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FOG[電競] > 47、47

47、47

作品:FOG[電競] 作者:漫漫何其多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nsn不敵聖劍這個結果時洛其實已經料到了。

    nsn今年換了更(強qiang)力的狙擊手是不假, 但saint的狙擊手也不弱, 橫向對比,nsn和saint相較並沒非常突出的優勢點。

    本土賽區去年的冠軍隊saint都被二比零帶走了, nsn被聖劍拿下也正常。

    更別提瓦瓦實力確實不如天使劍。

    時洛打字回復瓦瓦。

    【evil】︰[被輪了多少次?]

    【awa】︰[渾身發抖……第二局,死了21次!]

    【evil】︰[還行啊, 沒破我記錄。]

    【aw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恨!為什麼我不是刺客醫療!]

    【awa】︰[如果跟余神一樣, 至少我還能(殺sha)一個兩個的,不像現在一樣只能被人揍!]

    時洛打字︰

    【evil】︰[不用學whisper了,你不適合,你的(奶Nai)媽玩的挺好的, 不比別人弱。]

    【awa】︰[(奶Nai)媽不能(殺sha)|人!!!]

    【awa】︰[時哥你知道他們玩的有多髒嗎?!]

    【awa】︰[中間有一次我們貼臉了,我們三對三了,拼正面打不過他們我不說什麼, 但是!!!]

    【awa】︰[聖劍(殺sha)了我們兩個突擊手,剩下我的時候不(殺sha)了!!!故意左一槍右一槍的打偏,讓我自己跑了!!!]

    【awa】︰[他們是在逗狗嗎?!!!]

    時洛皺眉, 兩年沒見,重組後的聖劍戰隊玩的是越來越惡心了。

    這都什麼玩意兒?

    【evil】︰[幾比幾?]

    【awa】︰[……]

    【awa】︰[一樣, 2-0。]

    【awa】︰[雖然我氣的要炸了,但……不能跟你說細節了。]

    【evil】︰[明白,我也沒想問。]

    【awa】︰[現在擺在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

    【awa】︰[一條路是轉突擊手, 臥薪嘗膽,韜光養晦。]

    【awa】︰[第二條路……每天把訓練時間再增加一個小時t0t。]

    【evil】︰[那你注意休息,勞逸結合。]

    【awa】︰[55555……你不友好, 我去找天使劍哥哥哭了。]

    訓練室內,剛結束了一局游戲的puppy伸了個懶腰,偏頭看了看時洛,舉手道,“老喬,訓練時間,evil選手又在玩手機。”

    老喬自己也在玩手機,頭也不抬道,“人家是等排隊呢,玩玩手機怎麼了。”

    “很明顯他不是。”puppy慢吞吞道,“你看他電腦屏幕,他根本就沒排隊。”

    時洛面無表情的抬頭,“nsn的練習賽結束了。”

    老喬忙把手機放到一邊,急道,“怎麼樣怎麼樣?”

    除了還在進行著一局游戲的余邃,訓練室里幾人全看了過來,余邃將耳機摘了下來放在桌上,視線始終在自己電腦屏幕上。

    時洛放下手機,“一樣,二比零,瓦瓦正在考慮轉職突擊手。”

    “nsn這是什麼風水?”宸火痛心,“又要被打退一個醫療師了嗎?我nsn為什麼永遠在缺醫療師?”

    puppy緩緩搖頭,唏噓道,“nsn家不能有第二個轉職突擊手的醫療師了,勸勸瓦瓦,不要自尋死路,你當年轉職完全是個奇跡,他不行的。”

    老喬敲了一下puppy的頭,“說什麼風涼話,瓦瓦也就是嚷嚷一下,怎麼可能突然轉職,他轉了顧乾去哪兒再找個一線的醫療師。”

    幾人差不多也猜到了這個結果,沒多觸動,只是听時洛說了聖劍玩髒的細節後還是忍不住罵街。

    “跟我們賽區這耀武揚威個屁呢!”宸火越想越氣,把桌子拍的啪啪響,“我就奇怪了,前東家的老板的祖墳是被一百個醫療師蹦過迪嗎?他們為什麼對醫療師那麼大的惡意?膉F,純(奶Nai)媽的醫療都是人間天使行不行?我整天求爺爺告(奶Nai)(奶Nai)求外隊醫療師跟我組排,人家只要願意跟我打,偶爾水了菜了我重話都說不出一句的,這些人真是……”

    puppy涼涼道,“羞辱(奶Nai)媽有快(kuai)感唄,除了咱們隊這位刀口舔血的醫師,哪個醫療師都很好欺負,而且絕對不用擔心會醫療師反(殺sha),可以隨便秀(操cao)作,聖劍現在那個替補狙擊手以前是給我做替補的,有次打比賽他那個神(操cao)作給我看迷了,對面就剩一個醫療師了,你們知道人家有多會玩兒麼?”

    puppy比了個開槍的姿勢,“拿那個醫療師練(槍qiang)法,一邊打一邊說,左手、右手、左腿、右腿……槍槍到位。”

    老喬徹徹底底被惡心了,“膆L大爺。”

    “咱這游戲不能自(殺sha),正式比賽選手還不能投,對面的醫療師只能被他一槍一槍的打著玩。”puppy聳聳肩,“這里表揚順便一下我們的evil選手,最近經常一起打游戲發現……時洛平時優勢局打到最後,如果對方最後一個沒死的是醫療師,他都停手不打,等著對方醫療師自己退圖。”

    宸火意外的看向時洛,“真假?我一直以為只有余邃這樣,他是不(殺sha)同類,你是因為什麼?”

    時洛抬眸看了一眼還在打游戲的某人,低頭擺弄著手機,沒解釋。

    優勢局到最後不(殺sha)醫療師,還是兩年前時洛剛進fs時被余邃傳染的。

    時洛當時問過余邃一樣的問題,余邃當時糊弄時洛說自己不同類相殘,後來被時洛纏著問問煩了才說,他不願意(殺sha)連匕|首都不會用的醫療師。

    余邃玩起游戲來很殘暴,但對單方面的屠戮沒興趣。

    高分局那麼人還不夠(殺sha)的?何必去貪醫療師那一兩個人頭。

    余邃確實也是這麼做的,只是後來去了聖劍後在時洛身上破了戒,後面更是引起了一連串事故,自此這成了倆人都不願意提的一個點。

    “都听說了吧?”周火推開訓練室的大門,進來拉過一個椅子坐下來,嘆氣,“聖劍又把nsn二比零帶走了。”

    老喬點頭,“瓦瓦來跟時洛說了,正罵聖劍呢。”

    周火小心翼翼的看著幾人,“我就隨便這麼一問,咱們和聖劍打,有多大勝率?”

    老喬沉默片刻,“一半吧。”

    “才有一半?”周火咋舌,“這麼……保守的嗎?”

    “沒有保守,聖劍現在那幾個首發是集三家之精華,而且你看他們打那倆戰隊就知道了,是碾壓式贏的,想也知道有多(強qiang),說跟他們55開還是我給自己貼金了。”老喬不樂觀道,“更別說咱們現在還存在磨合的問題。”

    “我現在壓力有點大。”周火苦著臉看著自己手機,“我現在就擔心,擔心下一秒聖劍的管理就來聯系我了。”

    老喬臉(色)有點微妙,“他們……還真的是挨個來挑咱們賽區了?”

    “現在看是這樣的。”周火攤手道,“第一個是上賽季冠軍saint,第二個是上賽季亞軍nsn,第三個你們猜會是誰?”

    按上賽期本土賽區的戰隊排名,下一個就是iac了,當然,聖劍是不是按照這個順序來的沒人知道,也不清楚他們會不會下一個就看準了free。

    周火身心俱疲,“真的不用給我們free這麼大牌面,我們就是個剛建隊的新人。”

    puppy看看周火,慢慢道,“呃……雖然這麼說不好,但我就是這麼弱弱的一問,如果來找我們了,咱們不約,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周火心驚膽戰的看著自己的手機,“被聖劍在推特上最多嘲諷一個月罷了,該慶幸他們不會玩微博嗎?”

    “你們為什麼怕他們啊?”宸火迷惑的看看周火和puppy,“打!打他娘的!為什麼不打?還怕他了?贏就贏輸就輸,反正咱們醫療師抗造,余邃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會受不了這點挫折?”

    puppy看煞筆一樣的看向宸火,“輸就輸?你有沒有想過,咱們如果也輸了,就等于我們整個賽區被人家騎臉了?請問咱們賽區還有哪個戰隊可以安排聖劍一下嗎?”

    宸火呆滯了兩秒,想了下道,“呃……好像是沒了。”

    宸火轉口轉的飛快,清了清嗓子對周火道,“跟他們說我們幾個戀舊情,不忍心和前東家手足相殘,就不約了。”

    周火嘆氣,“saint和nsn的經理都聯系我了,意思也是建議我盡量推掉,我也是這麼想的,雖然慫吧,不過好在我臉皮夠厚。”

    周火看向老喬,“你的意思呢?”

    老喬沉默片刻,搖搖頭,“推不推我都不贊同,我就不說意見了。”

    周火看向時洛,“evil?”

    時洛一腳踩在電競椅上,指尖夾著一個打火機飛速的轉著,抿了抿嘴唇搖頭,“一樣,不說意見。”

    周火看向余邃,“whisper?打完了嗎?你意思呢?”

    余邃那一局游戲還在沒打完,他看著屏幕道,“我的意見?”

    余邃快速結束那一局游戲,把鍵盤往前推了推,道,“我的意見是打。”

    宸火(干gan)笑,“也不用這麼剛,這要輸了你面子跌的最慘,人家之前就跟你說了,你回了本土賽區肯定拿不到冠軍了,現在要是輸給他們了,不正好證明你被人家說中了?”

    “我不太在乎輸贏,問題也不在這。”余邃輕敲鍵盤,“我只是想和他們新的四個首發踫一下。”

    周火啞然,“這有什麼好踫的?!知道他們牛逼就行了,已經抬走兩個戰隊了,想也知道多厲害了。”

    余邃輕輕搖頭,“沒自己打,細節全不清楚。”

    “想知道就看看他們常規賽比賽視頻唄。”周火揚了揚下巴道,“網上隨便搜搜就有。”

    “不一樣的。”一旁的老喬沉聲解釋道,“很多細節選手必須要自己打才能(摸Mo)得清,看上帝視角的比賽視頻什麼意義也沒。”

    周火(脫tuo)口而出,“那就去找saint和nsn問啊!”

    房間里其他五個人同時看異類一般看向周火,周火頓了下,無奈道,“我就不懂了,我們偷偷的,反正沒人會發現啊,看看他們練習賽視頻又怎麼了?聖劍這麼虐那倆戰隊,他們給我們看看視頻報復回去也沒什麼吧?”

    “原則問題,就是聖劍這麼惡心的隊也不會偷別隊的練習賽視頻看,更別說saint和nsn了,不可能的。”宸火撇撇嘴,“這是在暴(露)他隊戰術,我們職業選手還是有點底線的。”

    周火訕訕道,“行吧,那……那也沒必要為了(摸Mo)清他們情況就真的約訓練賽吧?”

    余邃平靜道,“提前不約練習賽,真踫到他們可能就是直接世界賽了,當然前提是我們能進世界賽,然後呢?進了世界賽再和(強qiang)敵踫頭?”

    周火猶豫不決,眾人僵持的時候,周火手機亮了一下。

    周火哆哆嗦嗦的給手機解鎖,看了一眼後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呻shen**m︰“聖劍來了……”

    “做決定吧。”周火無奈,“打不打?我現在回復他們。”

    余邃已經表態,老喬依舊是不發表意見,puppy和周火建議是不打,宸火表示醫療師自己都無所謂了我也無所謂(干gan)他娘的,周火將最後的希望放在時洛身上,可憐巴巴道,“evil,現在票數是二比二了,就差你一票了!你也不太想打對不對?”

    時洛微微遲疑,不等他開口,一旁的余邃突然咳了下。

    周火火燒(屁pi)股似得怒道,“還把自己當學生嗎?!打什麼暗號呢?”

    時洛看了余邃一眼,抿了抿嘴唇道,“打。”

    周火泄氣,一面無可奈何的回復聖劍經理去了。

    余邃拿起耳機戴上繼續單排,不一會兒他手機震了下,他拿起手機來———

    【evil】︰[幫你投票了,你……你晚上直播是不是跟我打幾局。]

    【evil】︰[不要刺客醫療,要……(奶Nai)的那種。]

    【evil】︰[……行麼?]

    余邃側頭看向時洛方向,時洛正一臉不自在的盯著窗外看。

    余邃輕輕吸了一口氣,這個感覺有一點點熟悉。

    小時洛,這是在跟自己撒嬌麼?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支持

    鞠躬 2k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FOG[電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