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魔界神女來襲 > 160︰雙艷落難秦安城

160︰雙艷落難秦安城

作品:魔界神女來襲 作者:吾筆有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好的預言往往很難實現,可是最壞的打算卻總能一語中的。正如冷凝香所擔心的一樣,雲雀宮的弟子早已在茅山附近的所有通路設好了埋伏。

    魯菲嫣按達木提的指點,一路趕往滄瀾,途中必須經過茅山。此時已經月上柳梢,正值匪賊出沒之時。

    魯菲嫣心里想的是景陽子和巫寒梅都已經負傷在(身shen),雲雀宮不可能有什麼進一步的舉動。所以不用擔心什麼,只需要在最短的時間趕到滄瀾,為公主爭取救治的時間。殊不知在茅山以西五里的鄉間野路上,突然被一堆粗壯的圓木阻住了去路。

    【哎!為何事態越是急迫,就越是枝杈頻生。總在最緊張的時刻給我出這樣的難題呢?】魯菲嫣一頓自言自語,跳下車架,拉上馬兒調轉車頭準備原路返回,再繞道而去。

    剛一轉頭,發現退路之中不遠處有人影竄動。她並沒有把事(情qing)看得太過嚴重,依然從容淡定的坐上車架往回走去……

    ‘倏!——倏倏!……’

    馬兒還沒提速,突然幾個黑影從四面八方飛躥而出。

    【哈哈哈,小妞兒?哪里去!】

    魯菲嫣見狀,以為是飛來一伙兒山賊,並沒有理會。可是當幾個人影落地,她才發現為首的似乎有些本事,絕非一般的鼠摸狗盜之輩。在黑  的夜色下,對前方赫然在立的一群野漢問道︰

    【你們是誰?是否要攔我去路?】

    只听另一個中年男子說道︰

    【我們不想欺負姑娘,只要你乖乖跟我們去鳩鴇山走一趟,萬事都好商量。】

    魯菲嫣一听鳩鴇山,心里這才重視起來︰原來又是景陽,看來他雖然受了傷,可是知道我們會去茅山解毒,特意在此地設下埋伏,看來今晚這仗不打是不成了!

    【你們認錯人了,我們只是過路人,求各位英雄開恩,放我們過去吧!】

    魯菲嫣假裝百姓口吻,試圖蒙混過關……

    【認沒認錯人我不知道,但是經過茅山附近的人,我們統統都要帶到鳩鴇山。】

    這中年男子的話音剛落,另一個(陰yin)陽怪氣的人又出聲了︰

    【就是就是!認沒認錯人,待我姚白玉親自確認才知道。听姑娘的聲音如此溫柔可人,想必定是位絕代佳人,——來,讓姚哥哥看看,親我一口,我也許會放你一馬。】

    ‘哦!——原來他就是臭名卓著的半牙山逆子姚白玉。都說他色膽包天,仗著他爺爺姚閻的威名在外面惹是生非。連宮里的娘娘都敢輕薄,今(日ri)一見還真是夠不要臉的。我一會兒就用你來磨亮我的鐮刀,看看你的臉皮厚還是我的刀快……’

    【姚公子?我沒有時間在這里跟你閑談,如果你讓我過去,那(日ri)後我自當找機會答謝你。如果你非要攔我……】【 #(愛ai)奇文學.. &~最快更新】

    她

    一邊說一邊下了車,拉著馬兒輕(身shen)往前走著……

    【嘿呦?那你倒是說說,如果我放了你,你要怎麼謝謝我呀?】

    姚白玉在這里泡妞兒耍貧,簫祿在一旁看不過去,插嘴罵道︰

    【賢弟?你怎麼見到女人就這樣兒?你那半牙山除了你和姚老,漫山遍野都是女人,怎麼女人堆兒長里出來的人,還改不了這思(春chun)的毛病呢?】

    【誒!義兄此言差矣,女人個個都不一樣,豈可用數量來衡量?……】

    姚白玉的話沒說完,忽然看到前方麗人牽馬而來,幽暗的月色下依稀能看到魯菲嫣清秀的臉龐,不由得被她的美貌所(誘you)惑,痴痴的盯著她漸行漸近的花容月貌,竟然忘了剛剛正在和簫祿說話……

    簫祿實在看他不順眼,不想在這里磨蹭時間,一巴掌拍向了姚白玉的後腦勺︰

    【看什麼?動手!】

    說完,簫祿已經騰(身shen)而起,準備去降服這個單槍匹馬,不懼聲色款款而來的清秀佳人。粗魯的臂膀掄起五指朝魯菲嫣打了過來。

    魯菲嫣見簫祿動(身shen),飛快的靠近自己。手中攥緊了馬鞭,手起鞭至,朝簫祿一揮袖……

    ‘嗒!——’

    一聲鳴響,將簫祿的手掌抽得火辣辣的痛。隨即又是一馬鞭,抽在了簫祿的臉上……

    簫祿‘哎呀!’一聲叫囂,捂著臉退了兩步。左臉已經破了皮相,皮(肉rou)綻開之處一道紫紅的血印爬上了顴骨。鑽心的疼痛瞬間蔓延至五髒六腑,殺意已經不足以說明他想撕掉魯菲嫣的決心,更重要的是得在同伙兒面前挽回自己已經失去的顏面。遂忍著劇烈的疼痛大罵一聲,扭頭就來抓魯菲嫣的手腕……

    姚白玉完全被魯菲嫣的花容所迷倒,一時間心里像長滿了嫩綠的青草,分分鐘想把眼前那株花兒攬進自己的懷抱。看到簫祿與她動手,他心里搖擺不定。一邊想要幫簫祿拿住她,一邊又怕簫祿不小心弄傷了這位清秀佳人。

    ‘哎!算了,先抓住她再說!’姚白玉一抖褲腿,凌空湊了過來。一把青竹寶扇朝簫祿的手腕一砸,化解了他對魯菲嫣的粗魯虐待。另一只手從魯菲嫣眼前徐晃一下,從小指上彈出一股嗆人的味道......

    魯菲嫣一揚鞭,又一道紫紅了烙印爬上了姚白玉的臉。可是她沒想到,姚白玉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給自己下迷煙。鼻子里一股酸味浸入,精神開始恍惚……

    簫祿一看她中了姚白玉的毒,心里積攢下來的怒氣立即刷新了面部表(情qing),惡狠狠的瞪起眼楮一巴掌扇到魯菲嫣的臉上……

    姚白玉目睹自己心儀的女子被簫祿無(情qing)的刷臉,激動的上去拉住簫祿的手︰

    【義兄?休要動粗!對付女人,我更擅長……】

    說罷從腰間抽出捆仙

    繩,繩子一出手就想靈蛇一樣將魯菲嫣的腰(身shen)纏住。他用力一拽,魯菲嫣暈暈乎乎的撲倒在他的懷里……

    他露出了一抹壞笑,心里對這女人的渴求讓他的荷爾蒙如原子核裂變,瞬間盈滿整個(身shen)軀乃至精神世界。忍不住上去親吻了她的額頭,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你還怎麼耍橫!過了今晚你不謝我都不行!——來人!把這女人連人帶車押回客棧……】

    姚白玉親自把魯菲嫣抱上馬背,高高新興的拍了拍馬 ,像是在囑咐馬兒小心對待自己的美人兒。自己則在馬兒的一旁伴行,時不時的看看趴在馬背上昏睡的魯菲嫣,心里早已經開始憧憬著風流韻事,**美景……

    達木提在車架里一直昏迷,突然感覺到車轍劇烈顛簸,不像是魯菲嫣駕車的習慣。于是問道︰

    【菲嫣妹妹?菲嫣妹妹?】

    姚白玉此時一听車架里還有個女人,于是立即喊︰

    【停!——】

    他轉(身shen)走到車架前,用青竹寶扇輕輕撩開門簾,向里面窺望。‘呦呵?’這里面竟然還有個美人兒。

    外面有迷人勾月散(射she)出的微弱光芒,所以視線比較清晰。而車架里沒有充足的光線,只能借著門簾敞開處溜進來的一縷月光辨認里面的環境。

    那一縷光線沒能照到車架里的全貌,卻照到了達木提那對兒修長白嫩的雙腿。像白玉雕琢的胡蘿卜一樣,勾起人們想一口咬上去的**。姚白玉賊眉鼠眼的窺看著這個受傷女人的美腿,從大腿看到腳踝,每一寸肌膚都是那麼完美。他(情qing)不自(禁jin)的咽了咽口水,喉結滾動,是要安耐住自己急切的心(情qing),放下門簾回頭勒令︰

    【趕路!】

    而剛剛的一切,都沒有逃脫達木提的雙眼,尤其是女人那敏感的第六直覺。她只恨自己負傷在(身shen),不能擅動內力,否則兩個指頭插瞎他的雙眼,狠狠捏爆他那對兒不守規矩的額眼球兒。

    可是……魯菲嫣妹妹呢?難道剛剛我昏睡的時候,菲嫣妹妹遭遇不測了?她在心里進行著各種猜測,心有余力不足的輕嘆一聲︰

    【相公?你在哪兒……】

    再堅強的女人,都會有無助的時候。顯然作為已婚的達木提來說,此刻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相公能夠出手幫助自己脫困,為自己撐腰。

    約麼半個時辰,簫祿、姚白玉等人押著車架抵達了早就預定好的客棧。原來他們下踏的是離茅山最近的秦安城。提到秦安城,魯菲嫣自然是最熟悉不過的了。

    可是一直昏迷不醒的她此時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姚白玉押回了闊別數月的老家,而這客棧的主人正是她父親『魯仲』和母親『潘瑤』的媒人。這位媒人不僅見證了當年父親和母親的締結,也見

    證了自己和弟弟的出生,還引薦了太虛神君無道子……

    那是一個美好的夜晚,星兒燦、月兒明,一片薄煙漫舞,淡化了星兒的閃亮,羽化了月兒的皎潔。桑葉兒密、樹影兒稀,一群知了叫不停,(熱re)鬧了秦安郊外,打破了夜的孤寂。

    富安鏢局舉辦的嬰兒周歲宴席上,魯仲和潘瑤夫婦笑容洋溢,舉杯答謝著各路來賓前來賀喜。

    【感謝各路英雄賞臉,前來參加犬子少安和小女菲嫣的周歲典禮,我魯仲今(日ri)兒女雙得,龍鳳呈祥,這也要感謝我和瑤瑤的媒人——醉薈樓的掌櫃『丁威』。若不是丁兄做媒,我和瑤瑤也不會迎來今天的喜氣。能有今天的福氣全憑丁兄的撮合。來,魯老弟敬大家一杯。——這第二杯,特敬丁兄弟,來咱們兄弟干了……】

    【誒~!哪里哪里,潘家和我丁家多年的交(情qing),我只是做了個順水人(情qing),為潘家找了個乘龍快婿,也為魯老弟找了個紅顏知己而已。魯老弟太客氣了……】

    【既然丁兄對我和瑤瑤有月老之恩,那我魯仲今(日ri)就斗膽在各位面前許下承諾。待小女菲嫣長大,若丁兄不棄,我願將小女許配給丁兄之子——丁夙成。這樣也好早早了卻了兩家婚姻大事……】

    丁威一听這話當然高興了。娃娃親講究的是門當戶對,有了魯家這麼個親家,以後在秦安城的勢力豈不是更大?

    【若魯老弟果真有此心意,我丁某當然不勝歡喜。那就借著今(日ri)大喜之宴,丁、魯二家結為姻親,十八年後我親自帶著犬兒丁夙成前來提親,望各位在座的朋友們給我們做個見證。】

    席間,(乳ru)娘抱著兩個娃娃前來抓周。偌大的台子上像雜貨攤兒一樣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物件,兩個娃娃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始了自己的選擇。當魯菲嫣爬到雜貨堆里時,她一手抓了個毛筆,一手抓了個匕首。眾人紛紛大獻佳詞︰

    【哈哈哈……看來老魯的女人是個文武全才呀,將來丁家可有個厲害的媳婦啦……】

    再看魯少安,他爬到雜貨堆里挑來減去,拿了一盒丹藥,和一捆竹簡。

    眾人釋其意曰︰

    【看來魯家小公子將來是醫官無假,即要習文又要抓藥,哈哈哈……】

    這些人不管怎麼說,說什麼,在魯仲的耳里听來都是一種贊美,他心里對這兩個孩子充滿了父親的關(愛ai),也寄予了極大的厚望……

    突然,丁威在座位上站起,闊步迎出門去︰

    【哎呀~!看看,這是何方神人駕到,呵哈哈哈,有失遠迎,快請上座……】

    (本章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魔界神女來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