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盛世婚寵︰陸先生,請指教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故人重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故人重逢

作品:盛世婚寵︰陸先生,請指教 作者:南風知我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楚晴天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皺了皺眉再一眨眼這人就不見了,她趕緊追了上去。

    到醫院拐角她側過(身shen)去看了一眼,果然就是樊宇。

    他正側(身shen)跟醫生說著什麼,並沒有看到後面的自己,楚晴天趕緊往後閃了閃。

    她就說自己不會看錯的。

    她這人就有一個特點,好的記不住,可是要是得罪過她的化成灰她也能認出來。

    可是關鍵問題就是樊宇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呢。

    那邊可是精神科啊!

    真是活見鬼了,難道樊宇壓力太大出現心理問題了?

    楚晴天想了想覺得他活該。

    這事兒本來跟她是沒有關系的,可是楚晴天心里就像是有一股直覺,催促她跟上去看看,剛好那邊樊宇跟醫生說完了話,直接往走廊那邊的病房走去了。

    她腳步不自覺得跟了過去,樊宇的腳步很匆忙,還帶著焦急,醫院里來來往往,他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後面跟了一個人。

    等到他在一個病房門前站定,把手放在了門把手上卻突然不動了。

    楚晴天趕緊閃到了一遍的柱子後面的,等到她再走出來,樊宇人已經不見了,應該是進到病房里面了。

    他不是自己來看病的?

    楚晴天愣了愣,鬼使神差的湊了過去,確定安全後,才慢慢的從門上的玻璃窗往里看。

    看到(床chuang)上的人的一瞬間,楚晴天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是鄭雅瑤!

    失蹤了多(日ri)了鄭雅瑤,居然跟樊宇一起出現在了醫院里,這兩個人是怎麼會湊到一起的,陸琛又是怎麼會放過鄭雅瑤的?

    楚晴天現在滿腹疑問,便湊到這里繼續往里看。

    她記得很多人都在找鄭雅瑤,包括陸衍行和楚安瀾,只是陸琛堅持自己已經把人送走了,鄭雅瑤也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到如今居然突然出現在了一眼里。

    別說是楚安瀾了,就是她現在想到鄭雅瑤對楚思柔做的事(情qing),她都想推開門進去給她兩巴掌,可是直覺告訴她這件事卻能夠沒有那麼簡單,不要輕舉妄動。

    楚晴天便又老老實實的待在了門外面。

    里面的樊宇自然是想不到窗口上有人正在偷窺,只是小心翼翼的湊近了過去,鄭雅瑤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仿佛沒有靈魂的木偶,眼神都是空洞的。

    她醒來以後又鬧了一陣子,不過現在總算是安靜下來了,樊宇嘗試著輕聲細語的跟她說話,後者還是毫無回應。

    這次事(情qing)帶給她的精神創傷實在是太大了,根本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解決的問題。

    醫生說慢慢的進行心理治療或許能見效,他現在也不敢去問什麼,只是跟她說一些有的沒的,雖然鄭雅瑤從來不回應。

    但是只要人還活著,就還有希望。

    樊宇現在後悔讓鄭雅瑤繼續留在陸家了,那是個什麼樣的【**(愛ai)奇文學.. *#免費閱讀】

    地方,陸琛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應該早就清楚。

    在他第二次見到改頭換面後的鄭雅瑤時,就應該把她帶走的。

    到現在,把她折磨成了這個樣子,樊宇心中只有後悔。

    楚晴天也終于發現了不對勁,鄭雅瑤的狀態很不對勁。

    不過出現在這里的病房中,本來也不會是什麼正常的狀態,只是鄭雅瑤只是呆滯著在那里,好像對任何事(情qing)都毫無反應一樣,這種狀態讓楚晴天覺得很可怕。

    她還在往里看著,里面的鄭雅瑤卻突然動了動,微微抬眼,跟楚晴天隔著玻璃窗戶對視上了。

    對視上的那一瞬間鄭雅瑤的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她劇烈的掙扎了起來,像是突然又發病了一樣,楚晴天被嚇得往後退了退,听見了里面的尖叫聲,她趕緊跑到了後面的拐角處。

    听見了樊宇叫醫生的聲音,楚晴天驚魂未定的喘了兩口氣,趕緊離開了這個地方。

    樊宇是很清楚的看見鄭雅瑤是看見了外面的什麼東西才會突然這個樣子的,可是等他沖到了外面,卻發現這里什麼也沒有。

    一個人也沒有。

    或許是鄭雅瑤又出現了幻覺。

    可是樊宇還是覺得可疑,只是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醫生沖了進來給鄭雅瑤打了鎮定劑,她又重新睡了過去,樊宇看著她熟睡的臉,無力和疲憊涌上了心頭。

    楚晴天一直到回到了公司還在驚魂未定,實在是太可怕了,她是第一次直面這樣的病人,他們的內心世界楚安瀾不清楚,但是自己刺激到了鄭雅瑤這是肯定的。

    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楚晴天想著這個問題,皺著眉頭走進來,辦公室里的楚安瀾看見她顯得有些失魂落魄的走進來,還以為是自己猜錯,並沒有懷孕。

    她在走進楚晴天辦公室的時候連安慰的話都想好了,進去頭一句,“沒關系,孩子總會有的。”

    楚晴天茫然的看了她一眼,掏出了檢查報告給她,楚安瀾看見了自己五周大的佷子。

    她也懵了懵,再看向楚安瀾的時候滿臉都是茫然,“那你干嘛是這種表(情qing)……你不想要這個孩子?”

    最後一句還特意問道小心翼翼的,楚晴天立馬搖頭,“當然不是,我肯定是喜歡的呀。”

    喜歡才不會是這個表(情qing)。

    楚安瀾一臉狐疑。

    看見自家長姐這個表(情qing),楚晴天終于開口了,“你猜我在醫院看見誰了?”

    楚安瀾在她對面坐下,無所謂的開口道,“誰?總不會是鄭雅瑤吧。”

    “就是她。”

    楚安瀾的臉色也便了,坐正了(身shen)子看她,“你確定?”

    她這才把自己在醫院看到的東西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楚安瀾,辦公司的氣氛瞬間就凝固了起來。

    顯然就算是她長姐這聰明的腦袋瓜兒也想不到今

    天這樣的場景是怎麼出現的。

    最有可能是陸琛對鄭雅瑤做了什麼,才讓她變成了這個樣子,可是陸琛要下手折磨的人,又怎麼會讓樊宇救了出來,樊宇又是什麼時候跟鄭雅瑤重新勾搭在一起的?

    這里面的疑點太多了,楚安瀾就是再多長幾個腦子也分析不過來。

    “鄭雅瑤看上去是瘋了,不過為什麼她會出現在樊宇的(身shen)邊呢。”

    這個問題楚晴天也回答不了。

    兩姐妹正大眼瞪小眼,辦公室的門再次被人推開,陸衍行走了進來,“怎麼沒在你自己的辦公室里?”

    兩人又把醫院的事(情qing)告訴了陸衍行。

    後者很是神色復雜的看了他們兩個一眼,終于開口了,“陸琛先前一直跟爺爺說他把鄭雅瑤送出國了,我派出去的人也一直沒有跟到什麼,我也就真的以為他是把人送出國去了。”

    這句也就說明了他還知道後面的事(情qing),兩姐妹一臉認真的看著他,陸琛嘆了口氣找了把椅子坐下來,“但是前天晚上,陸琛突然去了一趟曦城。”

    要是懂的人听到這里大概就明白了,就像是樊宇。

    可惜楚家的這兩個小姑娘顯然是什麼也不知道,一臉天真的看著陸衍行等著他往下說。

    原諒陸衍行真的不是該怎麼給兩個純潔的姑娘形容這種地方,只能抿了抿唇,“曦城里面有暗藏的隱晦交易,陸琛把鄭雅瑤給送了過去。”

    這個形容夠明白了,楚家兩姐妹瞪大了眼楮,難以置信的對視了一眼,也就突然明白為什麼鄭雅瑤會變成那個樣子了。

    任何一個小姑娘,經歷這樣的事(情qing),大概都會如此。

    就算鄭雅瑤有再大的罪孽,這樣也有些過分了。

    “陸琛昨晚闖進了曦城救人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現在應該有不少人已經知道這件事(情qing)了,陸琛自己心里一定也清楚,不過他目前還沒有什麼動作。”陸衍行說完看了兩人一眼,“你們兩個都不要管這件事(情qing)。”

    “陸琛能把鄭雅瑤送到那種地方去,他們的手段已經不僅僅限制于商業上的斗爭了,已經涉及到了人(身shen)安全,你們兩個都不要管這件事(情qing),知道了嗎。”陸衍行仿佛一個老父親一般看著兩個姑娘家。

    兩姐妹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楚晴天今天本來就被鄭雅瑤給嚇到了,讓她管她也不想再管了。

    另一邊的醫院里,鄭雅瑤從黑暗中醒來,病房里只有他她一個人。

    她又想到了白天在窗口的那個人,楚晴天就站在那里看著自己,她還記得她上一次是怎麼對待自己的,這次肯定是來找自己報仇了。

    還有在曦城里經歷的那一切,像是滾動電影一樣播放在腦海里。

    鄭雅瑤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很吵,有巨大的(陰yin)影籠罩這自己,嘈雜中還有一個聲音一直在說話,說什麼

    她听不清楚。

    鄭雅瑤捂住了自己的頭,近幾年的抱著自己,可是恐懼還是像一只大手緊緊的捏著她的心髒,讓她喘不過氣來,鄭雅瑤呼吸困難,在(床chuang)上一動不敢動,整個人都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中。

    這樣活下去沒有意義了,就算楚晴天不來找她,陸琛也會找到她,到時候會更加狠毒的折磨她,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還不如現在就自我了斷。

    這個想法一旦產生就迅速迅速膨脹,鄭雅瑤在黑暗中找到了一把水果刀,這是樊宇今天給她削了隻果後落在這里的。

    (本章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婚寵︰陸先生,請指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