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燎原 >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

作品:燎原 作者:不問三九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快過年了陶曉東這邊年會都開完了,獎金發出去挺大一筆。+++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不管是那些一直跟著他干的紋身師,還是那些殘疾小孩兒陶曉東向來大方。

    紋身師們跟他開玩笑︰“你還給我們發錢啊我看都得我們給你發散財老哥。”

    他們都有錢,對他們來說獎不獎金的,就是圖個過年的彩頭。店里抽他們兩成並不多很多店都是對半抽。陶曉東雖然抽他們錢,可同樣能給他們資源這兒是最好的平台對年輕紋身師來講能在這兒就代表實力了,出去單干沒有這麼多排不開的客戶,也未必要得上價。

    陶曉東這人對兄弟對朋友沒得說,不會差人事兒。摳不摳的,那都是對外手黑價高那是沖著外頭的合作方。

    兼職的學生們陸續都回家了店里最近有點空,干活的人也沒那麼多了。陶曉東如果閑著就拖拖地,冬天鞋踩雪帶進來太髒,一天得擦好幾遍。

    陶淮南和遲騁放寒假了經常會過來店里待著陶淮南雖然一直攆著不讓回家但其實還是想他哥。

    偶爾一天湯索言加班或者出差不回來了陶曉東就回家去住。

    昨天就是湯索言臨時被調去隔壁省做個會診。患者身份比較重,周邊省份的專家都調過去了。時間掰成好幾瓣用,抽著時間給陶曉東打個電話簡單說說,話沒說完就趕緊掛了。

    陶曉東在自己家住了一宿,外面下了一宿的雪,早上湯索言來電話的時候問他起來了沒,陶曉東剛睡醒,話音發軟地說了句“還沒”。

    他天天早上叫湯索言起床就是這聲音,湯索言在電話那頭听著,說他一宿沒睡。

    有人疼賣慘最有用。陶曉東心疼吧啦地小聲哄了半天,外頭下雪多冷都擋不住他這股熱乎勁兒。

    陶淮南在休息區沙發上坐著,捧著半個菠蘿撕著吃。他愛吃這個,覺得這麼吃有意思。

    陶曉東干完活了,正單手拖著地,遲騁也幫他拖。陶曉東和遲騁手機都在陶淮南手里,電話響起來的時候陶淮南摸著接通,說了聲“你好”。

    “小南”湯索言听出他聲音,問,“哥哥呢”

    陶淮南頓時就笑了,叫了聲“湯哥”,說︰“等我叫他。”

    “他忙就不用叫他。”湯索言說。

    “不忙,他拖地。”陶淮南揚聲喊著,也不知道朝哪個方向才對,就微微側著頭,“哥電話!”

    遲騁在後面說︰“哥下樓了。”

    “我哥下樓了,”陶淮南乖乖傳話,“等下我讓他給你回湯哥你回來了嗎”

    湯索言說回來了。

    陶淮南很懂事兒,立刻接了句︰“那你什麼時候下班呢”

    因為湯索言現在跟陶曉東的關系,陶淮南經常能在電話里跟湯索言對上話,已經很熟了。休息時間還能跟他發,之前陶曉東生日陶淮南早早就告訴他了。

    湯索言笑著說︰“七八點鐘,我提前給他打電話。”

    “好 。”陶淮南答應著。

    湯索言跟他說︰“現在放假了你們倆也可以搬過來住,反正不用去學校。”

    陶淮南不可能去,他倆才在一起多久啊,兩個人在家住正好,人多了不方便。

    湯索言從住院樓下來的時候,又拿了一束花。

    這都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第好幾束了。

    陶曉東一看見就笑了,他開著車沒法接,讓湯索言幫他拿著,說︰“我心疼死了。”

    湯索言挑眉︰“心疼我”

    陶曉東︰“心疼錢,掙錢多難呢。”

    湯索言都不想搭理他個摳精,但是又忍不住還是笑了,問︰“你是不是不知道這花不貴。”

    “貴不貴也太奢侈了。”陶曉東說得一本正經,但又分明是笑著的。

    心里都美壞了,那個美勁兒從眼神里往外灑,就故意逗帥醫生笑笑。別說一束花了,東神隨手干個小活一百束花都花不了,收花多開心呢。

    以前不是戀人那會兒,分開十天半個月心里也長著草一樣的惦記,但比起現在來還是差多了。關系一定,天天在身邊看著,這隔一晚沒看著都覺得心里空得不行。

    湯索言做菜的時候陶曉東連花都不收拾了,先放一邊,就坐餐桌邊盯著湯索言看。

    吃完飯才開始收拾今天那束小花,從店里拿了好多空花瓶回來,店里缺小姑娘,沒情調,以前花瓶里裝的都是假花,後來落灰髒了就都扔了。正好倒出來空瓶給陶曉東裝他的扶郎花。

    陶曉東邊收拾邊想,這名字就起得好,浪漫,舒坦。

    湯索言昨晚一宿沒睡,這天早早就睡了,手隔著睡衣放在陶曉東肚子上。

    他是真的太累了,睡得很沉,前幾天他一直睡覺輕。

    接下來到過完年,他只會越來越忙,醫生的職責在這兒,別人都團圓的時候他們得加班。

    其實這段時間忙點也挺好,陶曉東還挺希望他忙。唐寧上次那一刀到現在陶曉東想起來都替他疼。他們一直沒提過唐寧,沒什麼好提的,這不是能掛在嘴上聊的事。有些事就只能交給時間。

    忙起來就想不起來了。對他們這個年紀的男人來講,能有時間放肆地思考或是琢磨一段舊戀情,拋開主觀願不願意,單就時間來說都挺奢侈。

    臘月二十八那天,陶曉東自己開車去了趟湯索言爸媽家,送了不少東西。兩位老人要留他吃飯,陶曉東說忙。

    真忙,一堆事兒。

    湯索言從這天開始就得在醫院值班了,眼外傷眼急傷患者太多,他回不來。陶曉東要串的門一堆,他自己沒爸媽,但兄弟們的爸媽家都落不下,該有的禮不能差。

    田毅家他去了好幾趟,夏遠家他也去了,還有其他幾個去外地發展不常回來的兄弟家。有老人的有孩子的,紅包和東西都得備上。

    田毅爸媽問陶曉東有沒有對象呢,什麼時候結婚。

    陶曉東頭一年笑著點頭說有。

    老人接受不了同性之間的感情,沒必要說太多,不過陶曉東這一聲“有”,就夠讓人放心的了。孩子不容易,這麼多年帶著弟弟,身邊連個固定的伴都沒有。

    田毅媽媽連聲說著“好”,讓有空帶來看看。

    年三十兒這天,陶曉東小半天沒出屋,哪都沒去,陪著陶淮南和遲騁。市區里沒有放炮的,零星幾個都連不成片。

    陶曉東問陶淮南︰“今年還放不放花了寶貝兒”

    陶淮南立刻搖頭︰“我可不放了。”

    陶曉東笑了︰“怎麼啊”

    “我湯哥都忙成什麼樣了,可不敢放了。”雖然放鞭炮不是就一定會傷著眼楮去醫院,但跟湯索言有了這層關系,感覺出門放鞭炮都給醫生們添麻煩。

    陶曉東哄他說沒事兒。

    陶淮南是打定了主意不玩那個了,還跟他說︰“別攛掇我了,你能不能有點醫生家屬的自覺,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

    陶曉東被教育了,也不再問了,躺沙發上眯了個盹兒。

    醒的時候下午四點。遲騁在廚房拌餡,陶淮南在他旁邊坐著小板凳,說要多多蝦米。遲騁摸了個煮熟的蝦仁遞他嘴前,陶淮南張嘴吃了,小聲嘟囔了句“沒味兒”。

    陶曉東笑了笑,站起來去洗了把臉,跟他倆說︰“我出去一趟。”

    “去哪兒啊”陶淮南朝著他的方向,問他。

    陶曉東說︰“得去趟湯哥家,過年了。”

    “啊,好。”陶淮南點點頭。

    陶曉東拿了外套出了門。

    湯索言已經許多年沒在家過過年了。生了個太優秀的兒子,平時忙,別人放假他也忙。從前湯索言爺爺奶奶還在的時候他們去那邊過年,這幾年老人相繼都走了,除夕這天也就兩個人自己在家過。

    湯教授在廚房剁肉餡,聲音有點吵,敲門聲隔了挺久才被听見。

    陶曉東在門口敲了半天了,門開得還挺遲疑,這個時間還覺得是不是誰家串門的親戚敲錯了門。

    陶曉東站門口笑著說︰“叔叔阿姨過年好!”

    白教授開的門,看見是他先是愣了下,隨後趕緊把他迎進去。

    “老湯,曉東來了!”白教授朝廚房說。

    湯教授放下菜刀,招呼他坐。

    陶曉東空著手來的,也不是來串門的,就是單純來過年的。兩位給他拿干果水果什麼的,陶曉東笑著說︰“我真不吃,我來吃餃子的,阿姨真不用招待我。有什麼活兒沒干嗎您看我能干點什麼我反正做菜手笨,打個下手還行。”

    “你那手!你還干什麼啊”白教授也不掐豆角了,坐在陶曉東旁邊,問他怎麼過來的。

    陶曉東說︰“我開車來的,今天車不多,都回家了。”

    “你手開得了車嗎”湯教授也過來了,把茶台又搬了過來,架勢擺起來了,看樣子想跟陶曉東喝茶。

    “沒事兒。”陶曉東幫著收拾,“都快兩個月了,現在就是不太吃勁兒,別的正常。”

    “你還是得當心。”白教授說他,“不能大意,落毛病。”

    “行,”陶曉東點頭,“我多注意。”

    這個家里很多年的除夕沒這麼熱鬧過,陶曉東陪著湯教授喝了會兒茶,邊喝邊聊。湯索言這段時間忙得沒空回來,老兩口還是想兒子,白教授話題總在兒子身上。

    陶曉東本來也愛听這個,就陪著聊。

    家里又熱鬧又樂呵,晚飯的時候湯教授甚至還喝了一小盅白酒。問陶曉東喝不喝,陶曉東說他平時能喝一點,今天開車就不喝了。

    白教授不停給他夾菜,陶曉東沒怎麼吃餃子,一直吃菜了,最後剩了一盤餃子。

    陶曉東問︰“家里有保溫飯盒嗎”

    “怎麼了家里弟弟沒吃飯”白教授嚇了一跳,以為他把倆弟弟扔在家里沒人管。

    陶曉東笑著說︰“他們吃得好著呢,小弟做飯好吃。”

    “那還挺好的。”白教授站起來去廚房給他找了個保溫桶,刷干淨了,拿過來問他,“裝什麼”

    陶曉東說餃子。

    他不急著走,就也沒急著裝,把餃子上的水汽都晾干,正溫熱的時候裝進飯盒。陶曉東擰好了放門口,回來繼續陪老兩口聊天。

    其實兩位老人平時都是內斂的人,性格都不算特別外向,說話有理有度。今天他們看起來比平時要放開一些,笑得也多,話也多了。

    陶曉東陪著待了一晚上,到九點多,站起來說︰“那我先回去,這兩天我有空就過來,你們要有什麼要搬的要拿的就給我打電話。”

    白教授拍拍他胳膊,說,“路上開車一定慢點,你手還不那麼靈。”

    “我知道了。”陶曉東說。說完從外套兜里拿出兩個厚厚的紅包,笑得大大方方的不拘謹。

    倆教授看他拿紅包出來,看眼神就是不贊成,覺得他見外了。

    陶曉東彎腰把紅包放茶幾上︰“過節咱們家也得沾點節氣麼。”

    白教授攥著他手腕說︰“得我們給你。”

    “什麼你們我們的,都是咱們家,就蹭蹭節氣。”陶曉東說,“言哥忙,醫生治病救人,正事兒再忙都沒得挑,應該的。他忙他的,咱們沒他也一樣過節。今天沒提前打個電話我就直接過來了,叔叔阿姨別嫌我不懂事兒,以後我常來。”

    陶曉東彎腰穿鞋,拎著裝好的保溫桶,再抬頭的時候看見白教授眼圈有點紅了。

    陶曉東還是笑著說話,就當沒看到︰“我就不幫著收拾了,我這手也不好使。你們收拾完早點睡,新的一年咱們都平平安安。”

    “好,好。”白教授點著頭說。

    陶曉東開門走了,老小區沒電梯,陶曉東蹬蹬蹬跑著下樓。

    門還沒關,樓上兩位老人還在囑咐他慢點開車,路上當心。

    陶曉東揚聲回著︰“哎,知道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燎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