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白月光他人設崩塌了 > 12. 家教

12. 家教

作品:白月光他人設崩塌了 作者:逆羽Xayah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人物?

    在場的所有人對于秦秋聲來說都是大人物。

    但秦秋聲並沒有拒絕。

    也許以前他沒有野心,但現在的他,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沈來說︰“這位大人物可是平常見不到的,你可要好好討好啊。”他特意咬重了“討好”這兩個字。

    秦秋聲面(色)如常,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他常年奔波于劇組之間,為一個小角(色)彎腰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現在這些,對于秦秋聲來說稀疏平常。

    沈來的笑容越發的燦爛︰“那你和我來吧,我給你引薦一二。”

    沈來帶著秦秋聲穿過了人群,沖著來人說︰“來,這位就是傅總——”

    秦秋聲第一時間什麼也沒看到,先跟著叫了一聲︰“傅總……”然後他看見一雙 亮的皮鞋踩在了面前的瓷磚上,再向上,袖口的袖扣瓖嵌著價值不菲的寶石,接著映入眼簾的就是深邃的眉眼。

    沈來熱情地介紹︰“傅總,這位是謝少的朋友,姓秦……”

    “不用介紹了。”傅奕行聲線冷淡,“我認識他。”

    沈來略帶驚訝地說︰“是嘛?那我就奇怪了,既然傅總認識,為什麼謝少還找了我的路子要邀請函。”他笑眯眯的,但卻藏不住眼中的八卦,“傅總總不會還會缺一張邀請函吧?”

    傅奕行終于正眼看向了秦秋聲,黑沉沉的眼眸中帶著居高臨下的審視。半響,才開口︰“朋友?”他慢斯條理地說,“沈來,謝長樂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這種人也敢帶到我面前來,下次我會問問你父親,什麼是沈家的家教。”

    此話一出,周圍的目光全都注視了過來,秦秋聲覺得有些窘迫,臉上有些火辣辣的。

    但他不能退,眾目睽睽之下,若是退縮了,就等于認輸了。

    “傅總。”秦秋聲不甘示弱地與傅奕行對視,“我想,沒有家教的人應該是您吧。”

    聲音清脆,清晰可聞。

    -

    謝長樂︰“哈欠——”

    他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楮,感覺有點餓,于是起身走向了甜品台。

    宴會采用的是自助取餐式,一張張長桌擺在大廳中,放著各種美食。

    謝長樂在甜品台前猶豫了一下,在上面拿了一個小蛋糕。

    蛋糕的造型十分可口,(奶Nai)油上面點綴著一枚紅(艷yan)(艷yan)的草莓,他咬了一口,甜而不膩的(奶Nai)油在口腔里散開。頓時,所有的疲憊都清掃一空,人也緩了過來。

    精神好了一些後,謝長樂拿著一杯香檳在附近晃了一圈,一眼望去,都是一些熒幕上有名的明星。

    其間他還被搭訕了幾次,拒絕了以後,他就找了一個沒什麼人的角落待著。

    謝長樂一向不喜歡這種場合。

    無聊。

    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一樣的笑容,精致、體面,根本分不出區別來。

    謝長樂轉動了一下手中的香檳杯,仰頭喝了一口。口腔里殘余的甜味被沖散,他放下手,突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傅奕行?

    他怎麼會來這里?

    謝長樂下意識地往旁邊退了一下,以免被對方發現。還好,傅奕行像是被其他人吸引了注意力,沒有發現他。

    謝長樂有些慶幸,又有些好奇。

    那邊(發fa)生了什麼?

    他悄悄地靠近了一些,目光穿過周圍的人群,看到水晶吊燈下站著兩個人。

    其中一個正是傅奕行,而另外一個……竟然是秦秋聲。

    兩人對立而站,雙目相對。

    視線交匯處,似乎都要擦出火花來。

    謝長樂︰什麼是愛情?這就是愛情!

    果然是劇情的不可抗力。

    只要他稍稍推動一下,小演員和豪門總裁就能輕而易舉地對上眼、擦出火花來。

    想來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功成身退了!

    從謝長樂所在的地方看去,傅奕行和秦秋聲在交談著什麼,可是離得太遠了,什麼也听不見。

    不過看樣子,應該是在促進感情吧!

    謝長樂十分欣慰,並且主動退出了大廳,以免打擾到這兩位交流促進感情。

    -

    秦秋聲的話音落下,周圍都安靜了一瞬。

    沈來︰“……”

    他只是想看下熱鬧,沒想到秦秋聲這麼狠,直接把傅奕行給罵了。

    這……

    這下似乎有點不好收場啊。

    沈來拼命打圓場︰“哈哈,傅總,人家和你開玩笑呢……”

    既然都已經說了,秦秋聲也不再顧忌什麼了,反正他這樣的人,再落魄又會怎麼樣呢?

    他除了謝長樂,一無所有。

    秦秋聲打斷了沈來的話,直直對上了傅奕行︰“傅總,您不懂得怎麼尊重人嗎?”

    傅奕行垂下了眼瞼,紆尊降貴地反問︰“我需要嗎?”

    秦秋聲依舊笑得溫和,但言辭卻十分的尖銳︰“難道你對長樂也是這樣的嗎?我是長樂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我想,你沒資格怎麼評價我和長樂吧?”

    我和長樂。

    這四個字怎麼听怎麼刺耳。

    傅奕行的眉間浮現了一絲冷意︰“我想,我有資格。”

    兩人之間,火光迸現,一股風雨欲來之勢。

    傅奕行的身份是在場最高的,周圍誰也不敢(插cha)-嘴,最後還是靠著許導出來緩和氣氛,小聲地說︰“傅總,算是給我一個面子。”

    傅奕行並非真的不通人情,只是有時候沒有必要罷了,這次就給了許導一個面子,沒有再給秦秋聲一個眼神,朝著大廳中央走去。

    他雖沒有為難秦秋聲,但(肉rou)眼可見的,周圍的人都避著秦秋聲走,像是避著什麼病毒一般。

    沈來也搖頭︰“你啊你,竟然得罪了傅總,還是太年輕啊。”

    秦秋聲不在意,只是低聲自語︰“有錢就了不起嗎?”

    沈來听見了,眯著眼楮說︰“有錢才有尊嚴啊。”

    他想拍拍秦秋聲的肩膀,卻被人躲了過去,他無所謂地攤手,意味深長地說︰“年輕人啊。”

    -

    後花園中種著滿園的紅玫瑰。

    淡淡的月光流下,玫瑰花瓣舒展開來,散發著馥郁的芬芳。

    謝長樂在花圃邊上站了一會兒,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長樂,真的是你——”

    謝長樂回過頭,看見了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欣喜地走了過來。

    是許臻。

    上次酒吧一別,就再也沒有聯系了。

    謝長樂︰“你怎麼在這里?”

    許臻解釋︰“這是我爸舉辦的宴會。”

    謝長樂這才想起來,許臻是有說過,他家都是從事文化產業的,沒想到還拍電影。

    “哦……”他想不出來該說什麼,只能憋出一句,“你爸拍的電影挺好的。”

    許臻的臉上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欣喜︰“我以後也會進入影視圈。”

    謝長樂順口說︰“子承父業,你也會當上名導演的。”

    許臻擺擺手︰“我還差得遠呢。”

    今天的月(色)不錯。

    許臻仰頭看了一會兒月亮,又收回了目光,似乎有些忐忑︰“長樂,我想問……”

    謝長樂對許臻的印象很好。

    在他心中,校園時期總是帶著一層美好的濾鏡,所以也多了一些耐心︰“你問。”

    得到了許可,許臻的膽子也大了一些,說︰“你為什麼沒去法國?”

    謝長樂重復︰“法國?”

    許臻︰“你以前說過的,以後要去法國學藝術,所以……我才去了法國留學。”

    他等了很多年。

    卻沒有等來一個人,回過了以後才知道對方已經結婚了。結婚對象還是高不可攀的傅總。

    謝長樂看見了許臻真摯的雙眼,大概是喝了酒的緣故,他有點燥熱,抬手解開了兩枚扣子,(露)出了一片冷白的肌膚。

    **該怎麼回答。

    年少的理想總是屈服于現實。

    極少有人能夠永遠保持純真。

    許臻意思到自己問了一個不太合適的問題,低下了頭︰“我知道你已經和傅總結婚了,我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想問問,你開心嗎?你……後悔嗎?”

    謝長樂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開心嗎?

    後悔嗎?

    似乎都說不上。這些都是他自己選擇的,還有……

    “說不上後悔。”謝長樂的眸中倒映著一輪圓月,“因為……至少我喜歡,不我曾經喜歡過傅奕行。”

    許臻敏銳地察覺到了兩個字︰“曾經?”

    謝長樂︰“啊。是曾經。”他的話中帶著一絲灑(脫tuo),“現在不喜歡了。”

    許臻試探道︰“難道你要離婚?”

    謝長樂沒有否認︰“或許吧。”

    看樣子,傅奕行和秦秋聲已經快要成了。

    他快要完成任務了。

    許臻有些欣喜又有些慌亂︰“那我有機會嗎?我是說……等你離婚了以後……”

    謝長樂拍拍他的肩膀,開玩笑道︰“先拿個愛的號碼牌,排隊吧。”

    說完後,他轉身朝著大廳走去。

    -

    大廳里的熱鬧已經散去了。

    謝長樂沒能找到傅奕行和秦秋聲,有些遺憾。不過轉念一想,或許他們可能已經(發fa)生了什麼。

    謝長樂有點難以形容自己現在的情緒,不知應該是欣喜還是失落。

    最後他決定——任務進度如此之快,應該慶祝一下。

    謝長樂從服務生端著的托盤中拿了一杯紅酒,慢慢地品著。品完了以後,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大廳,從通道中走了出去。

    冷風一吹,酒精的後勁上來了。

    謝長樂的酒量不錯,但他有一個缺點,就是不能混著喝,一喝就上頭。

    剛剛沒有注意,喝了香檳喝紅酒,現在人已經有點暈了。

    謝長樂靠上了牆壁,閉眼緩了一下。視線受局限的時候,听覺嗅覺就更加的敏銳,他听見了腳步聲靠近,還未睜開眼楮,就感覺了一股十分有侵-略(性xing)的氣息撲面而來。

    他听見一個低啞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謝長樂,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麼多朋友。”

    謝長樂猛地睜眼了眼楮,傅奕行的臉近在咫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白月光他人設崩塌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