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花箋憑語 > 第八十八章 爭奇斗(艷yan)

第八十八章 爭奇斗(艷yan)

作品:花箋憑語 作者:南方弟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江南樂坊司,瞿嬤嬤。

    瞿嬤嬤是三個嬤嬤里年紀最長,卻也是模樣最好看的嬤嬤。年輕時候的瞿嬤嬤一手琵琶驚(艷yan)秦淮,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曾經也拿過自己那一年的花魁。只是年少無知,貪圖享樂,不知不覺便蹉跎到一把年紀,門前冷落鞍馬稀,不得已留在樂坊司做起了嬤嬤。

    但是身段依舊保持的苗條頎長,只是臉上的(肉rou)有些松弛了,全靠妝容撐著。

    江南教坊司,柳嬤嬤。

    柳嬤嬤和京城教坊司的黃嬤嬤兩個人當年在這秦淮河號稱“柳黃二絕”,因為容貌相似,當年的嬤嬤便總是讓她們兩人一起演出,一起侍客。

    這種新穎的方式同樣吸引了眾多的客人,尤其是一些達官貴人,專門來享受這種左擁右抱的滿足感。

    因為年紀最小,身段也保持的好,反而是三個嬤嬤里,最耐看的那一個。

    三位嬤嬤一同扭捏著身段,手里搖著手絹,從轎子中站起來,滿臉都是客套。

    步伐也十分一致,同一個時間點落在了花榜的前面,立住開始互相吹捧。

    “呦,柳嬤嬤,今年你們教坊司的董小宛姑娘可是名聲響亮的很啊!”

    “哪里哪里,你們秦楚館的霜兒和賽兒才是今年花魁的大熱人選。”

    “別這樣說,我看著倒是樂坊司的幾個姑娘個頂個的厲害。”

    江南教坊司的柳嬤嬤、樂坊司的瞿嬤嬤和秦楚館的張嬤嬤,別看三個人當面這麼互相恭維。

    一圈下來,心里惡心的都快吐了,也維持不了幾圈的場面話,三人便散了。

    說完了場面話之後,三個人又同時背過身去,朝自己轎子來的方向走去。

    剛剛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臉上憤憤的,恨不得立刻回頭啐一口。

    當然是自己家的姑娘最好了,還用著她們恭維了?

    接下來,便是姑娘們下轎子了。嬤嬤們立在一旁,這次嬤嬤們真的是打心眼里笑出來。

    今年的姑娘們比往年質量都要好很多,姑娘們也都是為了奪花魁來的。

    嬤嬤們對自己家的姑娘都信心滿滿,又驕傲又開心,真的都跟自己親生的姑娘似的悉心教導。

    首先是樂坊司的三位姑娘下轎。

    第一頂轎子是彈古箏的箏兒姑娘,出來的時候還抱了一做工優良的古琴,穿著墨綠(色)的外衫,與古箏的木制顏(色)如出一轍。

    第二頂轎子是樂坊司撫揚琴的柳兒姑娘,柳兒姑娘腰肢縴細,盈盈一握,手里還拿著兩根揚琴的琴竹,穿了一身翠綠(色)的衣服,整個人如揚琴的清脆叮嚀之聲般靈動。

    第三頂轎子是樂坊司唱戲曲的夢欣姑娘。穿著戲服,黃澄澄的十分亮眼。妝容十分精致,化的是戲曲的油妝,整張臉都拍了底(色),化了白、紅的油彩,絢爛奪目。

    至此,樂坊司的三位姑娘算是全部出場,從北邊來的看客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有吹口哨的,有大喊三人名字的,還有瞎吆喝的,風頭盛極一時。

    接下來,是秦楚館的姑娘們登場。

    足足來了七個姑娘,擺足了架勢,看的柳嬤嬤和瞿嬤嬤忍不住嗤之以鼻。

    真以為來幾個,這秦淮八(艷yan)就能進幾個似的。

    秦楚館賣的就是好皮相,好身段。

    前面的幾個雖說也都是絕(色),但不過是一些胭脂俗粉,沒什麼特點,讓人印象也不深刻。

    最主要的還是霜兒和賽兒。還沒下轎,便有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在等著他們了,群眾基礎頗高。

    先下轎子的是霜兒,白玉般凝脂,身材高傲,眼里什麼都容不下,什麼都不在乎,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窩,眼球泛著藍光,仿佛是一個妖女,引人探究。

    霜兒下轎後,有幾個跟在轎子周圍的公子立刻跪倒在地,大喊“霜兒公主”,聲嘶力竭,仿佛要把自己的命給她似的

    聲音大到董小宛在轎子里都听的一清二楚,還以為是什麼邪教組織呢。

    後下轎子的是賽兒,是秦楚館壓軸的最後一位姑娘。

    賽兒身穿一襲紅裙,一股羊鞭,火紅的綢緞包裹住整個人的身姿,連頭發也是用紅(色)的綢緞包扎的,整個人就像是一條火紅的狐狸尾巴,妖(艷yan)魅惑。

    比起霜兒,賽兒的面部表情就豐富許多了,本身輪廓鮮明的五官,加上豐富的表情,極富魅力。

    賽兒一下轎,便也有人立刻匍匐在地,大喊女王陛下,毫無廉恥,仿佛是被賽兒隨意擺弄的玩具似的。賽兒邪魅的揚起嘴角,但眼神里卻充滿了輕蔑,一揚鞭子“ 啪”響徹在空中,震撼了所有人。

    這才是花魁出場的氣勢,張嬤嬤臉上笑的褶子都出來了,瞧瞧她家的姑娘們都是如何的風華絕代。

    當然,江南教坊司的柳嬤嬤也不甘示弱,看見南邊的秦楚館佔了風頭心中也是不爽,大喊一聲“有請咱們的姑娘們下轎。”把吸引力又拉回到西邊來。

    春華和秋實一同下轎,同當年的“黃柳二絕”一楊,模樣也是十分肖像,但(性xing)格卻截然不同,一個婉約,一個大氣。一個笑意盈盈,一個故作矜持。

    站到一起,深刻體現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禁不住的讓人幻想,讓這樣的兩個女子左擁右抱,該是何等的幸福。

    春華穿了一身碧綠,如春天般和煦婉約,秋實穿了一身金黃,如秋天般大氣舒爽。

    一左一右並立而站,手挽著手,像是兩個瓷娃娃一般。

    最後登場的就是董小宛。

    之前,春華和秋實的下場已經把注意力都吸引回西邊教坊司這邊,大家都知道如今只剩下董小宛還沒出場了,都在翹首以盼。

    董小宛在這秦淮河已經屬于傳說級的人物了。見的人並不多,但評書、戲曲里最近幾個月都是她是如何的花容月貌。

    吊足了眾人的胃口。

    更何況,董小宛最後一位出場本來就拉足了架勢,這幾天,董小宛游走于各位公子之間的故事和去皇帝壽宴上一出精彩絕倫的舞蹈早就傳遍了大街小巷。

    大家都是未見其人,先听其事,就算本人長得沒多麼美(艷yan),這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故事就足夠拉足了噱頭,已經為其鍍上了一層傳奇(色)彩。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花箋憑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