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治療 > 扛不住

扛不住

作品:治療 作者:廿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在馬路上奔跑了一個上午,司茂南體力差不多耗盡一半,拍完這段戲後,司茂南扭頭就回車上,衣服都已經濕通了,額間的汗水直流。+++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一上車,司茂南就把劇組的衣服換掉,換上他自己的t恤,余雋給他遞了一條毛巾,遞給他︰“擦擦臉,會舒服些。”

    司茂南曬倒是沒曬著,就是熱。

    毛巾還冰冰涼,按在臉上很舒服,司茂南舒了口氣︰“毛巾冰過了?”

    余雋︰“嗯,我放到小冰箱里冰了一會兒,用來降暑。”

    司茂南的前助理李倩也是個細心的女孩兒,面面俱到,但是余雋出現後,他發現有他在也就沒李倩什麼事了,余雋確實很細心。

    他以前也這麼照顧那些不知道多少細的女藝人嗎?

    想到有這些可能(性xing),司茂南用毛巾狠狠地搓了搓臉,妝都被他搓得快沒了,白(色)的毛巾沾了一層粉底。

    余雋提議道︰“下午是幾點鐘的戲,要不要先卸個妝,舒服些。”

    司茂南在這里的戲化的妝不濃,這電影不需要化特別夸張的妝,展示他最原始的臉就行,最多也就是把他的造型往少年方向打扮,再化妝上下點小功夫。

    “你給我卸吧,我不想動了。”他是真的累了,昨晚好不容易才休息好,一個上午就差點把他的力氣耗光,**劇情。

    余雋化妝工具箱里找到卸妝水和卸妝棉,他把卸妝水倒到卸妝棉上,坐到司茂南身側的位置︰“把眼楮閉上。”

    司茂南听話閉眼︰“嗯。”

    余雋和司茂南的距離很近,他盯著司茂南的臉,作了心理建設後,抬手從額頭開始卸妝,卸妝棉一點點把他臉上的妝去掉。

    司茂南只感到余雋動作的輕揉,也不知道是不是多想了些,覺得余雋給他卸妝卸出了珍惜的感覺,余雋不恨他嗎?在無數個等待的日子里,他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他敢問余雋有沒有忘記他們的事,卻不敢問恨與不恨。

    卸完妝,司茂南臉上清爽許多,余雋說︰“要清洗一下嗎?我剛打了水回來放著,可以再清潔一下臉,舒服些。”

    司茂南被余雋的聲音環繞著,很舒服,他也不想破壞當前的氣氛。

    “嗯。”

    司茂南躺在椅子上繼續享受著余雋的服務,這回他已經不再拿他跟有助理做對比,再比下去,那是對余雋的侮辱,余雋在這里是不一樣,也許他對余雋來說,也是不一樣的吧。

    他也會給曾經帶過的女藝人卸妝嗎?

    這麼想,他也就這麼問了。

    余雋擠壓著泡沫洗面(奶Nai),一點點抹在司茂南臉上打圈,指尖劃過他的額頭,眼眶,鼻尖,臉頰,下顎,每一個部位他都撫(摸Mo)了一遍,最後一點點將泡沫清洗掉。

    而司茂南則(睡Shui)著了。

    余雋給他貼了一張面膜,輕輕拍了下。

    他把所有物品收起來之後,又將清潔的水倒掉,他也是心情好才會做這些,不想看司茂南太過疲憊,至少別在開拍不到一周就累到生病,這都是生活助理應該關心的吧。

    沒有條件做飯只能繼續點清淡好的菜(色)。

    外賣是王(強qiang)拿回來的,他和張一更喜歡吃(肉rou),點的不是同一家,但幾乎同時到達,也就順道一塊兒拿了。

    大家都為同一個老板(干gan)活,倒也不必計較誰(干gan)的多誰(干gan)得少,張一和王(強qiang)都能感覺出司茂南對余雋的不同,至于司茂南從來沒讓李倩給他清浩過臉部。

    余雋提著午飯回到車內,司茂南還沒醒,他把面膜取了下來,扔到垃圾桶里。

    他現在並不是很有胃口,就坐在後排望著窗外發呆,車內只余徐徐的空調聲。

    司茂南確實是對他態度親昵,可是誰知道這能持續多久。

    他想怎麼樣?

    自己又想得到什麼樣的答案。

    無論司茂南說什麼,他都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自己是不是要堅決一點,他太難受了。

    他還是喜歡司茂南,這一點毋庸置疑,可司茂南呢?

    啊,早上的好心情又被他的胡思亂想打消。

    司茂南醒來時,一轉頭就看到余雋雙手交握在腦後,一臉氣悶的模樣,不知道又在生什麼氣,但模樣有點可愛。

    他繞過旁邊的椅子坐他旁邊,在他唇邊親了下︰“想什麼?”

    又被親了,余雋往旁邊挪了下︰“司茂南,你這樣不好吧。”

    司茂南手肘撐在椅背,捻著余雋翹起的一撮頭發︰“什麼不好?”

    余雋說︰“親我。”

    司茂南快速印上他的唇︰“親了。”他笑眯了眼。

    余雋又體驗了一下他的厚顏無恥︰“……我是說你什麼意思?”

    司茂南看著他的眼,說︰“你想怎麼樣,我都可以。”

    余雋突的將他壓在椅背上,手指捏著他的下巴,輕輕嗤笑道︰“包括上你嗎?”

    司茂南倒沒被嚇著,他輕撫余雋的臉︰“如果你想的話。”

    余雋被他的手弄得差點敗掉現下的氣勢,還是硬頂著一口氣問他︰“為什麼?”他被悟茂南這種毫無抵抗的語氣給(誘you)惑了。

    他得保持清醒才能抵擋住(誘you)惑,司茂南真的很過分,總能讓他毫無防備的陷進去,無法抽離,真的讓人無法拒絕。

    司茂南認真地看著他說︰“因為……”

    余雋快速捂住他的嘴︰“算了,我不想听,你吃飯吧。”

    他轉頭把飯菜拎到小桌上,然後自己下了車。

    司茂南︰“……”靠,他真想一腳把小桌子踢下去。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把事情弄成這樣,果然,有些錯誤犯了一次就不能再犯嗎?

    無論他怎麼表現,余雋都不相信他,現在的余雋心思太難琢磨了。

    他打開外賣袋子,里面裝著清淡但又符合他口味的飯菜。

    算了,慢慢來吧,只要他在身邊。

    余雋又想下車抽煙,但他兜里沒有,張一和王(強qiang)又被盯上了。

    他們再一次重復昨天的畫面。

    只是這回余雋沒要到煙,然後他就听見司茂南從車里探個頭出來,叫余雋進去吃飯。

    上車後,余雋只好跟司茂南對坐著吃飯。

    收拾完後,司茂南將一包煙和一支昂貴的打火機擱在小桌上︰“給你,想抽就抽吧,我不(強qiang)制你戒煙了。”

    余雋抓過煙和打火機,並帶上垃圾袋下了車,說︰“你以前也說過這句話。”

    司茂南被噎了下,心里滿滿懊悔之意。

    當年作的孽現在一點點回報到他身上,但他也甘之如飴,也許會慢慢變成一個m。

    司茂南笑了下,至少今天的余雋願意跟他提起過去,也是一大進步,他應該高興才是。

    就是,余雋怕是又不高興了。

    司茂南在手機里找到劇組的拍攝行程表,開始想事情。

    而此時的余雋拿到打火機和煙後並沒有連續不斷的抽煙,抽了一根後,他將煙和打火機都塞進褲兜里,其實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煩躁,他只是在面對現在的司茂南有些不知所措罷了。

    張一和王(強qiang)兩人頂不住外頭的熱浪,直接縮回車內,余雋抽完煙也自覺回到車上。

    司茂南躺在後排休息,他在前邊的位置坐下。

    下午三點,司茂南的拍攝繼續,余雋一直跟著他跑前跑後,他倒不累,就是出了汗,覺得衣服都發臭了,就想早點回酒店(洗xi)澡,听到導演喊完收工二字,他比任何人都愉悅。

    余雋發現司茂南並沒有馬上離開,他這會兒正騎著自行車,還在拍攝的場地中央騎了幾圈,李紫茹也跟著騎了一會兒,還有專門拍花絮對著他倆一通拍。

    等司茂南把車騎到余雋面前時,只見余雋抱著雙臂冷冷地看著他。

    司茂南解釋道︰“很久沒騎自行車了,我就試試,等會我們騎共享單車回酒店吧?”

    心里想著回酒店的余雋︰“……”

    司茂南征求他的意見︰“想不想騎車。”

    余雋對著他的笑臉狠不下心拒絕︰“你想騎就騎吧。”

    他們將不必要帶的物品都扔回車上,然後各自背個包找共享單車去了。

    在他們走後,小錢跟李紫茹抱怨︰“茹姐,我怎麼覺得南哥對他的助理挺奇怪的。”

    李紫茹看她一眼︰“怎麼奇怪了。”

    小錢小聲道︰“就感覺他不太像助理,反倒是南哥在遷就他。”

    李紫茹想了下,說道︰“是嗎?”

    拍攝地點周圍車輛還不少,兩人成功刷到兩輛新車,司茂南沒讓張一和王(強qiang)跟著。

    余雋問司茂南︰“我們照著地圖騎回酒店嗎?”

    司茂南搖頭︰“不是,我們先去吃晚飯,然後再回酒店。”

    余雋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已經有主意了,也不跟他爭執︰“行,你帶路。”

    自行車車道道寬敞,司茂南和余雋並排騎行。

    一路無話,騎了近十五分鐘後,司茂南將車停靠在江邊,余雋隨他一塊兒將車停放在一旁。

    遠處傳來嗚嗚嗚的船聲,江上還有夜游游船。

    江邊的風有點大,但吹得人很舒服,燥熱感慢慢降了下去。

    司茂南攬著余雋的肩,頭靠在他的頭上,聲音不高不低地說︰“余雋,我們合影吧。”

    余雋看著他明亮的雙眼說︰“好。”

    征得余雋的同意後,他舉起手機,拍下兩人的合影。

    余雋靠著司茂南想︰啊,我果然扛不住的。

    -

    十分鐘後,一張明顯被截過圖的照片上傳至司茂南的微博。

    司茂南︰我答應過的。

    -

    曾經某個周末的教室午後。

    余雋趴在桌上無聊地翻動著一本旅游雜志,問坐在他同桌課桌上的司茂南︰“哥,以後我們每到一個地方就拍一張照片唄?”

    司茂南揉了揉他的頭發,溫柔地笑著應承︰“可以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治療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