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舟因細雨遲歸路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離開紫潤

第二百四十三章 離開紫潤

作品:舟因細雨遲歸路 作者:影子太黑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和茅淑兮打趣完,桑歸雨忽然臉(色)一僵,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想到以後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心里一陣失落。

    給愚小弟打了個內線電話,剛好他現在有空,她想了想,把之前寫過的辭職信又找了出來,改了今天的(日ri)期。

    她進來的時候,愚小弟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依舊低頭看著自己面前的文件,桑歸雨一時也不願意開口,就這麼看著他。

    以前覺得這個人很冷漠,看見他和張姐在一起的樣子又覺得這種男人大概是每個女人心中的理想型。

    “不要告訴我,你突然發現自己(愛 i)上我了。”聲音沒有起伏,帶著愚小弟特有的冷寒音(色)。

    這個笑話有點冷,桑歸雨下意識伸手環((胸xiong)xiong),硬扯了一個笑容,搖搖頭。

    “所以,到底什麼事?”愚小弟合上文件夾,就看到一個信封遞了過來。

    他並沒有伸手去接,偏頭看向站在前面的人,他一直覺得自己善于看透人心,現在卻有點看不透她。

    這都是第二次了,要說待遇和環境,紫潤現在給她的不說有多好,但真的要找到個更好的也不容易,她就這麼巴不得離開,還是仗著少東的喜(愛 i)故意拿喬耍((性xing)xing)子?

    “原因。”

    “我(懷huai)孕了,需要休養。”桑歸雨直接說了重點,一般(情qing)況下有女職工(懷huai)孕主動離職,公司不要太開心。

    “這算是理由嗎?”愚小弟不以為然。

    重要的是,這讓他怎麼跟少東說?

    很抱歉,你喜歡的女人懷了別人的孩子,一定要離職,我也攔不住?

    愚小弟到現在也沒明白,為什麼他們兩人的事(情qing)他要摻和在里面,明明都與他無關。可是如果他現在對她說這種事(情qing)你直接跟少東講,他擔心晚上又要被樂樂趕出房間。

    為什麼少東失戀,他要跟著吃苦頭?

    做人屬下真是不容易,還要解決感(情qing)問題。

    “如果我總是請假,佔了一個名額卻沒(干gan)什麼活,這對淑兮和張石來說不公平,最好就是我退出,讓其他有能力的人頂上。”

    桑歸雨有點感動,這種事根本不需要她解釋,只是大哥不想她走的借口罷了。

    “就算你這樣做了,也沒有人可以指責。”

    “我覺得不厚道。”桑歸雨嘿嘿一笑,“大哥,這段時間很感激你用心帶我,讓我學到不少,要不是事出有因,我還真是不想走。”

    她說的是實話,頂樓的這幾個人((性xing)xing)格天差地別,可每個人都對她很好。

    “我可能沒時間找張姐了,你幫我和她說一下吧。”桑歸雨把辭職信放在桌子上。

    “你還是自己和她說吧。”愚小弟敲了敲桌面,知道此事難以回轉。

    “哦,好。”桑歸雨見他又開始看文件,知道他已經同意了,就默默走出辦公室。

    見她離開,愚小弟嘆了口氣,從位置上站起來,本想給樂樂打個電話讓她去說,又不舍她為著少東的事(情qing)煩心,索((性xing)xing)自己去找少東。

    少東正在和合作商視訊電話,讓他等了一會兒。

    “我同意桑歸雨辭職了。”愚小弟開門見山。

    “什麼?”少東不可置信,神(色)變了又變,(欲yu)言又止,似乎壓抑著(情qing)緒。

    “不屬于你的(強qiang)留也沒用。”愚小弟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實(情qing),反正是要走了,何必再傷人。

    他說的道理他又何嘗不懂,只是要做到,太難。

    “我知道了。”少東轉動著辦公椅,面向窗外。

    這是個大晴天,只是再烈的陽光,也溫暖不了他的心。

    也許,有些人,注定會離開。

    愚小弟知道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沒再說話就出去了,余下的事還需要他去解決。

    桑歸雨只是去茶水間倒了一杯水的時間,回來就看見自己的位置上圍了好幾個人,連張姐都上來了。

    “小雨,你真的要辭職了嗎?怎麼這麼突然?”茅淑兮憋著嘴,完全不相信。

    這幾個都是在紫潤里(關guan)系最好的人,桑歸雨也沒有瞞著,直接說了自己的(情qing)況,驚得張石目瞪口呆,因為在他的印象里,桑歸雨就像個小妹妹,雖然她的年紀不小了。

    不怪他驚訝,只能說桑歸雨長得太嫩了。

    茅淑兮和張姐都知道她談戀(愛 i),對于(懷huai)孕一事也沒那麼震驚。

    “那也不需要辭職吧?不舒服請假就好了啊。”茅淑兮特別舍不得,頂樓好不容易有個女孩子和她作伴,怎麼就要走了。

    那她以後找誰去聊那些女兒家的心事啊?

    “你這麼小就為了孩子放棄事業?可要想清楚啊。”張石覺得小女生還是太感((性xing)xing)。

    “你已經想好了?”張姐比較冷靜,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嗯,想了好久,沒辦法,就是覺得舍不得你們。”桑歸雨蔫蔫的,很不喜歡離別的氛圍。

    “好了,別無精打采的,有寶寶了是好事(情qing)。”張姐打破沉悶的氣氛,“看到你有了,我都有點期待了。”

    “張姐,之前看見你織小孩衣服,我還以為你有了呢。”當時她以為自己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誰知是她多想了,桑歸雨這時候才敢問出口。

    “我就是突然看到視頻,學來試一試。”張姐話鋒一轉,“可惜現在還沒有!”

    “看來大哥不夠賣力啊。”桑歸雨玩笑道。

    “怎麼會,大哥明明……”

    張石忍不住為愚小弟伸冤,大哥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黏在老姐(身sh n)上,他這個單(身sh n)漢在家里簡直就是時時刻刻被喂狗糧。

    大概是終于有機會吐口水,張石說了不少,直到發現桑歸雨和茅淑兮的表(情qing)詭異,才驚覺自己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

    他會不會被(殺sha)人滅口?

    張石看了一眼自家姐姐,再看了看愚小弟的辦公室,趕緊溜回位置。

    “你們都听到了什麼?”張姐和藹可親地問。

    茅淑兮和桑歸雨立馬搖頭,假裝完全不知道,識時務者為俊杰,桑歸雨一向知道張姐的本事,茅淑兮就算不知道,心里也明白,一個能夠降服大哥的人,段位肯定不低,她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頂樓事(情qing)繁雜,沒聊多久,就有人送資料上來,大家各忙各的,桑歸雨才知道接替她的人就是張姐。

    張姐原本就是少東的大秘書,但是真正知道這事的人不多,一般(情qing)況下都是根據需要“潛伏”在各個部門,她了解整個公司的具體運營,幾乎沒有不懂的事(情qing),所以半天不到所有的交接工作就完成了。

    愚小弟給的時間預計是三天,交接完以後,桑歸雨就變得無所事事了,張姐效率奇高,即使在頂樓工作也很清閑,于是就拉著她躲在茶水間聊天。

    “你們交往多久了?有沒有故事,說來听听。”張姐喝著養(身sh n)茶,輕松隨意。

    “額,實際也沒多久。”桑歸雨有些不好意思,“三年前就認識,後來分開,今年才又遇見了。”

    “是嗎?今年才遇見啊?”張姐思考了一下,“那動作還(挺ting)快的啊。”

    “呵呵。”桑歸雨臉皮薄,明白她的意思,俏臉緋紅。

    “你們為了懷上有特意準備什麼嗎?”

    “張姐,你的意思是?”

    “我這不是也想要個孩子嘛,向你取取經。”

    “……”

    這種事(情qing)她幫不上忙吧?除卻怎麼懷上,兩人又聊了不少關于桑歸雨戀(愛 i)的事,其實張姐也不是完全為了取什麼經,主要是為了少東。

    她認識少東十幾年,看著他從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小少年到現在獨當一面的企業繼承人,當然也希望他能夠獲得屬于自己的幸福。

    眼前的姑娘確實很好,卻不是他命中注定的人,就算再執著也是徒勞。

    “你知道少東喜歡你嗎?”到最後,張姐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桑歸雨被她問得愣住,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笑著點點頭。

    “少東真的是個很好的人,正是因為他,才更加不得不離開。”桑歸雨想了想,又說,“我離開,他才能更快走出來。”

    張姐贊同地點頭,總是出現在面前的確讓人難以忘記。

    只是離開了,就容易忘記了嗎?

    這種事(情qing)也許只有當事人才能知道。

    走之前,桑歸雨還想和少東見一面,只是他似乎特別忙,一連三天都見不到人影,張姐說他有事出差了,她只能手機和他聯系,給他發信息。

    “師傅,你徒弟都要走了,也不回來嗎?”桑歸雨故作輕松。

    “你這種沒良心的徒弟,不要也罷。”

    “誰說我沒良心,師傅永遠是在我心里。”

    對方沒有回應,桑歸雨不在意,一個人斷斷續續又發了許多信息過去。

    “謝謝你這段時間一直幫我,記得剛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懂,還是你帶著我做項目呢,那時候還有澤,他做的飯菜味道真不錯。”

    “想到你和許美人談合作的樣子,就覺得怎麼有這麼牛的人,說話滴水不漏,拒絕人又完全不讓人覺得討厭,簡直就是我的榜樣!”

    ……

    “有你這個亦師亦友的朋友,感覺人生都圓滿了。”

    少東看著一條條信息,澀澀一笑,說來說去最多的無非是他如何厲害,她如何努力學習,看來真是單純把自己當師傅了。

    “我也是。”最後,少東只回了三個字。

    遇見你,人生都圓滿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舟因細雨遲歸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