活好的話,大概能活到600多歲,我之前見過一位老族長,他現在810歲了,現在還活著。 ”

    我去☉☉!…40歲成年果然有它的道理,“原來如此。”

    冷執問出了一個比較擔心的話,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小羽嫌棄我長得老嗎?”

    “沒有啊。”

    虛驚一場的冷執終于放下了心,垂眸看著他腳旁小穗狀的黃花,道,“獸人都是靠氣味辨別藥材的,我們現在腳下就有幾顆藥材,”冷執抬腳蹬了蹬,“小羽,這個你認識嗎?”

    欒堇羽搖頭,“這個是藥材?”不就是一普通的小花嗎?

    “這是姜藥,一般巫醫用它來祛除寒冷,治肚子痛的。”

    “姜藥!”欒堇羽蹲下快速刨坑,一塊淡黃的大姜顯在他面前,“真的是姜。”欒堇羽又刨了好幾個,直到兩只手抓滿才起身,興奮道,“冷執,我們又有一種配料了。”

    冷執無奈道,“小羽,這是藥不能亂吃,而且它很難吃…比鹽梅還難吃。”

    欒堇羽笑道,“這個啊,主要是用來做菜使的,等過兩天我們換換口味煮魚吃。”

    裝滿水後,冷執幫他抓了一大堆蝦,青蝦的個頭很大,欒堇羽的手勉強能握三只。

    拿起一只活蹦亂跳的青蝦,欒堇羽嫻熟的扯下蝦頭蝦尾,用木刺挑掉蝦線,洗干淨後,丟進石鍋里。

    白嫩嫩的蝦仁漸漸堆滿鍋底,欒堇羽側頭看了看,喊道,“冷執不用抓了,快上來。”

    一顆蛇頭冒出水面,嘴里還餃著十幾只青蝦,放到地面時,一條黑魚混入其中。

    冷執化成人身,看著欒堇羽的勞動成果,“……這麼少,”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欒堇羽把剩余的青蝦挑完,順便將黑魚刮干淨,拋開魚肚將內髒丟棄,隨後用骨刀巧妙地把大魚刺剔除,剁成魚塊扔進鍋里,“這些夠我們吃了。”

    冷執吐了吐蛇信,他要去開小灶了…

    趁著欒堇羽煮湯時,冷執化成蛇身悄然溜走,在狩獵區吃了兩頭瞪羚羊饑餓感才消下去,返回洞穴的路中,掰了幾段不同水果的樹枝和新鮮的甜蜜,這下有交代了。

    冷執溜走的那一刻,欒堇羽只回頭看了眼,隨後繼續煮著湯等他回來。

    海鮮湯漸漸溢出香味,鍋里的大姜將魚腥氣消去,欒堇羽小抿一口,濃濃的鮮香,原汁原味的魚湯味道。

    嫩爛的魚肉中咕嘟著水泡,蝦仁在外吸收著湯汁,平菇放散軟滑,在水泡上一起一伏。

    欒堇羽舀了一大碗魚肉蝦仁,用小片薄荷做點綴,在桌子上放涼,等冷執回來吃,而自己的碗里大多是平菇,中央擺著一小盤油渣。

    等了會兒,見冷執還沒回來,欒堇羽又把剩下的雞蛋煎成荷包蛋,樹枝上的幾顆果子切成了小塊狀,一起擺放在桌上。

    “怎麼還沒回來?”欒堇羽背對著桌子,捧著下巴無神的望著遠處,無聊的他又拿起木料,慢悠悠地做起了木具。

    剛給大勺子戳了一個洞,一大堆樹枝快速的空襲過來,欒堇羽眨著眼楮看著樹枝後方的大幅度擺動的蛇身,前面遮得都沒縫隙了,他是怎麼看見路的…起身走上前,“這麼長時間你去摘水果了。”

    冷執將集滿水果的樹枝放到另一處樹蔭下,變回人身,溫聲道,“小羽要做果脯,所以去摘了,我還帶了鹽梅。”

    欒堇羽失笑道,“不用這麼著急,飯都好了,過來吃吧。”

    冷執在路上就聞到了,地盤邊的野獸也多了起來,不過它們只敢徘徊,不敢靠近,所幸又圍著地盤恐嚇了一番,順便加重自己留下的氣味。

    坐到桌上的冷執拿起叉子吃了起來,吃到一半,見欒堇羽碗里的平菇,又看了看自己的大肉,叉子一扎,幾塊魚肉放進了欒堇羽的碗里,“魚肉好吃。”

    欒堇羽一愣,這幾塊魚肉夾到他碗里,冷執的湯瞬間見底,“鍋里面還有很多,我去給你盛。”

    看著他的背影,冷執的眼神越發柔和起來,這麼好的兔獸人,應該早早吃進嘴里,讓他的身上散發自己的味道。

    欒堇羽後頸一涼,扭頭看了看傻乎笑的冷執,蛇瞳炯炯有神的一直盯著他,“為什麼突然這種眼神?”將盛好的魚湯放到他面前,同樣也盯盯的看著他。

    冷執誠實道,“我想讓小羽身上散發我的味道,”耳朵一紅,“儀式後補。”

    欒堇羽眼神一飄,這老小子想先上車後補票,憋了50年的獸人,卻有不到三天的自控力…裝作听不懂的樣子回道,“我們已經睡在一起呀,每天挨著一起,身上的味都互竄的差不多了。”

    冷執搖頭,“氣味太淡了,我們只是簡單的睡在一起,不算。”

    欒堇羽雙手捧著臉,兔耳朵一歪,無辜的調戲道,“怎麼不算,我們都親了。”

    “親……不能代替□□。”冷執一臉正直道。

    “哈哈哈哈…”欒堇羽低頭大笑了幾聲,跨過桌子親了他一口,嬉笑道,“原來酷酷的冷執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冷執舔了舔唇,期盼道,“這麼說,你答應我的求歡了?”

    欒堇羽夾了快魚肉堵住他的嘴,“快吃飯,等晚上再說。”

    晚上…冷執突然感覺‘晚上’這個詞能讓他內心狂躍,“小羽多吃,要不然晚上體力跟不上。”

    魚肉將欒堇羽的碗堆滿,看著如此殷勤的冷執,欒堇羽也不好意思駁了他,“我吃了這些,鍋里剩下的全是你的。”

    “嗯,我把小羽做的都吃完。”冷執的心情從未如此高漲過。

    下午天涼了些,欒堇羽躺在冷執的蛇身里縫制著獸皮袋,幾張野豬皮縫了十幾大大小小袋子,欒堇羽還細心用蠶絲編了繩,縫在袋子邊緣方便系。

    “冷執,這附近的咕咕獸多嗎?”

    冷執睜開眼瞼,蛇頭伸到他的肩上,‘大概有十幾只,小羽要吃嗎?’

    欒堇羽將編得最好看的淡綠色的繩放到一旁,準備系在冷執的長發上,“咕咕蛋今天吃完了,下次我想多弄點,好存起來。”

    ‘咕咕獸生的蛋雖然多,但也禁不起我們這樣吃,林子里的鳥蛋倒是特別多,味道也可以。’

    “鳥蛋也行,”欒堇羽坐起身,續道,“變回來,我給你系上編繩。”

    骨聲一響,冷執的半個身子壓在欒堇羽的身上,垂眸看著他手上捆在一起的蠶絲,懶散道,“系在哪兒?”

    欒堇羽側身跨腿,半跪在冷執的腰兩旁,挺起的胸膛離冷執的臉只有毫米近,冷執閉上眼楮貼了上去盡管很熱,冷執卻不想放開。

    “好了。”背後的大手屹然不動,欒堇羽低頭推了推他,“編繩系好了,”

    眼一花,身子一轉,兩個的位置翻了個蓋兒,冷執蹭到耳邊,呼著重息嘶聲道,“我們現在就□□吧。”

    下身傳來的異樣讓欒堇羽這個小處男臉色爆紅,說來就來…“才下午。”

    “小羽誘惑我。”

    “我沒有。”

    “剛剛你主動貼過來坐到我身上的,你要負責。”

    “……我沒坐你。”

    “ ( ▔▔ ) 我不管,它是你招惹起來的,”說著,冷執蹭了蹭他的身子,表達自己的火熱之意。

    此時的冷執好像大型毛絨犬一樣,在欒堇羽的身上蹭來蹭去,“不如你去洗個冷水澡,冷靜一下。”

    “你答應過我的,我要□□。”冷執忽然抬頭,一雙閃著嗜人的蛇瞳令人有些慌張。

    欒堇羽心一緊,他可不是隨便的人,但是瞅冷執的神情,貌似不會輕易放過他,“冷執,要不我用五指姑娘幫你。”

    冷執忍著燥意,問道,“什麼是五指姑娘。”

    欒堇羽伸出手,小聲道,“就是這個。”

    “……”冷執唇一抿,離開了他的身體,轉頭赤紅著眼眶傷心道,“以後別拿這樣的事開玩笑了,我會當真的。”化作獸身,快速向河流方向滑去。

    “冷執,”欒堇羽看著蛇影慌亂叫了聲。

    冷執在水中央繞了一圈又一圈,內心的燥意隨著河水的冰冷漸漸撫平,留下了一腔淒涼,漫無目的地從斜陽游到晚間。

    抬眸看了眼天上的圓月,慢慢沉入水底,他累了,不想游了,可是一合眼,腦海里都是欒堇羽的身影,他該怎麼面對…

    天色暗沉,欒堇羽坐在大葉子上等著冷執回來,中午的篝火早已熄滅,晚風很涼,吹到身上寒意十足。

    欒堇羽縮了縮身子,他不想一個人回黑黑的洞穴。

    月光映襯,四周的樹影隨著風吹沙沙作響,寂靜的夜總是有些陰森,更何況四周就他一人。

    欒堇羽後背發涼,眼前的這一幕讓他想起了曾經看過的鬼片……

    “啊!”吹來的樹葉剛巧踫到欒堇羽的耳尖,心一驟,變成大兔子狂奔起來,嘴里不停地喊著冷執。

    ‘撲通’一聲,驚醒了沉睡在水底的冷執,蛇頭一抬,透藍色的兔影子映在了蛇瞳中。

    冷執恢復人身抱起他到了河面,“小羽,”

    欒堇羽沒再說話,濕漉漉地埋在他懷里不動彈。

    冷執垂眸看著他,沉聲道,“對不起,是我太著急了,小羽不要生氣。”

    欒堇羽搖了搖兔腦袋,表示他沒有生氣,只想讓他陪在自己身邊。

    冷執平躺到地面,仰頭看著天空,淡道,“小羽不生氣了。”

    欒堇羽跳到他的下巴處,用自己毛茸茸的嘴巴親了親他的嘴角,‘我們回去吧,天黑了,該睡覺了。’

    冷執勾唇抱起他,“嗯,抱著小羽睡。”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獸世之我成了家庭煮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