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一萬年新手保護期 > 第七三零章 發射倒計時

第七三零章 發射倒計時

作品:一萬年新手保護期 作者:無籽甜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人類,存在于宇宙銀河系獵戶旋臂太陽系約十五萬年。+++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有文明的歷史不到一萬年。

    這部歷史在一分鐘前終結。

    最後一個人類,在南美洲一處農莊里化做飛灰。

    同時,位于東方某大國西南邊陲的不周山數據中心,仍在緩慢運轉。

    人類升維計劃。

    能否順利完成呢?

    完成升維的人類,又是否還是人類呢?

    ……

    樹姥姥面前的歷史長河,那一小半因為暫停(性xing)命天界的‘時序’,而陷入混亂的歷史,現在則是正在碎裂,像是那些化成飛灰的人類一樣。

    歷史長河,是至高的本源。

    等于作為維度生物存在的至高,他們存在于世界上的依憑。

    使用用‘生發顯化’的唯一之秘,就等于消耗這種本源。

    生發顯化之秘,延著血脈鏈,滅絕了多少生靈,就會消耗歷史長河中的多少‘水滴’。

    現在,樹姥姥的歷史長度,整整短了三分之一。

    一部分是由于使用‘時序’造成的影響,一部分是消滅地球人類造成的消耗。

    如果不是天主已不足以信任,樹姥姥是不必親自上場的。

    現如今,那新生的至高,還有什麼戲唱?

    滅你種族後,你這至高,如斷手足吧?

    望著(性xing)命天界‘里世界’中,如同近千個鐵棺材一樣無助飄浮的星艦,被塵世飛瀑沖擊得紛紛墜落,樹姥姥(露)出滿意微笑。

    但就在這時,她愕然發現,雖然去除了其中(操cao)作者,但那些星艦,竟然還在反擊?

    同時,這反擊越來越有序,雖然靈活程度和想像力上,較之前差得不少,但是一些基礎(操cao)作上,甚至還猶有勝之。

    這是什麼道理?!

    還有人族沒被滅絕麼?

    但樹姥姥手握的唯一之秘,已經告知過她,此刻星艦集團內的所有(操cao)作者,以及與其有關的關連者,都是由同一血脈誕生而來,此刻應該統統滅絕了啊!

    除非……有擁有同級別的諸天唯一之秘的存在,在星艦集團中擔任重要位置,才沒有被此次滅絕攻擊影響,亦是沒有被探查到。

    同級別……同是至高?

    昆侖這個新生至高,如此剛烈,不容外族,怎麼會留一個他界至高,擔當要職呢?

    樹姥姥想不明白。

    她只是瞧著,在巨藤降下的白亮(色)塵世飛瀑之間,那些閃著藍光的星艦們,雖然搖搖欲墜,但仍然靠著犧牲魚級,保護住了鯤級,而五艘鯤級則是打開了藍(色)的虛空彈射口,那彈射口中,將會噴發出太陽……

    “原始助我!”

    樹姥姥猛頓拐杖,歷史長河中頓時翻出驚濤駭浪,原本位于河底的承載之物,此刻驟然翻轉顯相,樹姥姥面前,出現了一個手握拂塵的老道士。

    ……

    星艦集團。

    此刻已無人類。

    林漫所在追光者號,雖然具有最多的鏈接點。

    但也只能勉(強qiang)(操cao)控僅剩下的啟明號、鋼鐵洪流號、旅者號、新時代號。

    十艘鯤級中,火焰號、不死戰士號,失陷在時間之中。

    東方號、楓丹白(露)號,在突入里世界,攻向(性xing)命天界歷史巨藤的過程中,被擊毀。

    勝利女神號在方才人類滅絕之時,在交接指揮權的過程中,因為掩護隊友戰艦的交接,虛無力場耗盡而墜毀。

    一千六百七十八艘魚級的損失,就更是龐大,目前只剩下約六百艘魚級,尚且完整。

    不過,無所謂了,沒有了人類,地球艦隊已經沒有再戰之力,這些昔日里寄托著人類榮耀的星艦,也只不過是一艘艘的鐵棺材而已。

    追光者號鏈接其他四艘鯤級。

    四艘鯤級又鏈接六百艘魚級,結成了一個巨大的紡錘形戰陣,在亮光(色)的塵世飛瀑中,將虛無力場凝結在一處,用以保護自身。

    現在,啟明號、鋼鐵洪流號、旅者號、新時代號上的恆星武器,正在被激活。

    林沖和林漫,方才通過數據鏈路,進行了簡單的意見交換。

    “祭台沒有(發fa)生作用。”林沖說。

    “鎮元子應該被鎖得很結實,從外**擊,喚醒不了原始。”林漫說。

    “發射全部的恆星武器……不,留一顆吧,方才極愛提醒我,要小心善見天。”林沖說。

    “我們身在(性xing)命天界的里世界內,有他方至高可以突破到這里?”林漫覺得不可能。

    “小心為妙,激活恆星武器。”林沖說。

    “是。”林漫一邊答著,一邊命令智能中樞,開始激活其他四艦上的恆星武器。

    這個流程,比較復雜。

    智能中樞雖然有著(操cao)控一切的權利,但鯤級上的主要授權節點,還需要艦長進行解鎖,同樣,艦長的命令,也需要智能中樞來認同,這種雙保險機制,是使用恆星武器的必要流程。

    畢竟恆星武器的威力太大了,足夠摧毀地球。

    現在,地球還在,地球人卻不在了,頗具嘲諷意味。

    方才,林漫听著林沖的語氣之中,帶著極大的克制,她想安慰一下林沖,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面對這種大滅絕,林漫同樣心痛,但顯然不同于林沖那般撕心裂肺。

    她畢竟是個外族。

    一整個地球的人類啊,都被化成了飛灰。

    在林沖咬牙切齒的聲音中,林漫听出來的都是‘要報仇!要報仇!’。

    沉默的數據鏈路中,林漫听得見林沖的呼吸聲,似乎,還有眼淚滑落的聲音。

    林漫嘆了口氣,本想問以《人類書》作為根基的人類升維計劃,是否在啟動,此刻沒辦法開口,此刻只能把精力放在工作——也就是激活恆星武器上。

    四艘鯤級的彈射艙口依次打開,藍幽幽的光,帶著滅絕的威脅。

    這時,一個龐大的力場,降臨到星艦集團上。

    宇宙真空,不能傳遞聲音。

    但樹姥姥的概念宇宙中,心念與聲音同時抵達。

    “昆侖至高!慢來!”樹姥姥聲音惶急,顯然是沒有想到,中了她一記唯一之秘,去了所有子民,這至高,還能夠引發滅絕。

    “我願將(性xing)命天界一分為二,你我各佔一端,互不侵犯,如何?”樹姥姥降下聲音來。

    這個要求,如果在星艦集團仍然完整,人類尚未被滅絕,最高指揮部還在時,絕對是可以協商的,甚至是地球文明求之不得的美事。

    但現在,林沖咬著牙吐出一個字︰“滾!”

    “昆侖至高,你何其不智,若是毀掉(性xing)命巨藤,正界本史四散,這(性xing)命天界必是天主為尊,也將引來他界至高窺探,到時你我可都是沒個著落……”樹姥姥還在苦勸林沖。

    林沖不答話,只是讓星艦集團以藍(色)虛無力場,模擬出一個拳頭,並擺出了個巨大的中指。

    我可去你的吧!

    “既然這樣……我便不與你客氣了!”樹姥姥眼見著那四艘星艦,已進入發射最後流程,在概念里世界中,她已瞧不清歷史,畢竟不在歷史長河奔流的表世界,不過,她也並非沒有翻盤之力!

    “原始助我!”樹姥姥一聲大喝。

    眼前(性xing)命天界歷史巨藤,忽得從中走出一人來。

    那人著高冠,穿道袍,大袖籠手,面容英偉。

    他的身量,竟然與(性xing)命巨藤齊高。

    在茫茫宇宙中,他頂著星辰,踏著虛無,鯤級星艦,與他相比,就跟個玻璃球大小。

    “鎮元子的原始……”林沖望著那個存在,不禁心中嚇了一跳。

    這也……太大了吧?

    法象天地,從金仙開始,便是個常備神通。

    普通金仙,也就是百米高,到了一般的天主,可到幾百米高,不超過千米,巨靈戰神那種一漲近千丈的,算是專精此道的奇行種。

    而至高的顯像,則是想多高就多高,畢竟都是假的,天有多高,至高就有多高,歷史有多長,至高就能吹多長的牛皮,當然,至高的顯相,是沒有戰斗力的。

    眼前這個不同,這個不是至高,而是原始。

    那高度,是以天文單位計算了。

    約麼等于鯤級的十萬倍,也就是十萬千米,兩百個行星武器疊在一起的高度啊,小半個完全釋放的恆星武器的大小啊……

    見著這原始。

    林沖先是一驚,因為那原始太大了,又是一喜,因為終于瞧見鎮元子了!

    “林漫,發射祭壇!”

    ……

    諸天齊聚的概念頂端世界中。

    二十四根巨藤的某一顆,忽得搖晃起來。

    之前就頗顯異狀,其上的塵世,墜落不少,現在更是有一影影綽綽的巨大人形,(脫tuo)藤而出。

    這是使動原始了啊……

    諸天至高紛紛關注此處。

    並不是所有至高,都曉得唯一界現世的消息。

    而知道的兩株巨藤,為此交了手,正是無上天魔的魔羅天,與首山銅的神工天,兩位至高,皆是有路徑去往此刻的(性xing)命天的,但無上天魔纏著首山銅,讓他不得進入。

    而其他至高,雖是也布了棋子,但還未到能夠打開路徑的機緣之所在。

    也只能是觀望而已。

    但有一個至高,憑借其唯一之秘,卻有機會觸到此次紛爭的核心。

    “樹姥姥,新居至高,是否有些不妥啊?”一個聲音響起,源自另外一株巨藤之上。

    搖晃的巨藤,半響沒有回復。

    好一會兒,這才有個憤怒聲音響起︰“三十二!少打姥姥的主意,不然扒了你的僧袍,在你(屁pi)股上打上一百拐杖!”

    “樹姥姥的脾氣還是這般暴躁……阿彌托佛,善哉善哉。”那聲音笑著低沉下去了。

    “還有……”樹姥姥聲音又指向另外一株巨藤,那巨藤長得跟個光棍似的,塵世數目極其之少,但藤(干gan)異常堅硬,“臭猴子!別再挖我的根本下界了,不然姥姥早晚打死你!”

    遙遙宇宙中,無人回應,只有一個輕蔑的‘哼’聲,算是對樹姥姥有了答復。

    ……

    (性xing)命天界。

    概念里世界。

    天文尺度的鎮元子一旦出現。

    星艦集團就開始向其‘滑落’。

    智能中樞開始拼命報警,林漫勉(強qiang)以追光者號,鏈接四艘鯤級、六百艘魚級,卻依舊帶著不可挽回的趨勢,向鎮元子滑過去。

    鎮元子雖然顯像是個人,但實際上卻是個根果,墜入根果,什麼下場,林沖清楚得很。

    宇宙空間中,降下樹姥姥得意的聲音︰“這原始混沌神通,是否犀利?”

    “這td叫引力……沒文化!”林沖斥責。

    林漫也瞧著眼前四柱神傳來的讀數。

    眼前仿佛突然多了一個黑洞。

    如此之大的原始根本,不必做什麼。

    只要立在那里。

    就是一個最好的防御和最可怕的陷井。

    “是否發射?”林漫問林沖,再不發射就沒機會了呀。

    “不行,會擊中鎮元子的。”林沖皺眉。

    星艦集團,整個人類,只剩下他們兩個並肩作戰了,沒有智囊團的支持,做決定時,更要慎重。

    林沖不是怕傷害到鎮元子,現在這個時候,**老子也阻止不了他復仇的決心。

    只是林沖覺得就算是恆星武器,射入鎮元子的原始根果之中,也未必會造成什麼傷害,根果能夠吞噬一切啊。

    就林沖所知,根果只被消耗(干gan)淨過,沒有被擊碎過……

    “祭壇還沒反應麼?”林沖說。

    “最後的一批祭壇已經發射出去了。”林漫說,“鎮元子還是沒有反應。”

    無法喚醒麼?

    “看來只有我親自出手了。”林沖說。

    至高視界被樹姥姥阻攔,無法踫到鎮元子。

    林沖對林漫說︰“把我發射過去!”

    “啊?”林漫愣了一下。

    現在,林沖在一艘魚級星艦中,發射的意思是……?把異界牆連同越駱天,一同發射到那天文尺寸的根果之中去?

    “這不行!這是送羊入虎口!”林漫當即反對。

    星艦集團一直把林沖所在的魚級星艦,保護在虛空力場最核心處,也就是女神的心髒處。

    有至高視界和虛空領域的雙重保護,樹姥姥才(摸Mo)不清越駱天之所在。

    大家都清楚,樹姥姥的目標,就是越駱天,一旦越駱天被其所吞噬,那地球宇宙的尊號星辰,恐將盡歸其所有。

    那時,地球就將輸得一敗涂地。

    “(干gan)吧!”林沖咬牙一笑,“現在我們還有什麼退路麼?如果被鎮元子阻攔在這里,地球人類就白**!”

    “等、等等……”系統听著林沖發狠,不禁叫了起來,“我有發言機會麼?我申請發言!”

    “發射倒計時十秒。”林沖對林漫說,然後再看向系統,“說吧,十、九、八……”

    “**我的遺言有點多十秒不夠呀!那我就抓緊說!”系統說,“穿越者我覺得你太沖動了,不如先喝點熱水冷靜一下,要知道(性xing)命天界隱藏的根果不是那麼簡單的,我不能多說,但是你懂的……”

    嗖!

    從星艦集團結成的女神心髒處,一朵‘棉花糖’被彈了出去。

    越駱天被發射出去。

    它如此之小,就如同宇宙漆黑底(色)中的一個小小紙屑。

    又如此之耀眼,仿佛整個(性xing)命天界里宇宙,都在迎奉它的到來。

    “唯一之界!”樹姥姥一聲驚呼。

    繼而就以至高視界,顯現于越駱天之前,拐杖一捅,就要將越駱天攔下,吞入(性xing)命天的正界本史之中。

    林沖亦是有辦法做抵抗,反正就是兩界歷史相對消嘛,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越駱天雖然歷史單薄,但是抵達鎮元子根果的距離中,與(性xing)命天界,做的對消和損失,也還撐得住。

    越駱天中,無羨已經握緊了拳頭,緊張無比,做好了迎接沖擊的準備。

    天界相擊,已是諸天宇宙中最最終極的交戰方式,花費十、百、千劫才積攢、生長的正界本史,將會在一次次的撞擊中,徹底崩碎。

    非到絕命關頭,沒有至高會選擇如此去做。

    越駱天就是被逼迫到了絕境,困獸猶斗,樹姥姥也就被迫應戰。

    這時,在與樹姥姥接觸之前,越駱天忽然起了奇妙變化,棉花糖似的外在包裝,忽的縮了回去,顯(露)出異界牆的本相來。

    一個四壁、天花板和地板,盡皆透明的,九十平方米的房子。

    哎?

    樹姥姥對上這個來自2020年地球滬上的兩室一廳,顯然有些措不及防。

    特別是看到異界牆後的林沖和系統時,這錯愕就更加明顯。

    踫!

    異界牆撞中了樹姥姥。

    像是200公里時速的汽車,撞上了高速公路上攔路的行人。

    樹姥姥都被裝扁了,一張老臉貼在異界牆上,像是一張因為沒畫好而有些恐怖的年畫。

    “撞死你!”林沖和系統同時惡狠狠的說。

    “這是什麼?!”樹姥姥只覺得自己遇到了從未感受到的堅固,這透明之牆的硬度超乎她的想象!

    這個問題,林沖當然也無法解答,關于異界牆是什麼的問題,林沖之前猜測是天界碎片,現在呢,竟然能把樹姥姥撞飛,顯然其硬度,或者高于二十四諸天的天界。

    畢竟樹姥姥,就代表了(性xing)命天界。

    那麼,當年人參果樹,究竟是從哪搞來的異界牆?

    “我只能告訴你,老太婆,這是諸天之中最最堅硬、最最珍貴之物……”系統沒說完,因為林沖把它給靜音了。

    這傻子見到樹姥姥就腦子不清楚了,該是被奪取天界的恨意沖昏了頭,林沖可不想系統因為違反規則而降智甚至(死si)亡。

    即便是被靜了音,系統也拼命在屏幕上顯示文字︰‘穿越者,給你發布任務,**這個老太婆,(性xing)命天界就是你的!’

    這個任務……很可以啊。

    林沖琢磨起來。

    這時,異界牆已經頂著樹姥姥,臨近鎮元子根果。

    很近了。

    近的眼前一片雪白。

    近的樹姥姥無法阻止林沖以至高視界接觸鎮元子。

    https://../book/96541/5382698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一萬年新手保護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