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團寵她姐不摻和 > 144、番外:原身篇9

144、番外:原身篇9

作品:團寵她姐不摻和 作者:雲非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兩瓶酒下肚,宋知羽和金先生相談甚歡,基本已經敲定了合作方案,金先生很高興,覺得遇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非要拉著宋知羽繼續喝,最後兩個人都喝暈了這才罷休。+++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也是這段時間,宋知羽沒有注意到沈清讓的信息。

    金先生被自己帶上船的女伴扶回了房間。

    貝拉則是主動扶著宋知羽離開,扶人的時候,見他手機震動了起來,是沈清讓打來的,干脆直接關機。

    然後架著不省人事的宋知羽往住宿區走。

    她自己的房間和宋知羽他們的房間在同一層不同的方向,走到岔路口的時候,貝拉毫不猶豫的把宋知羽往自己房間里面帶。

    她太興奮了,沒有想到宋知羽竟然絲毫不防備她,在她面前醉倒,難道宋知羽不知道酒精是最能誤事的嗎?

    或許他心任她,或許覺得就算酒後跟她亂性也沒關系。

    就是成年人彼此之間默認的成熟規則罷了。

    看來用不到自己的弟弟,她就能全面成功了。

    可是正當她調轉方向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時,突然發現宋知羽的腳不動了。

    貝拉用力,但是仍舊拉不動宋知羽。

    正疑惑呢,就听到宋知羽道︰“我的房間好像不是這個方向。”

    貝拉心中一驚,轉頭看過去,就看到宋知羽的雙眼已經睜開一條縫隙,懾人的黑眸正看向她,審視著。

    貝拉尷尬道︰“知羽,你醉了,是這個方向啊。”

    宋知羽突然就推開了貝拉,自己卻因為喝多酒站不穩,身體軟倒靠在了牆壁上。

    “貝拉,我是醉了,但是我腦袋還是清醒的。”宋知羽淡淡的說道,像他們這樣經常需要出席喝酒場所的人,怎麼可能任由自己喝到極限,最後人事不知,被人算計呢,這種事情從很小的時候,他就開始訓練了,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可以醉,但是最低的清醒度必須保持。

    貝拉沒有想到宋知羽竟然還清醒,也不演了,直接湊上來道︰“清醒?那又怎麼樣?今晚我陪你不好嗎?”

    貝拉直接伸手勾引著宋知羽,漂亮的指甲在宋知羽的胸膛上劃過,另一只手已經搭在他的肩膀上,吐氣間是令人迷醉的酒氣!氣。“宋知羽,我不好嗎?別拒絕我,我又不要你負責。今晚,只要簡單的快樂。”

    貝拉是極為有魅力的女人,如果是以前,這樣的邀請,宋知羽不會拒絕,但是現在他真的很難起這個心思。

    “貝拉,我結婚了,按照你的身份,你應該自重。”宋知羽拉開貝拉的手,但是貝拉卻還是不依不饒的貼上來。

    曖昧的走廊燈光下,宋知羽靠在牆壁上,貝拉幾乎要依偎在宋知羽的懷中,她抬起長腿蹭著宋知羽的膝蓋,赤,裸裸的勾引,熱情如火的眼神,燒著了自己,也想要燒著眼前的冰山。

    “結婚有什麼關系,你們那種跟鬧著玩兒似的婚姻,對你來說不論是利益上還是感情上,都太吃虧了吧,再說了,我一個未婚的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麼?”貝拉突然用力雙手勾住宋知羽的脖子。

    宋知羽想要掙扎,貝拉的紅唇卻主動的印了上來。

    宋知羽不耐煩的直接扭頭避開,貝拉的紅唇就直接印在他的白襯衫上。

    宋知羽積攢了力氣,正要推開貝拉,突然一抬頭就看到走廊的盡頭,沈清讓正站在那邊看著。

    “清讓!”宋知羽一驚,好像突然就有了力氣似的,推開了貝拉。

    貝拉踉蹌著後退,側頭看過去,果然看著沈清讓臉色難看的站在那邊。

    貝拉挑釁的挑挑眉,見沈清讓沒有沖過來,心中得意。

    “看來你的小妻子並不在意,所以還是跟我走吧。”貝拉笑著說道,直接伸手挽著宋知羽的手臂,卻被宋知羽甩開。

    宋知羽內心有些急躁的朝著沈清讓的走去,腳步也穩健了很多。

    沈清讓感覺一股氣直接沖到了喉嚨,但是卻被她卡住了,她黑著臉,轉身就走。

    但是宋知羽卻很快追了上來,一把拉住了沈清讓,有些虛弱的說道︰“別走這麼快,我喝多了頭暈,扶我一下。”

    沈清讓腳步頓住了,任由宋知羽整個人架在她的肩膀上。

    突然身後傳來貝拉的聲音。“知羽,你很久沒有踫女人了,你不想要嗎?擺設用的妻子你踫不了,我倒是可以隨時等你啊。”

    沈清讓和宋知羽的臉色同時一變。不為她的大膽,而是她說話的內容。

    !   沈清讓驚愕的看著宋知羽,宋知羽卻驚訝的回頭看向貝拉。

    只見貝拉得意的笑著,絲毫沒有為自己的大膽發言而羞愧,十足的挑釁。

    宋知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沈清讓一把推開,宋知羽驚愕的看著沈清讓,只見她一臉的羞憤。

    “真是抱歉,我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我就當沒有看見。”

    宋知羽有些動怒的看了貝拉一眼,貝拉反倒送上一記飛吻。

    宋知羽也沒空跟她廢話,趕緊去追沈清讓。

    回到屋內。

    宋知羽實在頭暈的厲害,也沒有力氣了,見沈清讓要回房間,趕緊喊住人道︰“清讓,你等等,你听我解釋,不是這樣的。”

    宋知羽扶著沙發站穩,臉色也不好看道︰“我都說是誤會,我沒有想要跟她怎樣?我不是都跟你分析過現在的情況嗎?我不可能找別的女人。”

    “那你說她為什麼會知道我們兩個是假的。如果不是你告訴她的,她怎麼會知道,你告訴她的目的是什麼還用說嗎?給你名正言順出軌的機會啊,我只想說,你不用做的這麼憋屈,你可以大大方方的,我又不會在意。”

    沈清讓說完之後,就開始氣喘了。

    宋知羽卻傻了,他走上前,問道︰“你為什麼這麼生氣?你不是不在意嗎?”

    沈清讓被這樣一問更加生氣,“我只是不想被當猴耍!別一面說著自己遵守規則,一邊又跟女人不清不楚,真的沒必要,我們可以立馬就離婚。”

    宋知羽眉頭一皺,覺得離婚兩個字今晚異常的刺耳,“你冷靜听我說,我沒有告訴過貝拉什麼,怎麼可能把這麼機密的事情告訴她,她要不然是在忽悠我們,要不然就是分析出來的,畢竟我們又不是演員,很多細節顧不到,被懷疑也很正常,所以我沒有違約,更不想找什麼女人,所以……”

    宋知羽說話的語速都快了,又靠!靠近一步,逼近沈清讓,伸手抓著她的手臂,認真道︰“所以不離婚。”

    宋知羽的語氣低沉,仿佛撥片撥動著琴弦。

    他抓著她的手,說著不離婚,讓沈清讓一瞬間以為他好像這輩子都不會離婚,也不願意離婚似的。

    沈清讓一陣恍惚,就感覺宋知羽越靠越近,男性的氣場完全壓了過來,讓沈清讓不由的後退,直到撞到了牆上。

    這一刻,沈清讓感覺心都亂了,她眼神亂飄,很快就看到了他白襯衫上的紅唇印,頓時清醒過來,仰起頭道︰“你干嘛?”

    宋知羽卻直勾勾的看著沈清讓,對啊,他想要干嘛?大概是頭太暈了,自己身上的酒氣也讓自己難受,只有沈清讓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讓他感覺舒服,他想要再聞一聞。

    “我……想要你相信我,我說的話都會做到。”

    宋知羽說著說著,突然就朝著沈清讓倒下去了,他堅持不住了,太暈了,想要睡覺,這里……殘留的理智判斷一下,是安全的,他可以不用保持清醒了……

    還敢說讓她相信他,如果剛剛不是她及時趕到,是不是他早就醉倒被人撿尸了?

    沈清讓真是無語了。想要推開人讓他直接睡地板,但是沈清讓卻無法那麼狠心。

    架著大個子,想要送他上去睡覺,他的房間在二樓。試了半天,根本拖不上去,只能委屈一下,讓他在自己在一樓的房間睡覺了。

    于是沈清讓就把人架到了自己的臥室,丟到床上。

    可是她這麼用力一丟,原本搭在她肩膀上的宋知羽的胳膊一帶,直接把她帶的滾了下來。

    天旋地轉的,沈清讓就被宋知羽跟抱枕一樣抱在懷中,躺在床上了。

    沈清讓頓時羞紅了臉,不知道他發什麼酒瘋,還有睡覺抱著東西的習慣嗎?

    沈清讓試圖推開某個人,卻被抱得結結實實,根本推不動。

    沈清讓可沒有穿越者那麼大的力氣,她那點小力氣在剛剛扶宋知羽的時候已經用光了,又在懷中掙!掙扎了一會兒,現在渾身都沒勁了,只能喘著粗氣。

    沈清讓發泄的捶了宋

    知羽幾下,然後只能等著自己的力氣恢復再掙脫,運氣好的話,他睡著變扭也會松開她的。

    可是沈清讓忘記了一件事情,她也喝了酒,本來就是頭暈想睡的,剛剛被氣得氣血上涌才精神過頭。

    她原本想的休息一下就起來,力氣卻越來越聚不起來,躺的骨頭都酥了,聚不起力氣,那就休息久一點,然後……閉著的眼楮就再也沒有睜開。

    一個小時後,手臂麻了的某人終于驚醒。

    因為周圍氣味的陌生,讓他潛意識的不習慣。

    宋知羽醒來之後,發現了自己手臂麻痹的元凶正呼呼大睡。

    宋知羽松開了沈清讓,覺得自己如果不走,明天一定會被罵的。雖然他也挺懵逼的,但是不能跟女子計較。

    宋知羽挪動著身體,輕輕的抽出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一點都不敢吵醒某人。

    可是好不容易手臂得到了自由了,睡蒙了的沈清讓一個滾動就滾入宋知羽的懷中,嘴里還喃喃著什麼,手不由自主的抓住宋知羽的衣領。

    宋知羽愣了一下,其實他現在想要掙脫是十分容易的,只要動一動手指,他就可以直接離開這里。

    可是胸前軟軟暖暖香香,他好像就變得沒有骨氣了似的。理智掙扎了一會兒後,什麼原則都拋之腦後了。輕輕伸手拎起一旁的薄被給兩個人蓋上。

    手臂自然而然的就搭在了沈清讓的身上,將她徹底的卷入懷中,看著她睡的香甜的小臉,宋知羽突然感覺到一種滿足感。

    就好像……好像一大筆生意談成了一樣。

    如果有人能看見現在的宋知羽,一定會發現他的眼神是從來沒有過的溫柔。如同閃著柔和光芒的黑曜石般好看。

    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宋知羽把勒住自己的皮帶抽出了丟在床上,這一點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杠的慌。

    又解開自己衣領最!最上面的兩個紐扣,讓自己呼吸通暢一點。

    結果下一秒,宋知羽就後悔了。

    因為沈清讓在他的懷中,呼吸剛剛好打在了他的鎖骨之下,原本隔著衣服感覺不到,現在卻每一次呼吸都是刺激。

    宋知羽瞪大眼楮,喉結上下緊張的滑動,感受著身體微妙的變化。

    明明對著性感尤物般的貝拉都起不來任何反應,但是現在懷中抱著只是有著淡淡沐浴露清香,穿著保守學生氣的小丫頭,卻讓他難以自持。

    漫漫長夜,一聲長長的嘆息,明亮的臥室,宋知羽苦著臉對著對面的落地窗,看著自己的影子。

    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要不然真的要憋壞了。

    但是……這懷中的溫暖,他卻不想放下,他想他肯定是醉糊涂了,才會這樣。

    現實中沒有怎麼樣,宋知羽卻好好的夢了一把。

    夢中直接赤,裸的**,床上的動作,讓宋知羽一度認為這不是他和沈清讓,而是那兩個穿越者留下的記憶,怎麼可能是他想要對沈清讓做的事情呢。

    那種恨不得吞掉她的**,怎麼可能會是他……他不是這樣強烈**的人,也不會對著沈清讓這樣。

    這個夢……美妙卻煎熬。

    而此時自然睡醒的沈清讓卻有些懵了。

    外面的陽光已經亮過室內的燈光。

    她仍舊被當成抱枕一樣緊緊的抱著。

    那急促炙熱的呼吸就在她耳畔。

    宋知羽的唇幾乎是貼著她的耳垂的。

    她昨晚竟然睡!著!了!

    沈清讓一邊受驚不淺,一邊想要趕緊逃脫。

    但是下一秒,她的臉爆紅了。

    她下腹處好像感覺到什麼東西。

    正羞憤的想要一腳踹開某人。

    宋知羽突然一個翻身壓住沈清讓,好像在延續著夢境一樣,閉著眼楮,就抬起了沈清讓的一條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擺出一副進攻的架勢。

    "

    閱讀提示︰系統檢查到無法加載當前章節的下一頁內容,請單擊屏幕中間,點擊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關閉暢讀”按紐即可閱讀完整小說內容。,,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團寵她姐不摻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