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59章 七月的白焰魔術

第1559章 七月的白焰魔術

作品: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作者:煙火酒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柯南見某黑袍人快把千紙鶴折好了,總覺得這麼僵持著也不是辦法,不如直接問問,“我說……”

    “噓……”

    池非遲換了溫潤男聲的聲調,右手食指豎在無臉男面具前,示意柯南別說話,左手往折好的千紙鶴黏了一根引線,把手伸出了天台欄桿。【Google搜索{書名+ck101}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咦?七月手里好像有什麼東西!”記者想到第一手新聞,終于忍不住帶著攝影師上前。

    黑色手套中,白色的千紙鶴十分顯眼,還不等記者開口,千紙鶴尾巴上的引線突然無火自燃,千紙鶴的身體慢慢鼓起來後,也像是瞬間活了過來,拍著翅膀飛向夜空。

    月光下,白色紙鶴身上披著柔和的銀白光芒,在飛出不到一秒後,轟然散成一只只同等大小的紙鶴,在月光下,像是濺開的星子。

    十字路口,或仰頭看天上、或低頭用手機看轉播的人發出嘩然驚嘆。

    而那些濺開的‘星子’,卻是同體型大小的白色千紙鶴,翅膀撲騰聲雜亂,卻也顯得自然,像是在夜空中搭起了長橋一樣,抱團飛向十字路口上方的天空中。

    “這……這是……”

    記者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剛想繼續播報,又看見飛到空中的紙鶴群突然冒出白色的火花。

    如同無聲的煙花,上百只千紙鶴同時燃燒起來,在空中綻放出一朵明晃晃的白色蓮花,而比煙花更驚艷的是,蓮花花瓣還如火焰一般,隨風搖曳,被風吹散出一點點純白的火星子。

    黑羽快斗還站在廣告牌上,第一印象也覺得這場無聲的表演足夠驚艷,嘴角不由揚了揚。

    非遲哥用了什麼手法,他大概能猜到一些。

    之前折的紙鶴,確實是紙折出來的普通紙鶴,只是非遲哥在折好之後,在手里迅速換成了‘特殊紙鶴’。

    這里的幾棟大樓間,肯定有數根鋼琴線或者透明釣魚線藏在夜空中,這只特殊紙鶴的身軀翅膀就穿過了其中幾根線,那些線的一端或者某一部分在非遲哥手里,利用對線的精準控制,讓紙鶴像是活過來一樣,飛向空中。

    而一只紙鶴一瞬間變成上百只紙鶴,看起來是很神奇,可是關鍵應該是那只紙鶴身上燃燒的引線,引線不用點火就燃了起來,應該是某種低燃點、火焰溫度也低的化學物。

    那上百只紙鶴,大概早就順著線被送到了空中,只不過那上百只紙鶴身上涂了黑色的化學物,在那只有燃火引線的白色紙鶴靠近後,引線上的火焰或者引線燃燒產生的化學氣體,讓那上百只紙鶴身上的黑色涂層一瞬間褪去,那看起來就像一只紙鶴飛過去後、突然分身出一大群紙鶴。

    而所有紙鶴都是被串在數根線上的,內部應該也有鐵絲固定體型,所以才能統一飛往一個方向。

    那些紙鶴燃燒出白色火焰的位置,就在直升機正下方的半空中,或許是定時裝置,也或許還是計算好了時間、讓不同化學物在特定時間混合引燃,但不管怎麼樣,他能夠確定,他系在直升機上、本該連接著下方兩個女孩子衣服的鋼琴線,在白色火蓮綻放時,就被一些物質給腐蝕掉了。

    非遲哥玩這麼一手,就是想破壞他‘嘉賓空中懸浮’的表演道具。

    對,魔術說穿了,似乎也就沒那麼神奇了,但今晚非遲哥這一手,不管是想法、視覺效果,還是替換成特殊千紙鶴時沒讓他察覺的手速、對那麼多千紙鶴細致入微的操作,都是一流的魔術師才能展現的能力。

    嗯嗯,不愧是他老爸的徒弟,跟他一樣超優秀∼!

    當白焰蓮花暗淡下去時,池非遲收回視線,低頭看向下方的怪盜基德,雖然他現在壓根沒用自己的眼楮去看,但為了自己用熱眼的事別那麼明顯,擺擺樣子還是要有的,同時,七月以前用溫和嗓音也得繼續用上,以免被柯南一下子就發現了他的身份。

    “怪盜基德的瞬間移動,只需要不到20秒的時間,就能移動到另一個地方,我給你20秒逃走,20秒後,要是你逃不離這一帶,你的生命安全可就沒法得到保障了……”

    靠近的記者,把聲音準確地轉播了出去,讓看直播的人腦海里默默冒出一個評價——用最溫和的聲音,說最囂張的威脅。

    路邊的大樓,越水七埠突以  揮脅煬踝約翰畹憔捅黃缺硌菘罩行×耍  繾詿舐Ы暗奶 咨希 趙諞黃穡 迷剿 駁氖只醋 ャbr />
    越水七部醋攀悠道 陌籽媼   劾鍔磷毆獠省br />
    \(??)/

    小七哥哥還會變魔術啊,超厲害!

    她都想跟著不遠處的人群高呼‘七月’了。

    雖然小七哥哥之前對她默認了自己是七月,但說話聲音和之前聲音的差距還真是大……等等,小哀知道那是自家哥哥嗎?

    灰原哀听著視頻里黑袍人溫和的語氣,懷疑自己哥哥分裂嚴重,抬眼看越水七彩保  衷剿 慘蒼謨寐源窖啊 源妓韉哪抗食贗br />
    越水七玻骸啊  br />
    灰原哀︰“……”

    好了,確認過眼神,大家的目光一模一樣,都是知道某個秘密、且想偷偷觀察對方反應、看看對方知不知道的人。

    上方天台邊緣,柯南也因某七月的話回神,收回看白焰蓮花的視線,偷偷把手背到身後,打開了手表型麻醉針的瞄準鏡。

    準備抓基德的七月,才算是正常了,不然以剛才那麼華麗麗的魔術表演,他都懷疑七月今晚是不是拿錯劇本了,或者眼前的七月是被人假冒的。

    不過話說回來,他真的現在很矛盾。

    一方面,七月這家伙目無法紀,曾經在市區里跟那個殺手蜘蛛打架,連槍都動了,而怪盜基德也是個目無法紀的家伙,做小偷,還老是制造動亂。

    這兩個人很囂張,違法犯罪還擺出‘這才是精彩人生、你們不懂藝術和生活’的悠然姿態,帶壞小孩子,帶偏諸多民眾的觀念,讓他恨不得馬上把這兩個家伙抓了。

    可是一方面,七月算是救過他,曾經解決了逃竄的搶劫犯,把不小心被流彈打中腹部的他、還有孩子們帶出山洞,怪盜基德也算是救過他,曾經在三水吉右衛門的機關屋,在因鑽石被拿走而沖向他們的大水中,是怪盜基德把他們帶上了屋頂,不至于讓他們被大水沖走、被水淹死。

    他其實也不怎麼想讓這兩個人被抓住。

    對于怪盜基德,他只是不想讓怪盜基德偷盜成功,不想讓怪盜基德囂張,最好讓怪盜基德吃個虧,以後改了這個壞毛病,有他坐鎮,怪盜基德要是能收斂一點,那也是好事,最好從此不再盯著人家的寶石偷。

    對于七月,他的想法也差不多,最好讓這家伙吃個虧,抓罪犯時注意一下公眾治安問題,別老是帶著危險武器到處跑,還不管不顧地亂開槍。

    那麼問題來了,他這麻醉針射不射?射的話,射誰比較合適?

    他什麼都別管,看著這兩個家伙打?這看起來是最好的選擇,但基德和同伙就吊在滑輪線繩的兩端,如果基德松開繩子逃走,那基德的同伴就會掉下去、被警方抓住,他覺得基德不會這麼做,那基德就很危險了。

    基德要抓住這里的繩子,或者松開繩子立刻去搭救同伴然後想辦法離開,20秒內根本走不遠,七月又是個會帶危險武器的家伙,相比起來,基德的道具沒什麼殺傷力,正面對上很吃虧。

    選擇幫基德,給七月來一發麻醉針?現在中森警官應該已經帶著人往樓上來了,如果七月中招昏迷,絕對會被抓住。

    選擇幫七月,給基德來一發麻醉針?那更不行,基德目前本來就處于劣勢,一不小心自己和同伙都會被抓住,他要是站到七月那邊,可真就是往死里坑基德了。

    所以……他這麻醉針到底射,還是不射?

    “20秒嗎?沒問題,那麼……”黑羽快斗倒是沒過多糾結,也沒表現出絲毫擔心,嘴角掛著惡劣的笑看柯南,在柯南剛警惕起來時,抬手對準柯南,從袖子里射出繩鉤。

    “嗖!”

    繩鉤飛向柯南,鉤子從柯南身側飛過去後,突然轉向,圍著柯南繞了幾圈,也把鉤子後面的繩子緊緊纏在了柯南身上,。

    柯南背在身後的雙手手臂也被繩子勒住,緊貼著身體,“喂!你……”

    黑羽快斗一收繩鉤,把柯南直接拉下來後,伸手接住柯南,把身上的繩子迅速解下來,綁在綁住柯南的繩圈上。

    柯南︰“?”

    基德想利用他來墜住那邊的同伴?

    想多了吧,以他現在小孩子的體重,怎麼可能……

    黑羽快斗手速極快地又在繩圈上綁了另一條繩,朝下方再次發射的繩鉤。

    “嗖!”

    這一次,繩鉤頂端的鉤子上還有尖銳的箭矢狀鐵物,在被彈射出去後,直飛地面,最終‘啪’一聲釘進水泥中。

    至于中間的柯南,就像‘∮’中的小圈一樣,雖然頭上是另一端被基德同伙拉住的繩子,腳下是一端釘進下方地面的繩子,整個人被綁住、吊在了高空中,但實際上,真正承受拉力的是綁住柯南的繩圈,所以柯南不至于太難受。

    但身體不難受,不代表心里不難受。

    柯南瞪大眼楮,盯著眼前一手還拽著繩子的怪盜基德,眼里帶著困惑和惱火。

    這樣的話,基德一開始用繩鉤接一下兩段繩子就行了,為什麼還要把他綁下來?

    等等,他明白了,基德就是故意的!故意把他這個麻煩綁住、吊在這里,省得他搗亂、讓局勢變得更復雜。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