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監天司手札 > 第二十八章 夜

第二十八章 夜

作品:監天司手札 作者:君子非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天下來,連陳元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做了些什麼。

    渾渾噩噩地將甦莫雲安排下來的工作都做了。

    到最後連甦莫雲都看不下去,將他叫到一邊。

    “我說陳捕快,現在可是工作的時間,能不能別老是走神?”

    “抱歉……”

    “光道歉有什麼用,還不快接著(干gan)活!”

    “哦……”

    他只是點頭。

    再也沒有做出原本渾噩的模樣。

    但心里還是無法釋懷,一直在想那件案子。

    好不容易熬到了傍晚,到了休息的時候。

    少(女nu)未等陳元離開,便已經先一步拉著他跑出了監天司。

    “我們去哪里?甦捕頭……現在應該不是辦公的時間了吧?”

    “少廢話,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這一回,陳元連回應都沒有。

    只是被少(女nu)拉著一路走,不就便來到了一座瑰麗的七層閣樓之下。

    這閣樓看著眼熟。

    不僅僅是閣樓,四周的景象更是讓陳元熟悉得透徹。

    這里分明是他平(日ri)里喜歡來喝酒的小酒館附近。

    那酒樓當初還和甦莫雲戲稱,(日ri)後一定要去那里喝個痛快——但也只是戲稱,畢竟在那里的消費,可不是他能夠負擔得起的。

    “甦捕頭,你這是……”

    “走!”少(女nu)猛地拍了拍陳元的肩膀,已經率先一步踏入那閣樓正門,“我帶你進去喝酒!”

    只是為了喝酒嗎?

    還是說為了你別的什麼。

    不管如何,既然不是自己付錢,那也不妨進去一次。

    陳元沒有拒絕。

    兩人就在閣樓里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陳元看在眼里,少(女nu)點酒的時候看著單子上的價格,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更是沒有分毫的猶豫。

    果然,她是一個有錢人。

    “這兒的酒可是白玉京數一數二的,就算是一杯,那也夠你回味好幾個月的了。”少(女nu)笑著,已經將手里第四杯酒一飲而盡。

    “甦捕頭,我……”

    “閉嘴,現在給我喝酒,除了喝酒以外的任何事(情qing)都不準做!”

    “哦……”

    陳元還是將自己心里想問的問題咽了下去。

    待酒過三巡。

    他覺得眼前已經是一片朦朧了。

    才听見甦莫雲的聲音傳來。

    “陳捕快可是覺得……不甘心?”

    “不錯。”原本是不會就這樣說出來的,就算心里再如何憋悶也不會說,因為他自己也清楚,再繼續調查下去估計也不會調查到什麼東西,手上掌握的線索實在是還不夠,還缺少了一些關鍵的東西。

    而最關鍵的卻是那些線索的時效((性xing)xing)。

    它們並非是第一時間被發現。

    以如今監天司手里的資源,也無法根據那些線索找到確切的目標。

    這些說白了,就是能力不足的問題——而且這份能力不足,是在(情qing)理之中的。

    但就是不甘心。

    不知不覺地,又想起來昨天武安侯那一句莫名的話。

    一切……真的都是命中注定嗎?

    若當真有命中注定的說法,為什麼不是罪人伏誅,眾生安樂,非得是要留下什麼遺憾?

    監天司的存在……不就是為了這個目標嗎?

    “但事實就是這樣!”

    少(女nu)緊緊的攥著拳,捶在桌上。

    “我們所有人都努力過了,根據手上能夠獲得的線索,拼命努力過了!真龍履的買家我們一個個地查了,女人的(身sh n)份我們也通宵地找了,人族也好,妖族也好,凡是能夠想到的我們都想了,都做了,就連最後看起來多麼荒誕的陣法我們也找了——我們沒有放棄任何的一絲希望!但我們只有這些線索,我們只能做到這一步……”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qing)。

    畢竟只有這些線索。

    只找到這些線索。

    到頭來,線索也只有那兩處尸骸存在的地方。

    若那里真的存在某個見不得天(日ri)的陣法的話……又會在哪里?

    畢竟兩點連起來,也不過是一條線而已,但陣法卻……

    哎?

    等等,好像有一點一直被忽視了。

    若真是如此的話,在那里應該有線索……

    越是這麼想著。

    陳元的酒勁就越是壓下。

    頭腦也越發地清晰起來。

    “……所以這次我們兩個的比試就當不存在了,唔……”少(女nu)一只手撐著自己的額頭,看上去已經滿是醉態,支支吾吾地道,“然後是答應你的……那個……我要和你說的……”

    “甦捕頭!”

    陳元猛地站起(身sh n)子。

    朝著她微微行禮。

    “時候不早了,我要去辦事了。”

    “哎?這酒才喝到一半呢,我可是你上司,你敢就這麼走了?難得我還要告訴你一些小秘密……嘿嘿……”

    一邊已經要伸手拽著他的衣領。

    眼看著甦莫雲是喝到了興頭上。

    一時半會兒也清醒不了。

    陳元只能掙(脫tuo)了她的手。

    “若是要喝酒的話,等此間事了,我請甦捕頭喝。”

    “唔……”

    少(女nu)似乎又說了一些什麼。

    但陳元已經听不進去了,他徑自走出閣樓,朝著某個方向走。

    一切的答案,應該都會在那里了。

    ……

    以這條線是陣法的一部分作為前提。

    當初推斷出來的陣眼是基于陣法就在白玉京內。

    但若是不在白玉京呢?

    甚至——不在這地面之上呢?

    以那條線為中心擴散開來的一片範圍,都有可能是陣法所在。

    越發地堅定了自己的念頭。

    陳元也就越是清醒。

    他離開了(熱r )鬧的白玉京內中,甚至是離開了郊外。

    當他走到一處計算中是陣眼的地方的時候,已經是立足于一片茂盛的樹林。

    “這是……對,就是這里!我的猜想是正確的,這就是那個陣法!”

    在某處虛空中還殘留著某種熟悉的靈氣痕跡。

    但在陳元發現這一處地方的時候,卻已經為時已晚。

    凶手不可能將自己的作案痕跡刻意留下——起碼這位凶手不是那種將所作所為當做是某種藝術的瘋子。

    但終歸還是有留下一些痕跡的。

    ——若真有命中注定,那想必一定是善惡有報。

    那麼接下來只要尋著痕跡走……

    ……

    “這不是陳捕快嘛,怎麼大晚上的跑來這里?”

    “陳捕快,不知來這里做什麼?”

    是他們?

    為什麼他們會在這里?

    心里的疑問還沒有說出口,就听那柔和的聲音繼續道。

    “這里是……是姐姐的衣冠冢,姐姐她原本是住在附近的別院里,但在很久以前就……今天本來是她的生辰……”

    “哼……”

    武安侯只是冷哼一聲。

    只是臉上已經流(露)出悲戚之(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監天司手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