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綜漫]橫濱吉良異聞錄 > lot 26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lot 26他沒有影子

    來這所洋館的靈能者大致分為四組,富江一行人,學術派的靈修玄學方面的教授,以及專門調查靈異現象的澀谷一行人和帶著知名靈異研究專家的南一行人。

    在吉良看來就是,老太太一行人,胖男人一團,還有一群平均年齡在二十五歲一下的俊男美女一行人,為首的名為澀谷一也。但因為富江其實認識澀谷一也本人,所以知道這里面澀谷一也換了身份。這麼做的原因是听說他不想應付世故往來。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他們里面的巫女松崎綾子是個明(艷yan)的美女,靈能者原真砂子也是電視上有名的美少(女nu),還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學生的谷山麻衣,身材一般,但是臉還勉(強qiang)能入眼。

    吉良正要和她們打招呼,就被富江拖走了。

    “只是寒暄寒暄,我們就要去工作了。”富江對著他們揮了揮手,說道,“畢竟我們現在還算是為了委托費而競爭的對手嘛。”

    吉良盯著富江的手,試著甩了一下,但是富江沒有松手。

    澀谷一也和富江也只是有過幾面之緣而已,並不算是深交的朋友,剛點點頭,富江便開腔說道︰“這屋子看起來比想象中還要復雜詭異,你們最好不要單獨行動,兩人或者三人成組一起調查會比較好,這樣也有照應。”

    澀谷一也听到這句話,漠然的表情里面泛起了思索的神(色)說道︰“實際上,我接這個任務也不是為了錢。這屋子從前代開始就不斷往外擴建,但沒有任何的地圖,足夠說明這個屋子的危險(性xing)。

    川上先生,在我們界里面也是赫赫有名,倒不如一起合作。我認為降低風險,比獲得高費用要為更重要。”

    澀谷一也這話一落,其他人都驚奇地看向他。畢竟,澀谷一也這人素來油鹽不進,臉上就差寫著「生人勿近」,少有現在主動和別人談合作的事情。

    富江臉上的笑容沒有變,揮了揮手,道︰“我比較習慣單獨行動,謝了。你要是願意的話,也可以得到什麼跟屋子有用的情報跟我交換。”

    富江倒是走得瀟灑,但是吉良吉影根本就不想挪動腳步,他來這里是為了休息,度假,找女朋友的。這種時候,難道不是最好的時機嗎?

    在容易鬧失蹤的屋子里面,年輕貌美的女人也跟著消失,這真的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了。

    富江拖不動吉良的時候,感覺其他人的視線落在自己臉上,頓時耳根也火辣辣的,當即壓低聲音說道︰“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

    吉良的藍眸閃了閃,總算松動了自己仿佛粘在地上的腳步。

    這個答應的事情,可以追溯到那天富江和吉良見面後的第二次約見。

    富江並不是真的腦袋空空的人。

    芥川雖然是死守秘密的人,但是魚缸里面的森鷗外確實是在海鷗學園遇到的那個人。在加上森鷗外幾次針對吉良吉影,富江就知道這事和吉良吉影有關。

    吉良吉影並不是良善之人。

    富江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他是否深藏不(露)。

    就算森鷗外沒有添油加醋,富江也知道這個人確實藏著一手。但是,這和富江有什麼(關guan)系呢。他的目的從頭到尾都是為了恢復自己的體質。

    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富江拿上第一次接觸吉良這個名字的實況視頻,和吉良見面。這算是鼓起勇氣,做好心理準備才去質問的。

    不同于那些深藏心機的人,富江很少做小心翼翼試探的事。他從不怕任何反(殺sha)和報復。在整個人生里面,他最怕的是他自己,也只有他自己而已。

    富江單刀直入道︰“你在用這個視頻養鬼,對吧?”

    在和吉良分離之後,他有再去海鷗學園一趟。在那里面,他遇到一個穿著昭和時代以前制服的少年柚木司。柚木司似乎也想利用富江的手,除掉吉良吉影,所以透(露)過吉良知道如何在廣播室宣揚故事而催生鬼怪的變化。

    所謂的「鬼」和人心中的「畏」有(關guan)系。

    人們對面前出現的鬼怪形象越害怕,鬼的實力便會越大。而如何讓人們對鬼越來越害怕,方法很簡單,第一,親身經歷過恐怖的畫面,讓人們對鬼的心理防御能力下降;第二,通過別人的敘說,人們會通過自己的腦補,自己增加對鬼的恐怖想象。後者,往往是最常用的。

    而高中結束之後,吉良也許是在廣播室里面得到好處之後,繼續做這類的節目。不管有沒有人看都會堅持做,最近火起來的節目之中,就有鈴木百貨的鬼電梯的故事。

    明明只是死了不到一個月的女生的亡靈,且不說怎麼逃過地府的鬼差的,但短時間內就已經擁有各種能力了,這得是要有多大的怨才能到達這種等級?而且這個亡靈也沒有(殺sha)多少人,集中其他的鬼來增加自己的力量。難道還有人一死後就對「鬼」這個身份有天賦異稟?死後還開啟了種族天賦?

    所以,細想下來,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但如果這是人為的話,一切答案就顯得那麼明了直接。

    “橫濱失蹤人口案件上,上川理惠的死已經明確是他人之手,但也不能夠排除你在這件事上的嫌疑。而你推動這些事情,不過是為了養你父親吉良吉廣那個鬼吧?”

    吉良吉影沒有吭聲,似乎要從富江臉上得到他的最終目的。他這種說辭在刑法上根本不能給吉良判刑。而且現在就算有警察懷疑,原來的舊屋早就炸了,土地所有權也賣給了別人。新主人正在熱火朝天地建新房子。

    “你知道我是除靈者……”

    “你的意思就是你認為我父親是惡鬼,想要我幫助你?但我憑什麼幫助你?”

    雖然現在那種非法錄音的材料已經不能完全作為佐證,但吉良也會小心地應對富江的話。

    “你不是針對森鷗外嗎?我可以幫助你。事實上,他那邊有人來找我了。你听過太宰治這個名字嗎?”

    吉良頷首︰“為什麼你會有這個提議?”

    按照吉良第一次認識他的印象,富江其實是政府公務員,之後才轉去當靈能者。他如果幫助自己的話,就算別人已經無法識別森鷗外的身份,搞死森鷗外也是(殺sha)生行為。

    他會願意?

    富江便把自己為什麼會當靈能者的事情告訴吉良。為了能夠恢復正常的(身shen)體,他願意做任何事情。吉良其實是不信的,但是合作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既然這樣的話,你給我合作的誠意吧。”吉良頓了頓說道,“按你的描述,那個芥川會隨身帶著魚缸,那麼我想偷那個魚缸過來。”

    “我可以制造機會讓你接觸,但是你必須放回去。如何?”富江說道,“因為你也沒有保證你會讓我見到吉良吉廣。”

    吉良說道︰“可以。只要你能達成這一點,我就讓你見吉良吉廣。”

    富江說道“那我們就算是合作了?”

    “好。”

    ……

    現在芥川正抱著魚缸四處調查外圍的環境,而富江把吉良帶到一個小房間里面追問吉良吉廣的事情。

    “你說過吉良吉廣會過來的。”

    “這里面居住的鬼能力那麼(強qiang),難道你不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嗎?”

    “你是說讓吉良吉廣把里面的鬼吃掉嗎?”

    吉良吉影的意見並不是不好,只是他怕吉良吉廣吸收了這里的惡鬼之後,實力飛漲,不是富江所能對付的。吉良吉影本身對他父親的鬼魂完全就是放任放養的姿態,想來就算富江對抗不過,吉良也不一定會幫忙。

    果然還是跟壹原侑子小姐說的那樣「高風險,高收益」啊。

    富江正蹙眉思索著,吉良抱著手臂回看他,等他自己想清楚。如果富江現在就急著追吉良吉廣,那麼他就告訴富江,吉良吉廣在哪里;如果富江不急,吉良也不用急著做任務。

    畢竟他現在不過是和森鷗外接觸了一下。

    那個人壓根就不記得自己了。

    森鷗外昨天講的是「我知道那年醫院和你的事情」,而不是「我記得」。簡單的用詞就已經足夠表現出他的潛意識的內容。

    森鷗外被太宰治救走之後,明顯調查過自己了。因為不記得當年的事情,所以用的是「我知道」。

    吉良昨天可真的是(強qiang)忍著「想當場把他宰了」的心情,才調整好心情,放走森鷗外的。並不是說假的,吉良想要幫助富江恢復他正常的(身shen)體。如果昨天真對森鷗外動手的話,吉良就得不到富江的信任了。

    見富江還在思考中,吉良望了一下窗外說道︰“其實他已經來了。”

    這話音一落,富江連忙邊往外望邊說道︰“哪里?吉良吉廣嗎?”

    窗外只有芥川一個瘦小的人影在檢查外圍的環境。

    “不是有個常識嗎?鬼是沒有影子的。你看看芥川,他有影子嗎?”

    富江頓時心口漏了一拍,定楮看向芥川。他身底下果然沒有任何影子。

    到底什麼時候被附了身?

    他居然完全不知道。

    富江正想著,下意識抬頭看了一下天,翻著白眼對吉良說道︰“你說大陰天底下有影子的嗎?”

    “被發現了。”

    吉良絲毫沒有被揭穿的尷尬,反倒是一臉坦然。富江原本想要對著吉良翻白眼,結果他發現自己幾乎是挨著吉良的(胸xiong)口站著,距離之近,甚至聞到吉良身上淡淡的冷香——有種杉木的味道。

    “……”

    他(干gan)嘛要聞一個男人身上的味道?

    富江連忙站直,覺得耳根發熱,也不知道是覺得緊張,還是羞恥。怕吉良發現端倪,富江立刻轉了話題。

    “你為什麼總和森鷗外過不去?因為他放火燒了你母親的醫院,所以你要報仇嗎?”

    吉良盯著芥川的方向,瞳光幽淡了不少。

    一開始針對他的時候,只是單純不想和一個老大叔有所聯系。後來陰錯陽差地把「人魚之鱗」喂給森鷗外後,到現在森鷗外也知道這事是自己弄的,應該一開始就處理掉的,放久本來就會夜長夢多。

    他怎麼突然想不通了?

    吉良有種預感,要是不盡快想清楚,可能他做不到自己想要做的事。

    他沒有回應富江,而是轉問道︰“你問過大橋先生,昨天晚上那個人嗎?”

    富江意識到他避開了話題,感覺牽扯到他不想說的事情,于是也不繼續追問,而是順著他的話回應︰“大橋先生說,洋館工作人員里面沒有我們遇到的那個人。”

    “那這麼可疑的人要麼不再出現在我們面前,要麼就是直接引誘我們上鉤了。”吉良頓了頓,說道,“在屋子里面先看一圈吧。”

    這屋子不斷地往外擴建,感覺是怕最里面的東西跑出來一樣,前代屋主才不斷地神經質地擴建屋子。

    “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綜漫]橫濱吉良異聞錄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