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這個日式物語不太冷 > 第二百九五章.玩兒得盡興(4000字)

第二百九五章.玩兒得盡興(4000字)

作品:這個日式物語不太冷 作者:和風遇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三人尖厲刺耳的恐懼叫喊聲迅速劃破夜空!

    那驚懼的叫聲甚至讓山底下等待上山的學生們都听見了。

    他們面面相覷。

    這叫喊聲中的絕望與不安,絕對不是任何演技能造成的。

    真有這麼恐怖嗎?

    不過就是學校的布置和安排?

    他們這邊面面相覷討論,另一邊的山路上,女(性xing)怨靈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愕之(色)。

    她嘴巴張了張,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就看見瀨樹直哉他們三人掙(脫tuo)自己,屁滾尿流地向前跑去。

    “奇怪。”神駐蒔繪歪著腦袋,又捏著下巴,不太理解地喃喃自語道︰“有這麼可怕嗎?”

    但她很快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她從懷中取出對講機,對著另一邊說道︰

    “第一組已經上去了,可憐你準備一下。”

    留下這句話後,她將對講機卡掉,隨後興致勃勃地看向下山的山路︰“這個還挺有意思的。好!我也要加油了!為了不讓北川失望!”

    她已經決定卯足勁兒去嚇人了。

    畫面再轉,來到被嚇得快要魂飛魄散,直接向前跑了至少有三百多米的三人。

    他們一邊跑一邊向後看。

    對方沒有追上來。

    瀨樹直哉一(屁pi)股坐在路中間,渾身像是從被水里面撈出來一樣。

    並不是跑得太辛苦了,而是單純的被嚇得渾身冒汗。

    “剛才那個...還是演員嗎?”旁邊的池上和樹驚魂未定地看向另外兩個人。

    “是...吧?”

    瀨樹直哉猶猶豫豫地說完這句話後,三人陷入了沉默。

    他們想到了神谷未來說的怪談故事。

    深夜密林中的恐怖娃娃,白衣怨靈還有...消防斧...

    “不會吧?再怎麼夸張也不可能真有那種事情(發fa)生吧?”

    他們面(色)發白,原本不太相信的人現在已經變得半信半疑了。

    該不會這里真的(發fa)生過什麼凶案吧?

    瀨樹直哉他們粗重地喘息著,接著轉過頭看向四周。

    道路的兩邊,依舊是幽深的密林。

    深不見底,仿若能將人吞噬一般。

    唯一能夠信任的東西仿佛也就只有手中的手電筒光源了。

    “繼續走吧。”瀨樹直哉頭皮發麻地提議道。

    沒辦法,現在已經行進半程,第二波或者第三波的小組成員估計都已經登山了,他們再怎麼說都不好意思再跑下去,然後滿臉惶恐地說自己被嚇到了。

    那未免也太掉份兒了。

    當然,除開這個原因外,還有更重要的原因

    他們都不想再往回走了,害怕再一次遇見那個脖子與頭被折斷呈九十度的白衣怨靈了。

    人類的脖子能像那樣扭曲嗎?

    他們極力克制自己不讓自己去思考這樣的事情。

    正當瀨樹直哉他們站起來,拍拍身上灰塵準備繼續登山的時候

    瀨樹直哉與池上和人不認識的那個男生驚恐地叫出了聲。

    “又怎麼了?!”

    瀨樹直哉他們渾身一顫,回過頭高聲叫道。

    在他們的注視下,這個男生滿面恐懼地抱住腦袋,動作緩慢地蹲下,以一種絕望到透出哭腔的聲音說道︰“布偶...前面有個布偶!”

    布娃娃?!

    瀨樹直哉他們再度回頭。

    只見原本空空如也的山路中間,不知何時正擺放著一個渾身破爛,臉上打著補丁,看上去髒乎乎的布偶。

    它像是站立著,又好像是靠著石頭,總之那種動作非常古怪,仔細看過去似乎能感覺到那是一個小女生絕望的跪姿。

    等會兒...小女生?為什麼我會覺得它是女生?為什麼會是跪姿?

    等會兒

    這難道就是詛咒娃娃?

    噠噠噠噠...

    牙齒正在不爭氣地踫撞,瀨樹直哉與池上和人臉(色)發青地將身後的癱倒在地面的男生拉起。

    他們身上滿是寒氣,恨不得馬上跑起來。

    “走...說不定只是別人遺落的...而且...而且說不定是老師準備的道具。”池上和人壓抑著心中的恐懼如此說道。

    確實有可能是老師布置下來的道具,只要繞過去就沒有問題了。

    但也有可能不是!

    畢竟這布偶的外觀看上去實在太嚇人了,好像真有靈魂寄宿在其中一般。

    而且他們現在也算得上是騎虎難下了。

    前面有詛咒娃娃堵路,後面有不知名的白衣怨靈。

    讓他們前進還能心存僥幸,認為這個娃娃不是活物,但要是讓他們後退...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抱著這種心情,瀨樹直哉與池上和人(強qiang)拉著男生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啪嗒。

    啪嗒。

    啪嗒。

    腳步聲輕緩地響起,似乎怕驚擾到黑暗中的詭物一般。

    靠近了...

    逐漸靠近了...

    瀨樹直哉他們將心髒提到嗓子眼,雙眼死死地盯著地上的詛咒娃娃。

    只要這娃娃有半點風吹草動,他們就打算立馬奪命狂奔!

    這三個人從來沒覺得時間如此漫長過,明明只是抬起腿繞開娃娃...不過十幾秒的路程,卻硬生生走出了一兩年的漫長感來。

    完全靠近了!

    咕嘟。

    幾個人生生地咽下一口口水,在他們又驚又懼的目光下,小布偶一動都不動,好似真正的布偶一樣。

    等他們完全繞開詛咒娃娃後,瀨樹直哉他們總算松了一口氣。

    “什麼嘛!果然只是道具而已!”

    一(脫tuo)離危機,瀨樹直哉就禁不住眉飛(色)舞,侃侃而談︰

    “仔細想想前面的白衣怨靈也沒什麼可怕的地方嘛,說不定就是老師站在那里嚇人的,現在感覺那什麼提著消防斧的怪人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根本就不害怕了。”

    池上和樹也是輕吐一口氣,大聲地說笑著,像借這種方式來排解自己心頭的壓力︰“就是,這根本就沒什麼挑戰(性xing)嘛,詛咒布偶?那是什麼東西?不管遇見什麼東西,我們都能從容克服。”

    他們兩個在那邊說笑著,後面的那個一直沒做聲的男孩子嘴巴抽了抽,以一種近乎崩潰的語氣說道︰

    “你、你們難道還沒發現嗎?那個布偶...一直都在跟著我們!”

    他的話語中帶著無窮無盡的辛酸,好像匹配到池上和樹與瀨樹直哉這兩個豬隊友,是他這一輩子做過的最蠢的錯事。

    什麼?

    听見這句話的池上和樹與瀨樹直哉面(色)僵硬地停下腳步。

    他們深吸一口氣,挪動著手中的手電筒光源,一點一點地照向身後。

    在他們三人後方不遠處,一個破破爛爛、長相猙獰的恐怖布偶正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那雙紐扣大眼楮正死死地看著他們,就好像活人一樣透出讓人心寒的寒意!

    它靜靜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瀨樹直哉向後退了兩步,以近乎倔(強qiang)樂觀的語氣說道︰“這一定是老師趁我們不注意把布偶留在身後的!”

    他剛還想再說什麼,一邊的池上和樹滿臉崩潰地搭住了他的肩膀,以極為艱難的音調的說道︰

    “還說那麼多(干gan)什麼。”

    “跑啊!”

    甩下這句話後,他與身後的男生迅速抬腿向前狂奔。

    那速度看得瀨樹直哉都是一愣。

    隨後他才反應過來,整個人也奮力地向前跑去。

    四道急促粗重的腳步聲讓人窒息!

    他們跑了好遠才停下來喘一口氣。

    “現在不管再怎麼說...應該不會都有什麼問題了吧?”

    瀨樹直哉站在原地喘息著,池上和樹更是勞累地雙手撐地,一(屁pi)股坐在地上。

    再怎麼說都不會跟上來了。

    瀨樹直哉反復將手電筒掃向自己等人後方。

    這一次沒有見到那個催命的布偶娃娃。

    他覺得自己總算可以放松一口氣。

    這一放松,瀨樹直哉下意識地就又想說些活躍氣氛的話語。

    可一想到剛才兩次...他決定還是閉上自己的嘴比較好。

    但事與願違。

    一直癱軟在地上的池上和人突然發出了一聲哭喊︰“有什麼東西在我手底下!!

     !!!!

    這一聲直接打破死寂!

    瀨樹直哉與另一個男生渾身僵硬,臉(色)蒼白地看向池上和樹。

    手電筒的光源也移動過去。

    破損的布偶手臂在池上和樹的手底下(露)出半截。

    與此同時還有那標志(性xing)的布偶臉也完全(露)出來了。

    在瀨樹直哉、池上和樹與另一個男生的目光下。

    那個布偶腦袋宛若活物地抬起來,臉上似乎帶著詭異的笑容,直勾勾地盯著他們。

    “啊...啊...啊!!!!”

    驚喊都已經快發不出來了,瀨樹直哉只覺得自己的喉嚨都吼啞了,他整個人跳起來,慌不擇路地跑進了最近一處的密林小路,而另一個男生則是完全被嚇得暈死在地上,一動不動。

    另一個池上和樹則是向著大路方向,一臉絕望地跑過去。

    他們兩個人的動作很快,充分表明了大難臨頭各自飛這一道理。

    等到他們已經差不多完全離開的時候,地上的布偶總算有了動靜。

    看著嚇得鼻涕眼淚滿臉都是的男生,西九條可憐不太理解地用自己圓滾滾的手臂(摸Mo)了(摸Mo)自己的腦袋。

    接著她一蹦一跳地跑進一邊的草叢,從中取出了一個黑(色)對講機。

    ......

    池上和樹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花費了多少體力。

    他只記得自己一(屁pi)股跌坐在了地上,渾身上下由于疲勞、驚懼而開始瘋狂顫抖著。

    那是什麼?

    那究竟是什麼?

    那絕對不是正常東西!

    池上和樹面(色)發青,嘴巴發(干gan),喃喃自語著︰“這個山里面肯定有東西!絕對(發fa)生過命案!對了!二年級北川寺的女朋友就知道這一切...難不成是她故意把我們送進這個森林,然後讓北川寺沖進來把我們都(殺sha)掉嗎?!”

    終于北川大魔王的魔爪已經伸出來了嗎?!

    這一切都是那對夫妻的陰謀。

    “我一定要告訴老師!那兩個人絕對有問題!”池上和樹嘴巴一緊,剛想要取出手機

    “你找我?”

    靜。

    池上和樹听見聲音禁不住抬起頭。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面前已經站著一個人了。

    血跡斑斑的鳥嘴醫生面具。

    拖在地上的猩紅消防斧,血腥味撲鼻而來。

    陰冷的眸子透過鳥嘴醫生面具都能看到。

    他說的話語氣森然而冰冷,猶如包藏著一顆癲狂與平靜相矛盾的內心一樣。

    池上和樹的表情呆滯了。

    過了好一會兒

    啪嗒。

    他的(身shen)體倒仰著倒在地上,臉上還帶著呆愣的表情。

    暈倒了?

    “喂,你沒事吧?”北川寺放下消防斧,伸手扇了池上和樹兩耳光。

    完全沒反應,看來已經是完全暈死了。

    “算了,叫老師吧。”北川寺搖頭,取出黑(色)對講機。

    稍微說明事情原委後,他將自己用來搜救的手電筒打開留在池上和樹身邊,相當于給過來救援的老師們一個信號。

    “可憐說她那邊暈倒一個,還有一個則是跑進小路里面了...”北川寺皺了皺眉,將消防斧提起來,一步一步鑽進密林之中。

    不管怎麼樣,先把瀨樹直哉找到再說吧。

    他也不用手電筒,憑借驚人的夜間視力也能在黑漆漆的密林之中視物。

    另一邊。

    瀨樹直哉力竭地躺在地上,不爭氣的眼淚一滴一滴地流出,他以格外委屈的音調呢喃著︰“媽媽...我好想回家...”

    這里究竟是哪里?

    他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但若是這樣就能避開那個催命的詛咒娃娃與白衣怨靈的話,在哪里都無所謂。

    他淚眼婆娑,手中的電筒轉了好幾圈,只覺得心神俱疲。

    不行了。

    還是打老師的電話求援吧...太恐怖了根本動不了了。

    他手指僵硬地取出手機。

    隨後將其摁亮。

    在那一瞬間的閃光與反射中,他在手機屏幕倒影中看見了。

    一個戴著歐洲鳥嘴醫生面具的男人,正拖著消防斧,一步一步地、一步一步地向他走來。

     。

     。

     。

    那聲音構成一種難以言明的恐怖感。

    這絕對不是老師亦或是搜救人員!

    若是老師或者搜救人員的話,手里面至少會帶著手電筒吧?

    可是對方不僅一句話不說,還提著消防斧走過來了!

    瀨樹直哉絕望了,他面容扭曲地扭過頭,看著那逐漸逼近的鳥嘴醫生。

    然後

    消防斧厚實的斧刃舉起。

    “啊啊啊啊!!!!”

    他再也無法壓抑住心中的恐懼,那濃厚如潮水一樣的驚恐轉瞬間就將他俘虜。

    瀨樹直哉尖叫一聲,(干gan)脆地也暈死過去。

    “嗯?”北川寺抓了抓腦袋。

    什麼情況?

    他只是抬手和瀨樹直哉打個招呼,執意他跟過來而已,怎麼這貨就暈死過去了?真是奇怪。

    不過

    “算了。”

    北川寺將其一把扛起,看著他面無血(色),就算昏死過去也是害怕到極點的面容扭曲模樣,心中默默地想到︰

    這一次這些學生應該算是玩兒得盡興了吧? 2k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這個日式物語不太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