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 第566章 綺妍攻心,命運逆命【1.8萬字大章求全訂閱和月票】

第566章 綺妍攻心,命運逆命【1.8萬字大章求全訂閱和月票】

作品: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作者:殘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諸葛淺韻頓時有些猶豫了起來——甦忘塵之前提及的那一系列因果,她其實目前還是記得的。

    而且因為天樞之眼以及昆虛鏡的問題,她對于甦忘塵的感官其實一點兒都不差——這時候的甦忘塵越是囂張越是狂放不羈、她們越是表現出無力應對而又無可奈何,其實也越是讓她們對于未來擁有期待。

    為什麼?

    只因甦忘塵的最終底蘊以及其最初的起源,都是她們的,有這兩點因素存在,就像是拽在手中的風箏一樣。

    飛得再高,那隨時也能將它拉下來。

    而若是其真的掙斷了線也沒關系——沒有線的風箏也不可能飛上高空,而只會從高空狠狠摔落下來,認清現實。

    這般一想,諸葛淺韻頓時舒服了不少。

    趁著這會兒還能擁有一定的記憶,還能知道自己雙眼之中的七彩玄光才算是真正蘊含著淺藍世界的希望、自己也算是大半個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規則世界的天道意志體現,諸葛淺韻開始給自己心中定下一份情感走向。

    這一點,冰魂天女擁有著極強的經驗。

    不僅如此,冰魂天女為了顯擺她的攻心成功,甚至將對應的一系列因果,以及在那靈荷秘境之中與甦離交流的所有過往全部的告知了諸葛淺韻。

    實際上,冰魂天女完全可以不需要這麼做。

    只因為諸葛淺韻乃是天道意志的化身承載體,具體說就是,一個是嫡系,一個是使者。

    這就類似于主僕一般的關系——雖然諸葛淺韻只是一個簡單的承載體,但是其將來也是一定要淺微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所以到時候,諸葛淺韻是一定會崛起的。

    而且,諸葛淺韻也同樣是淺藍世界的天道意志的承載體,這等同于是一個雙嫡系血脈的存在。

    雖然說,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實際上也確實是由罪域世界曾經的天道成長起來的,雙方也算是一家人,類似姐妹的關系。

    可這種關系其實也早已經分崩離析了。

    如今因為甦忘塵,反而將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和淺藍世界的意志的共通承載體諸葛淺韻給暴露了出來不說,還因為甦忘塵而損失了天樞神眼,損失了對于淺藍世界的掌控能力!

    這樣一來,冰魂天女害怕自己背鍋受罰,因而立刻開始出謀劃策。

    在甦忘塵的口中,冰魂天女可不就是個白痴?

    而這樣的白痴,其想法又真的會多麼好嗎?

    攻心之術確實是非常好用的,確實也是讓甦離對她似乎已經非常的難以忘記,但是同樣的,冰魂天女自己可也是沉迷其中無法自拔呢,可這樣的事情她會說嗎?

    當然是不會說的。

    說了,告訴諸葛淺韻自己因為攻心,結果陷進去了,無法自拔——這豈不是要被活生生的笑死?

    被笑死其實也不算什麼,冰魂天女也並不怎麼在乎被嘲笑,可是這豈不是說明自己一點兒能力都沒有?這麼一點兒小事,竟是也沉淪其中,還攻心?

    這樣的表現,那麼以後還怎麼承接更大的任務,怎麼還能有更好的表現?又怎麼能更進一步?

    所以,這時候冰魂天女自然會專門挑好的說,特別是攻心的效果是多麼的逆天,同時甦離為何又是那麼的動情,都情動九天了沒有看到嗎?

    然後,冰魂天女為了表現自己用心了,還將自己暗中在天空落落的場景都呈現了出來,並一臉無所謂的道︰“我知道,以他強大的感應能力,必定是可以察覺到我還沒有離開的,然後在他這樣嘶吼的時候,我就落下兩滴淚,剛好落在他身前不遠,讓他知道我哭了。

    他這個人吧,確實是非常不錯,特別是你表現出特別委屈的樣子,然後又似乎恨不得立刻對他以身相許……

    那樣他就會非常有成就感,然後就覺得你不錯,然後……”

    冰魂天女忽悠的能力還是非常強的,畢竟能達到這個世界的智力層次上限,其實也不會真的有多麼蠢。

    就像是她在諸葛淺韻面前那樣,很多事情當真是無比的契合,也無比的順心如意。

    諸葛淺韻雖然略微有些懷疑——你這攻心似乎也太下本錢了吧,這都親上了好多次了,這真的只是攻心嗎?

    面對諸葛淺韻的懷疑,冰魂天女其實心中也慌的一批,這要是被戳穿了這多沒面子啊!

    沒面子是事兒小,要是被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覺得太廢了,那豈不是未來的所有……都黃了?

    不行,肯定不能被戳穿!

    所以,冰魂天女很慎重的告訴諸葛淺韻︰“攻心之術,並不僅僅只是要演,而且還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當然,甦離的身份和能力其實也並不差,而且其顏值更是無比逆天,俊逸超凡!

    所以你要帶著一種我也很享受、很喜歡的姿態去面對。

    同時,你要將這一切徹底的放在心上,真正的深入心靈,深入靈魂的那種去接觸他。

    不要害怕自己會真的沉淪進去——只有那些廢物、那些無能而又對自己沒有掌控能力的人,才會真的陷入進去,就像是那個甦離一樣。

    反而如冰魂天女我,投入的時候那是真的投入,無比的忘我,好幾次我都把自己感動哭了。

    但是脫離的時候也是真的脫離,非常的果斷,絕不拖泥帶水,說散就散,說走就走!

    嗯,就是這樣!”

    冰魂天女當時是這麼斬釘截鐵的說的,而且還將具體的經過幾乎全部的呈現了出來。

    看起來她也無比的沉淪其中,但是她臉上無比的自信,這蜜汁自信,也讓諸葛淺韻非常的佩服,同時也生出了極大的自信——被甦忘塵輕視成這樣的白痴都可以,她諸葛淺韻也是一定可以的!

    畢竟,之前她可是擁有天樞神眼的,這世間還有什麼事情能脫離她的掌控呢?

    “所以,你只需要牢記一點就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你愛他的時候,就要真的愛他;但是你不愛他的時候,就要真的不愛他,這一點,其實非常非常簡單,要保證自己是局中人和局外者就行了。”

    冰魂天女為了顯示自己很牛逼,所以還一副過來人的樣子指點江山,揮斥方遒。

    那姿態,確實是唬人之極,讓諸葛淺韻也頗為佩服。

    “為了讓感情更真摯一些,我在施展《修羅斬魂道》的時候,故意中斷,然後讓情感翻倍——沒有辦法,就是這麼強大——不是,是我這人天生莫得感情,所以有些感情的投入未免就會顯得很僵直,很死板,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我以《修羅斬魂道》來激活七情六欲,然後中斷之後,利用反噬來讓七情六欲翻倍,這樣才達到了這般震驚人心的效果。

    所以,其實我也是有些遺憾的,畢竟算是有一點點的作弊——說到底,攻心之術我其實也沒有真正的用心去攻心。

    也就是隨隨便便的攻心了一下,然後加了點兒料,就已經造成‘情撼九天’的效果,同時摧毀了一個毀滅級的浩劫危機……”

    冰魂天女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的將這個通天的大功勞往自己身上狂攬?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諸葛淺韻的身份!

    當然也是此時諸葛淺韻的意識是和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規則世界的天道意志是想通的!

    如此一來,她的功勞這般說出來,又付出如此真心的教導諸葛淺韻,那麼她自然就不會被懈怠了吧?自然就可以讓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更加的牢記在心、更加的重視吧?

    冰魂天女的心思可謂是用盡了,而且效果其實也是極好的。

    不說別的,就是那一手的攻心之術,以及甦離那情撼九天的震撼嘶吼,還有那萬里沉尸抬著甦離游行的場面,確實把諸葛淺韻震撼了、驚艷了。

    同時,那時候有情有義的甦離不知為何,非常的讓諸葛淺韻難以忘記。

    她的芳心,也因此而有些悸動——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個她,曾經真的對甦離生出了無比青睞甚至是愛慕之心。

    甚至,似乎願意為了甦離而陷入生死與輪回,至死不渝一般。

    “鏡子鏡子,請照一照我的內心,是否有感情的羈絆?”

    諸葛淺韻站在花月谷的入口處,一邊傳訊通報之後,一邊回想起冰魂天女剛剛的經驗傳授。

    一番思量之後,她忍不住拿出了鎮魂鏡,也就是她的昆虛鏡,詢問了出來。

    “有情感羈絆,才有著美好的未來,畢竟老實人最喜歡接盤了不是嗎?更遑論,這是個蘊含希望之源、斬斷了黑暗之心和所有魔魂氣息的純粹的光明之人,有情感羈絆是一件好事。”

    鏡子柔聲回應道。

    諸葛淺韻道︰“嗯,那確實不錯,不過——我總覺得去做這種事情有些下不了口,冰魂天女實在是太奔放了,她說她狠狠的享受了那個甦人皇的風采,確實是很舒服……可是我怎麼覺得,反而是她吃虧了?”

    鏡子道︰“你若是不想出面,我可以代替的呀,畢竟我也很想嘗嘗他的滋味兒,看冰魂天女那投入而享受的樣子,確實是令人心癢得緊。”

    諸葛淺韻本能的道︰“是嗎?你若想,那就交給你了,那你就是我的丫鬟諸葛綺妍。”

    鏡子道︰“我一直都是,以自己為鏡,才可以看出自己的不足,這是你說的,所以我才成鏡子了。”

    諸葛淺韻︰“行了,知道你是諸葛綺妍,好了,有信息傳遞了過來,花月谷開了。”

    諸葛綺妍道︰“這一次咱們就不要拿架子,要無比的溫柔,要無比的賢惠,要無比的虔誠,要無比的——”

    諸葛淺韻直接打斷了諸葛綺妍︰“我知道你喜歡舔,這事兒交給你了,只要能拿回天樞神眼,或者是讓他幫我凝聚出來,那麼這事兒你就是做得更過分一些,跟他生一窩的娃兒那都沒事兒。放心,我允許了,你就奉旨泡他就可以了。”

    諸葛綺妍聞言,美眸一亮,道︰“你可別後悔!”

    諸葛淺韻道︰“呵呵噠,後悔?我諸葛淺韻乃是代表的通天大道天道意志,比那冰魂天女都要正統,我豈會後悔?後悔是不可能後悔的,他們都只不過是棋子罷了。

    而且,這般心思也都不能有,這會兒定下前行的基調之後呢,就不能存在記憶了。

    無論你我,接下來都會陷入普通的廢物層次了——到時候,可能我們之前聲名赫赫,如今卻平平無奇,會被人認為也不過如此,空有一身皮囊而已。”

    諸葛綺妍道︰“那就讓天機閣搞點兒事,加持一下能力就行了,多少總比現在強些,真沒有天道加載,以我們的體量,再修行也是來不及。”

    諸葛淺韻道︰“那加安排一下吧,再就是,可以在壁畫里加一輪修行因果,然後直接掛在我們的修行歷史上,增加修行的厚重感,這樣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彌補。”

    諸葛綺妍道︰“好,那就這麼安排好了——嗯,你雖不願意攻心,但是感情還是要加載一些的。畢竟這般時刻,那甦人皇算是落魄了,丟了天皇子的身份,而且還被逐出了歸墟皇族,等同于身敗名裂。

    雖然這些是我們弄出來導致的,但是我們不能暴露這些,反而這時候我們主動靠近他,就相當于是雪中送炭。

    這樣會更容易親近他一些的。這時候如果我反而高高在上,多半會出現不太好的結果。

    所以我們完全可以放低一些姿態——那甦人皇的過往經歷,無不說明,你若是硬,他會比你更硬。”

    諸葛淺韻道︰“我總覺得你說話有問題,你是不是被甦忘塵逆命了?這麼下作的話也說?”

    諸葛綺妍道︰“呵呵,我是鏡子,所以某人內心不純潔,反而怪鏡子不該照出來?”

    諸葛淺韻︰“……”

    諸葛淺韻︰“好,那就這樣定下,嗯,甦星河來了,趕緊安排,斷因果!快!”

    諸葛綺妍道︰“放心,已經安排妥了,不過這攻心的手段,既然冰魂天女這白痴都有這等魄力,那我們也這麼做就行了,《修羅斬魂道》而已,我們都已經修行得功參造化的,定是不會失敗!”

    諸葛淺韻道︰“別,別用這個能力,你是鏡子啊,你一用我就被影響,而且因為是鏡子,來回翻倍,這是要死——”

    諸葛淺韻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諸葛綺妍已經非常果斷的出手了。

    而恰恰就在此時,仿佛有未知的因果忽然呈現了出來。

    諸葛綺妍在鏡子之中運轉《修羅斬魂道》的時候,這昆虛鏡忽然像是觸發了某種時空輪回的因果,竟是一下子形成了一縷綠光,猛的沖向了諸葛綺妍。

    諸葛綺妍這時候也不由心中一驚,但是卻並沒有慌亂。

    因為沒有什麼必要慌亂!

    因為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昆虛鏡又名昆吾鏡,同時也名‘昆侖鏡’,是一件掌控‘輪回’的鏡子,擁有著大輪回之力。

    當然,她這鏡子本身其實就是一個仿造品,因為出自于鎮魂碑,所以直接就以‘鎮魂鏡’命名。

    但實際上,其內核仿的是洪荒神話世界里的昆侖鏡這種洪荒異寶!

    平時,其幾乎也完全不會觸發什麼輪回和冥冥之中的因果氣息。

    這一次,忽然之間就觸發了,等同于說,她與那甦離之間,還就真的擁有巨大的因果,如果是這樣的感應,那麼就會形成某種記憶共鳴。

    這樣一來,她豈不是可以提前獲取一種未來的某種場景片段?從而可以更好的把握未來?

    諸葛綺妍並不是普通的存在,乃是諸葛淺韻的分身抑或者是完全的自我復制體,就是鏡子之中的諸葛淺韻!

    這樣的存在,對于這些的認知是非常深刻的。

    是以,她毫不猶豫的感應到了那一縷綠光,然後冥想進入了其中。

    那一刻,《修羅斬魂道》竟是也真的中斷了——她本就有意增強情感之力,來以情攻心。

    當然攻心不是目的,目的是恢復天樞神眼!

    這一點,既然甦忘塵給出了方法,那就是一定可信的。

    更遑論,甦忘塵可以動用造化筆,以及那不朽淺藍的臉皮化作的彼岸書,這樣書寫出來的東西,意義是很深遠的。

    更重要的是,甦忘塵還在這上面說什麼他贏了甦離輸了什麼的,還成功取代了甦離。

    這其實將會成為將來的事實!

    也是她們的某些目的。

    沉思之間,諸葛綺妍的心神也完全的沉浸在了那一縷冥冥之中的因果輪回感應之中。

    這里是花月谷的入口。

    可是冥想之中,諸葛淺韻忽然發現,她似乎死了。

    死在了河流之中。

    她穿著一身淺綠色的紗裙,在河水之中漂浮著,然後被甦離打撈了起來。

    然後,甦離為了救她,竟是用造化筆以及地書碎片,為她畫了一個替身紙人,嫁接因果,讓紙人為她替死,並讓她的真人重新回到了昆虛鏡之中,避開了無比致命的死劫。

    那過程非常的模糊,但是那般經歷之後,她確實是為甦離的付出而有所觸動。

    此時,那種感同身受的沖擊感,也讓她有一種源自于內心的窒息。

    這種窒息,讓她原本中斷的《修羅斬魂道》在繼續運轉之後,連連卡殼了足足四次。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頓時也有些傻眼了。

    四次是什麼概念呢?

    加上之前的一次中斷,再加上功參造化級別的《修羅斬魂道》的加成,用在自斬身上,而且還是七情六欲方面……

    《修羅斬魂道》的核心意義,就是完全的自斬自身的某種能力,如七情六欲,如自身的善惡念頭等等。

    而且還是非常非常徹底的那種。

    但物極必反,這種自斬同樣也可以形成反噬,只要修行的過程中斷一次,就可以增強自身某些方面的能力。

    或者說,這是一種類似于極道的修行之法,要麼徹底絕情,要麼更加有情。

    這樣的至道,來自于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規則世界,而且還是那種頂級的殺道。

    《修羅斬魂道》有另外的一種說法,那就是——掌雷霆意志,衍修羅殺道!

    而這所謂的修羅殺道,就是《修羅斬魂道》!

    如此,足足五次中斷,再加上情感因果的沖擊,以至于這種翻倍的次數就達到了一個很恐怖的量。

    一次翻倍,兩次就是四,三次就是十六,四次就是二百五十六,五次就是……

    六萬多倍的情感羈絆!

    諸葛綺妍差點兒當場炸了。

    一個人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所以,諸葛淺韻反復動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蘊含的規則底蘊,利用《修羅斬魂道》又強行斬掉了一次七情六欲。

    這樣一來,情況稍微要好一點點,只翻倍了兩百五十六倍。

    然後諸葛綺妍想了想——好歹是自己,而且還是她為主,那麼她就少承擔一點兒,就六倍吧,承擔一點兒零頭的感情羈絆。

    我就稍微犧牲一下,翻倍那個二百五十倍好了。

    做完這些,又回想到自己化作腐尸,穿著一身淺藍色的紗裙漂浮在河水里的一幕……

    諸葛綺妍心道︰“這都已經加成兩百五十倍的感情羈絆了,這回你若是不能救我,那我就是血虧。也不知道這般感情加成之後會是個什麼效果……”

    諸葛綺妍想著,隨即抬手將一份感情直接從昆虛鏡里打了出去。

    外面,諸葛淺韻渾身輕顫了一下,然後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花月谷的入口——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很想進去,見一見那位傳說之中的甦人皇,那個能獲取通天塔大位面世界試煉雙sss級評價的天驕,到底有多麼本事。

    是不是他真的像是那冰魂天女說的那樣,非常的不錯?

    嗯,那親起來的滋味是不是那麼的令人頭皮發麻?

    嗯?我為什麼會想這個?

    我不是覺得親親這種事情很惡心嗎?為什麼忽然想要嘗試?

    想著,諸葛淺韻頓時臉色一黑,立刻怒聲道︰“諸葛綺妍,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諸葛綺妍弱弱的道︰“不出來,其實也就是情感羈絆翻倍了一下而已,我們天道無情,缺乏感情,翻倍了那幾乎也是零啊,怕什麼呢。我都給自己加了雙倍,只是分了那麼百分之一的零頭給你了而已!”

    諸葛淺韻不信的道︰“真的只是百分之一的零頭?!”

    諸葛綺妍道︰“絕對只是零頭!這一點我,我要是撒謊,讓我鏡子碎裂好吧?!”

    這句話就是真話!

    二百五十六的零頭不是六嗎?

    難道這還不六嗎?

    這哪里撒謊了對吧?

    諸葛淺韻想了想,然後算了一下——雙倍就是兩倍,兩倍的百分之一就是0.02,零頭就是0.02,也就是說,諸葛綺妍自己承受了1.98,倍的情感羈絆效果,她只承受了0.02倍的感情羈絆效果,這倒是還不錯。

    “那就還好,但是你注意了,我們修行的《修羅斬魂道》,源自于我們自身天道的本體,達到的層次更是功參造化級別!

    這樣的情況下,可是萬萬不能大意的。

    千萬不要雙重加倍,不然那我們就——”

    剛說到一半,忽然,遠方的花月谷入口處,頓時蕩漾出了一片巨大的漣漪。

    漣漪也迅速的擴散了出來。

    頓時,諸葛淺韻立刻止住了交流,同時朝著鏡子一抹。

    于此同時,諸葛綺妍也是不由瞪大了雙眼,整個人都驚呆了。

    然後她的喉嚨也不由收縮了一下,有句話想說又怕被打死——小姐,你怎麼不早說?這下子真就要玩,不是,要完蛋了。

    她剛想著,忽然意識一黑,下一刻,一道青色的光芒連同著她和鏡子之外的諸葛淺韻,並瞬間閃爍了一下。

    這之後,無論是諸葛淺韻還是諸葛綺妍,也已經徹底的遺忘了《修羅斬魂道》,以及源自于《修羅斬魂道》衍生的一系列因果。

    這只因,諸葛淺韻和諸葛綺妍,如今已經與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暫時斷了所有的因果,已經毫無關聯了。

    “喲,這是什麼風,將你這位天機謫仙給吹來了啊,快請進。”

    甦星河腳踏虛空,直接打開了花月谷的入口,笑著歡迎道。

    見到諸葛淺韻和諸葛淺韻身邊出現的諸葛綺妍,甦星河不由多打量了兩眼。

    漂亮,非常的漂亮。

    嗯,身材也好,適合生養。

    嗯,這次,定然要讓那小子好好的拿下,最後多生幾個。

    這樣我老甦家就有後人了。

    甦星河心中思量著。

    這時候,諸葛淺韻略微有所感應,不由神情古怪的看了甦星河一眼。

    甦星河有所察覺,隨即老臉一紅,訕笑一聲道︰“其實我孩兒阿離,天賦異稟,非常的厲害,你們接觸一下其實也不錯。”

    諸葛淺韻沒有生氣,反而只是微微點頭,道︰“此次冒昧前來,的確是有一番因果,想要與甦人皇交流。”

    諸葛淺韻還是很客氣的,沒有再提天皇子的事情,而是直接說‘甦人皇’,這就是給面子。

    畢竟,甦離這‘苟且流’的手段,目前其實也還是比較出名的。

    雖然只是在小圈子里傳播,可這般事情真相隱瞞也是隱瞞不住的。

    甦星河一听諸葛淺韻的話,心中頓時就舒服了。

    瞧瞧,這就是天機謫仙,說話就是這麼的好听。

    “淺韻仙子不必客氣,如這般事情,我想,阿離他肯定也是非常樂意的。”

    甦星河說著,就要傳訊去呼喚甦離。

    甦離在靈荷秘境之中,躺在蓮葉上享受呢。

    這般事情他是知道的。

    但是甦離在靈荷秘境之中造成了諸多轟動,甚至引出了情撼九天的因果,甦星河反而並不知道。

    如這般事情,知道的也都是天道級別的存在,甦星河一群人不知道那其實也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此,那就叨擾甦大師、叨擾甦人皇了。”

    諸葛淺韻說著,還躬身行了一禮。

    “嗯,淺韻仙子請。”

    說著,甦星河已經帶著諸葛淺韻進入了花月谷。

    兩人說話之間,氣氛其實也好了不少。

    在這之前,甦星河和諸葛淺韻之間幾乎沒有什麼大的交流,或者說即便是有,實際上也牽扯不多。

    主要還是因為,諸葛淺韻實在是有些厲害。

    這人非常善于利用年輕人為她辦事,但是她還偏偏從來都不理會,但是也不拒絕。

    這樣的存在確實是有些非同小可的。

    不過,諸葛淺韻倒是和他的大兒子甦葉的關系還算不錯,是以甦星河其實也考慮過甦葉和諸葛淺韻走到一起的可能,但甦葉這孩子,怎麼說呢,就是有點兒一根筋。

    曾經,有女修士請甦葉一起論道,還說是陰陽至道,都暗示得這麼明顯了。

    結果甦葉當真拉著女修士論了三天三夜的陰陽至道,都沒有合過眼也沒有然和接觸的那種論道,說得當真是口干舌燥……

    那之後,甦葉基本就告別女修士了。

    這事情,甦葉曾經還得意洋洋,自己將一群女渣渣修士的修行道法都說廢了。

    甦星河當時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已經將傳宗接代的任務從甦葉身上,定在了甦離的身上。

    而如今,甦離的情況,他也非常的滿意。

    所以,無論這諸葛淺韻是跟了甦葉還是跟了甦葉,都是他甦星河的兒媳,所以有區別嗎?

    “兒媳啊,不是,淺韻仙子啊,你稍等,我這便去將那小子喊出來,你都傳道傳訊了,他應該還是能有所感應的,竟然不出來迎接?這實在是可恨,我要去好好教訓這小子一番,不懂禮數!”

    甦星河開口說道。

    諸葛淺韻差點兒一個趔趄,我就來求助而已,就兒媳了?

    你這麼猴急的嗎?

    諸葛淺韻也是無語之極,不過求人嘛,她也不會表現出那麼冰冷的姿態。

    不說甦離吧,就是看在甦葉的面子上,也不能太端著啊。

    “你要教訓誰?”

    這時候,穆清雅忽然自一片幽冥氣息之中匯聚,並站了出來,同時阻攔住了甦星河。

    “娘子——”

    “我不是你娘子,我哪里是你娘子,什麼你都可以做主了,要我做什麼?”

    “啊,不是,不是這——”

    “不是什麼,這什麼?”

    “阿雅,這有外人在呢,咱有事兒稍後私下再說。”

    “什麼外人,你剛不就喊‘兒媳’了嗎?你不是還很親切的嗎?”

    “……”

    甦星河被穆清雅一頓劈頭蓋臉的罵,這讓諸葛淺韻都有些不自在了。

    不過她也不好說什麼,這是別人的家事呢。

    好一會兒之後,甦星河這邊算是安靜了。

    而諸葛淺韻則有些心累——曾經的穆清雅是何等的萬界奇女子,結果,有了道侶之後就這樣啦?

    看來,感情的事情還是不要踫為好,它會將少女變成一個潑婦。

    這好嗎?

    這不好!

    諸葛淺韻內心又多了一層的抵制感。

    “淺韻仙子,不好意思,你請回吧。”

    穆清雅站了出來,甦星河在她身邊,那老老實實、服服帖帖的樣子,看著都令人唏噓不已。

    諸葛淺韻呼吸一滯,有些疑惑的道︰“清雅仙子,這次淺韻的確是有事而來,而且,這事情對甦人皇只有好處而無壞處。”

    穆清雅道︰“對你好處更大對吧?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諸葛淺韻是個什麼人我很清楚,說好听點就是高大上,說不好听點就是當女藝仙還立牌坊,所以,我不想我兒當棋子,被你利用了還被你玩弄感情,迷得神魂顛倒。”

    諸葛淺韻表情微微沉冷了幾分,道︰“我與甦葉交情頗深,卻也並無利用他什麼,清雅仙子這般,確實是有些污了淺韻的清白。”

    穆清雅道︰“甦葉沒有被你迷惑,僅僅只是甦葉從來不會考慮感情!但是其余的天驕不同,你敢說那冥潛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來的?你敢說那諸葛嘉雲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來的?

    你敢說之前那姜啟、那舒初華之流不是全部被你耍得團團轉,為了你不斷的賣命,各種討好?

    你收集的地書碎片,哪幾份是你親自動手獲取的?

    所以,有些事情不用否認,大家都不是白痴,端著說話就沒意思了。”

    諸葛淺韻聞言,沉聲道︰“首先,見不見我,那也甦離的事情,他如今被歸墟皇族逐出,如今想要建立全新的道統,你覺得你可以避免他與我接觸嗎?

    而且我既然知曉你穆清雅的能力還敢來,自是會有相應的誠意,所以,甦人皇也不會如他們那般!

    至于他們,我確實沒放在眼里,但是對于我而言,他們那只是心甘情願而已,我本就從來未曾理會,莫非這也是錯麼?

    清雅仙子當初作為萬界奇女子,莫非沒有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嗎?

    那麼,清雅仙子是否也是如自己所說的那般,當了女藝仙還要立牌坊?”

    諸葛淺韻可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就和穆清雅對峙了起來。

    諸葛綺妍則只是默默的站在一邊,沒有說話。

    其實,這時候她倒是覺得,真誠一點,道歉一番,然後表達一些誠意,其實問題還是不大的。

    你這麼強勢,別人也不是什麼弱勢之人,別人連皇族的祖骨都敢掀了,都敢將自己的兒子往祖骨的因果上套,豈會對你客氣?

    諸葛綺妍想著,卻也沒有提醒。

    作為鏡子,只有自己去照的時候,才能看見內心。

    自己不照鏡子,不捫心自問,不自我反省,說什麼都無用。

    果然,這時候就听見穆清雅冷聲道︰“我即便是,那也是我的事情,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又沒礙著你什麼事兒!但是你是的話,你還真就礙著我的離兒了,怎麼的?不服氣?

    不服氣就立刻滾!”

    穆清雅果然不是善茬,見諸葛淺韻擺起姿態來了,立刻就轟人。

    甦星河想說什麼,但是感受到身邊的女人的恐怖氣勢,他頓時還是老實了。

    算了,尷尬總比被毒打好一點點。

    諸葛淺韻聞言,頓時瞪大了雙眼,呼吸都有些急促。

    好家伙,我諸葛淺韻何等身份,你竟是敢如此不給面子!

    你花月谷好大的本事!

    諸葛淺韻剛想說話,諸葛綺妍卻是已經看不下去了。

    “小姐,既然天池血河引花月谷入駐的因果無法種下,那就不是我們不願意,而是有人不配合了。

    反正對于我們而言,也僅僅只是不幫幽冥海出面罷了,也沒什麼損失,無所謂的了。

    可是沒有我們執掌天機的話,天池血河的道統、道場想要立下,就只能請諸葛九鳳之類的存在了,那估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諸葛綺妍說著,又伸手拉了一下諸葛淺韻。

    諸葛淺韻聞言,頓時也冷靜了下來,淡淡道︰“好,那我們走吧,好心了來幫忙,卻反而被人懷疑了——雖然也確實有一些私心,卻也不過只是天機之道的論道罷了,我們還是去找全新的那位——”

    諸葛綺妍直接開口,打斷了諸葛淺韻的話︰“這倒是有些可惜了,甦人皇作為第一位合格的天皇子,必定是非常優秀的!如今幽冥海更是要連同我們各大天機閣、天機神地進行天池血河不朽道痕的打造,甚至建立真正的通天塔入口……

    如此這般,只能另想辦法了。

    小姐,我們走吧,是我們唐突了。”

    諸葛綺妍的語氣略顯落幕,感情豐富的她時時刻刻似乎都可以動用感情來攻心了。

    諸葛淺韻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諸葛綺妍又嘆了一聲,眼神黯淡了許多︰“其實說到底也確實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的名聲確實不是太好,而清雅仙子卻也只是太過于在乎甦人皇這個出色的兒子而已,所以才如此緊張和關心。

    她這般,也只是害怕甦人皇被我們的魅力迷住而已。

    這恰恰也說明了我們要比傳言之中的更加出色,以至于如此出色的甦人皇,都極有可能被我們的魅力所吸引。

    同樣也能說明,清雅仙子其實對甦人皇並不信任。”

    “我想,如果甦人皇知道這般情況,多半還是會有些失落、失望的。”

    “作為母親,其實應該相信自己的兒子一定可以應對的,不是嗎?”

    “清雅仙子,我們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前來,而且事情關系到歸墟浩劫,也關系到天池血河的建立,以及皇族道統的將來的發展。之前小姐情緒激動,還請清雅仙子多多見諒。”

    諸葛綺妍輕聲說著,同時又主動的鞠躬,道歉。

    穆清雅原本還想動手——她早看這諸葛淺韻不順眼了,小妖精,一看就不是好動心,一看就是想攻心我兒,我豈會讓你順心了?

    可此時,諸葛綺妍一番話,卻讓穆清雅忽然沉默了一下。

    隨即,穆清雅似乎想到了甦離的驕傲,也想到了甦離強大的能力,一時間反而漸漸釋然。

    是的,如此護著又如何?

    他總是要出去面對外面的風景的。

    之前,她所制造的毒打計劃,不也是如此嗎?

    穆清雅不由想起了曾經她所在的那一代。

    那一段歲月,她記憶之中的殘酷事情很多。

    那那一段歲月,被稱之為‘殞寂時代’。

    這個‘殞寂’就是明面上的意思。

    那一代,死了太多太多的天驕。

    那些天驕,天賦極好,才情更是震驚萬古的那種。

    可惜,就因為一直被呵護著,害怕遭受到了什麼委屈,所以即便是各種磨礪、小世界試煉,那也是沒有太大的挑戰性。

    這些天驕,生來都沒有受過什麼委屈。

    結果,第一次進了鎮魂碑之後,全部都死了。

    大部分是因為承受不住那種黑暗、殘酷、欺騙背叛甚至僅僅只是言辭上的沖突和嘲笑,竟是不少直接自斬,將自己殺穿了!

    沒死在通天塔的試煉里,沒有死在鎮魂墓外族入侵的戰場上,也沒有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而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自斬,還將自己殺穿了!

    這僅僅只是受了一點兒委屈!

    那一次,歷經過足足四次無限分身套中套之類的磨礪,見識過一個人連殺九次就死了九個分身取代本體、殺了本體又衍化了三次本源的經歷……

    那之後,穆清雅歷練回來,完成了全新的蛻變。

    那個時代之後,沒有人會真正的嬌養自己的孩子。

    而且,他們還學會了一種以此為手段的手段——慣養。

    慣著當天驕養,當上位者供奉著,甚至不斷的送機緣,送人頭,各種送。

    最終,這種人就這樣會徹底的廢掉,毫無用處。

    所謂的魂奴神子計劃,非常歹毒之處就在于,情況其實是差不多的。

    只不過,被慣養的人是甦葉,但是卻也出了一些偏差。

    當然,這件事——只是明面上如此。

    甦葉知道核心的計劃,願意接受這種慣養。

    另外,甦葉的師尊可不會慣養他。

    非但不慣養,反而天天鞭笞、毒打,所以甦葉受的苦,反而遠遠超出一切。

    如今,諸葛綺妍一席話,卻直接說進了穆清雅的內心深處。

    區區一個諸葛淺韻,就讓你穆清雅對你兒子的能力產生了懷疑?

    那你兒子若是前往了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諸天小世界,遭遇到了極道魅惑天賦的外族奇女子呢?那豈不是要完蛋?

    對你兒子這麼不自信的嗎?

    你當你兒子之前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山村小世界里的紅塵問心評價是假的嗎?

    穆清雅這麼一想,頓時也漸漸釋然。

    是的,她可以阻攔,卻無法替甦離作出決定,這是對于甦離基本的尊重!

    再者,如果真的與歸墟浩劫有關,如果真的和洪荒皇族的道統道場有關,那還真的不該拒絕了!

    穆清雅深深看了一眼諸葛淺韻,然後才輕嘆了一聲,道︰“沒有想到,你天機謫仙身邊,竟是有一個如此大才之人。嗯,如此大才之鏡本體,厲害。”

    諸葛淺韻聞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諸葛綺妍一眼,隨即微微點頭,抬手衍化鏡子。

    鏡子化作白光,沒入到了她的手心。

    而這時候,諸葛綺妍也同樣的消失了。

    諸葛淺韻這才聲音平靜的道︰“有時候,我只是不想去思考罷了,這樣畢竟挺累的。

    但是鏡本體卻可以因為鏡子本身的清明而清明,所以會保留思考的能力,因而很多事情都是我做,她出謀劃策。

    她當然也是我,但我甚至不想去考慮那個我的深層思想。

    習慣使然吧。

    不過確實是我的態度不對。

    這點,我道歉。”

    諸葛淺韻的語氣倒是真誠了不少。

    同時,她也接受了諸葛綺妍的記憶共享。

    所以,她也明白了,有時候,真的就不能什麼都不考慮。

    該思考的是,還是得去思考。

    “算了,也確實是我關心則亂,我已經傳訊給了我孩兒甦離,他願不願見你,一會兒便可見分曉。”

    穆清雅說著,又道︰“山谷中坐坐?等等看,他說不定已經到了。”

    諸葛淺韻聞言,展顏一笑,道︰“恭敬不如從命。”

    ……

    花月谷,山谷中心。

    亭台閣樓,舞榭歌台這里一有盡有。

    小山亭子里,穆清雅女兒烈焰焚心酒,給諸葛淺韻倒了一杯,道︰“這烈焰焚心酒,平素喝不到的,這是我孩兒孝敬我的,你嘗嘗。”

    諸葛淺韻笑道︰“好。”

    她也很灑脫豪邁,也沒有擔心什麼囚籠陷阱,拿起酒杯,便輕抿了一口,然後她目光微微明亮,接著又抿了一口。

    “怎麼樣?還不錯吧?”

    穆清雅非常自豪的道。

    “豈止是還不錯?若是這世間的酒水都如這般,這口腹之欲,多半是又會重新興盛發展起來。”

    諸葛淺韻很肯定的道。

    穆清雅笑道︰“是啊,可惜,修行終究還是漸漸的喪失了這所有的樂趣。便連感情,便連基本的陰陽和合,如今也漸漸的開始喪失了。

    這樣發展下去,卻不知最終還剩下什麼。”

    兩人開始交流著,同時心情也漸漸的都好了幾分。

    ……

    靈荷秘境之中。

    甦離自大命運術修行歸來,然後看了看手中的造化筆和彼岸書,一時間心情也有些復雜。

    這次,參悟大命運術之後,對于命運的玄妙,甦離有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理解。

    總之,很難以形容。

    但是,修行大命運術之後,甦離才發現,他在曾經的那個玄幻世界里失敗,其實更大的原因就是把握不住自己的命運。

    一個人若是把握不住在自己的命運,就一定抓不住機會。

    哪怕是再好的機會,也難以抓住!

    抓住了,終究也會因為德不配位而失去。

    這種事情,別說是在修行界,就算是在普通人身上,也體現的淋灕盡致——回看那些中大獎的人,哪個不是在幾年之後,負債累累,結局慘淡?

    這就是德不配位。

    曾經,甦離對這一幕其實有過理解,有過領悟。

    而如今修行了大命運術之後,甦離才知道,這是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導致。

    想要把握自己的命運,那做到基本的自律,是一個非常關鍵的起點!

    這自律,也完全可以表現則修行上、布局上。

    具體說,就是要做到什麼,要怎麼做,這些都是有對應因果的,敷衍抑或者是得過且過,那麼無論是修行還是布局,都無法完美。

    無法完美,很多時候就會出現‘千里之堤毀于蟻穴’的情況。

    今次在小事情上隨意,日後在大事情上意便難隨。

    所以,所謂的一飲一啄皆有天定,更在于,今日小事情沒有隨意,他日大事情也必定意隨。

    這就是把握命運。

    把握命運,要從點滴開始。

    所謂的成大事不拘小節,這才是一種真正的誤導——成大事不是不在乎小節,而是選權重!把握命運也是!

    甦離看著諸葛淺韻,就不由想到了諸葛綺妍。

    而因為諸葛綺妍,甦離曾經也被那龜真子老東西上了套,和他女兒定下了婚約。

    這件事,甦離其實也是記憶猶新的。

    特別是當時那龜真子無恥的行徑,至今想來都讓甦離難以平息內心那想打死他的沖動。

    至于當初承諾的,給他畫一幅逼真的母龜的承諾,到如今都還沒有執行。

    不過也是那一次,龜真子也確實是實實在在的給甦離上了一課,那一課,影響足以持續到如今,甚至持續到以後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小子,你所在的地方就是現實,你就使勁兒套吧!看看到時候是誰笑到最後。”

    “囚籠這種東西,有時候一層和一層疊加,就是兩層。有時候,一層和一層疊加,就是道痕磨滅了,就是零層了。

    小子,不會玩的時候,就好好沉下心來學啊!

    你看我那乖女兒多乖,現在不是也沉下心來學了嗎?”

    ……

    耳邊,還仿佛傳來了闕德龜龜真子的那些話。

    那些在後面足以影響他作出許多重要決定的話!

    如今回看過往,甦離才發現,曾經的那些經歷,真的其實已經很是簡單了。

    和如今動不動七八層的殺機比起來,那些真的已經微不足道了。

    “所以,有時候表現得實力、能力稍微差一些,也是一件好事。畢竟,忘塵那邊已經配置妥當了。”

    “只是沒有想到,真正的甦忘塵真的化作了胡辰,跳出去了。他雖然失敗了,但是也成功了。

    這次故意被抓回來,就是為了好好演一出雙簧,再給予我一些幫助。

    做到這一步,也不枉我曾經給了他一條活路。

    他就是我,如今卻也真正的獨立了出去,這也是一件好事。

    沒有他的配合和幫助,我也沒有辦法去定位地府與輪回了。”

    “華夏那邊,因為天地浩劫的原因,地府包括忘塵寰、鴻蒙研究基地只能開啟大輪回模式,以黑暗覆蓋,讓眾人都陷入沉睡狀態,以維持最大的生機的同時,開啟啟靈的模式。

    然後,當時甦忘塵的離開,也同樣利用了月光寶盒的部分能力,構建了時間軸上的奇點。

    這才是系統崩裂的核心原因,而不僅僅只是為了我。

    眼下,只要找尋到了匹配的、大量的天驕,天池血河的試煉開啟了,然後才能將奪取到的鎮魂碑化作封神排行榜。

    而這個榜單,如今也不能用封神榜命名,只能改名為‘天榜’。

    上了排行,便可在三界六道揚名,還能獲取天地因果造化,獲得無盡好處。

    這一次,多半我的天脈•懷光天賦里構建的那個特殊的自我小世界,也該可以衍化混沌,衍化我自己的洪荒道場了。

    所以,要將華夏那些沉睡的靈魂復甦,他們需要壯大靈魂。

    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通過道場,以及身體來覆蓋了。

    那些死去的女尸,倒是有差不多三千萬的名額,但是男尸一個沒有。

    而且種族目前也只能選擇人類,而不能選擇其余獸族之類的。

    所謂的勢力也只能選擇我這些。

    另外,華夏文明等東西要有一定的嚴苛要求,詩詞文化等要稍作修正,嗯,不能暴露我文抄公的事情。

    不過,那也不是文抄公,那只是宣傳文明而已,是大功德一件。

    所以需要盡快解決男尸的問題。

    不過初期的名額只有那麼幾個,不知道能不能行。

    另外,一旦開啟了通道,那沉睡模式也會復甦,生活秩序恢復正常。

    危險卻會更進一步來臨……”

    甦離沉思著,隨即又很是隨意的看了一眼外面。

    外面原本什麼都看不到,但是他非但已經看到了,還听到了穆清雅和諸葛淺韻的爭吵,看到了事情的發生全部經過。

    甚至,兩人這時候已經在花月谷中喝酒的一幕,他也同樣看到了。

    甦離不由一笑,隨即收斂心情,一步踏出。

    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花月谷的小涼亭之外。

    這時候,穆清雅的聲音也剛剛落下——卻不知,最終還剩下什麼?

    “多半,會成為冷漠無情的冰冷傀儡吧,除了修煉,其余一概不會有興趣。然後,孤獨的走向永生之路。”

    這時候,甦離的聲音已經出現。

    同時,他的人也在虛空之中呈現了出來,並走了過來。

    听到甦離的聲音,頓時,穆清雅連思考都沒有,立刻滿臉歡喜之色,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然後轉身快速走到甦離身前,拉著甦離的手,看了又看。

    “阿離,這是天機謫仙諸葛淺韻。”

    “淺韻仙子,這是我孩兒甦離——你口中的甦人皇。”

    穆清雅立刻解釋道。

    盡管之前內心無比的抵觸,可真讓兩人見面了,她又比誰都還要熱情。

    甦星河遠遠的看了一眼,然後摸了摸臉上的幾個巴掌印,總覺得這幾巴掌是白挨了。

    “甦離,見過淺韻仙子。”

    甦離微微一笑,抱拳行了一禮。

    “諸葛淺韻,拜見甦人皇。”

    諸葛淺韻反而行了個大禮,而且還用了一個‘拜’字。

    這已經是非常高規格的禮節和態度了。

    甦離眼中顯出一抹詫異之色。

    當然這也是裝的,但是必須得如此才符合他如今的心態和這種情景。

    “淺韻仙子如此,倒是折煞在下了。”

    甦離立刻客氣道。

    諸葛淺韻聞言,莞爾一笑,道︰“不,非但不折煞,反而是應該的。甦人皇的過往,淺韻多有了解,確實是發自內心欽佩。原本,在淺韻看來,這世間男子,大多也不過是沽名釣譽之輩。

    如今天驕看似極多,卻也不超出那麼幾個,其中,也唯有甦葉、諸葛青塵等寥寥幾位能佔據一些名額。

    卻不想,甦人皇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龍,天驕中的天驕。”

    諸葛淺韻這就是捧了。

    雖然在甦離看來,這是說的實話。

    甦離笑道︰“唉,沒有想到我隱藏得這麼深的秘密,就這樣被你發現了,看來人太優秀,就會像是黑夜里的燈塔一樣,再怎樣都會發光,讓黑暗無所遁形,也讓自己顯得更加璀璨。”

    諸葛淺韻聞言,呼吸微微一滯,隨即笑道︰“這,的確如此。”

    甦離道︰“淺韻仙子此行前來,可是為何?”

    諸葛淺韻道︰“都說……都說甦人皇乃超凡的天機大師,天機蘊含造化玄妙,知五行明三界,通徹天地萬物之本源與因果,端的無比厲害。今次,不知甦人皇是否知曉,淺韻為何而來?”

    甦離聞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諸葛淺韻一眼,道︰“淺韻仙子既然問了,那也是看得起甦某,這樣吧,甦離且推衍一番。”

    甦離說著,抬手掐算了一番,然後卜了一卦。

    這卦,卜的不是甦離自己,而是諸葛淺韻。

    之所以如此,甦離僅僅只是想看看是否有一定的阻礙和難度。

    有,就說明諸葛淺韻還蘊含著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本源。

    也就是說,此人比冰魂天女的來頭都要大,那麼就可以抱一抱。

    要知道,年少不知富婆……

    甦離收回思想,不讓思想跑偏,這絕不是他為人不正經。

    如果要是沒有什麼難度,那就說明,現在的諸葛淺韻,已經平平無奇了。

    這時候的她,沒有之前的盛氣凌人,應該是可以出手的。

    這絕非是甦離花心,而是諸葛淺韻前來,是為了什麼,而又會怎麼做,甦離是一清二楚的。

    沒有別的原因,就因為在大命運術里,他對方一群人說的所有話都看到了。

    特別是那冰魂天女在那里裝逼裝的飛起——明明是《修羅斬魂道》修行出錯了,被中斷而反噬了,偏偏還要覺得是自己故意加大難度什麼的。

    偏偏這種說法,再加上他甦離恰恰又以感情撼動了無數的歹毒女尸。

    結果諸葛淺韻成功的被忽悠了,上了賊船。

    于是,當諸葛綺妍施展《修羅斬魂道》的時候,甦離牽動命運的絲線撥弄了一下。

    輕輕的一下!

    然後,甦離又調動了曾經見到龜真子的那一幕的過往——那時候,他見到了一具女浮尸,身穿淺綠色的裙子,逆流而來。

    那就是諸葛綺妍。

    其實,當時以及後來,他和諸葛綺妍確實有一些感情羈絆——但不是他動心,而是諸葛綺妍主動動心。

    後面,諸葛綺妍甚至三番兩次使用各種手段來幫他。

    雖然那樣的幫其實已經改變不了什麼,甚至在真正的大能看起來還非常的可笑。

    可當時對于甦離而言,那確實是最真誠也是最感人的幫助。

    後面,諸葛綺妍銷聲匿跡,然後在甦離的幫助下,自斬了出來,卻見不到結局。

    最終,甦離也就再沒有見過諸葛綺妍。

    曾經沒有當回事的一次交流,一次相見,卻不想,那卻成了最終的永別。

    而如今,甦離也是因為諸葛綺妍修煉《修羅斬魂道》,妄圖增大難度,所以甦離就撥弄了一下命運的線,結果甦離也沒有想到,諸葛綺妍的浮尸化作一縷淺綠色的綠光,直接就進了諸葛綺妍的冥想之中,將差不多整個因果都窺視到了一部分。

    然後,那《修羅斬魂道》似乎失控了。

    這就好比只是打算來點兒惡作劇,拉了一下窗簾,結果好家伙,不僅看到了別人不著片縷,還看到了更美妙的事情……

    甦離立刻就中斷了大命運術,然後回來了。

    接著才有了此時的一切。

    如今,幫諸葛淺韻卜卦,那一卦之下,卦象也有些奇怪。

    而且,批注也有些離奇。

    淺藍不藍,淺韻不韻。

    甦離沉吟片刻之後,開口道︰“淺藍不藍,淺韻不韻。”

    諸葛淺韻聞言,俏臉微微一紅,道︰“甦人皇此言,未免有些……”

    甦離先是一愣,然後看到諸葛淺韻俏臉上生出的一抹淺淡的紅暈兒,頓時也有些錯愕。

    接著他立刻明白到了什麼——不韻(孕)???

    甦離有些尷尬,卻還是訕笑一聲道︰“抱歉,是淺韻仙子的韻,是道韻的韻啊,意思其實是,最近或許——淺韻仙子不再受到道韻的眷顧,而淺藍似乎不藍,就說淺藍星將遭遇未知的劫難。

    如此說來,定是有大事發生,引來一場浩劫啊!

    而能和淺藍牽扯上,定是也與你有很大的關系——這般看來,你多半是有一位很重要的存在,與淺藍有所關聯。”

    諸葛淺韻聞言,美眸瞪大了幾分,芳心也不由狂跳——是的,她的確有一位很重要的存在,與淺藍有所關聯。

    因為,那重要的存在就名為‘諸葛淺藍’,乃是她的姐姐,同時也是淺藍星的守護者!

    諸葛淺韻也是修行天機的,自是對天機很了解。

    可此時甦離的本事,親自呈現出的信息,讓諸葛淺韻也不由有些動容。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穆清顏和遠處的甦星河。

    兩人是知曉她的部分信息的,所以這並不一定能說明什麼——或許,兩人早已經將她的信息告知甦離了?

    諸葛淺韻的神情很快恢復了正常,隨即語氣溫和了幾分,道︰“不好意思,是淺韻淺薄,誤會了,讓甦人皇見笑了。”

    甦離笑道︰“見笑的見嗎?”

    諸葛淺韻剛覺得奇怪,但隨即不由莞爾一笑,道︰“莫非還能是貧賤不能移的‘賤’嗎?如此,淺韻當真是心胸狹隘呢。”

    甦離看了諸葛淺韻一眼,心道你心胸寬廣博大,哪里就狹隘了?

    不過,他也沒多說,而是道︰“那,不知甦某所言如何?”

    諸葛淺韻道︰“家有一姐,名為‘淺藍’。乃淺藍星守護者。”

    甦離道︰“那就是有外族入侵、外星入侵的因果,最近的事情為——鎮魂碑要降落,所以這事情應該是即將爆發。

    所以,鎮魂碑降落,必定有大的異變發生。”

    甦離說著,想到了自己之前與穆清顏的那一番交代。

    這一次,造化筆和彼岸書來得很及時。

    抑或者說,造化筆、彼岸書以及甦離那無雙的畫技!

    甦離這一次本就想要搞事,然後讓甦忘塵插手搞事,兩人會有一番真正的打斗,他甦離會輸,會被甦忘塵踐踏。

    不過,看似淒慘,實際上就是自己打自己。

    再者,那個被踐踏的,同樣也會是一個身外化身。

    甦離也不會讓自己本體真的被踐踏。

    所以演戲要演全套。

    這一次,不僅是要這樣演,甦離還給雲青萱等人定下了天池血河的命運,也就是給予了類似于‘玩家’的權限。

    只不過是基礎權限,就是復活權限。

    將大道衍化命運之術,結合《皇極經世書》這命運之書——將他們的名字寫在了彼岸書上。

    如此一來,大命運術,命運之書,彼岸書。

    甦離差不多打造出了生死簿的雛形。

    然後,他就能鎖定雲青萱等人的生死——不是他歹毒,而是,這一次他要將五人放出去生死磨礪。

    而且這一次演戲,也少不了互動。

    什麼樣的戲最感人?

    當初風蒼穹和風遙的父子情,給他上了一課。

    然後他跪死在甦夢面前,又給別人上了一課。

    這就叫青出于藍。

    如今這戲,還得演。

    而這一次,甦離原本的計劃是讓洪荒神器出世,比如說十二品蓮台!比如說混沌珠!比如說東皇鐘!昆侖鏡!

    反正就是超級異寶,來一兩個出世,而且還要足夠真!

    冥想《皇極經世書》,天機商城刷仿制品,天機混沌修改!

    天機玲瓏投放!

    原本甦離與穆清顏定下的計劃是這樣的,然後甦離衍化仙魂,抑或者利用仙魂和甦忘塵等手段,來進行一場屠殺什麼的。

    結果如今因為造化筆,這一幕的真實程度將達到近乎完美級的百分百!

    這一場殺局,就是要將水徹底的攪渾!

    然後狠狠來一波收割!

    曾經的鎮魂秘境是假的,將甦離坑得吐血三升,而且非常狼狽!

    如今,鎮魂秘境是真的,但同樣是假的,甦離準備在其中搞大事!

    而他通過造化筆、彼岸書和《皇極經世書》書頁畫出來的壁畫世界,會直接套在鎮魂碑上。

    鎮魂碑一出,無論有沒有人出,必定混沌珠出世,十二品蓮台環繞甦忘塵旋轉,然後甦忘塵將會奪得十二品蓮台!

    這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也是真的。

    同時,這也是假的——壁畫世界里。

    這樣一來,就會引起爭斗,仇恨,甚至是各大星球的強者都來了。

    甚至有可能連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等其余地方的強者都來了。

    為的就是這樣一個巨大的機會。

    到時候,什麼烈陽什麼其余的一些因果,就可以解決掉一部分。

    ……

    甦離的謀劃很大,但是目的卻很簡單,就是打草驚蛇,將水徹底的攪渾。

    然後暗中將甦忘塵的能力和地位培養起來。

    再漸漸深入到高層的核心里去,發現更多的因果與秘密,發現更多的真相。

    這時候,甦夢的因果也快來了。

    然後,到時候就會更加的精彩了。

    那時候,他們也會意識到,培養出一個中立派或者是新勢力當手中的劍、當炮灰很有必要。

    那時候,被甦忘塵踐踏的甦離,就可以被培養起來了。

    到那時候,甦離甚至都不需要去如何努力,都可以達到一種更加逆天的效果。

    針對會少,他發育的機會就會更多。

    然後他開始招收‘弟子’,再以系統規則定下各種規則,限制‘弟子’,到時候就更加有趣了。

    這所有的一切,說到底,就是化被動為主動——去防備別人算計,還不如直接讓別人進入殺局,由自己來當執棋者!

    此時,甦離看著諸葛淺韻不說話,心中也有諸多思量。

    諸葛淺韻對于甦離的話,明顯是認真思考分析了的。

    而甦離這一番話——說她也已經很難得到‘道韻’,實際上恰恰說中了。

    諸葛淺韻與天道的關系緊密,同時也因為暫時斷開而記憶逐漸消散。

    但是不是立刻就什麼都不記得——她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是以,她知道,甦離的能力確實很強。

    但,依然不在關鍵上!

    她最需要的,甦離還沒有提及,甚至有可能都不知道!

    若是如此,甦離的能力,似乎也不是特別強,也就勉勉強強湊合吧。

    諸葛淺韻剛這麼想,甦離卻已經再次開口了︰“所以,如這般情況,最好要有一雙天機之眼,這樣就可以照進黑暗,窺視淺藍星的因果了。

    而以你的命運模糊變化而言,這樣一雙天機之眼,卻與你有莫大因果。

    所以,成也天機之眼,敗也天機之眼。

    這就看你是否願意開啟天機之眼了——你作為天機大師,能力非但不弱,還很強!

    那麼,你還來找我——那就是希望我幫你開啟天機之眼,對吧?”

    甦離沉吟之間,又裝作來回掐算的樣子,然後給出了結論。

    “轟——”

    諸葛淺韻如遭雷擊,呆在了原地。

    她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有些頭皮發麻了!

    要知道,天樞之眼的因果,牽扯到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

    甦忘塵固然知道,卻在離開那函谷關之後,必定會遺忘。

    可,甦離反而直接算出了她來的目的!

    這,這未免也太強了

    ..。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