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綜英美]宇宙第一清潔公司 > 虔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貝勒大學一行不能算是無功而返,至少瑞德和阿爾林收獲了一名自告奮勇的向導——雖然可能並沒有多靠譜。+++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我晚上8點之前必須回家,你們應該不會在那兒呆到那麼晚,對吧?”

    雖說是自己主動爭取來的機會,冷靜下來之後的班恩看上去已經開始後悔自己在貝拉的(刺ci)激下草率做出的決定。

    “放心,我們會給你準時送回家的,小男孩兒。”阿爾林揶揄地沖坐在副駕駛上指路的男孩兒微微一笑,他跟瑞德現在暫時住在韋科城里,正好方便接送這個走讀的孩子——說起來這孩子也算是個少年天才,還沒成年便考進了貝勒,只是看著乖巧沉悶的書呆子未必個個安分守己,班恩盡管成長在傳統的天主教家庭卻還是不可避免地被變種人托比阿斯·鄧肯的新教派吸引,幾次三番借著社團活動的借口偷偷溜到奧爾鎮上參加他們的聚會。

    “斯賓塞,這條路很顛簸,別再看了,小心你的眼楮。”阿爾林瞄了一眼後排的瑞德勸告道,他的腿上、座位上鋪滿了各種紙質資料,那是他從班恩那兒借來的奧爾鎮內部材料。

    “我已經看完了,”瑞德抬起頭,取下鼻梁上的方框眼鏡,說道,“我們還有多久?”

    “大概還有十英里,等等,這些你……全看完了?”班恩不可置信地瞪著他——那可是足有半本聖經厚的資料!他看了整整半個月!

    “听我的,孩子,別跟斯賓塞比閱讀速度,”阿爾林同情地說,“哦,智商也別比。”

    瑞德抿了抿嘴,笑得羞赧又驕傲,在這方面他當然是無比自信的。

    奧爾鎮是個看上去寧靜祥和的地方,至少從抵達這里的第一印象上看,阿爾林和瑞德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有那麼一會兒,瑞德幾乎開始懷疑自己來到這里的初衷。

    鎮上有一個佔地面積不小的教堂,它的規模與奧爾鎮的大小有些不太匹配——事實上時有些過大了,通常這樣的小地方,禮拜堂都不會建得太大,但這一座幾乎足可以容納下整座鎮子的人口。當然,這座教堂現在也正是阿爾林一行三人的目的地。

    “大家其實很歡迎外來人員加入進來。”班恩熟稔地跟門口的接引人員互道了一句“以馬內利”,一踏入這里,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fa)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像身上的重重枷鎖都被清理一空,渾身上下都被籠罩上一層名為“喜樂”的光環。這看起來倒有些像是瑞德熟識的那種全身心沉浸在信仰中的人了。

    “但是因為你們知道的‘那個’教派,”班恩小心地壓低了聲音,似乎在這里大衛教派是個禁語,“很多人一知道我們來自韋科就都不願听下去了,噓,快開始了。”

    他們來的時間不算早,整整兩層的教堂都坐滿了人,他們甚至沒機會走上二樓主堂,只能留在下面跟一些腿腳不便的老人坐在一起觀看實時轉播的大屏幕。

    瑞德和阿爾林坐在最後一排,默默地觀察著禮拜堂里正在進行的儀式。

    “沒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借著眾人齊聲高唱贊美詩的空隙,瑞德低聲在阿爾林耳邊說道,“這就是正常禮拜的流程。”

    阿爾林瞟了一眼瑞德另一邊坐著的班恩,心說原來正常禮拜堂里大家都是這麼容易激動嗎?

    而班恩淚流滿面的反應絕不是個例,很多人甚至已經開始泣不成聲的禱告,他們周圍一片听不清詞句的“嗡嗡”聲,方才還被唱詩班充滿了神聖意味的和聲震撼感動的阿爾林不禁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但他們很投入,這里的信徒都非常虔誠。”瑞德當然不可能不注意到這些,事實上,他覺得這些人簡直是虔誠得過分了,正常來說,這麼多人是很難實現完全的情感同步的,一場普通的禮拜就出現這種少見的“(群qun體現象”,瑞德說不清這是好是壞。

    “接下來應當是布道時間,我們先听听他們的教義。”他見一名身穿黑袍的年輕牧師走上講壇,便立刻端正好坐姿,眉心微聚專心致志地听起對方布道。

    “……經上記著說‘雖有千人僕倒在你旁邊,萬人僕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你惟親眼觀看,見惡人遭報’……”

    “詩篇九十一章第七至八節。”

    上面每引述一句經文,瑞德就在下面飛快地報出經文的出處,他的嘴唇以極為微小的幅度不斷翕動開合,像是在不斷在腦子里印證著什麼,他那副專注的樣子,讓阿爾林有理由相信至少這個時候瑞德是真的把那位講台上布道的牧師當做研究對象在進行學術觀察了。

    在此之前,阿爾林沒參加過任何宗教活動,按他的話說就是,他這輩子根本就還沒有接觸正經福音的機會。他滿懷著好奇心踏進了這里,最後不得不承認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這听道的過程對他而言不亞于重返課堂,而你又怎麼能指望一個學渣成年之後就能洗心革面成好學生呢——“第一次”帶來的新鮮感逐漸減弱後,那牧師輕緩的聲音就慢慢變成某種催人入夢的利器,讓阿爾林不由自主昏昏欲(睡Shui)。

    所以,會後贊美開始時,瑞德一扭頭看見的就是阿爾林那張一本正經卻雙眸緊閉的臉,他好笑又無奈地輕輕戳了一下對方的手肘。

    “結束了?”阿爾林只是淺眠,事實上,在上面那人說話節奏變了的瞬間他就已經清醒過來。

    “我們先出去。”瑞德沒多說什麼,這里人多眼雜,他就算有什麼觀點也不好這時候發表。

    “嘿,班恩!小伙子!願上帝祝福你!”

    他們三人還沒走出大門,班恩便被一名胖胖的黑人女(性xing)扯過去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還以為你已經被‘看管’起來了,好孩子。”她關切地說。

    “中午好,瑪琳媽媽,上帝與您同在,”班恩臉上(露)出苦笑,“我確實被禁足了整整一個月,但他們不可能真的一直關著我,對不對?”

    班恩口中的“他們”,就是他的那對天主教徒父母,從他的言談舉止中,瑞德不難判斷那對父母恐怕對他管控得非常嚴格。

    “您好,我們是班恩的朋友,”不等瑞德出聲,阿爾林已然開了口,他熱情地上前雙手握住瑪琳厚實的手掌搖了搖,真心實意地夸贊道,“我們也是慕名而來,你們這里的氣氛可真好,我從沒參加過這樣敬虔的禮拜。”

    阿爾林的恭維正中紅心,瑪琳的臉上立刻流(露)出與有榮焉的神情,整個人都容光煥發。

    “那當然是因為我們有‘施洗約翰’,”她富有戲劇(性xing)地做了一個夸張的表情,指了指教堂的方向,說道,“他每周都會親自布道,我不相信有信徒听過他的布道還會不夠虔誠。你們是從哪里來的?听口音可不像南方人。”

    “我們從紐約過來,瑪琳媽媽,”阿爾林入鄉隨俗地叫著面容慈和的女(性xing),抱怨了一句,“你知道那里的節奏讓人多麼受不了。”

    “我懂,我懂,我兒子也是從大城市回來的,”瑪琳拍了拍他的手,似同情又似心有余悸,“我知道年輕人有上進心是好事,但我們得警惕,大都市更容易滋生罪惡,越是繁華的地方越是容易引來邪靈,我們必須警惕!”

    “哦,你們能來到這里一定是主的指引。”她嘆息般地說道,滿臉慈愛地打量著瑞德和阿爾林。

    “我相信是這樣的,”阿爾林簡直是順桿直上,謊話信口拈來,“原本我和我弟弟是為了挖掘論文素材才來到這里,可沒想到居然重新收獲了信仰的信心。”

    “論文?”瑪琳困惑地看看他們。

    “是的,媽媽,dr.瑞德是一名哲學博士,他正在準備一篇有關民俗和宗教的論文,”班恩說,這個設定從他嘴里說出來便讓瑞德和阿爾林兩人來歷的真實(性xing)提高了一點,“他們從網絡上看到了啟示派的信息,特意過來實地了解情況。”

    “噢!原來你們也是看到了網上的福音,”瑪琳又回到了那副喜笑顏開的模樣,“唉,還是你們年輕人主意好,我們這些老骨頭可沒法適應什麼互聯網。”

    “對不起,也?”瑞德警醒地問,“除了我們還有誰來這里嗎?”

    班恩也一並好奇地望了過去,這是他解除禁足後第一次重返這里,並不知道最近奧爾鎮來了新人。

    “當然,他們跟你們一樣也是學生,”瑪琳笑眯眯地四處張望了一圈,“哦,在那兒,他們今天也來了——在跟老凱恩說話。”

    阿爾林和瑞德順著瑪琳指點的方向舉目望去,有兩男一女正在與一名須發皆白高大肥胖的男子交談,看上去確實非常年輕。

    “瑪琳媽媽。”

    瑞德還沒決定好是先去探明這群意外訪客的真實來意還是先借機從這位瑪琳媽媽了解更多奧爾教派的情況,他的注意力便被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吸引了過去——那是他們本次任務的最終目標,托比阿斯·鄧肯。他們也是剛剛才知道,那名眉目清秀的年輕牧師就是他本人。

    鄧肯在輕聲向瑪琳交代什麼,從兩人的對話中,瑞德得知瑪琳是這間教堂的執事,這樣對方的熱情和對新成員的特別關注也得到了解釋。

    “……那麼,之後的社區活動就拜托您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可是我們的‘約翰’,這種小事還讓您掛懷已經讓我們很羞愧了。”

    “您過譽了,瑪琳媽媽,”鄧肯謙卑地低下了頭,平靜地說,“我不可能與施洗約翰比肩,上帝賜予了我超越常人的能力,我做的卻還僅僅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比起您幾十年如一日的奉獻,還遠遠不夠。”

    “噢!瞧您!”瑪琳的臉紅了起來,又是欣喜又是羞臊地擺了擺手,“您再這麼謙遜我可真沒法兒再跟您聊天啦!”

    鄧肯溫馴地笑了笑,目光從阿爾林和瑞德身邊掠過落在班恩的身上,他溫聲道,“班恩,上帝祝福你,我真高興還能在這里看見你。這兩位新面孔是你帶來的朋友嗎?”

    “是的,先生!”班恩激動得聲音都微微發顫,看得出來,他對鄧肯有著深切的**,“您今天的講道依然讓人深受感動,我——”

    阿爾林帶著笑容冷眼旁觀這一切,只覺得眼前的一幕好似一出滑稽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綜英美]宇宙第一清潔公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