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催妝 > 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

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

作品:催妝 作者:西子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當日夜,凌畫便寫了一封密折,派人快馬加鞭,送往京城。+++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兩天後,凌畫與葉瑞將要做的這一件大事兒確定好最終的執行方案後,葉瑞便啟程回嶺山調兵了。

    葉瑞必須親自回去,因為嶺山出兵,是大事兒,嶺山如今雖然已是他做主,但這麼大的事兒,他還是要跟嶺山王說一聲,自然不能隨便派個人回去。

    葉瑞離開後,凌畫又約見了江望,與他密談了一個時辰,密談完後,江望紅光滿面,因為掌舵使說了,此事不用他漕郡出兵,只需要漕郡打好配合戰,到時候帶著兵在外圍將整個雲深山圍住,將漏網之魚抓住就行,到時候跟朝廷邀功,他是獨一份的剿匪大功勞,這麼大的功勞加身,他的官職也能升一升了。

    接下來幾日,凌畫便帶著人做前期部署,等一切準備就緒,她也收到了陛下加急送來的密折,果然如宴輕所說,陛下準了。

    距離過年還有十日,這一日,離開漕郡,將漕郡的事情交給江望、林飛遠、孫明喻,另外留下和風細雨帶著大批人手配合,帶了崔言書,朱蘭,啟程回京。

    宴輕買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凌畫此回回京,後面足足綴了十大車貨物,都是年貨或者年禮,浩浩湯湯的。

    崔言書看著十車的貨物,嘴角抽了抽,“沿途不知有沒有匪徒膽子大來劫財。”

    畢竟,近來漕郡沒封城,宴小侯爺大手筆買禮物的消息,早已飛散了出去,山匪們若是得到消息,財帛動人心,哪怕凌畫的威名赫赫,也沒準有那吃了熊心豹子膽的。

    凌畫眯了一下眼楮,笑著說,“若是有人來劫,正好,匪患如此多,屆時漕郡剿匪,更名正言順。”

    她此次回京,是蕭澤今年經過一年的憋屈後,年末最後的機會了,若是還殺不了她,那麼等她回京,蕭澤就有的好看了。

    畢竟,如今的蕭枕今非昔比。

    以前是她一個人站在明面上跟蕭澤斗,如今多了蕭枕,還多了明著傾向蕭枕的朝臣。二皇子殿下的派系已由暗轉明,成了氣候。她回京城,再加上帶回了崔言書,會讓如今的蕭枕如虎添翼。

    尤其是,溫啟良死了,蕭澤一定要全力拉攏溫行之,而溫行之那個人,是那麼好拉攏的嗎?他看不上蕭澤。所以,用腳指頭想,都可以猜到,溫行之一定會讓蕭澤先殺了她,只要殺了她,溫行之興許就會答應蕭澤扶持他。

    而蕭澤能殺得了她嗎?對于溫行之來說,殺了她,也算是為父報仇了,畢竟,溫啟良之死,的確是她出了大力。殺不了她,對他溫行之本人來說,應該也無所謂,正好給了他推辭蕭澤的借口。

    所以,無論如何,此回回京,定然是刀光劍影。

    不過,她從來就沒怕過。

    “掌舵使,咱們帶的人可不多啊。”崔言書見凌畫一臉淡定,“听說有一段路,匪患多。”

    凌畫雲淡風輕,“噢,忘了告訴你了,陛下批準我從漕郡抽調兩萬兵馬護送。我已告訴江望,讓兩萬兵馬晚啟程一日。”

    崔言書︰“……”

    這麼大的事兒,她竟然忘了說?他真是白操心。

    他瞪眼片刻,問,“為何晚一日啟程?”

    “空出一日的時間,好讓東宮得到我啟程的消息。要對我動手,總得準備一番。”

    崔言書懂了。

    走出漕郡,三十里外,江望在送君亭相送。

    見了凌畫,江望拱手,“掌舵使、小侯爺、崔公子,一路小心。”

    凌畫點頭,早先該說的都已跟江望說了,如今也沒什麼可交待的了,只對他道,“明日出發時,你吩咐調派的副將,將兩萬兵馬化整為零,別鬧出大動靜,等追上我時,沿途悄悄護送,行出三百里後,再悄悄聚齊,墜在後方,不要跟的太近,但也不要落下太遠,到時候看我信號行事。”

    江望應是,“掌舵使放心。”

    辭別了江望,凌畫吩咐啟程。

    這些日子,東宮反復徹查,幾乎掘地三尺,也沒能查到蕭枕攔截幽州送往京城密報的痕跡,蕭澤牙齒都快咬碎了,有大內侍衛跟著,蕭澤無法捏造證據陷害蕭枕,一時間拿蕭枕無可奈何。

    幕僚勸蕭澤,“太子殿下息怒,既然此事查不到二殿下的把柄,我們只能從別的事情上另外找補回來了。”

    蕭澤沉著臉,“別的事情?蕭枕凡事不露痕跡,近來尤其謹慎,我們屢次用計針對他,可是都被他一一化解了,你說怎麼找補?”

    按理說,蕭枕以前一直在朝中不受重用,自小又沒由皇帝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他為人淡漠,處事又並不圓滑,卻沒想到,一招被父皇入眼,得了重用後,竟然能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得滴水不漏,一點兒也不廢物,很是得朝中大臣們暗暗點頭,露出傾向之意。

    相反,本來傾向東宮以前對他贊不絕口的朝臣,卻漸漸地對他這個東宮太子看不順眼,覺得他無賢無德,頗有些冷待不搭理。

    蕭澤心中早憋了一股氣,但卻一直找不到機會發作出來,就這麼一直憋著。整個人連性子都頗陰冷了。

    直到親信從幽州溫家回來,帶回來了溫行之的親口話,說溫行之說了,若是太子殿下殺了凌畫,那麼,他便答應扶持太子殿下。

    蕭澤一听,眉頭立起來,咬牙說,“好,讓他等著!”

    他無論如何都要殺了凌畫。

    于是,他叫來暗部首領問,“漕郡可有消息傳來?”

    暗部首領回話,“回太子殿下,漕郡有消息傳來,說已從漕郡啟程了,宴小侯爺買了十大車禮物帶回京,花了百八十萬兩銀子,不日即將回京。”

    “好一個百八十萬兩銀子。”蕭澤發狠,“她是趕回京過個好年?她做夢。本宮要讓她死。明年的這時候,就是她的祭日。”

    暗部道,“殿下,咱們人手不足,新一批人手還沒訓練出來,不堪大用,如今又少了溫家人相助,恐怕殺不了她。”

    蕭澤沉著臉問,“她帶了多少人回京?”

    “護衛倒是沒多少人,應該有暗衛護送,走時多少人,回來時應該也差不多。”

    蕭澤在屋中走了兩圈,眼底漸漸陰沉,忽然發了狠,似下了什麼決心一般,咬牙說,“太傅生前,給本宮留了一塊令牌,臨終告訴本宮,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但是本宮如今已算是萬不得已了吧?”

    暗衛首領閉口不語。

    一旁,一名既姜浩後,被提到蕭澤身邊的親信幕僚蔣承訝異,“太傅有令牌留給殿下嗎?是……什麼樣的令牌?”

    蕭枕拿了出來。

    蔣承看清後,猛地睜大了眼楮。

    蕭澤道,“你說如何?”

    蔣承緊張地壓低聲音說,“殿下,河西三十六寨,這、這……若是動了,被陛下所知,這、這……東宮勾結匪患的大帽子若是扣下來,後果不堪設想……”

    “顧不得了!”蕭澤道,“我就要凌畫死。”

    蔣承覺得有些不妥,“這個,是不是不該現在用,還可以再想想別的法子。”

    蕭澤擺手,“一定要讓溫行之答應扶持本宮,幽州三十萬兵馬,不能就這麼空置,凌畫已得了涼州三十萬兵馬,若是本宮失去幽州的扶持,那麼,就算將來父皇傳我坐上那個位置,你當我能坐穩嗎?”

    蔣承無話反駁,東宮如今是個什麼情形,他們都知道,東宮派系的人若是不能扶持太子殿下將來繼承皇位,那他們所有人,都得死。

    所以,還真不能瞻前顧後了。

    蔣承咬牙,“殿下說的有道理。”

    他道,“若是陛下打算讓三十六寨動手,一定得確保萬無一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嗯,不是說宴輕在漕郡大手筆買了許多東西,花了百八十萬兩的銀子嗎?沿途如此招招搖搖地回京,怎麼能不怪匪徒劫財?”蕭澤狠厲道,“三十六寨,傾巢出動,再以東宮暗衛輔助,本宮就不信,殺不了她。”

    蔣承看著蕭澤手里的令牌,“派個最穩妥的人去三十六寨傳信吧!萬萬不能走漏風聲。”

    蕭澤點頭,對暗部首領吩咐,“你親自去。帶上所有暗部的人,屆時在三十六寨出動後,見機行事。

    暗部首領應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催妝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