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暴君守則 > 第63章 六十三

第63章 六十三

作品:暴君守則 作者:烏瓏白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最終, 戈爾多沒有太介意希莉亞為他佔卜出的那幅“告死牌”。+++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因為神院里最擅長佔星的幾位導師針對神院隊伍的這次出行進行了佔卜,得出的都是非常好的結果,昭示著他們會一路順風、安全地到溫登堡。

    ……既然如此,那即使要倒霉,恐怕倒霉的也是戈爾多一個人, 和他們這次的出海旅行沒什麼(關guan)系。

    戈爾多︰“……”

    心情復雜, 不想多說。

    他放棄了在幾天內制作出一個簡易救生圈的打算。但在他收拾行李的時候, 他還是挑了幾件入學院時領主爹讓他帶的兵器,比如能藏在靴子里的淬毒匕首、綁在手腕間的袖箭, 以及一柄鋒利的短劍。

    亞特里夏如果看透了他的制服全副武裝,絕對會吐槽他, 哪里有半點神院學生的樣子。

    瞧瞧他的同學們帶的都是些什麼?魔法典籍、十字架、精巧的水晶聖主像……

    還有裝滿了手錘、鉗子、扳手、磨石的鍛造工具箱。

    隊伍集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數鍛造系的休諾行李箱最為沉重。好在神院也有僕役為他搬運行李。其次,行李看起來最重的就是戈爾多。

    ……因為他塞了一把劍在里面,又不想被其他人看出來, 所以不得不挑了最大的箱子。

    “你怎麼帶這麼多東西?”賽倫湊到他身邊, 有些好奇地問,“這里面不會都是書吧?“

    “也不完全是。”戈爾多模稜兩可的回答道。

    听到這里, 走在隊伍最前方的亞特里夏倒是有意無意地回頭看了他們一眼。戈爾多注意到了亞特里夏的視線, 回之以微笑。

    雖然只是一個眼神交匯, 但是他們都大概讀懂了對方的意思。

    亞特里夏︰“你沒有傻到把那本《黑暗盛典》給帶出門吧。”

    戈爾多︰“請您放心,我的行李不重。我自己拿的動的。”

    走在戈爾多身邊的賽倫輕輕“嘖”了一聲, 開口問道︰“你身邊不是有個侍衛嗎?我記得是叫馬肖——他人去哪里了?”

    “馬肖他回我父親身邊去了。”戈爾多回答道, “主要是他的婚期已經不能再拖了, 得早點舉行婚禮,所以我就放他回去了。我也不是孩子了,不需要有人時刻在我身後跟著。”

    “這倒也是。”賽倫低聲嘟囔了一句,“你還真不需要什麼侍衛。”

    賽倫現在已經能夠輕松放倒一個二階聖騎士。

    而他和戈爾多私下里切磋過,戈爾多在魔法的輔助下能夠輕松地放倒他。僅論劍術,他倆半斤八兩。

    ……最可怕的是,這人在學院里一向是個傾向于學術派的形象。大家不知道戈爾多•莫蘭的魔法用的有多麼出神入化,也不知道他的劍術有多麼高超,只知道每次考試的時候,他都是那個芸芸學子難以克服的噩夢。因為每個導師在教訓自己不成器的學生時,都挺喜歡帶上精英班的學生來做對比,其中最常被提到的就是戈爾多。學弟學妹們會被批“戈爾多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怎樣怎樣”,甚至一些高級的學生也會被導師批“比你低年級的戈爾多都已經怎樣怎樣了“。就是因為這個,即使戈爾多是出了名的脾氣好,硬是沒有幾個人敢湊上來和他做朋友。

    賽倫暗自想著,如果他們隊伍里多幾個像戈爾多這樣的人,那他們還打什麼帝國聯賽啊,讓敵方隊伍直接投降好了。

    他們提著行李走了幾步,很快到達了馬車停駐的地方。學生們的行李都被一起打包放置在一輛運輸貨物的馬車上,而他們幾個則踩著腳凳坐進了車廂里。

    從王都出發去港口,其實也就半天的路程。戈爾多則在賽倫不可思議的眼神下再次開始經營他“弱不禁風”的人設。

    馬蹄聲輕輕踏在松軟的泥地上,車輪滾動,發出細密而緊實的擠壓聲。窗外的陽光和樹影快速地後退,細膩的晨光投射在了黑發少年蒼白的側臉上。

    戈爾多背靠著一個軟墊,緊閉雙眼,頭靠在車壁上,看起來很不舒服。

    賽倫︰“……你這是怎麼了?”

    戈爾多抿了抿有些(干gan)燥的嘴唇,似乎不想多說,但還是快速而無力的回答道︰“我暈馬車。”

    賽倫︰“……”

    他是听說過,有些人天生就會暈馬車。但是他也只見那些出身王公貴族的細皮嫩(肉rou)的小姐們抱怨過馬車的顛簸。

    “你怎麼這麼嬌氣啊。”賽倫倒不是瞧不起戈爾多,而是有些不可思議地低聲吐槽道。

    戈爾多深吸了一口氣,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忽然好像聞到了什麼氣味,扭頭——發現亞特里夏和他們坐在同一輛馬車里。

    之前暈的太厲害了,戈爾多一上馬車就開始悶頭大(睡Shui),所以到現在才發現。

    “……老師。”戈爾多忽然覺得他聞到的那股清爽的氣味越來越明顯了,他的鼻尖動了動,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往亞特里夏身邊湊了一點,“您身上好像有一股氣味。挺好聞的。”

    說著,他的眼楮就亮了起來,水潤的一雙眼眸盯著亞特里夏,看起來下一秒就要整個人埋到亞特里夏身上去。

    亞特里夏︰“……你離我遠點。”

    戈爾多︰“我不要。我都那麼難受了......”

    說著,他把整張臉埋上了亞特里夏的肩膀,不忘哀求道︰“你就讓我靠一會吧,老師。”

    亞特里夏︰“......”

    他整個人都僵硬了。

    馬車內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半晌,亞特里夏似乎終于是無法忍受了,抬手把戈爾多的腦袋往外推了推,從腰間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個淡綠(色)的小瓶子,遞給戈爾多。

    戈爾多有些迷茫地伸手接了過來,放在鼻子下面輕輕嗅了嗅,瞬間一股薄荷氣味直沖腦門,整個人倒是清醒很多。

    “不愧是老師,考慮的實在是周到。”短暫的尷尬之後,賽倫沒話找話,硬是憋出來這麼一句,“我替戈爾多謝謝您!”

    他還沒從上次亞特里夏暴揍了他一頓的陰影里走出來。事到如今,他還是試圖挽回自己在導師心目中的形象。

    卻沒想到,听完他這句話之後,亞特里夏原本還算得上是溫和的表情瞬間冷淡了起來。他沒有接賽倫的話茬兒,那雙碧綠(色)的眼眸往車廂的窗外一看,捕捉了一片開闊而寧靜的風景。

    “……我們就快到了。你可以往窗外看一眼。”亞特里夏這麼說道。

    賽倫當然不覺得他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而腦子正昏沉著的戈爾多撐起精神往窗外瞥了一眼——

    入目是一片開闊的蔚藍(色)。

    那是任何的藍寶石都無法比擬的(色)澤。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暴君守則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