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綜]當陽光劃破黑暗 > paradiso-天堂(8)

paradiso-天堂(8)

作品:[綜]當陽光劃破黑暗 作者:q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雖說不是故意為之,但她從來沒有設想過這樣烏龍的情節會(發fa)生在她身上。

    要是以前的自己可能也會愣了一下不放在心上繼續做自己的事。要是(發fa)生這個意外的對象不是迦爾納而是別人,她也不會這麼大反應。

    可是,烏龍對象偏偏是迦爾納!

    試問,當你不小心轉頭親了喜歡的人的臉,你還能冷靜下去嗎?

    答案當然是no!

    莎拉縮在結界里遁入地底,在一片黑暗中她捂住了自己的(胸xiong)口,緊緊閉著雙眼。

    **跳得好快,震得連耳膜都听到了(胸xiong)腔的搏動聲,一下又一下,怦、怦、怦,很吵,無法平息。

    耳朵也好燙,特別是帶著迦爾納送的耳墜的耳垂,好燙,都快讓她覺得有火在耳邊烤著。

    糟糕… …

    越想讓(胸xiong)腔的喧嘩停下來,這顆**就搏動地越激烈,就連喉嚨都開始一起振動起來了。

    她緩緩睜開眼楮,入目的是一片漆黑,她不禁開始走神。

    不久之前,她的靈魂也是待在這一片漆黑中,背負著無數恨與怨還有孤獨和枷鎖,停留在原地,將自己鎖在門後,被寒冷和黑暗侵蝕著。

    哪怕是已經不用再靠吸取別人的靈魂汲取其中的魔力為生,她也依舊能听到,那些徘徊不願前往彼岸的亡魂的呢喃。

    他們在祈求她,求她重新回歸黑暗,去了卻他們的遺恨,將他們所怨之人帶來給他們。

    (胸xiong)膛里怦怦直跳的**終于在這寂靜中平靜下來。

    她不是不想幫助他們。

    只是,見過陽光、體會過陽光給過的溫暖與陪伴之後,她不願再孤身一人回歸深淵。

    她其實… …很自私。

    “莎拉?”

    迦爾納的聲音通過土層朦朦朧朧地傳達到了莎拉的耳中,這才讓她抬頭看向上方,哪怕入目依舊是一片黑暗,她也知道有一片陽光一直在照耀著她。

    平坦的水泥地上(露)出一小節黑(色)的半圓,黑(色)的半圓上又(露)出莎拉的半截腦袋,她看著迦爾納︰“我在。”

    莫名的,迦爾納居然覺得莎拉像一只兔子,白(色)的毛發,紅(色)的眼楮,躲在結界里只(露)出一點點(身shen)體,像極了躲在窩里的兔子小心觀察外界有沒有危險的樣子。

    他指了指已經沒人的天空︰“她們已經走了。”

    “已經走了?”

    莎拉愣了愣,而後無奈地笑了笑,從結界里跳出落在地面上︰“看來她們已經徹底熟悉了紅寶石和藍寶石的力量,接下來我們也不用再接著跟著她們了,就算有學園都市的人來她們也能很好的保護好自己和伙伴了。”

    迦爾納把莎拉落在地上的黑(色)手機遞給她︰“之前打電話的人給你發了郵件。”

    莎拉接過手機,點開了那封郵件,嘀咕著︰“我都快把這件事給忘了。”

    折原臨也發的不是別的無用資料,正是莎拉最好奇的英國清教和橫濱在這一年里所有的變動。

    英國清教的介紹很少,卻也很全面︰

    整個英國由三大派系“王室派”、“騎士派”、“清教派”三大勢力共同掌握。

    國家的命令系統掌握在由英國女王及其掌握的議會所組成的“王室派”、由騎士團長及其騎士所組成的“騎士派”、由最高主教及其信徒所組成的“清教派”手中。

    “王室派”以皇室命令來控制“騎士派”。

    “騎士派”以國政道具來利用“清教派”。

    “清教派”以教會建言來(操cao)縱“王室派”。

    表面上最高領導者是英國女王,但實際上的領導者是英國清教最大主教蘿拉·史都華。

    清教總部設在倫敦的聖喬治大教堂。其核心是英國清教下屬“第零聖堂區”的必要之惡教會,另外還收編了遠東十字教派的天草式十字淒教和原羅馬正教的雅妮絲部隊。

    莎拉雖然沒看懂那些什麼什麼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什麼存在,不過她倒是看明白了一件事。

    “也就是說我這是跟整個英國對上了啊。”莎拉感嘆著,“說起來亞瑟王不是英國的傳說嗎,你說我現在跑到冬木問大聖杯借個亞瑟王當擋箭牌的話,大聖杯會不會同意?”

    “芙芙!”凱西帕**叫著。

    找什麼亞瑟王,魔法的事情就應該交給那個網騙花之魔術師,就是可惜梅林那個家伙除非是自己走出阿瓦隆否則誰都沒法把他弄出來。

    不過沒事,不就是亞瑟王嘛,她可以直接威脅蓋亞把亞瑟王丟下來,不管是騎階還是劍階還是槍階,弓階還是狂階還是(殺sha)階,御姐還是少(女nu)還是蘿莉,有(胸xiong)的還是平(胸xiong)的,你想要啥就給你丟啥下來。

    她已經听夠了梅林老賊在阿瓦隆嘀嘀咕咕著說各種阿爾托莉雅的事情了,她閉著眼楮都能倒背如流。

    “原來亞瑟王可以有那麼多職介嗎,一個人就把所有職介包攬了,總感覺聖杯戰爭亞瑟王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了。”莎拉有點吃驚地看向迦爾納,似乎是在尋求確定。

    迦爾納點點頭,算是給︰“不過職介是對于分體規定的。本體的我可以使用弒神之槍也可以使用取勝弓,但是分體是lancer的話就不能用弓了。反過來也是同樣。”

    “還有這種說法啊,折原臨也給的資料上完全沒有寫這一點。”莎拉這麼說著,將視線又挪回了手機上,“居然還有那個情報販子找不到的情報,恐怕就算是那些傳承世代的魔術師們也不知道這個吧。”

    “因為分體不會帶有這部分的記憶。”迦爾納說,“關于英靈座的一切記憶都不會記得。”

    莎拉一心兩用,一邊一目十行看著橫濱(發fa)生的重大事件,一邊說︰“突然想去英靈座看看了,但是庫洛牌的話不存在(死si)亡,而且以我的能力和過去做的那些事估計也不能去英靈座吧。”

    莎拉說得輕描淡寫,但迦爾納偏偏听出了莎拉語氣中的失落。他說︰“其實英靈座上什麼都沒有。”

    “誒?”莎拉抬眸看向迦爾納。

    “每個英靈的英靈座都是獨立存在的,沒有時間流動的概念也沒有天氣的變化,也沒有食物。”迦爾納說,“當然英靈之間也是不可能串門的。”

    “不會覺得孤獨嗎?”莎拉抿緊嘴唇,提著燈的手緊緊握著。

    “會覺得很安靜,所以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在英靈座上睡覺度過。所以我才會說我遇到莎拉很幸運,因為我可以從英靈座上走下來,重新體會喧囂的現世,親口品嘗莎拉做的料理。”

    莎拉看著迦爾納帶著沒有任何陰霾的臉無奈地笑了︰“還真是敗給你。”

    “能遇到迦爾納,我也很幸運。”莎拉輕輕地說,她往前跨了一步,忽略了迦爾納略帶驚訝的眼神,伸手抱住他。

    “第一次笑,是因為遇到你。第一次哭,是因為失去你。第一次笑著流淚,是因為失而復得的你。第一次害怕,是因為你。第一次改變,是因為你。第一次擁有喜歡和愛,是因為你。第一次擁有眷戀,是因為你。”

    “我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都是因為你,迦爾納。”

    “一直在想,如果我沒有遇到你,如果我沒有召喚出的不是你,是不是我還是一個人凝望著無邊的深淵,永遠都是虛無。”

    莎拉收緊了自己的手臂,光是想想她就會忍不住後怕,隨之而來的是慶幸︰“遇到的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你不是屬于你自己的,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只屬于他自己的,每個人都與他人相連,與他人分享某些事物,這就是為何人類無法自由,為何人類會擁有喜悅也擁有悲傷,以及愛。

    不知道為什麼迦爾納忽然想起了佟澤艾利歐的話,他好像有點明白了這段話的意思。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胸xiong)腔內模擬生理機能的**在為莎拉說的話而頻率失常地振動著,對于英靈來說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對他來說,這樣的情緒也是陌生的。在生前,般度五子對養父車升的侮辱讓他憤怒,坦白罪過的貢蒂讓他動容,面對不惜打破規則也要(殺sha)自己的阿周那,他抱有的是自豪,但莎拉是第一個能讓他產生其他感情的人。

    迦爾納微微收攏自己的手臂,似乎是要回應莎拉的擁抱。

    而就在這時… …

    “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靈子轉移定位又是在半空中啊!!醫生你還能不能行啊!!!”

    “前輩!抓住我的手!”

    迦爾納不由分說直接橫抱起莎拉從原地跳開,不一會兒,一塊長相怪異的盾牌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露)出了一位橘發少(女nu)和一位穿著盔甲的少(女nu)。

    “痛痛痛痛… …”藤丸立香從盾牌上爬起來,“可惡,醫生我求你下次定位準點吧,這邊又不是卡美洛那種偏遠的地區,萬一摔到大馬路上我們可是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撞**啊!”

    “ネネ、最後還是安全抵達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莎拉探出頭,看著藤丸立香,右眼的魔眼開始散發虹光︰“啊咧?好奇怪,斷斷續續的,還有很多看不見,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

    “而且看起來也很可以,那個人給我的感覺像從者,但是又不是從者。”迦爾納觀察了一會兒說道。

    “誒?立香,你們那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這邊顯示距離你們15米的距離有(強qiang)大的魔力反應。”

    “奇怪的東西?”藤丸立香看了眼周圍,茫然地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啊,倒是有一個跟月靈髓液很像的球在。”

    她走過去拿出黑鍵戳了戳,結果發現戳進去的黑鍵就此從黑鍵上消失了,興致勃勃地準備把自己的一堆刻印蟲禮裝丟進去。

    “月靈髓液?”

    “雖然那個蟲子蘊藏的魔力值很高,但是也請不要什麼都往這里丟。”莎拉無奈地說著這句話把結界撤走了,一臉嫌棄地從虛無中拿出刻印蟲,丟到了提燈的火里。

    “唔啊!!月靈髓液成精啦!!你不要過來啊!”藤丸立香一邊叫著一邊跑到了瑪修身邊,對著迦爾納和莎拉做出gandr的手勢。

    “前輩,請躲在我身後!”

    莎拉和迦爾納面面相覷,她問藤丸立香︰“明明你們才是突然打擾別人的那一個,為什麼搞得我們才是壞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綜]當陽光劃破黑暗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