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洪荒明月 > 第1075章 就這?

第1075章 就這?

作品:洪荒明月 作者:耶和靜濤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只是,西門狐在如此的氛圍下,已然完全忘記了關香香仍是可以當作人質的,若西門狐去搶關香香,搶到的可能是六成。

    張靜濤心跳得很猛,他自那天畫畫後,氣息早順,只傷勢仍在,不宜發力,此刻卻顧不上了,不管西門狐說什麼,繼續向前沖去。

    臨近到了五米開外,張靜濤便一腳挑起了一團泥土,朝著西門狐踢去。

    西門狐冷笑側閃,眼中對這小小手段鄙視不已,要知道這麼遠之下,不過就有幾點泥土星子能踫到他的衣袍,想用此手段來迷眼?

    純粹是做夢!

    但西門狐亦很清楚,張靜濤只能在那麼遠的距離耍些手段,否則,再近點就要面臨他長劍的攻擊了,為了耍些小手段若身形姿勢都沒調整好的話,那可真的是來送死了。

    張靜濤毫不在意這眼神,腳一蹬地,一拳向著西門狐砸去。

    只是,他腳下的速度雖快,可這一拳卻如那挑起砂石的一腳,怎麼看都出得太早了。

    但亦是張靜濤的步伐實在夠快的緣故,這一拳並不能說就沒有威力。

    西門狐都來不及再甩一個鄙視的眼神,實在未料到張靜濤的步伐能這麼快。

    但西門狐亦不認為有絲毫需要驚慌,不退反進,一個跨步,一劍揮來。

    跨步距離,加手臂長度,再加上長劍的長度,又是互相對沖,那速度幾乎等于翻倍了,連距離縮短的速度亦是翻了個倍。

    好在張靜濤早有準備,一咬牙,死命調動身體的發力,一個鬼步舞,化奔跑為原地踏步,身體硬生生一扭閃了過去。

    西門狐雖失誤,卻並不如何吃驚,只連忙速退。

    張靜濤又沖了上去。

    那沖勢中,帶上了一點點舞步的晃動,雖停頓很小,不注意幾乎看不出,但那沖擊的奏已經變得古怪。

    西門狐好不容易退出一定距離,避免自身內圈被攻擊,卻被這節奏感再次晃糊涂了,長劍再揮來時,這次卻是判斷錯了距離。

    張靜濤淺笑,一個踏步,看著那劍尖從鼻子前過去了,才猛然發力,沖入了西門狐的防御圈內。

    西門狐的實戰經驗已然是很豐富的了,仍不緊張,冷笑一聲中,把下巴收起,以免被張靜濤的近攻撞擊,除此之外,即便張靜濤的一拳再痛,但只要他能抗住,那麼在劍勢一回之下,只要打出一個劍花,就能在近距離中給張靜濤狠狠來上一劍。

    而西門狐耍劍的技巧那是一點都不用懷疑的。

    張靜濤卻沒打算打西門狐的下巴,只臉對著臉,燦爛一笑。

    看到這一笑後,西門狐的臉色終于變白了。

    西門狐終于想起,這邊還在懸崖邊,而方才他為了閃過泥土,稍退了一點,又為了保持長劍的距離,又退了一點,更靠近了懸崖的邊緣。

    無疑,這要被沖擊上了,怕是會掉下懸崖。

    可是此刻想什麼都晚了,張靜濤的沖勢可是沒有絲毫停頓的,西門狐就算害怕,想叫一聲‘慢!’都晚了。

    西門狐的劍根本沒用了,直接就扔了,以防摔下懸崖時傷到自己,只雙手抓住了張靜濤肩頭的衣服,打算比一比誰的空中發力更巧妙。

    這一抓後,張靜濤的身體已經撞在了西門狐的身上。

    一聲悶哼之中,西門狐的身體被撞飛出了懸崖。

    十米的懸崖,雖不算高,但也足夠要命了!

    當然,張靜濤也沒好過,和西門狐幾乎靠在一起。

    半空中,西門狐面目猙獰,但慌而不亂,抓著張靜濤手開始發力,想扭動張靜濤的身體,讓張靜濤墊背。

    可是若論空手搏擊,西門狐哪里是張靜濤的對手?

    那纏絲手一用出來,簡直想讓人大罵陰險狠毒!

    因這那種種借力攻擊別人弱點的手段,實在讓人忍不住想這麼罵,盡管事後回想,卻發現對方的任何出招都是光明正大的。

    纏絲手,就是一種哪怕只抓住了敵人一根手指,都會把全身力量都用上來對付這根手指的功夫,或甚至還不止,事實上纏絲手應用時,更會通過各種巧妙的身體撲跌、扭動、翻滾,把全身的力量再放大個二三倍,甚至可以把任何舞步,卻僅僅是為了對付敵人的這一根手指。

    當然,要能做到這麼巧妙,是要比速度和反應的,就如高手會不斷煉招式,就是為了應用的時候能做到不假思索,完成連招,比敵人的反應和手速快,最終制住敵人!

    張靜濤就是如此,早有準備,板小指,扣麻筋,攪手腕,一下用了以強制弱、攻敵要害、杠桿攻擊三種方法,在西門狐的反扣中,雙手如蝴蝶飛花。

    當然,他咬西門狐耳朵的那一招不算。

    總之,纏絲手太厲害了,可以說,武林之中若論分筋錯骨,纏絲手當屬翹楚,便是在極快的六個回合後,就在十字錯臂中,死死扭住了西門狐的一根手指。

    靠著這艮手指,張靜濤如掌握了船舵一般,制住了西門狐身體的轉勢。

    西門狐自然不甘心,也夠狠,任那手指被折斷,竭力掙動,卻因手指折斷後,畢竟過于疼痛,在咬牙中根本無法扭轉局面。

    “啊!”西門狐終于無謂地發出了一聲慘叫。

    十米,說高也不高,說低可也不低了,騰落感和身體失控感都超過了三秒,若用四肢卸力,有很多機會至少可以重傷之下不死,但必須先有機會用四肢卸力才行。

    張靜濤沒有任何理由給西門狐這個機會。

    踫的一聲巨響,西門狐如大餅般著地,鮮血從七竅流出。

    張靜濤順著西門狐跌落的角度,把他身體當了一下墊子後,順勢用肩頭觸地,翻滾了出去。

    這邊的泥土很軟,野草很茂盛,張靜濤只幾個翻滾就完全卸去了沖力,雖五髒六腑感覺到了一陣陣翻騰,但並沒有吐血,只那傷勢讓他有點無力,怕是停歇下來後,要恢復一下,才能有點力氣。

    “就這?”張靜濤起身,勾起嘴角,露出一點白牙文雅一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洪荒明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