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千夜一夜 > 今天你有晚安(吻wen)嗎03

今天你有晚安(吻wen)嗎03

作品:千夜一夜 作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03

    笛綾回到場內的時候,台上正好沒什麼大事兒,頒獎還沒開始,只有主持人在那瞎逼逼。

    她像一條泥鰍似的滑到潘崢身邊,和他咬耳朵,“誒,你說的那個大人物致辭呢?講過了?”

    潘崢轉過頭斜昵了她一眼,眼神里充滿了鄙夷,隨口譏諷道,“那大人物估計和你一個德行,不知道上哪兒和人約炮去了,直接把自己的開場辭鴿了。”

    “你看你這話說的,”笛綾朝他擠眉弄眼,“也太正確了。”

    “……你還真和人約上了?!”潘崢努力維持著儀態,控制住自己不當場掐死她。

    她笑得像只小狐狸似的,“我那小狼狗正好到這兒來幫忙,巧遇了——真是無巧不成書,種炮得炮啊。”

    他被她繞得頭暈,蹙著眉頭思索了兩秒,“你是說你這一陣的約炮對象今天也來這了?”

    “嗯啊,不過他不是來參加晚會的,只是來幫忙品酒的。”

    她說完就完全把這事兒拋在了腦後,興致勃勃地去旁邊找服務生拿點心吃,潘崢望著她的背影,蹙著的眉頭卻一直都沒有松開。

    按照常理,這種頂級酒店都有專業的品酒團隊,一般不會搞這種外包抓人來幫忙的事情,況且,怎麼就正好那麼巧,叫上了這個在笛綾嘴里只是個“普通調酒師兼酒吧小老板”的約炮對象呢?

    晚宴還沒結束時笛綾已經意興闌珊想回家了,潘崢被她煩得受不了也打算走人,當他們正準備離開時,卻有個穿著筆挺的黑西裝的男人恭恭敬敬地攔住了他們的去路,說有個叫lucas的人想找潘崢聊聊。

    “lucas是誰?”她挑著眉問潘崢。

    “就是那個鴿了開場辭的大人物,”潘崢對她耳語道,“你先回車上等我。”

    “噢,”笛綾毫不留戀地就走出了大門。

    她在車上刷了會微博,又看了會小說,還打了個盹,潘崢的身影才出現在了車窗外。

    “你倆在搞啥呢聊那麼久?談情說愛啊?”她打了個哈欠,往里坐了一些,讓潘崢坐進來。

    潘崢(脫tuo)下外套,舒展了下肩膀,“聊生意上的事。”

    “這人到底什麼來頭?”

    “p市隱形首富,近年想把生意版圖擴張到t市來,打算來這開分部,剛來考察了一個月多,”潘崢揉了揉眉心,“是個絕頂聰明的人。”

    潘崢出身優越,本身也雙商很高,再怎麼謙遜骨子里還是帶著幾分傲氣,平時對親近的人講話還挺刻薄的,她和他認識到現在,幾乎鮮少听到過他夸獎過誰聰明,基本沒什麼人能入他的法眼。

    “而且,”他這時頓了頓,有些疑惑地搖了搖頭,“他最後問了我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啊?”

    “他問我為什麼要結婚。”

    笛綾听得一怔,過了半晌,她挑著眉頭沖他笑,“潘崢,他肯定是看上你了!”

    “……滾。”

    “真的大事不妙了!”她夸張地瞪大了眼楮,賤兮兮地湊在他耳邊說,“我要立刻給小益發了!有人要撬他牆角!”

    潘崢簡直懶得理她,接下來在到家之前直接選擇了閉目養神,笛綾只能自討沒趣地在旁邊自顧自地玩手機。

    下了車後,他倆往電梯走,走到一半,潘崢忽然停住了腳步,回過頭看向她。

    她被他嚇了一跳,差點撞上他,“你(干gan)嘛?”

    他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她,語氣平平淡淡的,卻有一絲說不出的寂寥,“笛綾,你覺得我們兩個這樣做,真的是對我們自己好嗎?”

    她听得一怔,神情有一瞬間的僵硬。

    兩人相對沉默了片刻,她很快將臉上的不自然掩飾了過去,嘻嘻哈哈地說,“我說讓你轉行做情感專家你還噴我,大晚上的這麼多愁善感(干gan)啥?這不已經都木已成舟了麼?談什麼好不好的?”

    潘崢的目光輕輕閃了一下,過了幾秒,他沒有再說什麼,轉身繼續往前走去。

    ...

    回到家後,潘崢似乎有點累,洗過澡就睡了,她本來也想跟著睡,但人剛走到臥室門口,又頓住了。

    在原地躊躇了一會,她拿著手機跑到窗邊,撥了一個號碼。

    現在夜已經深了,接近凌晨,可對方卻很快就接起了電話。

    “今宵,”那人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沙啞誘人,說什麼話都會帶著點笑。

    很神奇的是,她只要一听到他的聲音,原本十分堅硬的心不經意間就軟了一下,還有些澀,“姜星燃。”

    “嗯,你是不是不高興?”

    她驚了一下,“你怎麼知道?”

    “感覺。”

    “光憑我叫你名字就能感覺出來?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

    “我可以選擇除了肚子之外的位置寄居嗎?”

    “……你怎麼那麼下|流。”

    “你有資格說我?”

    兩人說到這里都笑了起來,笛綾抬手撫了撫自己剛吹(干gan)的頭發,望著夜空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我這邊已經結束了,現在回去,在家里等你,好不好?”

    下一秒,她忽然听到他這麼說。

    她張了張嘴,嘴卻比腦子的反應更快,“好。”

    掛下電話,她隨便在家居服外面套了一件外套,抓著車鑰匙和手機就風風火火地下了樓,等發動車子飆出車庫的那一刻,她忽然無比驚訝地意識到了一個事實。

    那些長久以來積存在她心底深處,沒有任何人知曉的細小的酸澀、腫脹、難過、無望……甚至是難以言說的自尊,都被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給輕易地瓦解了。

    她看著前方,有一瞬間對自己說了一句話。

    笛綾,你怕是要完。

    **

    她很快到了他家,幾乎是剛按了門鈴,下一刻他就來開門了。

    屋里的姜星燃已經(脫tuo)下了之前在酒會上穿的西裝外套,只穿著里面的襯衫,松了領口,帶著絲風塵僕僕和疲憊的模樣。

    可還是帥得不行。

    在她動賊心之前,他已經一把將她拉進了懷里,流連地親了她幾下。

    “雖然我很想做一些夜黑風高時做的壞事,但是我想今天晚上的主題應該不是這個,”他親完把她拉到沙發上讓她坐下,去一旁拿了酒和兩只酒杯過來。

    笛綾(脫tuo)了外套,仰躺在沙發上,沖他揚了揚下巴,“做人不要太聰明。”

    他笑了一下,給她倒了些酒。

    她來之前帶著滿滿一腔的沖動,好像有一噸重的事情要跟他攤牌,可真的到了他身邊,她卻居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姜星燃坐在她身邊,欣賞了一會她那張平時精明得像蠍子精一樣的巴掌臉上風雲變幻,忍不住開口道,“作為一個專業戲精,你居然也有不知道該怎麼巧舌如簧的時候?”

    “讓你見笑了,”她朝他抱了抱拳,“今天狀態不好,不適宜登台。”

    他眯了眯眼,“那不如我來幫你開場?”

    她一愣。

    “你是想說你有許多事情瞞著我,對麼?”

    笛綾的心里重重“咯 ”了一下,過了一會,她點了點頭。

    “比如你的真名不叫潘今宵?”

    ……

    她抬手撫了下額頭,“……這不是重點,但你說得沒錯。”

    “你這藝名挺好听啊,”他戲謔地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今朝有酒今朝醉,一夜(春chun)宵不嫌多?”

    笛綾鼓起了掌。

    “還有呢?你其實不是個被三的半寡婦?而是給你老公頭上種草原的花蝴蝶?”

    她目光復雜地注視著他,“……你說清楚,你他媽是不是偷拿了我的劇本?!”

    姜星燃一手閑適地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另一只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眼角彎彎地望著她笑。

    “悖 彼熗爍隼裂 胺湊畈歡嗑褪欽飧 饉跡 還冶局噬廈揮新濤依瞎  頤橇┤腔Ц獺  蓿 涫滴伊┤切位欏!br />
    听到最後兩個字的時候,姜星燃的目光動了動,似乎是有一絲意外,但是他沒有表(露)得很明顯,很快就掩了下去。

    “形婚的原因其實挺沒譜的,就是他的身份太引人注目,但是他喜歡的是男人不是女人,這種事情要是放在國外完全沒個屁事大,但是在我們這兒就得引起軒然大波了,隨便怎麼樣影響都不好看,他爸媽知道估計得直接跳樓……然後呢我倆是發小,我其實是個徹頭徹尾的不婚主義者,但是我爸媽實在是催得太緊,甚至都開始發展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了,所以我就和他就商量著要不然形婚,然後彼此給彼此的真實生活狀態做掩護這樣,反正我們倆(關guan)系的確是很好,跟親人似的,住在一起也沒什麼不方便。”

    她一口氣把她的背景故事扔完,也沒管他的說法,直接把手里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了。

    喝完後她才有膽去看他的臉,結果卻發現他的臉上竟然沒有她預想中的那種震驚或者是譴責,反而有一絲說不上來的……心疼?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麼?”沉吟片刻,他才緩緩開口。

    “一個是不是有點少?”

    他搖了搖頭,“我只關心一個問題,為什麼你不想和人結婚?”

    她的目光顫了顫,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但很快又笑了起來,“啊,因為我不相信男人,我覺得每個男人到最後就算是結了婚也都是會出軌的,都是會背叛我的,我對他們建立不起信任,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不等別人綠,你先綠別人,”他淡淡地說。

    “嗯,”她爽快地承認了,“我不想愛上任何一個男人。”

    所以把他們當成玩物,所以玩過一次就把他們拋下,沒有感情,沒有留戀,沒有意外。

    沒有了這些,也就沒有了傷害。

    接下去,屋子里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

    她沒有再說什麼,他也沒有再問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她听到姜星燃沙啞的聲音響起在了耳邊。

    “我也有事情騙了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千夜一夜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