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靠和韋恩分手108次發家致富 > 第60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蝙蝠俠當然沒有感應錯。+++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sto123.cc畢竟不論蜘蛛精七姐妹是什麼人設,她們的最終目標都是走腎,肯定是不可能真的出現純情女孩,米斯蒂要做的,是讓各種人設和食肉系之間出現平衡。

    這真的是件很有挑戰性的事情,對吧?

    最小那只蜘蛛精揚起腦袋,眼巴巴瞅他︰“布郎?”

    布魯西寶貝被迫營業︰“嗯。”他低低地笑,“甜心,不會弄哭你的。我技術很好,我保證。”

    小蜘蛛精啵啾一口啃他嘴唇上,又飛快撤離,沒有給布魯斯撬開她牙關的機會,“我送你下去。你不喜歡俯視哥譚,我以後就不做啦!”

    簡直就是夾心軟糖餅干——外黃內軟。

    紫衣將他送回莊園後,啪嗒嗒踩著軟鞋跑了,說是到其他地方玩,“你別來找我呀,我想自己去玩。藍衣喜歡賭博,你如果想認識她,可以去那里。”

    布魯斯沒有去賭場。他坐在韋恩莊園的窗台上,是米歇爾曾經假裝跳樓,被他抓住的那個窗台,拿出手機,去敲spy。

    布魯斯︰你認為,人有可能接二連三的心動嗎?

    那邊秒回︰老板,你那是花心,沉迷于美色,不是心動。

    布魯斯︰……除了花心,還有其他可能嗎?

    spy︰老板對誰心動?上次那位人|妻?

    布魯斯選擇性扭曲部分事實︰不是她,她不適合我。是我在珠寶展覽會上踫到的大盜,我喜歡她,又喜歡我鄰居家的女孩,我知道什麼是真的喜歡,所以,你覺得,她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思索片刻,布魯斯把某天監控里拍到的貓女照片發過去,作為真實想法的偽裝。

    畢竟,總不能發蝙蝠女的照片過去。而且,對方如果搜索,也能搜索到,貓女確實是珠寶大盜。

    手機對面的米斯蒂臉有些紅。她真是自作多情,還以為布魯斯說的是她呢。幸好不是,不然她就得迅速收拾蜘蛛精姐妹,離開哥譚了。

    于是,米斯蒂毫無防備心地問︰你喜歡她什麼?

    布魯斯正在繼續套貓女,和透露些許真實情況中遲疑時,對面很快叭叭叭發來很長的句子︰你是我老板嘛,我給你傳授一些獨家經驗!不過,咳咳,那是我的核心機密……

    不缺錢的哥譚首富好笑地搖搖頭,從賬戶里劃50萬過去。

    那邊︰謝謝老板!祝老板感情和和美美!請等我稍微組織語言!

    米斯蒂笑容滿面地吧唧親向手機屏幕,翻出自己的記賬本,加上50萬的收入。

    唔,如果這次七姐妹沒有問題,那她就多出3500萬美元的存款,正好收手。如果沒有……米斯蒂雙擊布魯斯發過來的照片看,覺得不管有沒有,在老板有真愛的情況下,避免被炮灰,她依然得金盆洗手。

    畢竟,開始她去勾搭布魯斯•韋恩,那也是因為他一沒真愛,二是花花公子,浪跡花叢,換女朋友比換衣服勤奮。反正只要漂亮都行,那她為什麼不做呢?花花公子又不介意每段時間的女伴是誰。

    但是,如果知曉對方有真愛,那可不能繼續,不然,不是插足人家嘛。

    看在50萬的份上,米斯蒂決定花費畢生精力去幫老板拿下那位大盜︰老板,首先,你確定自己是同時對兩個人喜歡對吧?最好的分辨方法是,你想清楚,你喜歡的是她的什麼?

    spy︰假設,我是說假設,你對鄰居家的女孩的喜歡是她的單純善良,然後,那名怪盜妖艷,美麗又神秘,和鄰家女孩完全不同,你認為喜歡她是對那女孩的背叛?

    布魯斯︰我的心情確實近乎這個。

    spy︰那麼,怪盜她善良嗎?比如說,你看到她雨天救小貓,或者給乞丐美金?又或者,你確定她吸引你的是她夜色中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而不是她偷盜時,從不傷害任何人的舉動?你那時候覺得她游走正邪之間,偷東西卻從不殺人有魅力,或許,戳中你心髒本質的,是她的“不殺人”。那也是善良的一種體現,是隱藏在她種種性格後的核心。

    spy︰你好好想想,你喜歡她的,是類似于這樣的核心嗎?如果是,不能說你花心,因為那本就是對方擁有的令你心動的特質,你只是再次將它認出來。

    米斯蒂發現,發完上面的話後,老板很久沒有回話,看來是有啟發的。

    很好,她對得起那50萬!

    米斯蒂又親一口收款界面,美滋滋打開衣櫥,換成藍衣,準備好去賭場。

    有始有終嘛。

    反正大概率布魯斯叔叔今晚就會跟她分手,去追愛了。

    ——呃,當然,她不會賭博,到時候得用點作弊手段。反正她只是去做個藍衣擅賭博的人設,到時候贏來的籌碼不換錢,就不算觸犯底線。

    出門之前,手機震動,米斯蒂拿出來解開鎖屏,布魯斯叔叔的消息傳來︰你說的很對。多謝,spy。

    spy︰不用謝,看家本事!【大拇指jpg】

    然後,又是50萬的轉賬。

    米斯蒂︰“……”要、要不這個號碼不注銷?說不定布魯斯叔叔後續還需要幫助呢!

    幸運錢幣賭場迎來砸場子的藍衣女人。

    為什麼說砸場子呢?她從下午兩點,賭到晚上七點,玩的永遠是黑杰克,從來沒輸過。贏來的籌碼堆滿桌面。

    女人鳳目狹長,手里夾著長煙桿,偶爾吸一口,白煙圈如同巴別塔,層層疊向空中。

    對面的莊家眉毛濕潤,不太敢眨眼楮,他桌面的牌已經拿到15點,但是對面的女人是19點,如果他拿到5的牌,正好比對面高,那就能贏,反之……

    周邊的賭徒,都在火熱地喊︰“拿啊!不敢拿嗎!爆她啊!沒屁|眼的孬種!”

    女人不急不緩地抽煙,“拿嗎?你還有兩次,說不定兩次加起來,剛好是5呢?”

    她當然不急,她知道,那張牌是k,算作10點。莊家拿了牌,就會把自己爆掉,不拿牌,15點,根本壓不過她的19點。

    莊家右手不斷抽搐,“拿……”說不定呢,說不定是小于6的牌呢。

    莊家顫栗雙手開牌,黑桃k的長劍仿佛刺進他的心髒。他往後跌坐,和冰冷的椅背接觸,才發現自己的襯衣早被汗水浸透。

    他輸了……

    女人的煙桿篤篤敲桌面,那聲音仿佛彼岸的回響,扼住人的咽喉。沒有人想歡呼。

    如果一個人贏一次兩次,那是運氣,少有人在意;贏十次,是賭技,讓賭徒腎上腺素涌動,起哄想要看更多;但當她一直贏下去,百次,千次,遠遠超出人的認知,熱血冷卻,恐懼蔓延,視線卻克制不住凝固其上。

    有人腦子轉得快,看女人的目光已出現憐惜。

    她會死的。任何賭場都不會允許她去兌換那麼多的籌碼,尤其是哥譚,殺人好比吃飯的地方。

    賭場老板︰“查到了嗎?那他媽來搗亂的婊|子是哪邊派來的?企鵝人?黑面具?”

    “老板,她似乎是外來者。”

    老板神色猙獰︰“外來者是吧!一槍崩……不,抓住那婊|子,我要將她賣到黑市去,讓她用身體來償還我今天的損失。”

    莊家收到暗號,黏稠汗水的手抓住賭桌下的槍支,飛快抽出來,槍口對著藍衣,眼中快意瘋狂︰“婊|子,脫光衣服!”

    她太讓他丟臉了,五個小時的黑杰克,他從來沒有贏過。

    “這位先生,我希望你知道,用槍支威脅女性令人不齒。”

    那聲音非常有代表性,哪怕是處于喧囂的賭場里,都能令人依稀分辨出它屬于誰。

    “**,你居然沒有查出來,那是布魯斯•韋恩的女人?”賭場老板冷冷盯向查消息的人。

    那人結結巴巴想要辯解,賭場老板已經沒有耐心,他拔|出腰間沒有裝消|音|器的手|槍,槍響過後,那人神色驚恐地往後倒,生命被殘忍地強行從他身上奪走。

    有打手走出來,把那尸體拖走,熟練地帶去喂狼狗。賭場老板眯起眼楮,繼續從監控里觀察情況,布魯斯•韋恩走到賭桌前,漫不經心地拾起桌面的籌碼,問︰“贏了多少?”

    藍衣注視他,男人側臉,與她對視︰“嗯?”

    藍衣抬手,五指往桌面方向仰,示意他看。

    他詠嘆︰“哦,我還以為你將半個哥譚的財富都贏走才會招來報復呢。”話語中充斥︰就這點錢,他們至于對你下殺手的……豪氣和鄙夷。

    賭場老板從暗門里走出來,賠笑︰“抱歉,韋恩先生,我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友。”瞪向莊家,“快道歉,別總是沖動,隨便做出讓我困擾的事。”

    莊家腮幫子扭動,慢慢將手臂垂低,呼吸粗重,“對不起。”

    藍衣沒有說話,隨著她拿起煙桿,通體黑沉的桿身似乎滾動暗紅血線,布魯斯瞥到那血線隱沒進她手心,透出不祥氣息,心頭突然猛跳。

    “藍衣。”布魯斯掛起微笑,“是藍衣嗎?”

    蜘蛛精嘆息地吸一口煙,煙霧繚繞中,她說︰“我可沒有小七那麼好說話。”精致的眉眼好似沉出靜水。

    “是是是,您受驚,應該的。我們願意賠償您精神損失費。”賭場老板臉上賠笑,心中大呸︰裝你媽的裝呢!要不是韋恩在這里,老子直接把你就地上了!

    有東西從天花板掉入他的後脖,緩慢爬行,賭場老板癢得難受,眼珠子左右滾動,又不好拿手去抓,想著大概是蟲子,先忍它一時。

    賭場里,此起彼伏的驚呼︰“蜘蛛!好多蜘蛛!”

    賭場老板心中咯 ,無數“嘶嘶”聲從角落響起,是大群蜘蛛,它們自通風口,自門底,自桌角,自任何地方爬出,身體覆蓋著鮮艷的藍色甲殼。

    空氣都好像壓抑起來。

    那是藍色毒狼蛛,通常能毒死麻雀,而足夠大的藍色毒狼蛛,甚至能毒死人。那些狼蛛,通通有成年人的手臂大。

    賭場老板想到自己脖子上的東西,頓時焦慮難安。但是,他也更加不敢動了。

    有藍色毒狼蛛爬到桌面,藍衣輕輕撫摸它毛茸茸的蛛腿,“我的小可愛,有人欺負我,你說怎麼辦呢?”

    賭場老板汗毛倒豎,那些藍色毒狼蛛仿佛听懂她的話,齊齊轉向用腦袋對他,近乎急迫地摩擦頭兩對腿,場景駭人听聞。

    他的後脖頸更是有絨毛擦蹭。

    一直沉默的布魯斯突然走動,非常有禮貌地請離莊家,坐到藍衣對面,深邃的藍眼楮直視她︰“賭嗎?”

    女人饒有興趣看他,“你要和我賭?”

    “嗯,如果我贏了,你就讓你的小可愛們離開。”

    “黑杰克?”

    “對。”

    她笑︰“好啊。”

    看完spy的信息,布魯斯就很認真思索,米歇爾,伊芙,還有……紫衣的相似之處。

    善良?

    不。

    他搖搖頭,她確實是善良的,比如米歇爾義無反顧地從外星人槍口救人,比如伊芙去幫助陌生記者,但是,如果是善良的人他就喜歡,那還輪得到她嗎。

    他喜歡的,應該是……

    是……

    “蝙蝠俠想要讓自己成為哥譚黑暗勢力的恐懼。”米歇爾皮下的人認真地說。

    “小王子,我覺得你該是小王子。”伊芙靈魂深處的眼楮靜靜注視他。

    “哥譚是試圖求救的惡龍。”紫衣背後的存在輕描淡寫地做出形容。

    是的,他難道是喜歡米歇爾的青春活力,伊芙的溫婉大氣,紫衣的靈動嬌俏嗎?觸動他心弦的,永遠是暗處那位理解蝙蝠俠,看透布魯斯,與他用同樣視角看待哥譚的人。

    永遠理性的蝙蝠俠,突然想選擇感性一回。

    他看向對面的女人︰“賭嗎?”

    我賭,你會輸給我。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9段),,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靠和韋恩分手108次發家致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