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刀御三界 > 第六十九章 此人不可留 中

第六十九章 此人不可留 中

作品:刀御三界 作者:鷗鷺忘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張小閑對郝青山他們的來勢洶洶,有些不知所謂,可正是他這好像什麼都沒有(發fa)生過的模樣,更深的(刺ci)激了來向他討伐的那幾個人。

    赫青山咬牙看著站在他對面的少年,心里恨不得上前立刻就和他大戰一番,然後把他狠狠踏在自己腳下。

    “張小閑,你憑什麼要和公冶世子還有我們比試修為高低,就算你現在突破到開悟二層,但你可能不知道公冶世子他已經是入了不惑境界的人了,你不但看不到差距,還自大狂妄到首先挑事,竟然下了戰書挑戰公冶世子和我?

    你果真以為自己是什麼混賬天才,竟是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里……”

    赫青山抬手指著張小閑怒斥道。

    所有看(熱r )鬧的學子,也都好奇的盯著他們。

    張小閑公然挑戰公冶驊他們,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他們怎麼不知道?

    “張小閑,公冶世子是我們的朋友,更是有名的溫潤君子,他不似你這般淺薄張狂,看似有點小成績就不把別人放在眼里,可是,你畢竟修為尚淺,莫說和公冶世子作對,就算是我,也會讓你輸的很難看!”

    站在一旁的安崇山此時看著對面的張小閑,也是一臉的怒(色)。

    他甚至都奇怪,這個張小閑到底是腦子有些不靈光還是太幼稚,一個區區開悟二層境竟然敢挑戰已經突破到不惑境的修行者。

    張小閑靜靜的看著,听著他們吵鬧,後來總算听出了這其中的原委。

    自己下書挑戰公冶驊他們?自己怎麼不知?

    “這事你們可能有所誤會,我從來沒有……”張小閑剛想做些解釋。

    不料這時,一紙素簽從對方的手中扔出,飄忽著落在他的腳下。

    張小閑彎腰撿起,注目去看,果真是一份挑戰書,而且也確實像是自己的筆記。

    張小閑的字,第一眼看上去並不算的好看,按照那位數科教習先生的話說,有點霸道張揚。

    看著張小閑略顯驚訝的眼神,赫青雲發出一聲冷笑︰“難道說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

    “他不是想狡辯,依我們看,是一時沖動寫出挑戰書後,又忽然後怕後悔了吧?”

    跟隨赫青雲,安崇山他們而來的某位甲院弟子,不無調侃的說道。

    這時,眾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落在了張小閑的(身sh n)上,看他究竟做什麼反應。

    張小閑再次認真的看了看手中的素簽,和上面的字。

    抬頭望著對面甲院的那群人,心想這公冶驊還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在甲院之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我首先要對你們說的是,這張紙上的字不是我寫的,我從來沒有寫過這種東西,也從來沒有要與公冶世子再絕高下的意願,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還有,如果你們或者公冶世子認定這事就是我做的,正好也想要與我一戰的話,那我張小閑也願意奉陪!”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听這意思,張小閑是要和這些人還有那位公冶世子杠上了呀!

    “閑啊,你冷靜點行不行?”

    祝龍龍一直在緊張注視著這里的(情qing)景,看到張小閑看過那素簽之後竟是說出這樣一番話里,頓時有些替他擔心。

    公冶驊可是已經入了不惑境界的人,什麼是不惑,就是可以掌控一部分天地元氣,幻化出一些絕妙手段。

    雖然小閑是開悟二層,可是比之不惑,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就算有那暨陽的傳授,但畢竟時(日ri)尚淺,誰知道又是個什麼樣的(情qing)形,總之,他不能這樣看著小閑冒失應戰。

    赫青山听了張小閑的話,顯然也有些吃驚,不過,他很快冷冷一笑︰“好,既然你這樣說,就是拿定主意要和公冶世子還有我們一決高下了,張小閑,我希望你不要後悔!”

    張小閑听罷,颯然一笑︰“別忘了,公冶驊曾經可是我的手下敗將!”

    這話一出,赫青雲和安崇山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漲紅。

    這廝難道不明白,他上次能夠贏了公冶世子,可是使了詐的。

    赫青雲脾氣本就有些急,听了張小閑的這話,怒從心中起,拳頭攥緊就要先對張小閑動手。

    就在這時,有個少(女nu)清亮的聲音從他們(身sh n)後傳來︰“你們都錯了,對公冶驊和你們寫下挑戰書的不是張小閑,而是另有其人!”

    話音落下,一個(身sh n)材修長容貌漂亮的少(女nu)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大家轉頭去看,一下認出,這位少(女nu)正是楊文。

    楊文小臉微緊,狠狠的瞪了意圖出手的赫青雲和安崇山二人一眼,然後來在張小閑(身sh n)邊站下。

    “我知道是誰栽贓張小閑……”

    “什麼?有人栽贓陷害?”

    “誰啊,是誰和張小閑過不去!”

    人聲議論紛紛間,赫青雲和安崇山這二人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又是楊文,她又在替這個張小閑說話!

    “你說不是他,那到底是誰?”

    赫青雲無奈看著面前的少(女nu)問。

    同樣是將門之後的赫青山,一直對這一(身sh n)英氣的女子有種莫名的好感。

    尤其是楊文又長得如此漂亮,((性xing)xing)格爽朗,就更是心有(愛 i)慕。

    但無奈襄王有夢,神女無心。

    今(日ri)看到她如此來袒護這個平凡少年,赫青雲的心里頓覺不是滋味。

    楊文此時可沒空理會他的感受,而是把目光轉向了圍攏在一旁看(熱r )鬧的人群之中,環視良久,終于一抬手指了過去,“是他,是他冒充張小閑,去甲院偷偷留下的挑戰書!”

    這下眾人的目光一下聚集到楊文所指認的人(身sh n)上,當看清這人是誰時,不僅驚訝的叫出了聲。

    “褚招搖?”

    褚招搖此時已經是面(色)鐵青,緊咬了下唇。

    “我看到在昨(日ri)黃昏時,你偷偷的進入過甲院,那時院里的學子們已經都離開,我是因為忘了東西,行至半路返回時,偶然看到你出入甲院書舍!而且還鬼鬼祟祟的!”

    “對對,這個很有可能, 我知道褚大才子,對模仿別人寫字可是很在行,他曾經在我們丁院學子們面前不止一次炫耀過,所以,這挑戰書上有貌似小閑的字也就不奇怪了!”

    祝龍龍這時候也急忙對著眾人推測道。

    “果真是如此?”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有都聚集到褚招搖的(身sh n)上。

    這時的褚招搖卻緊咬嘴唇,一言不發。

    “你們都在(干gan)什麼,難道沒有听到那課時的鐘聲?”一道冷峻的聲音從眾人背後傳來。

    丁院技科教習姬痴,這時候撐著他寬大的教習袍向著這邊走來。

    圍攏在這里的丁院學子一驚,哎呀,竟是只知道在這里看(熱r )鬧,卻忽略了鐘聲。

    學子們此時顧不得再圍觀,轟的一下,散了去。

    赫青山等人一看驚動了這里的教習先生,也不敢再多做停留。

    且挑戰公冶世子這件事突然之間有了轉折,他們現下也不好再對張小閑死纏爛打。

    于是,也憤然離去,想著等以後尋得機會再查問這事。

    “謝謝楊姑娘為我說話……”張小閑對著轉(身sh n)也準備離開的楊文極客氣的拱了拱手。

    楊文爽然一笑,說了聲不用,轉(身sh n)飄然離開。

    “這位楊姑娘,很有意思啊!”祝龍龍站在張小閑(身sh n)側,眼楮一直盯著楊文離開的背影,咂嘴說道。

    “她好像對你有點特別!”

    “少廢話,你還想不想進書舍,惹惱了姬痴有什麼後果,你清楚奧!”

    張小閑轉(身sh n)頭也不回的對了自己好友道。

    教習先生姬痴,在再次查探了眾學子的修為後,眼神明亮,嘴角含笑多帶欣賞之意的,看向了坐在後排書桌前的張小閑。

    短短幾個月的時光,他就從一個廢柴少年,蛻變成了這丁院學子之中最是出(色)的一個。

    成了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一位,開悟二層境!

    原先遙遙領先眾人的褚招搖,因為只修煉至開悟一層,所以也不得不退讓到丁院學子第二位。

    “看來有了暨陽的指點,這少年終究是要一飛沖天的!”

    看著自己欣賞的學子,姬痴感到一陣欣慰。

    又環視了一眼書舍眾人,說道︰“你們切記要好好修煉自(身sh n),等自(身sh n)修為進益到不惑二層境,就有希望進入到內門修行,到時候,你們的實力跟現在可就不能同(日ri)耳語了!”

    教習先生這話講完,張小閑不免一愣,不只是他,大部分的學子都是很不解的樣子。

    “先生,什麼是內門,我們不是一直在門內修行嗎?”

    終于有不甘心不明所以的學子,站起來向著姬痴提問道。

    姬痴听罷,嘿嘿笑著搖頭,“原來你們這些人,還不知道內門代表的是什麼,哈,想來這也難怪,外院與內門之間相隔甚遠,又不互通,你們不知曉也算是有(情qing)可原。”

    姬痴對著眾人鄭重說道︰“所謂內門,就是經過師尊們測試通過的外院學子,這樣的學子必須要有不惑的境界,才有可能進入到內門之中,做了師尊們的入門弟子,而院里的教習先生們所傳授的只是初入修為妙境的基本功法,可是內門師尊的弟子們,那修為就可以說是天地玄妙之事了!”

    “啊!”

    眾人听罷,齊齊的驚嘆了一聲,這可是他們入賀蘭院時,夢寐以求的(情qing)形,如今听教習先生如此一說,更是心所向往之。

    張小閑此時已經是激動難掩,雙手緊攥成拳,心內砰砰直跳。

    “先生,是不是所有進入不惑境的學子都能入到那內門之中?”

    張小閑高聲問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刀御三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