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武痴無涯 > 第四十三章 東風來

第四十三章 東風來

作品:武痴無涯 作者:北斗小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可……可是……”城樓內測,見刑布值守戰戰兢兢問道,不敢開門,恐觸發戒嚴令。“東風將軍,可戒嚴令已經下了,豈…豈…豈能……”

    “速速開門!”東風將軍紫鬢怒上眉頭,右手握拳,按在城牆上。

    “大人,可城中戒嚴令••••••楊大人那••••••”邢布將軍手持令旗不定,生怕凌霄城布防官楊霖糾察下來,要知道,這楊霖背後的,可是與司徒大人齊名,甚至更高一重的右丞相沈通。

    “混賬!”東風將軍怒目圓睜,聲若洪鐘,步至邢值守前,奪過手中布防令旗,高大的(身sh n)軀與邢值守呈現出鮮明的對比。“若有什麼事(情qing),均算在本將軍頭上!開城門!”

    听聞城中值守處聲聲高傳︰“開城門——開城門——”

    見城門開,夕陽來,沙土漫天卷凌霄,門中人影遲遲來。

    未看清門中是何人,司徒丞相,裴、烈二將軍下馬恭迎,見來者赤面紫鬢,紫金束腰帶,乃東風將軍是也。

    赤面紫鬢將軍立在門前,雙手作拳而腰不屈。

    司徒丞相將折扇推疊一並,抱拳回禮未作聲。裴如峰、軒轅烈二將軍皆抱拳回畢,未有言語。

    東風將軍緩步朝軒轅烈走去,眼里閃爍光芒,此時他心里自然清楚,此人就是“軒轅姓氏之人”。

    而軒轅烈,雙手依舊抱拳,正襟危立。肩上斜跨金雕弓,腰間袋中鳳羽箭,璀璨奪目,金光閃閃亮眼。不敢有動作,見冒著丞相皇帝懲處的風險,為自己大開城門的東風將軍緩緩近前來,烈兒此時心中,是既有感激之(情qing),又有畏懼之心。

    “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近了前來的東風將軍,端詳著面前的白皙少年郎,其眉角精致張揚,鼻梁稜角分明方正,好一個俊美少年將!

    “回••••••回••••••回將軍,吾乃軒轅烈!方才之事,多有冒犯將軍,還•••還•••還請將軍恕罪!”少年將軍額頭緊低,眉頭微顫,肩頸肌((肉rou)rou)緊繃如磐石。

    東風將軍雙手抄在軒轅烈腕下,徐徐托起,四目相對。如此俊朗外表,加之深邃黑瞳炯炯有神。此番樣貌,倒有一種莫名熟悉感覺,好似一位故人?剛毅的東風將軍,下唇微抖,兩臂戰戰,眼里含著伶仃。這鎮守東方的大將軍,居然會有如此樣貌之時?

    將軍一手落在軒轅烈肩膀上,放的沉穩。上下打量著軒轅烈,見其(身sh n)形健碩,孔武有力,錦繡甲,細琢金弓,雄厚緊實黑月弦,居然能拉個半滿?見其後混血赤(色)烈馬,瓖銀披甲,背一柄三尖兩刃蛟龍點鋼刀,頻頻點頭,心中贊許少年英雄氣概。

    這一幕,宛如相隔多年的父子,又重新相見,父親肯定兒郎的努力一般。

    軒轅烈見了眼前高自己一頭有余,卻從未踫面的將軍,似曾相識,嚴肅寬厚的親和形象早在心中油然而生。

    司徒大人緩推折扇,扇悄悄展于面前,輕輕拂面,既遮沙,又徐徐。好似這一番場景,早已是自己意料之中的罷了。

    閉目拂扇于面,輕寧的一言,打破了二人無言的相顧相見。

    “既然本相言而有信,未欺瞞將軍,將軍怎不放我三人進城?”若不是與東風將軍相隔不遠,這細細一言,早已被風沙卷入城中去,吹散了,也未必入得了將軍耳。

    “好••••••好!還請丞相,二位將軍進城!”將軍遲疑片刻,微抬雙臂,抱拳施禮,大氣凌然,側開(身sh n)稍移小步,請丞相與二將軍入城。這裴將軍,高居驃騎將軍一位,早已與這東風將軍打過不少照面兒,會面之時只互相點頭之交罷了,一同入了凌霄城去。

    四人本該分別入丞相府、驃騎將軍住所,軒轅烈乃裴如峰帳下小隨將,理當一同前往,東風將軍自然應回東府。可四人入城門,城門閉,皆行至東府,安排了馬廄草料,皆進東府•••

    ••••••

    凌霄城因皇帝陛下出巡,眼看離回城之(日ri)尚且不多,右丞相沈通大人出戒嚴令,以掃圖謀不軌之黨,清肅皇城,以待陛下歸來。

    可凌霄四壁尚且阻隔戒嚴,這城中街市(熱r )鬧,卻只是減了兩三分,依舊算的上是(熱r )鬧。

    見一布衣,腰佩刀,手握銀,徒手掩面急急碎步,穿街走巷落步無聲,入了楊府去。

    “楊大人!”見那人直奔府中,聲先至,再見其人奔走而來,直接撲倒在地,一只膝蓋在地上擦出一道弧線,以面抵地。“報楊大人!東門開了!”

    楊霖此時正側(身sh n)坐在案桌後,一手把玩兩枚圓滑核桃,一手正在翻看些什麼,听聞此人報于東門消息,立刻正坐起來,指著下面人問︰“是誰如此大膽?竟敢擅自開門!不知道城中戒嚴令尚未撤去嗎!”

    “稟大人!是••••••是••••••是東風將軍開的門!”

    “東風將軍••••••”

    听聞是東風將軍,楊霖心里倒好似長舒一口大氣,這東風將軍有東門特令,即便在此戒嚴閉城之時,有公務在(身sh n),行特令開門,倒也不是不可。

    “東風將軍有東門特令,自然可自由出入。”

    “可是,大人!那東風將軍開門並非軍(情qing),也非公務。只放了司徒丞相、裴將軍和另一位不知何人進城來。說是••••••”探報之人依舊單膝跪地,雙手抱拳高舉過頭頂,不敢正視布防官楊霖,只唯唯諾諾回道。

    “左丞相司徒徽!”

    楊霖大驚,站立起來,手中核桃一只逃竄進書籍側,一只滾落至桌角,發出一聲悶悶輕響。

    這司徒徽南下說是調查拜火教一檔,著了南調大人協助,可此番回來居然未走南門,而是東門?東風將軍向來以法為先,剛正不阿,平(日ri)里又與這司徒徽沒什麼交(情qing),居然能從東門而入?布防官楊霖走出案來,只手向人,繼續追問。

    “你可知東風將軍為何放其入城?”

    “回••••••回••••••回大人,東風將軍開門前,聞守城之人說••••••說••••••”

    “守城之人可說些什麼?”

    “說有軒轅姓氏之人從城外來!”

    “什麼••••••”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武痴無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