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狐媚子 > 72、渚上(三)

72、渚上(三)

作品:狐媚子 作者:白羽摘雕弓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還能怎麼辦?甦奈心里暗啐一聲。

    快跑!

    堪堪看見一雙腳, 甦奈甚至不抬頭看看臉,便朝相反方向飛竄出去。

    那攤主也不急追,猶自站在原地, 一陣胸有成竹的笑聲遠遠地自她背後傳來。

    紅毛狐狸正跑跳著, 眼前忽然從天而降一面牆, 巨大無比, 擋住前路。幸而她剎得快,否則非得撞扁了鼻子不可。甦奈一瞅, 那牆是由碩大的竹木片編制而成,道道交錯橫斜, 還散發著濃郁的竹木清氣。

    她陡然反應過來——這哪里是牆,不正是那攤主手里拿的那把蒲扇嗎?

    眼下那蒲扇如鬼魅般, 放大了不知多少倍,像屏障一般高大蔽日, 擋在她面前。攤主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悠悠笑道︰“小妖, 你破人劫數, 擾人氣運, 我屢次提點與你,你倒听不明白。眼下我不招你,你卻跑來招我, 豈有隨你來去的道理?”

    甦奈叼著布帽,听到一半已然膽寒, 下巴毛貼在地上,向後退了兩步。

    若是尋常小妖,早已嚇得屁滾尿流,吐出贓物求饒。但這紅毛狐狸仿佛天生少開一竅, 不曉得怕,只是苦著臉奇怪道︰見了鬼了,二姊姊不是說,世上神仙最少見嗎?我怎麼又惹著了一個不得了的人物?

    這破爛神仙說什麼“破劫”,听也听不明白,不過她明白的是,這個神仙已決意要給她點教訓,就是她還了帽子,也不頂用了。

    倒不如搏一條生路,等她脫了身,再同他討價還價一番。听聞神仙大都慈悲寬厚,講得通道理的,這一點在前兩次遇見那提籃童子和小和尚的時候便有所印證。她用帽子給楊昭他們變餐食,和攤主用帽子請他們吃飯,不是一個道理嘛!何必這麼小氣呢?

    甦奈想到此處,惡向膽邊生,她亮出帶著彎鉤的狐狸爪,照著蒲扇狠狠一撕。

    誰知,這大蒲扇變大後堅硬得可怕,她一爪子上去,非但沒有撓破,反而差點被翹掉了指甲。紅毛狐狸猛地收回爪子,疼得齜牙咧嘴,審時度勢地改變策略,反抓住扇子向上一撈,從扇子底下拉出個縫隙,靈巧地鑽了出去。

    攤主未料到她如此脫身,頗為詫異,蒲扇縮小收回他掌中。他漫不經心地扇了兩下,眼楮只盯著那飛竄出去的紅影,哼笑一聲,又是一扇子丟來。

    那蒲扇在空中便放大數倍,大刀一般從天而落,直劈甦奈的腦袋。

    媽呀,不好了!紅毛狐狸跑著,覺察風聲,腦袋猛地一低,堪堪讓它從腦殼的毛尖上擦過去,保住了脖頸。狐狸戴在頸上的佛珠卻沒這般好運,叫扇子直直斜削過去。

    那佛珠不知是什麼材質做成,叫扇緣一踫,竟然沒有碎成漫天殘渣,反而如金石相踫,嗡然迸濺出幾星火花,蒲扇像是被一股力量彈開了,猛然落回攤主手上。

    攤主一把持起扇,再一看,那幾枚火星跳躍至于空中,旋轉不滅,光暈拉成漩渦,在空里形成一朵金色三瓣花模樣,金光內隱約有一男人誦經打坐的虛影,不過頃刻便寂滅。

    攤主卻已看清,捏緊扇子柄,好似不敢置信,細細一想,面露肅然之色。隨後他臉上笑紋一深,扇子又不緊不慢地搖起來︰“好狐狸,原來是背靠大樹好乘涼。”

    他又笑呵呵道,“天地萬物,眾生畏他敬他,不過我卻不怕他。今天就是他本尊現世,我也敢向他要個解釋。”

    話音未落,蒲扇已脫手而出,在空中閃著金光,一分為五。

    甦奈見前面來了牆,不願纏斗,掉頭逃跑,誰知身後又來了牆,牆從四面八方轟然墜落,組成個蛐蛐兒籠子,把她困在中央。擋住去路不算,這些蒲扇,還在往中間收緊,越收越小。

    甦奈眼不見天光,左顧右盼,心里直道︰完了,完了,那破神仙這是要把她給揉成個狐狸丸子!

    狐狸後足一蹬,一躍而起,還沒翻過五指山,空里又來了一把蒲扇,當頭壓下。

    眼看要給擠成狐狸丸子了,她的姊妹,她的男人……甦奈的熱血直往腦袋里沖,一時什麼法術都記不得了,只在蒲扇壓下來的瞬間,氣沉丹田,使出吃奶的力氣,伸爪子一推——

    那蒲扇哪是尋常之物,是她說推就推開的?攤主笑嘻嘻地持扇,輕巧地用那“頂蓋”嚴絲合縫地將狐狸壓回了籠子里。

    他正松口氣,只听得“噗呲”一聲,從他的蒲扇當中長出了一根細細的藤蔓,那藤蔓尖立著,迅速長滿了翠綠的嫩葉,隨風招搖。隨後,那藤蔓猛地生長起來,如小蛇出洞般,轉眼便鑽出來數尺,不僅變長,還變得有手指粗細。

    攤主一凝,暗道不好,意圖收扇卻已來不及,轉瞬之間從扇籠的四面生長出無數藤蔓,如同綠色的小手爪一般,只听得“砰”的一聲巨響,扇籠竟然從中間破開了!

    攤主猛然收回蒲扇,只見他的扇子中間被鑽出一個大豁口,幾縷竹絲軟踏踏地耷拉著,扇面上流轉的金光,迅速從這破口流瀉而去。不出片刻,它便神力盡失,看上去便與尋常的蒲扇無異了。

    攤主眼楮瞪大,看著這把破蒲扇,半晌沒緩過神來。

    甦奈死里逃生,自是一路狂奔,後怕道︰“原來這結了妖丹後的放出來的破藤,雖然沒有二姊姊的火焰厲害,卻不是什麼好處沒有,關鍵時刻,還能救自己一命呢。”

    她將帽子吐出來,端端正正往腦袋上一戴,嘿!不大不小正剛好,不由得十分得意。

    她一面奔逃,一面又想到方才破開扇子時,那攤主驚愕扭曲的臉,心里一陣竊笑︰是他非得趕盡殺絕,她才拼命掙扎的嘛。她想了又想,忍痛在尾巴上拔了一撮毛,向後一,“老丈,奴家可不是那種白拿人東西的狐狸精!這個借你補扇子去。”

    她心里想得很好,堂堂三百年修煉的狐狸精,一根尾巴毛可施展一個幻術,十分金貴,連她平時都不舍得多用,給他一把,連同買帽子的,總夠了吧?

    攤主並未追上去,他生得一張笑面,看起來總是不生氣的。他手里捏著一把狐狸毛,笑道︰“世間豈有這般強買強賣的道理?”

    “竟還有寶珠仙子的功德。”他自團成一團的狐狸毛中間,小心地拈出半根白色的毛,在眼前細看,搖頭道,“分明是只潑皮野狐狸,滿身的機緣,真是奇怪,奇怪。”

    他又仔細去看那些被絞成數段的藤蔓。它們竟然已然落地生根,郁郁蔥蔥地長在了路邊。施舍生命,乃是仙家緣法,只有至純至善之人才能實現,但那狐妖有凡有半分邪惡之心,有半點血債命債,都不可能修得此法。他見此狀,心里算有了數,還算是欣慰。

    只是那攤主面上神秘莫測,忽而又嘻嘻一笑,起身轉向甦奈的背影,大聲喊道︰“小妖,那帽子不過是個小玩意,你若喜歡,今日便送了你。你好好戴著它,可別輕易摘咯!”

    甦奈回來時,天邊現了白色的熹光。她折騰了半宿,筋疲力盡。狐狸跑到水邊,化作個妖嬈小婦人,又將懷里的瓶瓶罐罐,在水里洗涮。這些都是昨天狐狸掘墓的時候,從里頭刨出來的,陪葬品做工精巧細致,洗干淨,恰好能給他們做碗碟。

    甦奈從水里撈了一尾魚,又扯了幾片樹葉,急匆匆想要試驗新得來的布帽的妙法。那布帽也不負她期望,活蹦亂跳的魚丟倒進去,倒入盤中的便是一道熱氣蒸騰的紅燒黃花魚。甦奈仔細看過,布帽里面空空如也,沒有沾上半點醬汁,將它翻過來抖一抖,只倒出了一地干燥的魚鱗。

    她心中大喜,一連烹制了三菜一湯,精心地擺放在托盤上,將布帽往頭上一戴,深吸一口香氣,端著托盤扭著腰便走。

    紅毛狐狸已想好了,她要去溫柔地叫醒楊昭。自此以後,他吃穿用度都指望著她,還愁不乖乖地給她采嗎?

    男人也有了,美食也有了,她甦奈的幸福日子就要來了!

    甦奈正飄飄然靠近墓穴邊,卻覺察里面沒了男人的味道。狐狸耳朵尖動動,在不遠處听到了熟悉的聲音。

    甦奈笑容一凝,循聲走了幾步。

    只見茂密的樹叢掩映下,有一口深井,井邊蹲了一個白衣少女,少女身段窈窕,濕漉漉的長發散落在背後,懷里正摟著一個少年。少年的頭發泡在水桶里,她一手拿皂角揉搓他的黑發,另一手不斷地從桶里舀水澆在他頭上。

    二人一面洗細,一面柔聲低語,動作親密曖昧。

    甦奈心髒狂跳,忍不住撥開樹叢,大喝一聲︰“你們在做什麼!”

    正在桶里洗頭的正是楊昭,一聲斷喝之下,他叫水眯了眼楮,“哎呦”了一聲,那散著濕法的少女訝異回頭,正是小桃,她驚喜道︰“甦姊姊,你醒啦?”

    “昨夜里我發了急病,害得楊昭也折騰了一宿,出了一頭的汗,正巧發現外面有口井,能打水,便出來洗洗。”

    楊昭無辜地看著她道︰“我們出來時叫了你兩聲,你睡得太死,怎麼叫都不醒。小桃說你累了,不許我再喊……唔。”話未說完,叫小桃捂住了嘴巴。

    小桃是個會察言觀色的,看到甦奈眼里冒火了,便斂聲閉氣,只拿那雙楚楚的眼楮討饒地看著她。

    甦奈心道,她半夜就跑了,留在被子里那個不過是個障眼法,自然喊不醒,這兩人倒也沒有說謊。可雖然如此,她歷盡千辛萬苦去找飯吃,還差點被那破爛神仙搓成丸子,她辛辛苦苦找來的男人,卻在和別的小賤人玩水嬉戲……

    紅毛狐狸感到一股熱血直沖腦殼,將帽子一摘,用力扇起風來,另一手叉腰,強笑道︰“你們兩個孤男寡女,相互洗頭實在不成體統,不光我說,外人看到了也容易誤會。小桃妹妹,你要洗頭,就應該叫醒奴家嘛……”

    兩人眼楮同時瞪圓,十分驚愕地看著她,半晌沒說出話來。

    初始時,甦奈以為他們是心虛理虧,十分得意,可是講了半晌,見那兩人還僵立空中,不約而同地盯著她的臉,她的聲音一停,驚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摸向自己的發頂,摸到了個軟綿綿的、毛茸茸的東西。

    甦奈吃了一驚。

    她立刻跑到井邊,趴在井沿子上照水,只見水中人的秀發之中,赫然生出一對毛絨絨的紅色狐耳。

    “糟了!”甦奈心道,“耳朵怎麼跑出來了?”

    普通狐狸化形,幾百年里狐爪、狐面、狐耳依次收掉,最後變成人形。只有未化形完全的狐狸精,才會出現這種半人半狐的樣貌。她三百歲以後,早就可以變換自如了呀!

    甦奈動了動耳朵,想將其收掉,卻傻了眼,這對狐耳好似黏在她腦袋上一般,竟然紋絲不動。她急得一邊念訣,一邊將耳朵往腦袋里按,尖牙齜出,耳朵都搓掉毛了,卻還是收不回去。

    她的化形術失靈了!

    “甦姊姊,甦姊姊。”楊昭和小桃一左一右圍上來的時候,甦奈反應過來,急忙戴上帽子,將腦袋遮得嚴嚴實實,眼里閃過一絲恨恨的綠光。

    定是那攤主搞的鬼。

    郎中再次提著藥箱趕來。

    楊昭將他讓進醫館內室,小桃乖覺地將門閉上。甦奈坐在板凳上,將布帽小心地掀起一角,老郎中湊近了,看清了里面的耳朵,嚇得立刻向後一傾。

    “這,這,這人生異狀……”

    那長相妖嬈的小娘子嘴角一撇,吧嗒吧嗒地掉下淚來,抽搭道︰“郎中,好些天前您給小桃治病時候,我們不是還見過?那時候奴家還未害這怪病,分明是個正常人。眼下成了這樣,奴家怎麼見人呀!您要給奴家想想辦法呀。”

    郎中叫她搖晃得發暈,連忙道︰“這個我雖看不了,卻也能判斷,這怕不是什麼病,乃是……”他顧盼左右,確認四周無人,才狀似神秘道,“得罪了什麼非人的……的‘東西’,故意作弄于你呀!”

    甦傾心道︰還用你說?她面上卻抽抽搭搭,扯著郎中的袖子不放︰“您妙手回春,連死了的小桃都救得,可有什麼藥丸丹丸的,可以給我用用,把奴家給變回去呀?”

    “哎呀,小娘子!”郎中無奈道,“不是我不給你醫治,那鬼蟾,不過也就指甲蓋大小的一點兒,鬼市偶然得來罷了,已叫你們用了,哪還再有哇!”

    他嘆口氣,推心置腹道︰“那鬼市內,高人遍地,你若是想變回去,不如你們一起想辦法去那鬼市看看,定會有人能解決的。”

    出了醫館,甦奈戴著那頂破帽子,灰溜溜走在街上。

    幸而楊昭和小桃好騙,兩人都相信她是被人故意變成了這副模樣,非但不怕,還對她同情不已。

    可就算是成功采了楊昭,以後她這耳朵收不回去,走到哪都要戴頂破帽子,打眼看去像個尼姑,可怎麼采別的男人呀?

    想到此處,甦奈咬咬牙,拉住楊昭的手臂道︰“弟弟,咱們去渚上吧,奴家還是想往鬼市走一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狐媚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