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Mafia渣男手冊 > 第237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加更)

第237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加更)

作品:Mafia渣男手冊 作者:藤原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二百三十七章

    伏見猿比古注視著那個被宮崎佑樹引進屋子里來的男人。

    男人有著一頭凌亂的栗色短發, 鳶色的雙眼。他的身形高挑,外貌是更偏向精致的俊美,第一眼看去氣質沉穩, 雙眸深沉, 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而太宰治在看見屋子里還有一個人之後稍稍驚訝了一下後,直接的問道︰“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

    宮崎佑樹在看到太宰治的眼神時便知道他想錯了, 于是說道︰“你誤會了。”

    伏見猿比古的樣貌出色, 比之太宰治也毫不遜色, 甚至可以說他和過去的太宰治身上其實還有一些相似點。

    例如聲音、例如都很白的膚色、例如他們有時候那厭世的眼神……

    太宰治沒有什麼笑意的勾了勾嘴角, 只禮節性的笑了出來, 然後將手遞到了伏見猿比古面前, “初次見面, 你好,我叫太宰治。”

    太宰治看見伏見猿比古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稍稍愣了一下, 隨後才將手放了上來, 說︰“你好,我叫伏見猿比古。”

    于是太宰治也愣了一下。

    他和伏見猿比古各自松開手,卻又都各自思考著各自的念頭。

    太宰治比伏見猿比古更快的發現面前這個人和自己的聲音相似。他做過的奇奇怪怪的事情很多,其中就包括故意的去听自己說話後的錄音聲音,甚至,在過去他拿著那個早就不知道丟到了哪里的錄音筆去錄過織田和安吾的聲音,讓他們听听和自己听到的自己的聲音有什麼不同。

    而在發現聲音相似、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同之後,太宰治再去看伏見猿比古便又能夠發現一些事情。

    譬如這孩子偶爾一閃而過的眼神……

    不過他才不會用這樣的眼神去看宮崎佑樹。

    太宰治心下了然,隨後看向在一旁去倒水的宮崎佑樹, “醫生, 我不想白開水。”

    宮崎佑樹放下了水杯, “那你要什麼?”

    “酒。”他隨意的看著這個公寓, 完全不像是初次過來做客的人,“中也應該給你送過不少酒吧。”

    宮崎佑樹無奈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將酒櫃里中原中也送的酒拿了出來打開倒給了太宰治。

    而太宰治在大致的看完這個公寓的布局之後,他的注意力又再次的回到了伏見猿比古的身上,“說起來伏見君是怎麼和醫生認識的?”

    伏見猿比古還在思考著“太宰治”這個名字的熟悉感,就听到了太宰的問題。但顯然這個問題是他完全不想要回答的問題。

    因為只要想起他們認識的經過,就必然要帶上那個已經死掉了的伏見仁希。

    而伏見仁希和宮崎佑樹……

    伏見猿比古抿著雙唇,眼下的肌肉微微跳動著,壓抑著那被戳中了雷點的煩郁。

    就在伏見猿比古正要說話的時候,宮崎佑樹已經先一步的打斷了他們兩人的對話,“太宰,酒好了。”

    太宰治故意略顯惋惜的嘆了口氣,然後從走過來的宮崎佑樹手中接過了酒杯。

    “去陽台聊。”宮崎佑樹說著,也不給太宰治拒絕的機會,就已經先往陽台的方向走過去了。

    太宰治聞了聞杯子里的酒香,然後看向了一旁的伏見猿比古。他笑了笑說道︰“那麼有機會再聊,伏、見、君。”最後的名字他念出來的時候格外的意味深長,像是故意告訴伏見他隱瞞著什麼話沒有說出來一樣。

    陽台的窗門被拉上了,伏見猿比古雖然能夠看到那兩個握著玻璃杯,一邊喝著酒一邊說話的人,可因為兩個人都是背對著他的,所以他完全看不到兩個人說話的神情。而且他們說話的聲音也不大,隔著玻璃門他根本就听不清。

    伏見猿比古看著面前的屏幕,手上打算回復對面人消息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等他打算將對話發出去的時候才驚覺自己在對話框中竟然前言不搭後語的輸入了“太宰治”這個名字。

    伏見猿比古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楮,將那些話又全部給刪掉了。

    ……

    “那個孩子和我的聲音很像吧?”太宰治在宮崎佑樹將窗門拉上的時候便故意直接的試探。

    “嗯,我也很意外。”

    “意外嗎……”太宰治笑了笑,卻沒有說自己信還是不信。

    宮崎佑樹抿了口杯中的酒液,將手肘擱在了陽台的欄桿上,“找我有什麼事?”

    “醫生又在明知故問了。”太宰治看著被子里的酒,然後抬眼看向注視著自己的宮崎佑樹,“你的能力真的是治愈嗎?”

    不等回答,太宰治就仰頭喝了一大口酒咽進了肚子里。

    他說︰“僅僅只是治療,是做不到那種地步的吧?我很確定織……他當時的情況,如果還有一點可能,我都會想盡辦法將他救回來。”

    “嗯,只是治療的話,當然做不到那種地步。”

    “代價呢?”如果做到這種地步還不用任何的付出……那麼這樣的能力就太過于“危險”了。

    ——對于異能力的擁有者而言。

    “靈力。”宮崎佑樹撐著下巴,看著夜晚的天空說︰“一個人是否有靈力取決于他能否看見這個世界的靈體……看得越是清楚,也就說明他的靈力越為強大。”自然,也會被更為強大的妖怪所覬覦。

    但宮崎佑樹的能力正好相輔相成,只要不是將靈力透支一空,他就有能力自保。

    太宰治順著宮崎佑樹的目光往遠處看去,想到的卻依舊是宮崎佑樹那個時候的拒絕。

    “那個時候……”他開了一個口,便又停了下來,似乎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問。

    宮崎佑樹看了眼太宰,大概的猜到了他想問的話。

    宮崎佑樹說道︰“嗯,本來想看看你怎麼求我,但是沒想到你太有脾氣了。”

    太宰治︰“不愧是醫生,這種惡趣味一般人還真做不到。”一般人可都是不會人命來開玩笑的。

    宮崎佑樹一時之間竟分辨不清太宰治是在嘲諷還是只是感嘆,畢竟他可太會隱藏自己話里真實的意思了。

    太宰治說道︰“說起來我還不知道醫生和我們社長是什麼關系,竟然會讓他親自花錢委托偵探社的社員幫你收拾爛攤子。”

    “福澤先生嗎?”宮崎佑樹頓了頓,“說來話長,所以我不太想說了。”

    這還真是干脆,甚至都不繞彎子就直接的說自己不想說了。

    太宰治那個時候是真的對周邊的所有人都失望了,因為森鷗外的命令,他甚至沒有辦法調動任何的人去協助織田作之助。

    但兩年之後,他再次的見到摯友才知道並不是他以為的那樣。

    “太宰。”織田作之助當時看著他的眼楮,眼神一如既往的平和冷靜,卻也比往日認真了許多。

    織田作他說︰“雖然你可能不太相信,但是……宮崎會救我是因為你。”

    “宮崎告訴我,他不會干涉誰的生死,但是他復活了我。而且這種事情一旦有了一次,就總歸是一個破綻。”

    一個謊言總要用無數個謊言去填補,在這個世界上有著各種各樣的異能力者,且宮崎佑樹說到底也只是一個人,要想給織田作之助安排好新的身份也就多了更多讓人能夠察覺到真相的線索。

    如果有一天宮崎佑樹真正的能力暴露了,後果不堪設想。

    這個世界總是不缺少瘋子的,即便沒有想要復活的人,也會有人想要研究這樣的能力。

    太宰治不相信宮崎佑樹會因為自己做出這種事情,他更願意相信宮崎佑樹是自己想要救回織田作之助的。

    因為他從不覺得宮崎佑樹真的在愛他。

    “愛情”這個詞語對于太宰治而言更多的只是听過、在其他人身上看過,卻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太宰治將杯子里的酒都喝完了,臉頰上卻依舊沒見多少紅色,“醫生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宮崎佑樹回答得也很隨意,“「現象拒絕」,拒絕我不允許的一切。”

    太宰治啞然︰“這還真是……不講道理的能力。”

    “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亂步,織田,老爺子……還有一些人大概能猜到一些。”

    “誰?”

    宮崎佑樹看向太宰治,問︰“你想做什麼?”

    太宰治笑了笑,掩下了那些念頭,“我只是覺得這麼多人知道的話……醫生你可就危險了。”甚至可以說是實在是太亂來了。

    這句話里的“一些人”很危險。

    “醫生就不擔心嗎?”

    宮崎佑樹閉著眼晃著自己手里的玻璃杯,反問道︰“為什麼要擔心?因為會死嗎?”說到這里,他無聲的笑了笑,那笑容之中沒有半點的憂慮,似乎是覺得太宰治問的根本就是無用的問題。

    太宰治沒有正面的回答宮崎佑樹,他只是問道︰“那醫生是因為什麼才會去救他的?”

    他看到宮崎佑樹抬了抬眼,看了下自己,然後隨意的說道︰“不是你求我的嗎?”

    晚風吹過發出呼呼的聲響,深邃的夜色中星星一閃一閃的,渺小卻又明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Mafia渣男手冊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