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中宮 > 504 你會生母後的氣嗎?

504 你會生母後的氣嗎?

作品:中宮 作者:阿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A,最快更新宮最新章節!

    用手摸著不放心,又把自己的額頭遞上去,果然沈雲的額頭燙得厲害,可是兩人臉貼著臉,元元的雙頰也迅速滾燙起來,白皙的肌膚一路紅到耳根紅到脖子底下,好看極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我沒事,很快就好了。”沈雲說,“你若是記掛我,我反而愧疚了。”

    “傻子,我要是不記掛你,你心里不難受?”

    “難受,從前見你照顧秋景宣,我也羨慕得緊,可想著我沒病沒災的,羨慕那些做什麼。”沈雲道,“我也不好有病有災,我不要你為我擔心。”

    元元輕輕推他躺下,給他蓋上被子說︰“這下打嘴了吧,老老實實吃藥,老老實實躺著,父皇跟前的事兒,又不是光你一人做得,父皇有好多好多大臣,可我只有你一個。”

    沈雲心里喜歡,卻問︰“方才我提秋景宣,你不惱?”

    元元笑︰“我記著呢,等你好了再算賬。你閉上眼楮睡,我就坐在邊上陪你。”

    “我要是睡著了,你就回去吧,陪著我怪悶的,晴兒也不在家。”沈雲拍拍她的手背,“你累著,我就該心疼了。”

    “怎麼這麼多話呢,真叫人操心。”元元把他的胳膊塞進被子里,命令道,“再不閉眼楮,我可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了。”

    沈雲趕緊閉上雙眼,沒多久額頭上被蓋了冰涼的帕子,再過會兒,涼涼軟軟的手從邊上伸進被子里,十指交纏,分也分不開。

    不知自己幾時睡著的,這一覺實在是沉,清醒時恍惚不知身在何處,自然睜開眼看見熟悉的一切,就明白自己在家。他這病,的確是累出來的,終年東奔西走,時時刻刻都惦記著身上的差事,這幾年來最快活自在的,就是和元元走這一趟晉國了,又或許是因為,她在身邊。

    這會兒,元元靠在床頭,吃力地這麼坐著就睡著了,身子微微搖晃,沈雲本想靜靜看會兒,可她腦袋突然往下一沖,咚的一聲整個人摔倒地上去。

    沈雲大驚,忙坐起來,夢里被嚇醒的家伙,又撞得眼冒金星,哇的一下就哭了。

    恰逢雲裳訪客歸來,進院門就听見哭聲,一般丫鬟婆子是不敢隨便哭鬧的,進門听說元元還沒走,便知道是這孩子哭了,慌地以為是兒子欺負了人,趕緊闖了進來。

    可一腳踏進門,剛要轉過屏風,卻見倆孩子坐在地上,雲兒穿著寢衣,元元還是剛來的模樣,兒子的手正揉著元元的腦袋,好聲好氣地哄︰“沒破皮,就腫了個包,沒事的。”

    “疼。”元元抽噎了一聲。

    “一會兒就不疼了。”沈雲摸了摸,竟湊上去親了一口,問,“還疼嗎?”

    雲裳驚得張大嘴巴,躡手躡腳地退出來,心肝兒在胸口砰砰直跳,她這個年紀了,竟然因為兒子疼人而臉紅,嘴里念念著︰“真是比他老子強多了。”

    她一路往外走,張張揚揚地吩咐下人︰“轎子別收了,我立刻要進宮,告訴小姐,就說我說的,別去打擾她哥哥,等我回家。”

    宮里頭, 兒正在查看尚服局送來皇帝過冬穿的袍子,之間雲裳趕著暮色喜滋滋地跑來,她嗔道︰“這會兒功夫怎麼來了,說起來,元元那丫頭怎麼還不回來,她那樣咋咋呼呼的,叫雲兒怎麼養病。”

    雲裳卻拉著 兒到邊上,附耳低語,眉開眼笑, 兒听了道︰“也是雲兒有法子,哄得住她。”

    “娘娘,挑個黃道吉日,您把兒媳婦賞給我吧。”雲裳懇求道,“我也知道,要等琴兒來主婚,可她真正做了晉國皇後,哪能隨隨便便開自己的國家呢。”

    “他們是有主意的孩子,讓他們自己決定吧。” 兒笑道,“可不是我舍不得把女兒給你,你家皇上現下脾氣怪得很,前幾天還跟我發脾氣,說怎麼就把女兒嫁去那麼遠,元元一定要留在身邊,哪兒都不能去。”

    雲裳道︰“皇上這是怎麼了。”

     兒笑道︰“等沈晴到了年紀,怕是你家沈哲也一樣。”

    但見清雅面色凝重地從門前進來,與二位道︰“剛剛傳來的消息,淑貴妃娘娘病重。”

    雲裳問︰“二殿下不是剛剛去看過她?沒見說……”

    清雅應道︰“是剛剛傳來的消息,與二殿下的腳程遲了一個白晝,該是殿下走後發病的。”

    雲裳回眸看皇後︰“這斷斷續續說病重,也折騰好幾回了,您親自去過,我也去過,怕是不折騰到皇上去,她不會死心。您這兒攔著,那里真走了,倒有些于心不忍,可讓皇上去了,人家又好了,算什麼呢。敢情她一說病,皇上就要撂下國事去探望她?”

     兒冷冷道︰“我本就沒打算讓皇上去看的。”她看著雲裳,“你自己去不去,我不攔著也不托付,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雲裳嘆息,起身道︰“娘娘,那我還是去看一眼,終究是姐妹一場,沒有她當初把我弄來京城,也沒有我今日。”

    “去吧。” 兒道,“順道與元元講,她還沒嫁呢,已然及笄的姑娘,入夜了再晚也要回宮。”

    雲裳領命,本是興沖沖來,這會兒卻心忡忡地會去,打發人送元元回宮,見了沈哲由丈夫做了安排,隔天天一亮,就離京了。

    兩天後,封地那邊的消息不樂觀,才回來不久的項灃不得不再次快馬加鞭趕去母親身邊。

    至于皇帝,這幾日忙忙碌碌,總在清明閣待著,夜里歸來涵元殿,道一聲倦了便睡, 兒知道他心思,倘若他開口,自己豈有不應的道理,更何況他是君。

    但是項曄偏偏不開口, 兒心篤然,她絕不主動提。

    帝後之間的氣氛隱隱約約的微妙,就連項元也察覺到,她不敢對母後或父皇多嘴,這些話只能對沈雲說。

    這幾日,沈雲一大早要等元元來了,才一起和她進早膳,之後一整天待在一起,也不覺得膩,兩人不知怎麼,竟能有說不完的話,從朝廷大事,說道皇族里的家事,自然淑貴妃是這陣子,宮里宮外的話題。

    “要是淑貴妃娘娘就這麼歿了,你說母後會後悔嗎,父皇會怪她嗎?”

    “不知道,我倒是覺得,這些事,伯父伯母彼此之間明白就足夠了,犯不著給旁人交代。”沈雲勸道,“你不要煩心,他們還有什麼沒經歷過。”

    轉眼該是沈雲吃藥的時辰,元元親自去小廚房盯著,帶著丫鬟端藥來,就見府里的嬤嬤匆匆跑來,見了她就說︰“大公主,您先回宮去吧,淑貴妃娘娘歿了,消息哥哥傳來,王爺要去封地為貴妃娘娘辦身後事,讓大公子過去說話。”

    元元呆呆地看著她,那嬤嬤也顧不得公主,進門去稟告沈雲,沈雲穿戴整齊往父親屋里來,說是也要跟著去,沈哲卻道︰“你只管安心養身體,這是皇上的旨意,淑貴妃的喪事直接從行宮發,京城里僅僅在安樂宮祭奠,沒什麼事要你操心的,你安心在家呆著。”

    “是。”

    沈哲道︰“我接了你母親就回來。”又問,“元元在家里?”

    便見項元從門外進來,朝沈哲福了福,沈哲好生道︰“回宮去吧,萬一,我說萬一你父皇母後發生爭執,你別擔心別插嘴,勸著你皇祖母也別管,讓他們去就是了。”

    元元連連點頭,怔怔地又問︰“皇叔,淑貴妃娘娘真的歿了?”

    沈哲嘆道︰“已經是昨晚的事了,沒想到這一次,是真的。”

    如此,沈哲連夜離京,趕去封地操辦淑貴妃的喪事,待他離去後,元元才回宮。宮里和她出門時沒什麼兩樣,只是往安樂宮去的方向,往來的宮女太監多了些。

    回到涵元殿,殿一如既往的安寧,只見洹兒蹣跚著從大殿的門檻後爬出來,抬眼瞧見姐姐,立刻撒嬌著跑來,可人小腳力不足,一下摔個大馬趴。

    元元飛奔來抱起弟弟,小家伙癟著嘴隨時要哭,元元親了兩口說︰“不疼不疼,姐姐親親就不疼了。”

    洹兒努力忍了又忍,還是哭了。他一哭,乳母嬤嬤宮女太監蜂擁而來,將小祖宗團團圍住,元元倒是被擠開了,卻見清雅走來,挽過她說︰“娘娘在殿里了,正沒人說說話。”

    元元忙問︰“母後什麼反應?”

    清雅搖頭道︰“奴婢也說不上來。”

    “父皇呢?”

    “皇上正在安樂宮。”

    “那……我去看看父皇。”元元卻往反方向跑,去找她父親了。

    清雅不得不來告訴皇後, 兒听了,淡淡一笑,將筆放下,命宮女捧清水淨手,吩咐清雅︰“這是我為淑貴妃寫的悼,你拿去安樂宮請皇上過目。”

    安樂宮里,元元跑來,空置許久的殿閣,已被布置成了靈堂,只有這里的宮女太監是穿著素服。她徑直進入正殿,殿內停了棺,棺內是衣冠,只是淑貴妃的東西宮里早就沒了,據說是放了一套貴妃服制的禮服。

    皇帝負手站在棺木旁,元元走上前輕喚︰“父皇。”

    項曄回眸,淡淡一笑︰“來了,去給淑貴妃上柱香吧。”

    “是。”元元規規矩矩地照著做,在靈台前行大禮,起身後就被父親攬在懷里,她小聲地問,“父皇,你會生母後的氣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中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