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這故事有點不對 > 12. 太多破綻

12. 太多破綻

作品:這故事有點不對 作者:沐聲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chapter 12

    “又是小盛總?”

    甦衡思忖,望了眼李昀州。+++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您的意思是歐先生醒了後自己離開醫院飛回吳州是為了找徐蔚然?”

    從歐忱昏迷時念出的一個名字就有了這樣的聯想嗎?

    雖然听起來有點武斷,但想一想說不定真有這樣的可能?

    叢山和甦衡兩人的關注點顯然並不相同,但這並不影響他們接下來的交流。

    “最近這個出事的頻率總感覺有些不對啊。”叢山皺眉。

    “而且多集中在您和小盛總為核心的人身邊。”甦衡看向李昀州。

    他忍不住認真分析起來,“歐先生是您的同學,而徐蔚然又是小盛總身邊的人,歐先生如果在昏迷期間喊的真的是徐蔚然的名字,那麼他們一定有某種程度的聯系。

    可是我調查過歐先生在布朗的(關guan)系網,他和徐蔚然沒有任何實質(性xing)的接觸,也從沒在任何社交媒體關注過徐蔚然有關的信息,他到底是從什麼渠道認識的徐蔚然,甚至在昏迷中還在呼喚她的名字。

    能夠產生這樣深刻影響的人,不應該在他的生活中沒有任何痕跡才對。”

    叢山都忍不住看了甦衡一樣,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他已經調查了那麼多東西,還是說歐忱的信息原本就在甦衡的日常關注範圍內?

    李昀州也看了他一眼,甦衡哽了一下,(強qiang)行解釋,“我沒有監視他人的愛好,這完全是工作需要,如非必要我不會侵犯他人(隱yin)私的,我只是日常關注下他們的社交媒體罷了。”

    叢山沒有拆穿他,他覺得甦衡在對待老板的問題上往往認真到他都佩服的境地。

    雖然他們還在李家的時候就知道將來會跟著老板做事,也為此訓練學習了很多年,但甦衡確實比一般人要更加認真專注,也更快讓自己融入了角(色)。

    “我認為這不是巧合。”叢山把思緒拉回問題本身。

    “如果這不是巧合,那會不會是針對您和小盛總的陰謀?但為什麼是您和小盛總?”最近(發fa)生的事情,產生了太多讓人疑惑的問題。

    叢山也點點頭,“對,在陸凱出事以前,不對,在陳溪櫟出現以前,您和小盛總並沒有這麼多的交集。”盛域在他們的(關guan)系網里,只是一個略微需要注意的符號罷了,“但最近你們身邊的人都開始有所牽扯了。”

    “我總覺得這些事情還沒結束。”甦衡小心總結道。

    甚至僅僅才剛剛開始。

    一唱一和的叢山與甦衡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有了某種奇怪的預感。

    李昀州沒有對他們的分析做出任何點評,他跟盛域的那次談話所涉及的內容比他們分析的還要動搖三觀,然而在沒有明確的證據和指向時,任何結論都沒有意義。

    歐忱既然已經確定飛回了吳州,他們繼續留在諾達州也沒有意義。

    但諾達州最近一班飛往吳州的飛機還有半天才起飛,他們只能繼續在諾達滯留了一個下午。

    甦衡趁這個時間,找諾達州的地頭蛇弄到了歐忱的病歷記錄。

    當他們重新抵達吳州時,天剛蒙蒙亮。

    兩天不到的時間來回諾達州和吳州,雖然三人的體質都很不錯,但疲勞總是難以避免的。

    甦衡背著背包和叢山一道跟在李昀州身後出了機場。

    車子一直放在機場的停車位倒是方便了他們回程。

    只是還沒開到辰灣,之前那個始終無人接听的電話居然來電了。

    李昀州低頭看了眼手機上的名字,卻異常地停頓了幾秒,之後才接起電話。

    “歐忱?”還是之前的語氣,听不出絲毫的異樣。

    前排的兩個人卻瞬間一絲困頓都沒了。

    “昀州。”歐忱的這一聲有些奇怪,不再像之前那麼溫和明朗,反而有股莫名其妙的疏離與尷尬,但這種感覺又隨著下一句話消失一空,快的讓人覺得前面是一種錯覺。

    歐忱在電話那頭誠懇地道了歉。

    “前天上午出了點意外,我後來改了班機忘了通知你,等忙完才看見你打了那麼多通電話過來,之前還讓你去機場等我,實在抱歉,害得你白跑一趟了,這次是我不好,等我把手上的工作忙完,我們再踫頭一起吃個飯,這次我請客怎麼樣?”歐忱說著,語氣逐漸輕松下來,伴隨著輕松的還有謊言。

    李昀州听了卻只平淡的應了一聲,“好。”

    “昀州,你沒生氣吧?”電話那頭的歐忱突然有些小心翼翼。

    “沒有。”李昀州回道,“你剛到吳州,安頓好了嗎?”

    李昀州平和的語氣讓歐忱放下了些許緊張,他壓抑著心底的情緒,盡量用尋常的口(吻wen),“出發之前公司那邊已經訂好了酒店,你不用擔心。我在這邊是代表公司來做技術交流的,接應的公司早就已經對好了各種流程,只不過這段時間會有很多會議要參加,我本來就晚來了一天,更沒辦法缺席,這幾天可能沒辦法跟你見面了。”歐忱話語中滿是惋惜。

    “沒(關guan)系。”李昀州拿著手機,眼楮看向窗外,臉上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冰冷,語氣卻還是之前與歐忱對話時那樣,听不出絲毫不同,“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別客氣。”

    “我知道。”歐忱的笑聲通過電話傳過來,“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跟你客氣的,老同學!現在可是到了你的地頭了,我還等著你帶我去欣賞美景嘗遍吳州美食呢!”

    “想吃什麼?”李昀州忽然問了一句。

    “什麼?”歐忱卻頓了頓,他隔了幾秒才回答,“當然是吃這邊的特(色)菜了,之前我們不是商量過嗎?不過這次說好我請客的,你到時候可不要跟我搶。”

    “我知道了,我會提前訂好餐廳,等你有空通知我。”

    “這些你定就可以,我沒什麼可擔心的,你從來就是我們這些人中最會做規劃的那個。”歐忱笑著感嘆了一句,又好奇地問了一聲,“對了,昀州,你現在住在哪里?說不定哪天晚上等你下班,我能(摸Mo)個空檔去找你先聚一聚。”

    李昀州拿著手機的手微微縮緊。

    他聲音有些沉,“最近住辰灣公寓。”

    歐忱卻並沒有察覺。

    “我知道了,等我導導航,誒,離我這邊還有段距離,看來最近幾天是真的跑不掉了。不過你放心,這次我在吳州會待很長一段時間,我們肯定有機會敘舊。”歐忱說的差不多了,“好了,你應該也要上班了吧,我就不打擾你了,我也要去準備會議的事情了,吃飯的時間我們再約。”

    “好。”

    這通電話讓歐忱終于微微寬心,然而他並不知道電話另一頭的李昀州經歷了怎樣一番情緒變化,他那些自以為完美的掩飾,在某個熟悉和了解他的人眼中,實在有太多的漏洞,讓李昀州連自我欺騙都做不到。

    掛掉手機後李昀州又是一陣沉默,前排的叢山和甦衡卻明顯感覺到他情緒的低沉。

    “老板,沒事吧?”叢山忍不住問了一句,歐忱這個電話來得也太是時候了,他們剛回來他的電話也跟著過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算好了的。

    甦衡也想知道答案,哪怕李昀州極少會在他們面前表達什麼。

    李昀州並沒有解釋這通電話帶來的影響,他的頭微微後仰靠在椅背上,坐姿依舊筆挺端正。

    “你們覺得什麼情況下會讓一個人的感情和態度在兩三天的時間內(發fa)生絕對的轉變?”

    甦衡皺眉思考,叢山卻瞬間給出了答案。

    “遭到對方的背叛?或者發現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只有這種情況感情和態度才會突然大轉變吧?哦,不過這是從好向壞,如果從壞向好的話,可能之前是有什麼誤會解除了,或者是受了對方的大恩?老板,您怎麼想起問這個?”剛一說完,叢山突然就悟了。

    “您覺得歐先生變了?”甦衡說出了猜測的答案,畢竟剛剛老板才和歐忱打完電話,他說的除了歐忱外也很難有其他人。

    李昀州沒有否認,太過清醒的人總是容易不快樂,李昀州現在就覺得心情很差。

    他心情差了,也不想別人心情太好。

    “人忽然變了還有一種可能。”李昀州面(色)平靜,食指卻輕輕敲了一下座椅,他望著後視鏡,剛好和前排的人眼神對上。

    “他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人了。”李昀州張口道。

    叢山聞言汗毛一豎,感覺老板說了個鬼故事一樣,他是最听不得這些的!

    甦衡卻沒做聲,但顯然也覺得這種說法不夠科學。

    可老板這樣說了,又讓他們有種想要相信的感覺,這種矛盾的情緒簡直無法形容。

    李昀州看到兩個呆住而沒有言語的人,頓時覺得遭到極點的情緒有了稍微的緩解。

    “查一查陸凱和陳溪櫟近幾個月有沒有住院記錄。”李昀州的話讓前面兩人回過神,只是突然轉變的話題讓兩人沒反應過來。

    “你不是帶回了歐忱的病例?”李昀州看向甦衡,本來就側著身的甦衡尷尬地笑了笑。

    “老板您怎麼什麼都知道?”

    “既然拿到了病例,正好對比一下,或許……”

    “或許什麼?”

    李昀州閉上眼,幽幽道︰“或許他們都經歷過這樣一場莫名其妙沒有緣由的昏迷。”

    他也不希望這種猜測是真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這故事有點不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