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有個秘密跟龍說 > chapter 29.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是。+++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權至龍如實回答,好看的瞳眸染上一抹笑意。

    如果釣玩具魚算的話,那麼他小的時候釣過魚,也算有丟丟的經驗。

    李宰奕笑呵呵的點點頭,轉而看了一眼早已丟開魚竿,雙手壓著帽檐遮陰的顧可安,笑著cue她︰“你說,要是漁民都這樣釣魚的話,是不是都餓*屏蔽的關鍵字*?”

    “可能只得喝海水了吧!”話落,突然海浪變大了。

    隨即她感到手臂一熱,低頭看見一只有力的大手抓著她,耳畔響起他獨一無二的(奶Nai)音︰“別怕。”

    耳朵一熱,她鬼使神差地回了一聲︰“嗯,不怕。”

    蚊子般的聲音,也不知道他听沒听到。

    相比三人的驚慌、驚訝、驚喜等各種表情,阿方索淡定多了。

    隨著海浪一波接一波,完全沒有要平息的意思,有種小小的船只隨時會被大海吞沒的錯覺。

    阿方索拿起對講機跟導演商議後,決定返航上岸。

    也就表示三人幫的上午釣魚之旅就此結束了。

    最終收獲︰0

    返回途中,三人皆沒有說話,臉上不免帶著些遺憾。

    ————

    中午。

    當三人踏進餐廳那刻,純真的小伙子終于意識到他被騙了。什麼自理午餐根本就假的!假的!

    難怪下船的時候他們倆一點兒都不慌,李宰奕好想捂著臉尖叫啊!又氣又丟臉。

    怎麼在愛豆面前,他盡(干gan)這種蠢事呢?

    于是,癟著嘴奄奄的趴在桌上。

    權至龍跟顧可安相視一笑,不搭理他,低頭開始研究菜單。

    撒丁島很久以前是一個小漁村,即便後來發展成了旅游勝地,但由于撒丁島地處偏遠孤島,所以當地人有一種獨特的飲食習慣。

    那就是在海邊吃魚,到內陸吃(肉rou)。因此,今天的午餐肯定離不開海鮮的。比如章魚沙拉、香蒜h烤青魚等等。

    沒有美食解決不了的問題。

    原本軟趴趴的李宰奕一見美食上桌,跟打了雞血跳起來。

    這家伙孩子心(性xing),至少從鏡頭中看得出,他跟已奔三的權至龍比起來少了份成熟。很多時候他咋咋呼呼的,三人幫有點兒一家三口的既視感。

    顧可安曾評價他︰時而像瘋子,時而太沉穩。

    所以即便他實際比顧可安小半歲,但這麼多年的相處下來,也習慣(性xing)照顧她。美食上桌,當即他未多想,先用公用叉子給她(插cha)了塊她愛吃的魷魚仔。

    權至龍看在眼里,心里不太舒坦,但面上依舊溫溫和和地問他們︰“要喝葡萄酒嗎?”

    海鮮配紅酒。

    “好哇,撒丁島的葡萄酒與西班牙葡萄酒風格略微相似,主要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產的葡萄口感不同,自然釀出的葡萄酒也不一樣。”顧可安眼楮發亮,贊同道,“工藝講究,更濃香馥郁,可以小酌一杯。”

    反正三人下午也不開車,少喝點兒,何況有些海鮮必須加上葡萄酒才有別樣的口感。

    就這樣,三言兩語決定了。

    可能稍微喝了點兒酒,李宰奕腦子熱乎乎的,不該說的話題從他嘴里蹦了出來,麻溜的︰“安安啊,如果那天不是經紀人攔著,我差點兒就在微博跟那位姓古的老太撕起來了。”

    他們十幾歲開始認識,她家有誰,誰關心她,他再清楚不過了。當時他正在劇組拍戲,還是助理給他看到的,網上已經發酵得很嚴重了。他看完視頻喪著臉,為她委屈得不得了。

    姓古的。

    不僅顧可安,連權至龍握刀叉的手微都頓了一下,臉上神情冷了幾分,放下刀叉抬眸盯著李宰奕,他抿了抿嘴,終究沒有說出一句話。

    一是沒立場,二是他還(摸Mo)不清她對那人是個什麼態度。

    可想而知這個話題一出,現場氛圍秒尷尬起來。趙俊剛要開口,顧可安冷笑道︰“幸好你沒犯傻。”

    那天還別說,她就怕他腦子糊涂(干gan)出糊涂事。其實他經紀人沒收他*屏蔽的關鍵字*電腦,也是她授意的。她的朋友很多,能為她不顧自身利益站出來幫她的卻不多。

    攝像組里的趙俊心髒一震,心說這是要準備澄清了?

    果不其然,顧可安微微一笑︰“我家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十來歲就跟著父親在成都混,要不是陳姐帶我進演藝圈,我恐怕現在不知道在哪兒做藍領工人呢。”

    她話說得輕松,卻讓身旁那位暗暗握緊拳頭。

    李宰奕也沒想到她會接這個話題,非常意外地看著她,那句話剛說出來他立馬就後悔了。看她”冷(暴bao)力“處理,若不是想保護人就是不想提某些事。

    真想錘死他自己。

    心情跟坐過山車似的,隱隱開心地啟唇︰“你……”

    “也沒什麼不好提的。”她大概看出了李宰奕的想法。“雖然是親(奶Nai)(奶Nai),但這二十五年里,我跟她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唯獨那幾次都是來我家要錢。”

    很是諷刺。

    “我們還不是擔心你傷心啊。”李宰奕不好評價姓古那人,不說厭惡她,但也喜歡不起來。人心都是(肉rou)長的,被親人扣髒水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他真的為她委屈,因為了解,才會心疼的經歷。

    還記得當年高中補課的時候,老師問他們的夢想,他說因為喜歡演戲,還有人說想當明星,唯有她說︰“為了生存。”

    現在想來,又無奈又心酸。

    所以他們這群朋友也很有眼見力,沒提過半個字,知道她不愛提家里的事。所以他今天也是想借著紅酒發“酒瘋”,如果他提了,她能說出來,按趙俊的(性xing)格絕對會在節目里幫她澄清。

    這麼好的女孩,不應該被那麼無須有的人影響前途。

    權至龍半斂眸(色),看太清情緒,小抿一口紅酒後,他問她︰“那為什麼當初不站出來澄清?”

    還別說,他跟李宰奕想到一處了。

    “因為我父親。”顧可安不會向他隱瞞,暗深的雙眼溢出失落,一閃即逝,除了權至龍沒人看到,連鏡頭都沒捕捉到。

    冷漠的神情,跟她沒有(關guan)系那般,繼續說︰“每個人都有軟肋,大概我父親的軟肋就是她吧。”

    “其實我一點兒都不排斥她,很早以前我就知道父親在接濟她,長輩的事我也向來不管,所以之後每個月我都加了生活費。但人(性xing)本貪,父親的孝意養成那家人無底洞的大胃口。”

    權至龍跟李宰奕靜靜的听著,都知道她口中的”她“是誰。

    “我父親可能耳根子很軟,反正一年又一年,他們每次要的錢也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頻繁。那家人也不出去工作了,家里農田里的草都長到了脖頸子。更可笑的是,他們開始向我要錢,給他們家的孫子買別墅娶老婆。”

    她嘴角掛的笑突然拉了下去,冷冷的,面無表情道︰“本就沒有什麼情分,唯獨的血緣也早被磨掉了,其實我真的不難受。”

    就當路上扶了個老人,反被坑了。這樣想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也或許,經過上輩子一趟,她看淡了親情。

    李宰奕听得義憤填膺,反觀權至龍鎮定很多,若不是眼底(露)出的心疼,她還以為他可能是走神了沒听到呢。

    心底一暖,感激地沖他笑了笑,做了個無聲口型。

    ——謝謝。

    ……

    說出來了,如釋負重的輕松。

    這頓午餐也到了結尾,三人吃得開心,尤其是李宰奕。這段時間一直放在心上的石頭,也放下了。

    這場鬧劇,不能平白無故的沒有結局,留著終是個隱患。

    吃飽喝足的三人結賬向下個地點徒步走去,李宰奕落在隊伍最後,笑得像個孩子,很燦爛。

    大大吸了口咸咸的空氣,他來這個節目的目的,都達成了。

    滿足!

    ————

    “我們往玻莎小鎮那邊走。”顧可安帶頭領路,這條路線是權至龍定的,她跟李宰奕都沒意見。

    看了玻莎小鎮的圖片,她又去上網查了。整個玻莎小鎮像一幅彩(色)的油畫,那這幅的作者就是一千多年以來,居住在這個小鎮上的所有居民。

    可見當地居民非常懂得享受生活,私彩斑斕的房子緊緊挨著,小巷子不窄不寬,每家門戶門前都有花盆,像進入了童話世界。

    顧可安步伐輕松,笑著說︰“我覺得這個小鎮很美,比海邊還有意思。”

    能欣賞的東西也多,當地人也很可愛。

    “這個房子好像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它掉了顏(色)會重新漆。”權至龍也喜歡這里。

    “咦?這是門嗎?”

    “是的,它這里每一個門都不一樣,很有特(色)。”

    這種藝術的東西,李宰奕(插cha)不上話,他拿出手機拍幾張照片,準備發個微博記錄就ok。至于建築風格、房門形狀等,他也欣賞不來。

    有那麼一刻,他覺得這兩人還蠻般配的。

    當然,如果好友能把愛豆拐回家,他絕對雙手鼓掌歡迎啊!自有了這個想法後,李宰奕時常看看他,又看看她,帶著濃濃的打量。總覺得他們兩人之間怪怪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甚至他覺得自己是多余的存在。

    ???錯覺吧?

    沒等他想太多,顧可安停步在一面深紅(色)的牆壁旁,有扇復古的門窗,她覺得非常適合拍文藝腔調的照片。

    她也漸習慣指使權至龍給她拍照了。“龍哥,我們在這里拍一張照片吧。”

    “好。”邊說便掏出手機。

    李宰奕見此趕緊靠近顧可安,pose都擺好了,下一秒卻被狠狠地推出畫面。听見顧可安說︰“我要單獨照,嫌棄你。”

    “……你嫌棄我啥?我辣麼帥,要肌(肉rou)有肌(肉rou),要顏值有顏值。啊,你嫌棄啥呢?”李宰奕不(干gan)了,叉著腰原地跳起來。

    權至龍不動聲(色)打開了攝像頭,開啟錄像功能,對準只差在地上打滾的李宰奕。

    眼楮里閃過一絲玩笑。

    “嫌棄你傻,咋地?”兩人家鄉話都出來了。她才不要跟他一起拍,穿得花花綠綠的,影響照片美感。

    “……”

    權至龍听不懂,但憑直覺覺得錄下來會很有意思。

    這樣的小仙女他也是第一次見,很鮮活很可愛,無憂無慮的,沒有一點兒藝人包袱。

    小巷里沒什麼人經過,兩人也是鬧著玩的,差不多見好就收。最後單獨照、兩人照、三人照都拍了很多,全在權至龍的手機里。

    至于那條視頻,除了攝像師,就顧可安知道,她在他開始錄的時候就察覺到了。準確的來說她是故意引李宰奕耍潑的,就喜歡拿他的丑照逗他。

    趁李宰奕不留意時,顧可安偷偷低聲問道︰“視頻回頭發我啊。”

    “嗯。”

    權至龍想了想,補充道︰“心情不好可以拿出來看看。”

    嗯?

    她突然有點兒同情李宰奕小可憐了,在愛豆面前的形象一去不復返咯!逗比實錘。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重生]有個秘密跟龍說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