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棲梧殿 > 第四十七章 也是個有馬的人了

第四十七章 也是個有馬的人了

作品:棲梧殿 作者:養豬女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幾天接觸下來,姜梨與寧逸寧安也算是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交了不少心了。

    寧安在宮外有自己的宅子,建在高山上。南梨國大多是平原地形,姜梨的凰梨宮說是在東山,其實不過是一兩百米的小丘陵。而寧安的王府是真的在數百米高的山坡上。

    不過修路修的曲折,坐馬車上去也不費什麼功夫。寧安自己說喜歡清淨,不願意住在城中,住在宮里更是不願意,自己選了地方開荒南野際去了。

    只不過他也不能守拙歸田園,每日早晨都要按例早朝。從他的安王府到容國王宮,尋常速度騎馬要一個時辰。姜梨不由地覺得他真是好(性xing)情,每日花費如此多的時間顛簸在馬背上,真是閑散得慌。

    他還真不是閑散的人,起碼要比姜梨忙碌的多。他跟著寧華還有寧逸處理政務,明知自己繼位無望,可也甘願做個忠臣。不曉得他的幾個哥哥是怎麼才去世的,反正他是到現在安然無恙。

    听他們姐弟倆口風,大抵是寧華近年來(身shen)體不大好,想讓寧逸繼位,自己落得清閑。容國向來是先成家後立業,寧華意思著在今年之內把寧逸的終身大事給辦了,她也能穩當下來。

    各國權貴無不想巴結容國這顆熠熠發光的新星,各國世子,宰相之子皆求之不得,寧逸心氣高,心思也不在這上頭,並不給答復。寧華倒是急,寧安也對自己這個倔(強qiang)固執的姐姐無奈,倒是姜梨明確表示欣賞。

    也許是平日里上朝下朝回王府騎馬騎得多,寧安的騎術極好。他雖不會使刀槍劍矛,單論這騎術,只怕是容國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姜梨听到這話,高興的臉上喜(色)都掩不住,急急忙忙求他教自己騎馬。他剛開始還謙虛推辭,還是寧逸半要挾半逼迫,他才肯。寧安倒跟他姐姐相反,(性xing)格靦腆得很,說到最後都不肯單獨教姜梨一人,非要拉著寧逸一起。

    想那寧逸如何有這等閑工夫?她前段時間出使南梨國,已經耽誤下許多國內政務。這幾日還要忙著應付南梨國來的文武國使臣。別看姜梨名聲響,排場大,卻是好對付。南梨國來的那些老古板使臣,問句話都要措辭半天才作答,才最是讓寧逸頭疼。

    實在沒辦法,還是寧逸提了個主意︰“我听聞你們的陸吾大人此番也來了,你們親如兄妹,倒不如讓他與你一起?”

    姜梨也覺得只讓寧安教自己騎馬,孤男寡女有所不妥。但是如果讓陸吾加入,這......

    她正猶豫著,寧安只是無意問了句︰“那位陸大人是否也要學騎術呢?”

    心中覺得好笑又好氣。陸吾怎麼可能不會騎術?他的騎術可是楊都數一數二的!其實,姜梨多年前便求過他教自己騎馬,他只以男女授受不親之辭搪塞過去。那時姜梨覺得他說的一套一套,甚有道理,才答應等自己及笄之後再說。

    此番,寧安教她騎馬......

    那便讓陸吾好好看看,別人是怎麼教的!

    她好似賭氣一般在心里跟自己講話,過了許久才想起寧安好像問了些什麼話︰“你說什麼?”

    寧安脾氣好,耐心又問了一遍︰“請問那位陸吾大人也要學騎術嗎?”

    寧逸听他說的委婉,直接補充問道︰“他問陸吾會不會騎馬。”

    “會,自然是會的。”姜梨笑笑,表情自然的回答說,“我們陸吾哥哥騎馬可厲害了!寧安你快約他來,你們比比!”

    寧逸最是爭(強qiang)好勝,這樣絕佳的機會她怎麼可能放過?果不其然,她(插cha)嘴道︰“我也要比比,倒要看看那滿嘴孔孟道義文學詩歌的書呆子,騎馬是個什麼樣子!”

    心中竊喜,姜梨像個偷吃糖的小孩子一樣,心想陸吾啊陸吾,讓你小氣不願教我,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找了個多麼厲害的師父,你定然是比不過的!

    寧安辦事倒快,顯然是榮過年寧家的風格。就在說好的第二日,便有僕從來南梨國的驛站請姜梨前去安王府。

    安王府並無女主人。還是寧逸帶的好頭,寧安也無家室。也許是因為山上荒無人煙,安王府地方極大,只比容國王宮小些。還有自己的私人馬場,想來,姜梨便要在這里學騎馬了。

    陸吾竟比自己先到,她不由得驚訝,本以為他會隨行姜梨的馬車。

    就是寧安的王府中,便有十數匹品相極好,(身shen)體健壯的各(色)馬駒。

    相傳三國時期關公有一匹赤兔寶馬,渾身似火、兩眼有神、四蹄如盆、尾掃殘雲,疾奔起來如一團赤(色)火焰。只不過姜梨看著馬棚中,並無大紅毛(色)的馬匹。她不由地感到好奇︰“寧安,為什麼你這里沒有大紅(色)的馬駒?”

    好像是猜到她心中所想,寧安扶手而立,背對著姜梨與陸吾解釋道︰“我容國的汗血馬大多都是淡金,銀白和黑(色)。它們皮膚薄,奔跑起來容易看到血液流動,顯出隱隱的紅(色),好像流出了赤紅(色)的汗水。可以說,並不是所有汗血馬都是紅(色),不過往往紅(色)汗血馬都是**挑一的良駒。”

    姜梨汗顏,只覺得自己見識過于短淺,抱歉說著︰“是我孤陋寡聞了。”

    寧安轉身,笑著打岔說︰“別國哪有人會知道容國汗血馬的細節呢,我們容國的汗血馬,也算是**了。不過,關公的赤兔可不是汗血馬,可見真的對于寶馬,血統和品種也不是頂要緊的事了。”

    此時,陸吾發話了,對著姜梨溫柔說著︰“成老那有一匹棗紅小母馬,也可日行千里,你如若不嫌棄,我給你牽到凰梨宮去。”

    “這可沒道理了,”寧安扶著姜梨的小臂,將她拉到自己身邊,“你都到我安王府了,就沒有讓你空手回去的道理。想來我那姐姐已偷偷塞了許多稀罕玩意兒給你,那我也不能失禮了。”

    說著,他走進馬棚,直接牽出一匹銀白(色)的,看著並不高大,顯然是適合女子騎的。

    “凰梨大人,你若是不嫌棄,就幫我收留了這可憐的小木馬吧。”這馬倒是溫順,任由他把韁繩硬塞到姜梨手中,“我國的女子啊,騎的馬一匹比一匹高大威猛,這小馬駒個頭太小,沒人肯要她。您行行好,如果這馬合您眼緣,您初學,也適合這樣小巧的。”

    姜梨看著那馬的眼楮,是淺淺的顏(色),圓圓的晶瑩剔透,也不像寶石,但是發著光。

    她只是默默看著,不遠不近,眼楮眨也不眨,像是要被這一汪清泉吸進去。

    這是她的馬。她心想。

    “好,謝謝你,寧安。”她握緊手中的韁繩,大大方方地接受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棲梧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