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夢回大明春 > 026【恰爛分,穩如狗】

026【恰爛分,穩如狗】

作品:夢回大明春 作者:王梓鈞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七八個宋氏子弟站成一排,全都對王淵怒目相向。+++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在貴州城,他們屬于天之驕子,竟多次被一介蠻夷打得滿頭包。

    偏偏宋氏在北衙和族學當中,對小孩子打架持放任態度。只要不動用兵器,只要不打死打殘,隨便這些孩童如何瞎胡鬧——當然,還有一條,不能打擾宋校長看書。

    都沒法找家長告狀,他們的家長不在這里,在各自轄地瀟灑快活呢。

    王淵笑著走下台階,摩拳擦掌問︰“今天準備怎麼打?”

    宋夔下意識退後兩步,大聲說道︰“比試弓箭!”

    王淵立即搖頭︰“宋氏族規,這里不能使用兵器。”

    “出去比!”宋夔指著後山方向。

    王淵笑道︰“可以。”

    宋夔見王淵落入圈套,笑著補了一句︰“我讓隨從跟你比。”

    宋靈兒純屬看熱鬧,不站在任何一邊。听得此言,她鄙視道︰“宋夔,你就是個膽小鬼,居然還要找族中勇士幫忙。”

    宋夔根本不理會宋靈兒的譏諷,死盯著王淵說︰“敢不敢比?”

    “敢倒是敢,”王淵撇撇嘴,“但你們真的好煩啊,簡直沒完沒了。即便我今天比箭獲勝,明天又要換著花樣來,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安靜讀書?”

    宋夔此刻(胸xiong)有成竹,說道︰“我可以發誓,今天比完弓箭,以後都不再找你麻煩。如果你輸了,就要給我們下跪磕頭。”

    “你們輸了呢?”王淵質問。

    宋夔拍著(胸xiong)膛說︰“如果我們輸了,今後就不再找你麻煩。”

    王淵搖頭道︰“不夠。”

    “你想怎樣?”宋夔問。

    王淵說出自己的條件︰“如果我贏了。第一,不能再找我麻煩;第二,不許再欺負我的同伴;第三,你們都要喊我一聲阿哥!”

    “好,”宋夔當即答應,“但如果你輸了,就要喊我主人,從此做我的奴僕!”

    “一言為定!”王淵也很痛快。

    他們此刻讀書的地方,即後世貴陽市烏當區北衙村書院遺址。周圍都是長滿竹子的山丘,尤以東面山嶺最高,喚作鳳凰山。

    比箭之地,便在鳳凰山麓。

    宋夔純屬欺負人,安排八個青壯跟王淵比箭,都是各自隨從當中箭術最好的。王淵只有贏了所有人,才算贏得比試,否則就算輸掉。

    宋夔扔給王淵一把弓,譏諷道︰“小蠻子,沒用過這般好弓吧?”

    王淵懶得搭理他,開始熟悉弓箭。

    這是一把七斗制式步弓,考武舉的必備(用yong)品。

    宋夔指著前方樹立的九個草垛,其實就是九個稻草人,說道︰“射中腦袋和咽喉計三顆豆子,射中軀(干gan)計兩顆豆子,射中四肢計一顆豆子。每人發十箭,誰的豆子多,誰就算獲勝。”

    “我來當判官!”

    宋靈兒主動請纓,態度非常積極。

    王淵擺弄著弓箭,問道︰“我對這種弓不熟悉,能射幾箭練手嗎?”

    “隨便你,”宋夔此刻大方無比,笑道,“這可是七斗弓,你能拉開就算你厲害。”

    宋夔早就打听清楚了,王淵還有半個月才滿十一歲。

    十一歲的孩童,即便長得蠻高,但力氣能有多大?別說七斗步弓,便是三斗馬弓都難以拉開。

    七斗即0.7石,明斤126斤,大約53千克,七斗弓就是116磅弓。(注︰各種統計出入很大,本書引用《中(Z)國歷代糧食畝產研究》,明代一石約為76.75千克。)

    別看文藝作品當中,動不動就“能開五石弓”。

    事實上,七斗弓已經是明代武舉考試,級別最高的制式步弓了,開一石弓那屬于附加題——能挽七斗弓為上力者,能挽五斗弓為中力者,能挽三斗弓為下力者。

    宋夔這貨一肚子壞水兒,根本沒想過跟王淵比箭術。

    宋靈兒猛地回過味來,出于裁判的職業道德,她**道︰“這樣比試不公平,應該換成三斗弓,否則就變成比力氣了,哪里還算比箭?”

    宋夔得意大笑︰“哈哈,是他自己中計,現在可不能反悔。”

    “這種比試有什麼意思?要比力氣大,你們(干gan)脆舉石鎖算了。”宋靈兒非常不高興。她倒不是向著王淵,只因沒好戲看而失望,今天這趟算是白來了。

    王淵則滿不在乎,都說穿越者有金手指,他的金手指可能就是(身shen)體素質好吧。

    從小營養不良,家里油鹽都省著放,居然能夠天生神力,這完全不講科學道理!

    王淵平時所用土弓,大概也就三斗左右,他還真沒用過七斗弓。當即試著拉動弓弦,發現足夠拉個半滿,再繼續便開始變得吃力起來。

    試射一箭,直接(脫tuo)靶。

    “哈哈哈哈!”宋氏子弟捧腹大笑。

    宋靈兒則咂咂嘴,心想︰這蠻子力氣真大,居然能拉開七斗弓,我用的才是一斗弓呢。

    王淵立即作出調整,不到半滿就放箭。無奈靶子太遠,力道明顯不夠,想射腦袋卻落向地面。

    “試夠了沒?”宋夔笑嘻嘻問。

    “沒有。”

    王淵面無表情,把弓拉到七分滿。仔細瞄準之下,手腕已經不住顫抖,再次射出一箭,扎進稻草人的腿部。

    幸好,東方以**為主,弓身相對較短,小孩子也能湊合。

    如果換成歐洲的單體弓,今天根本不用再比了,王淵的手臂長度還達不到開弓要求。

    掏出一截布條,纏在拇指上,王淵說︰“可以了,開始吧。”

    宋靈兒高高舉起馬鞭。

    “啪!”

    鞭子著地,一聲脆響,九箭同時射出。

    第一輪,四人射中腦袋,剩下五人射中軀(干gan)。

    第二輪,兩人(脫tuo)靶,剩下七人射中軀(干gan)。

    第三輪,三人(脫tuo)靶,剩下六人射中軀(干gan)。

    到了第四輪,居然有六人(脫tuo)靶……即便放下弓箭,他們的手臂都止不住顫抖。

    開玩笑,這可是上力者使用的七斗(強qiang)弓,讓宋家土司的貼身侍衛來還差不多,宋家子弟的隨從可沒那麼大力氣。

    包括王淵在內,一群戰五渣,接下來就是比爛了。

    王淵的手臂同樣在抖,但他一次都沒有(脫tuo)靶,也沒有射中過頭部——全程恰爛分。

    之前試射兩次,王淵已知自己的極限。即便他天生神力,但礙于(身shen)體發育,也只能硬拉到七分滿。

    力氣不夠,可以用腦子玩啊。

    每次只拉六分滿,保持對弓箭的掌控度,指著稻草人的腦袋射擊,落下來正好射中肚子。

    那些宋家隨從就比較莽了,一個個都想在主人面前表現。他們本來就達不到開七石弓的實力,為了拿高分全力開弓,相當于勉(強qiang)硬拉,不但違背射箭技巧,還特別消耗體力,也容易把自己的肌腱拉傷。

    等他們反應過來,已經太晚了,肌(肉rou)陣陣抽痛,手抖得跟帕金森患者一樣。

    射到第五輪,直接有八人(脫tuo)靶,只剩王淵還在恰爛分。

    穩如狗!

    “啪!”

    宋靈兒抽鞭子喊道︰“我宣布,王淵獲勝!”

    “勝什麼勝?還沒比完呢!”宋夔的臉(色)黑如鍋底。

    那就接著比唄。

    一時間,箭矢滿天飛,落地皆隨緣,手抖如篩豆。

    宋夔欺負王淵力氣小,將靶位設置得太遠了,現在反而坑到自己這邊。

    八個宋家隨從輸得心服口服,雖然王淵弄巧恰爛分,但爛分也不是人人能恰的。那需要對力道和距離的精準把控,稍不注意就是(脫tuo)靶,反正他們沒有如此天賦——若有那個天賦,早被土司叫到身邊當護衛了。

    宋靈兒指著宋夔說︰“願賭服輸!”

    “以後我不找他麻煩就是。”宋夔說著轉身就走。

    宋靈兒喊道︰“還有叫阿哥呢!”

    宋夔走得更快,只當沒听見。

    宋靈兒沖過去攔住︰“不許走!”

    宋夔生氣道︰“小藎ㄐ」茫  閽趺窗鎰磐餿慫禱埃俊br />
    宋靈兒雙手叉腰︰“我誰都不幫。但我是判官,一切照規矩來,說好的就不能反悔!”

    宋靈兒是族長宋然的獨生女,宋夔的父親還指望著嗣位呢,不能得罪這姑(奶Nai)(奶Nai)。

    雖然越想越氣,但宋夔還是走到王淵面前,用細如蚊吶的聲音說道︰“阿哥。”

    “還有你們。”宋靈兒指著其他人。

    剩下七個宋氏子弟,也只得走過來,心不甘情不願,一人喊一聲“阿哥”再離開。

    宋靈兒頗為得意,笑著問王淵︰“我這個判官當得怎樣?”

    王淵由衷贊嘆︰“鐵面無私,秉公執法。”

    “哈哈,你會的漢家成語還真多,”宋靈兒愈發高興,又說,“你的力氣好大,居然能拉開七斗弓。我父親的護衛都是勇士,也只有一個能開七斗弓呢。不是像你們那樣硬拉,是隨便開七斗弓。等你長大了,肯定也能像那位勇士,開七斗弓就跟吃飯一樣。”

    王淵問︰“貴州城能開七斗弓的有多少?”

    “不知道,”宋靈兒嘰嘰喳喳說道,“但在貴州衛那邊,出了個能開兩石弓的大勇士,他考上武舉就到外地做將軍去了。”

    尼瑪,開兩石弓,338磅弓啊……簡直不是人類!

    至于歷史上那些開五石弓的猛人,即便拋開度量衡差異,也讓王淵難以想象。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夢回大明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