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玉金記 > 第49章 此番病的好尷尬

第49章 此番病的好尷尬

作品:玉金記 作者:只今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木樨香濃月漸圓,轉眼就要到中秋。+++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楚腰館的人忙著打點過節的東西,每年到這個時候都要給各位恩客送去一份禮物,算是舊俗了。

    往年甦好意都要忙前忙後,可今年她沒有動手,原因是(身shen)體不適,她的(屁pi)股現在越來越疼,已經影響到行走坐臥了。

    原本以為是被踢的,但打架那事已經過去很久了,絕不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

    她自己看不到,伸手(摸Mo)了(摸Mo),發現腫了一大塊。以為是蟲子咬的,但一琢磨又不像,因為只是單純的疼,並不癢。

    過了兩天,那里疼得越發厲害,火燒火燎的。甦好意都不敢走路了,只能趴在(床chuang)上。

    奼兒姨上來看她,見她實在疼得很了,十分擔心,說道︰“(脫tuo)下衣服來我看看。

    甦好意害羞不讓,奼兒姨打了她的手一下,說道︰“我是你娘!跟我有什麼好害羞的。”

    甦好意沒辦法,哼哼唧唧的褪了褲子,奼兒姨一看,(屁pi)股上腫了老大一塊,足有手板大,伸手踫了一下,把甦好意疼得狼嚎鬼叫。

    “這可怎麼辦?總得找大夫來看看。”奼兒姨說。

    “大夫來了可以號脈,可以開藥,但絕對不可以看那里。”甦好意緊張地說。

    “你娘還沒老糊涂呢!”奼兒姨說道,她當然知道那里不能看,一看就(露)餡兒了。

    于是請了一位賽華佗來,這老先生有六十幾歲了。給甦好意號了脈,又听奼兒姨說了癥狀。

    說道︰“八郎就是虛火太旺了,應該是起了毒癰。”

    甦好意覺得他說的有理,這段時間她吃了太多辣的東西,又是魚(肉rou)又是羊(肉rou),全都是發物,何況秋天本來就燥,虛火亂竄,就起了毒瘡。

    “那您看,給開幾副方子吃可能痊愈嗎?”奼兒姨趕緊問。

    賽華佗捋著山羊胡子說︰“毒癰這東西可大可小,若是治療不當,毒氣攻心是會要命的。況且如今這瘡已經起了,單用內服的藥是不行的,必須要外治。”

    “外治怎麼治啊?”奼兒姨道︰“她可不讓人看。”

    “不讓看,那可治不了!這東西得動刀才成。”賽華佗搖頭道︰“我行醫幾十年,這毒瘡只有一個法子,就是用刀割開皮(肉rou),放出里頭的毒血來。再配合著內服藥,才能治好。光用內服的藥,若是未病時還好,既然這毒瘡已經起了,是在皮(肉rou)上,藥力是到不了的。”

    奼兒姨還有些猶豫,畢竟(關guan)系到(性xing)命,可甦好意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說道︰“不行不行!娘快讓他出去吧!”

    奼兒姨也知道甦好意的顧慮,她這個毒癰長在左(屁pi)股上,還是靠下的地方,確實尷尬。

    送走了賽華佗,奼兒姨的心像在油鍋里一樣,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軟玉在旁邊說道︰“您老這是慌什麼?不是還有蘭台公子嗎?”

    一句話提醒了奼兒姨,拍手道︰“果然的,蘭台公子說不定有好法子。”

    甦好意听了,又連忙攔道︰“不要去找蘭台公子,不要找他!”

    上次奼兒姨病了,甦好意是硬著頭皮去找司馬蘭台的。人家什麼也沒說,就給盡心盡力給治了。

    可甦好意明白人家那是出于醫者的本分,絕不是因為自己怎樣。她不想因為自己再去叨擾司馬蘭台,更何況自己這個病病得特殊。

    可挨到晚上,甦好意疼的越發厲害。不但(屁pi)股疼,整個下半身都疼的要命。她吃不下也(睡Shui)不著,並且整個人開始發起燒來。

    奼兒姨怕極了,什麼也顧不得,直接就去找司馬蘭台。

    還沒等到醫館,在半路上就踫見了。

    奼兒姨是認識墨童的,墨童也認識她。當即站住腳,問道︰“這麼晚了,您老這是到哪里去?”

    奼兒姨急得一頭的汗,說道︰“我就是要找公子救命的。八郎她病了又不許別人治,沒辦法,我來問一問公子可有沒有好法子?”

    “八郎怎麼了?”這時坐在車里的司馬蘭台掀起了車簾。

    奼兒姨嘆息了一聲,說道︰“這孩子的(屁pi)股上生了個毒瘡,可她不許任何人看。別的大夫說得動刀才行,此外也沒有別的法子。我就想問問蘭台公子,能不能不看那里也能把她的病治了?”

    司馬蘭台微微沉吟,隨即說道︰“辦法我有,不過今天不成。”

    奼兒姨听了他的話,不啻听了赦免的聖旨,拍著(胸xiong)口道︰“我的神天大老爺!總算遇上有法子的了!可八郎現在疼的要死,有沒有法子先緩一緩疼痛呢?”

    司馬蘭台開了一副藥,讓墨瞳抓了,給奼兒姨回去。讓她先給甦好意煎服,又說自己明天一早會到楚腰館去,因為想要治好甦好意的病,得需要用到一些東西,而現在還不齊備。

    甦好意沒能攔住奼兒姨去找司馬蘭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原本打算著自己和司馬蘭台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就路歸路橋歸橋。可是卻總有事情讓她不得已去牽扯對方。

    奼兒姨回去之後急忙將藥煎了,讓甦好意服下。

    說道︰“我的兒,你放心吧!蘭台公子說了他能治,你再挨一晚上。”

    藥效起了之後甦好意迷迷糊糊地(睡Shui)著了,(睡Shui)眠能大大的減輕疼痛。

    第二天,蘭台公子如約而至,帶來了一張特制的椅子。他讓奼兒姨準備出一間暗室,將這椅子安放在里頭。

    然後他到暗室里在椅子上鋪滿藥粉,隨後退了出來。

    他出來後奼兒姨再扶著甦好意進去,把門關了。

    暗室里連窗戶都沒有,所以就避免了被人(偷tou)窺。甦好意仔細看了看,那張椅子只能容得下一個人坐上去。椅子面是凹陷下去的,大約有兩三寸的樣子。上面鋪了滿滿的藥粉,粉末十分細膩,就像茉莉香粉一樣。味道也很好聞,帶著冷冷的香氣,還有一點中藥味。

    甦好意(脫tuo)掉xia身的衣裳,奼兒姨扶著她慢慢坐了上去。

    火辣辣的肌膚接觸到藥粉之後頓覺十分涼爽,甦好意長長噓了口氣,總算能好過些。

    一刻鐘後,甦好意起身穿好衣裳,走出了暗室。

    藥粉每天一換,都是司馬蘭台親自動手,不許旁人(插cha)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玉金記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