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與首領宰有個約會 > 第84章 世界偏移

第84章 世界偏移

作品:我與首領宰有個約會 作者:臨初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竟然不按路數出牌, 既安排了下屬在賭場內部引發混亂,同時自己則省略了一切伏擊直接以一架戰斗機砸了進來。www.sto123.cc

    簡單粗暴,卻富有效率,無疑適用于太宰一秒也不情願浪費在其他閑事上的心理。

    千鈞一發,隊友反水, 敵人逼近, 自己還受制于陷阱之中, 可佇立于光芒籠罩當中的白衣青年面(色)非常鎮靜,他略抬起手試圖踫一踫光壁, 那蒼白修長的指尖敲擊到理應無任何質量的堅硬光芒,卻感覺到了其中有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把他推了回去。

    隱約之間, 他的‘存在’仿佛要被儀器抽離,對于已經被光焰照到的人,這場陷阱是無法逆轉的結果。

    “沒想到你居然能那麼快找到這里……是在我與白蘭宣布合作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在背地里制定好了如今的計劃?”費佳回眸看向了機頂上的青年。

    太宰的身影逆著光, 使得繃帶底下那只不沾笑的鳶眼透不出絲毫光亮, “說實話我也不想出此下策,順著你的逃(脫tuo)計劃暫時抽身總部去解決霜葉的‘魔宮’問題, 一半也是想要得知某些‘真相’而已, 還真是要多虧你提供出來的機會, 魔人。”

    連白蘭也擺了擺手,互相奪取戀人的兩個人大概是兩看相厭, 態度冷淡完全說不上友好。

    “聰明人都知道左右逢源, 其實我也不想幫情敵啦……不過, 比起‘空降’太宰治,我還是更討厭你呢。”

    白發青年在此睜開了狹長的雙眸,仿佛薰衣草田的眸底微彎,卻沾染了一絲說不清的厭惡,“把小霜葉藏起來那麼多年的人是你,她忍受不了你以後主動逃離,放出消息引我過來的人也是你,我可沒有那麼大度到,心里毫無芥蒂地跟你這樣喜歡玩弄人的老鼠合作哦。”

    費佳無動于衷地與他對上視線,片刻後,了然地垂眸搖了搖頭,“果然如此麼。”

    太宰揮手讓身後的屬下待命,而後跳落腳下這艘戰斗機的殘骸,緩步走到了放置水晶棺旁邊的位置。

    出于西格瑪異能的作用,一旦當大量情報涌入大腦,大腦便會因忙于梳理情報而將意識暫時中斷,所以這才是霜葉至今昏迷未醒的原因,三人此刻圍繞著躺在水晶棺里的霜葉而立,臉(色)完全稱不上友善,就跟隱約醞釀著風暴之眼的天空一般。

    “【實際運轉著我們身處這個世界的,是在名為暴風雨中吶喊、疾馳、流血的人們。直面其靈魂之(強qiang)大的時候,即使是你我也只能無言肅立。】你永遠沒辦法如提線木偶般(操cao)縱著人類的情感,因為他們會終有一日掙(脫tuo)細線的束縛,將惡業反饋到你面前。”

    太宰一字一頓地對他吐(露)出冷酷的宣言︰“就像是你現在這樣。”

    籠罩在光中的費佳轉眸望向了水晶棺內的霜葉,她的身影仿佛距離自己很近,又很遙遠,正在安詳沉(睡Shui),讓人不忍打破這副美好。

    可如果世間都是這副渾濁不堪的模樣,她還不如永遠不要醒來。

    “我並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盯著她看的費佳張開了自身淡薄的雙唇,輕笑一聲,唇窩淺淺化開的微笑讓人捉(摸Mo)不透尺度。

    “你現在就算說再多也沒用了,帶著你那些無法實現的理想去別的世界快樂吧。”

    白蘭不願听他多bb,抬手加大了傳送儀器的運轉速度。

    “這其實並不是什麼讓人進入‘假死’狀態的裝置哦,而是把人傳送到「平行世界」的儀器,放心吧魔人,我之前有過(操cao)作經驗,大不了就是穿越失誤讓人變成一團無意識的‘炎塊’而已∼”白蘭語調輕快地說道。

    深陷囹圄的費佳則漠然地注視著他們,可卻在這時,水晶棺里傳來了一陣的動靜。

    “費佳……”是一把音(色)清澈的女聲,在含糊不清地呼喊道。

    察覺到棺內的人醒來,在場的太宰他們不由立馬齊齊轉移了視線︰“小霜葉——”

    霜葉只感覺自己當前頭昏腦漲,意識不斷沉浮于一片翻涌著銀星子的混沌之海中,連視網膜呈現出來的都是烏黑如紗網一樣畫面。

    但她很清楚地記得自己現在想要立刻去做些什麼。

    耳膜嗡嗡作響,視野變得模糊不清,只感覺眼前有一束投照在前方的光芒,里面站著的縴細人影透(露)出熟悉的感覺,周圍細小的塵埃在光內繞著他聖潔地旋轉。

    “費佳,我不會讓你得到【書】的……”

    霜葉艱難地爬起了上半身,手指前伸順利抓住了費佳黑斗篷的衣擺,“就算這個世界丑惡不堪,也依舊會有無數的人想要守護住它。”

    ——她絕不會讓這個與太宰相遇的世界就這麼毀去。

    由她靈魂中心噴薄出來的情感讓白衣青年的神情微微動容,他凝視著昔日戀人眼眸半閉的蒼白容顏,從中感受的那股不甘服輸的執念,和他的精神在劇烈踫撞著。

    某些催眠式的情感讓費佳在這一刻逐漸深陷于過去,他慢慢伸出了修長的指尖,仿佛被眼前躍動的銀白燭火吸引住了一般,想要近距離觸踫霜葉的臉龐。

    “住手——陀思妥耶夫斯基!”

    太宰見狀瞳孔一縮,幾乎難以遏制出自己的怒氣,距離過遠,他只來得及搶先抓住費奧多爾的手腕,直接浸入光幕阻止了這個男人致死異能的發動。

    被他抓住半只手的費佳完全不以為意,他本來就不是想要置人于死地的打算。

    即便一只手無法動彈,他依舊伸出了另一只手順利握住了霜葉揪住自己衣擺那只手。骨感縴弱的腕骨表面覆蓋出淡淡青筋,嬌柔花睫般的模樣仿佛輕而易舉就能掐斷,可他的動作卻很堅決,施展氣力稍微一提,直接把意識不清的霜葉給攬到了懷里,兩人共同沐浴在了光幕的籠罩之下。

    “我說過,你最後還是會回到我的身邊。”費佳將唇湊在了她的耳畔,聲音仿若喃喃囈語,“只要有你在,我就絕不會是輸家,霜葉。”

    “你是想要拉小霜葉下水?!”

    白蘭發現了他的打算,光幕這時已然因費佳的動作而擴張了幾分,竟然要把進入區域內的霜葉也連帶一起傳送。

    太宰沉下臉(色),全然不顧周遭事物上前一步推開了魔人,半彎下腰把霜葉接回懷里,蹙眉關切地對她說︰“小霜葉,你醒一醒——”

    霜葉被光刺得睜不開眼,感覺世界的周圍像個洗衣機在瘋狂旋轉。

    誰知卻在這時,原本就已經頻發的意外再次陡生,起到了前所未有的超展開。

    傳送裝置已經來到了最後步驟,可霜葉的(身shen)體內忽然浮現出一個光團,光芒大盛得好比天空浮升出再一顆太陽,佔據了整個房間所有死角。

    “這是……【書】。”半抱著霜葉的太宰近距離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沉重心情如同一塊墓石砸入了荒草堆中,感到沉默窒息而又寒冷荒涼。

    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想要做的不是拖人下水,而是按照計劃逼出霜葉體內的【書】,同一個世界不能存在兩個「根源」,平行世界意識到有【書】的存在欲要(強qiang)勢介入,開始在這個瞬間產生了特異點。

    以這個房間為中心,整個世界仿佛都(發fa)生了扭曲,天空賭場的外界忽然誕生出一片片無比綺麗的虛幻極光,周遭狂風大作,把此處的斷壁殘桓全部席卷到了半空。

    無論結果有何偏差,都按照好了預料之中的計劃在進行。

    費佳閉眸(露)出了笑容,而太宰則埋頭將霜葉緊緊抱在懷里,即使此行有去無回。

    鋪天蓋地的奪目光芒之中,只听得隱約有書頁被風劇烈吹動、傳出嘩啦啦翻動的聲響——是世界的交點被(強qiang)制連結起來了。

    瞬息間,掉落在其他書頁里的人意識從白光之中抽離。

    ……

    …………

    腦海里一片白光四射。

    清醒過來的霜葉待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已經差不多發了近四十分鐘的呆了。

    如果用一張表情包來形容,她整個人的神情那就是呆住.jpg

    天空一圈圈刮過枯萎的枝葉,風的氣溫寒冷刺骨,大約是在冬季。周圍盡是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場景,同時還有……同樣感到冰冷和陌生的自己。

    “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里的來著?”

    坐在河堤斜坡旁的黑發女(性xing)單手托腮望向遠方,眼里因思考而失去焦距,只听見她喃喃道︰“還有……我是誰?”

    她的腦袋里目前空空如也,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有關于近幾年來的記憶,關于身世、姓名、人際(關guan)系,以及出現在這里的理由,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一層揭不下來的神秘黑布給掩蓋……

    不對……她記得之前隱隱約約,自己似乎身處在一個溫暖且安心的懷抱,然後那個人……焦急地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小霜葉!】

    “‘小霜葉’……是我的名字?”

    大腦如同針扎一般,霜葉因為忽然想起了這點而猛地起身,神情變得極端凝重起來︰“這麼好听的名字,居然是真實存在的麼!”

    一般來說,不幸意外失憶的年輕女(性xing)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陌生地方,正常大概會驚慌失措。但是霜葉的心理素質明顯極好,直覺告訴她,自己失去記憶的原因是(身shen)體出于一種自主的防御機制,替她把‘真相’隱瞞起來,避免自己在這個世界里蒙受傷害。

    不過霜葉印刻在大腦中的‘常識’依然在線,既然主角身持失憶梗,那麼只好一步步通過觀察,來揭(露)真相了。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荻井戶霜葉。”

    霜葉現下對于一切涌入自己腦海中的事物都感覺非常新鮮,當即鼓起(干gan)勁,上前幾步來到河邊,打算通過河水反射出來的光,來看看自己當前的相貌。

    河水清澈,散發著粼粼波光,很快照映出那張屬于自己的清麗臉龐。

    “不愧是我。”

    霜葉抬手撩開了自己垂落在臉側的發絲,意外發現河水在這時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亮。

    是她左手無名指佩戴的戒指反射出來的鑽石光芒。

    霜葉瞬間瞳孔地震︰“我居然結婚了?!”

    明明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時光機……不,冷靜下來思考,一切皆有可能,這也許只是‘移動財產’而已,因為我是個錢多到沒地方花所以買戒指戴來玩的富婆……”霜葉覺得這大概才是真相,不由沉靜點頭。

    她還能再買十個!一根手指戴一個!

    就在她不斷對自己做著心理建設的同時,萬萬沒想到河邊居然飄來了一塊大型垃圾。

    不對……那好像是一個人?

    青年濕漉漉的黑(色)卷發抹到了額角,水珠淌落的同時,展(露)出一張相當俊秀的面容。

    當眼底看見他的那一瞬,霜葉感覺到自己(胸xiong)腔內的一顆心髒竟然開始瘋狂跳動,她迷惘無措地按住自己變得溫暖的左心房,卻無論如何都遏制不住這種奇怪的情感在心床發酵。

    糟糕,難道說……這就是心動的感覺?!

    “咕嚕咕嚕忒……”

    穿著沙(色)風衣、一點都不靠譜的黑發青年張口吐掉了嘴里的水,泡在河里的他就跟回到了家一樣親切,半點沒有給河流制造垃圾的自覺。

    今天依舊沒有自(殺sha)成功的太宰先生閉眼玩漂流,嘴角掛著如沐春風的笑意,“啊,真是條美麗清澈的河水呢,適合清爽朝氣地入水自(殺sha)……要是有位好心的小姐願意陪同我殉情就好了。”

    好心的小姐說來就來,轉眼他就在水里被拉住了衣角。

    “咦……”

    注意到力度的太宰不由好奇地睜開眼,偏頭往岸邊拽住自己阻止他繼續往下游飄的美麗女(性xing)瞥去,卻在注意到她樣貌的那一瞬表情呆住。

    “你,難道是我失散多年的戀人嗎?”

    霜葉睜著浸染了燦爛星塵的銀眸,在河堤旁對自己‘一見鐘情’的男人一臉正(色)地說︰“不是的話,介意現在當嗎?”

    來自另外一條世界線的野生太宰治瘋狂眨眼。

    “咦???”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與首領宰有個約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