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陳情令/觀影]修正未來 > 無題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等藍啟仁和藍曦臣安撫好蘭室門外混亂的眾人時,天(色)已晚,亥時將到。+++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考慮天道小界透(露)的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解決,他們便不爭這一時半刻,一致決定歇息一晚後再議。

    封印在寒潭洞的陰鐵已經破封而出,想必溫若寒那里已經有所感應,要不了多久就會派溫晁前來藍氏。蘭室的變化也需給出個合理的對外說法,畢竟此次動靜太大,听學子弟眾多,誰也不能保證這事兒會不會傳到溫若寒耳里,平生事端。而他們能夠從天道小界中得知未來所(發fa)生的事,已經是佔盡了先機,要是還不警醒提前準備伐溫一事,就枉費這番機遇了。

    至于蒔花女的那塊陰鐵,本來藍啟仁決定連夜趕去取走,以免夜長夢多。可听溫情說法,溫若寒應該在這段時間里派人監視著藍氏,魏無羨也提到前兩天他和江澄、聶懷桑在後山看到過梟鳥出沒。那麼藍啟仁若是連夜離開,說不定會被如今不知道藏在哪兒梟鳥看到,進而引起溫若寒的注意力。考慮到這些,他們才決定等第二天再議,如何去取陰鐵,若被發現了如何善後,這些都需要妥善考慮,以免走漏風聲,引發變故。

    幾人分開前,藍啟仁明言他在今晚就會去信給江楓眠和聶明,邀請他們前來藍氏商討相關對策,至于名義……他看了魏無羨和聶懷桑一眼,這兩個不安分子就是理由。至于金氏,考慮金光善的為人,暫時只能讓金子軒參與。

    第二日清晨。

    院子里,江厭離正坐在石桌前看書。听到動靜她回頭一看,就見到江澄風風火火的朝她跑過來。

    江澄跑到江厭離面前問道︰“阿姐,你有沒有看見魏無羨?”

    他昨晚輾轉反側了大半夜,挨到後半夜才迷迷糊糊入(睡Shui)。醒過來一看,發現都快巳時了,這個時辰連魏無羨都醒了。等收拾好自己,更是巳時都過了,他連忙出門去找魏無羨。

    魏無羨的房間和他挨著,可他喊了半天也沒听見屋內有動靜,就以為魏無羨也同他一樣輾轉反側到天亮才入(睡Shui),以至于也(睡Shui)過頭了。不過真該慶幸今天不用听學,否則遲到的原因是(睡Shui)過了頭讓別人知道了,他的臉也要沒了。

    昨日(發fa)生了那麼大的事,藍啟仁當時就直接宣布了今日休學。

    因為一直得不到回應,江澄不耐煩了便直接推門進屋。

    听學開始的時辰較早,要在這個時辰前趕去听學,魏無羨必須比他在蓮花塢時起得早。因此他(睡Shui)覺從不鎖門,就是考慮到要是他錯過了時辰,方便江澄去叫醒他。

    江澄本以為會看見呼呼大(睡Shui)的魏無羨,沒成想屋內空無一人。(摸Mo)(摸Mo)床鋪,早涼了。一般沒什麼事魏無羨是鐵定要(睡Shui)到巳時才起的!

    他頓時驚了,趕緊朝外跑去找人,然後就看見了院子里的江厭離。

    江厭離拉了拉他讓他坐在旁邊的凳子上,並給他倒了一杯水後才道︰“怎麼了?你這麼急找阿羨是有什麼事嗎?他出門前沒有和你說他去哪兒了嗎?”

    江澄將水一口喝了也緩過勁了,這里是雲深不知處能(發fa)生什麼事。聞言皺眉道︰“我醒來他就沒影了,一大早也不知道(干gan)什麼去了。如今情況特殊,他可別折騰出什麼事來。”

    這就是沒什麼事了。江厭離有幾分猜到江澄的心思,以前魏無羨去做什麼了江澄都要了解清楚,能一起去做的就一起。如今看了未來畫面,江澄現階段可能是恨不得魏無羨時時刻刻都呆在他的眼皮底下。

    江厭離笑了笑,也不準備賣關子,她直接對江澄道︰“阿羨出去找藍二公子了。”

    “去找藍……”說到這,江澄瞬間反應過來驚道,“他去找藍忘機了?!阿姐你怎麼不攔著他!”說著就要起身去找人。

    江厭離趕緊拉住他,道︰“阿澄,你先坐下。你想去找阿羨?那你知道阿羨和藍二公子去哪兒了嗎?”

    江澄頓了頓,還是依言坐下了。看江厭離一副完全不擔心的樣子,江澄有些疑惑了,先前在天道小界里江厭離阻止他說話的動作神情表示她是知道藍忘機的心思的,那她怎麼還是這幅模樣。他道︰“阿姐,你知道未來那個……那個藍忘機的……心思,那個……就是那個……那個他對魏無羨……”

    看他吞吞吐吐說不清話的樣子,江厭離直接道︰“你是說藍二公子心悅阿羨的事嗎?這個我知道。”

    江澄的臉(色)瞬間閃過一絲尷尬,不過明明是魏無羨的事,他在這尷尬個什麼勁。但他就是覺得在他姐面前,在姑娘面前說這種男人之間的感□□怪怪的。他是怎麼都想不到藍忘機是個斷袖,還斷在了魏無羨身上!想著自己在這為他魏無羨(操cao)心,他倒好,一大早就跑沒影了,還是直奔著對他可能已經起了非分之想的藍二去的!但誰讓他是他師哥,江澄覺得他也只有自認倒霉了。

    他道︰“那阿姐你怎麼不攔著魏無羨啊?趁現在一切都還沒(發fa)生趕緊分開他倆啊,再讓他們這麼湊一堆,萬一藍忘機如畫面里未來的他一樣起了心思呢?!”

    江厭離道︰“已經起了。”看到江澄驚愕的看著她,她繼續道,“或許先前有的只是朦朧的好感,但看了那些畫面他應該就明白自己的心思了。”如今只是不知道他的感情有多深。她不是藍家人,不能從藍忘機臉上看出什麼。未來藍忘機的心思她用判紙確定了,她覺得藍忘機和魏無羨都屬于堅定自我的人,那麼這份感情應該不是未來突然生出的。她又仔細留意了藍忘機和藍啟仁藍曦臣的神情態度,最終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江澄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她的意思,頓時更急了︰“那就更應該攔著魏無羨了啊!”說到這,他突然神情憤憤,“這藍二藏得太深,也太有心機了吧!”

    這次換江厭離愣住了,她不明白江澄怎麼突然冒出了這種想法。

    江澄也不在乎江厭離有沒有應和他,繼續憤憤道︰“以前我怎麼就沒看出來呢!魏無羨(性xing)子簡單易懂,就是愛交朋友,對待他看入眼的人更是頗有種百折不饒越挫越勇到我看著都嫌膩的精神,這藍忘機越是拒絕,魏無羨不就越會湊上去了麼!看魏無羨粘著他,他表面一副嫌棄樣,心里指不定有多開心呢。”

    江厭離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想到哪里去了,藍二公子哪有你說的這樣……藍二公子應該只是第一次遇到阿羨這樣熱情的人,而他自己又是那種不善于表達自己的情感的人,不知所措時可能就會表現出我們看到的那種不近人情的冷淡樣子。”

    江澄道︰“這不就是表面嫌棄內心……喜歡嗎。但有他那麼喜歡人的嗎?不止甩魏無羨臉(色),他還讓魏無羨挨板子!阿姐你就這麼放心魏無羨和藍忘機湊在一起?”

    江厭離眨眨眼︰“這……這不是因為你們違反藍氏家規喝酒了嗎?”

    江澄像是抓到了關鍵點,道︰“這就是個問題了啊。阿姐你也知道,魏無羨那麼愛喝酒……不!他嗜酒如命!阿姐你忍心看他憋屈自己不喝酒麼?所以啊,我們應該趕緊隔開他們,長痛不如短痛……”說完這句話,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眉毛糾結的抽了抽,繼續道,“不對,痛什麼痛,那麼多年了魏無羨還當他藍忘機是知己呢。總之,那什麼……至少……至少要讓他們保持安全距離吧。”

    看他越說越語無倫次的樣子,江厭離失笑道︰“好啦。阿羨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藍二公子為人不錯,未來對阿羨也很好,讓他們多多往來也無可厚非,你看未來畫面里的他們不是相處的很好麼。只要阿羨開心,過得好,不管他的喜歡是作為知己還是道侶,我們都應該給予支持。我相信若是阿爹知道了,他也是這樣想的。”

    就在此時,院子外來了個藍氏門生,也帶來了個消息。

    江楓眠已經到了雲深不知處,此時正在待客的雅室。

    江澄和江厭離面面相覷,都很驚訝。江楓眠此時能到雲深不知處,說明他昨夜就啟程了。但他們想不通什麼事會讓江楓眠連夜趕往雲深不知處。帶著疑惑,他們謝過來通知他們的藍氏門生,一同朝雅室走去。

    快到雅室門口時,他們就看到魏無羨和藍忘機有說有笑的朝這里走來。

    或者說是魏無羨有說有笑的,藍忘機就在他身邊靜靜的听,不時點點頭以作回應。明明是相反的一動一靜,氣氛卻很是和諧。

    老遠的看見拉著個臉走在雅室不遠處的江澄和他旁邊微笑的江厭離。魏無羨對藍忘機說了什麼後,笑著加快腳步朝這邊走來,和他們一起朝雅室走去。他邊走邊道︰“師姐,江叔叔來了的消息你也知道了?”見她點頭,他又看向江澄道,“江澄你總算是起了啊,你還好意思說我起得晚,你自己不都(睡Shui)得跟那什麼似的。”

    江澄也不問“那什麼”是哪什麼。而是打量他的臉(色),繃緊了聲音問道︰“你們剛才(干gan)什麼了?你臉怎麼那麼紅?”一邊用不善的目光掃視他身後不疾不徐走過來的藍忘機。他剛才突然想起一件事,魏無羨視藍忘機為知己應該是以藍忘機不表示心意為前提,要是藍忘機一開始就表白了心思,那他們還會只是知己麼?

    魏無羨有些疑惑的(摸Mo)(摸Mo)自己的臉,道︰“是嗎?我的臉很紅嗎?”

    其實只是紅潤了一點,非常不明顯。在蓮花塢練完劍法時魏無羨的臉(色)有時也會稍微紅潤一些,除了讓氣(色)看起來更好外,根本看不出來是不是臉紅了。只不過江澄此時的想法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腦海里的想法竟然都是︰表白了嗎?這是親了嗎?親哪里了……越想臉(色)越黑。

    魏無羨向此時已經朝走到他身邊的藍忘機問道︰“藍湛,我的臉很紅嗎。”

    藍忘機搖了搖頭。

    他又越過江澄看向另一邊的江厭離,江厭離也搖了搖頭。

    魏無羨就放心了,轉頭就身旁對江澄有些嫌棄的道︰“江澄你什麼眼神。我就說,不就是練了一會兒劍法嗎,怎麼可能就臉紅了。”

    江澄追問道︰“練劍?只是練劍?”

    魏無羨反問道︰“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雅室門口,魏無羨沒等江澄繼續開口,就笑著跟走到門口的江楓眠打了個招呼︰“江叔叔,您怎麼來了?”

    听著他活力滿滿的話語,江楓眠稍微放下心。

    江楓眠笑道︰“都先進來吧。我要說的事與昨天你們經歷的有關。”

    魏無羨他們一驚。藍啟仁去信時必定不會明言天道小界的事情,但按江楓眠的腳程和他的說法,江楓眠明顯知道些天道小界的事。

    室內除了江楓眠和藍啟仁藍曦臣,聶懷桑他們也在,此次進入天道小界的人便都在這里了。等他們都坐下後,藍曦臣將屋子設好結界防備梟鳥,江楓眠才正式說起自己的來意。

    江楓眠道︰“天道小界內(發fa)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藍啟仁和藍曦臣對視一眼,驚訝問道︰“看到了?”其他人聞言也看向江楓眠。

    江楓眠道︰“是的。昨日傍晚,我的腦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江厭離邀請你進入天道小界’。隨後我就發現自己出現在蘭室了,準確說只是意識出現在蘭室內。除了能看到蘭室里面(發fa)生了什麼,什麼都做不了。”

    藍啟仁臉(色)凝重,天道小界的事情他們藍氏是有記錄,可也只是只言片語,江楓眠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道︰“只有江宗主如此嗎?”

    江楓眠道︰“三娘子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只不過她听到的是‘江晚吟邀請你進入天道小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陳情令/觀影]修正未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