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 11. Πぎ 裟

11. Πぎ 裟/h1>

作品: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作者:龍頭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休息區內,唐萃姿勢板正的坐回了沙發上,自覺精神狀態已然恢復,哪怕還有少許冷汗,那也不是她一時半會兒能控制得了的。+++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還是得上醫院啊……

    看著小徐先生蒼白異常的臉,唐萃下意識也(摸Mo)了(摸Mo)自己的,心里一面考慮著醫院專家級醫師的出診排班表,一邊沖他點了點頭,說你問吧。

    “只要不是特別(隱yin)私的問題,我應該都能答出來。”

    徐林原本滿腔都是無處安放的求知欲,就等個人來給他解惑,但唐萃把話題往回一拋後,他又跟突然漏氣了一樣,突兀的愣在了原地。

    我想問什麼呢?

    徐林仔細打了個腹稿︰是問她有沒有在小鬼的家長里發現誰修煉有成呢,還是問問她上門家訪時,有沒有見到什麼祖傳的奇珍異寶呢?

    再或者擴散一下範圍……

    問問她本地有什麼和Π 逑喙氐畝際寫 擔br />
    雖然情商略顯欠奉,但徐林到底不是個傻子,前頭兩個問題問出來,顯然只會讓人覺得他是個智障,而後面這個問題看似與學生(的民族)有關,但著眼點過于扯淡,絕對會讓新同事覺得自己是把她當成了個智障。

    他這一愣,頓時讓空氣變得有些窒息,那邊廂,唐萃遲遲等不到問題,終于注意到了他難言的表情,也不知都腦補了些什麼,還是率先開口,體貼道︰“乍一說你可能也沒什麼章法,既然是為了以後工作,那我先介紹一下阿白好了。”

    徐林下意識轉頭,看了看撲在玩具上小男孩,心口突然一跳,又不動聲(色)的把頭轉了回來,(干gan)巴巴的說了句︰“也行吧。”

    阿白。

    徐林莫名沒敢把這名字念出來,只在心里暗暗的想︰阿白的姓是多勒齊——他剛才還真在論文里看到過這個姓氏!

    不過那人(肉rou)眼可見的是個話癆,打頭先從Π 宓撓鋂蘊逑悼 悸壑ゅ 慘艫餮荼洌 戳四苡腥逡常 怕壑イ蕉 掌氳墓乓簦 磷鰲岸囁碩偶 擰薄br />
    徐林一直覺得這個音節耳熟,翻來覆去的念了好幾次,居然找著了些高中背課文的感覺,那邊廂,唐萃仰頭想了想,才說,“阿白的漢名,是入學前特意算過了才起的……”

    “什麼叫算過?”

    徐林上來就直接打了岔︰“因為算過,他才特意選擇姓陸?這個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還是有什麼傳統,比如Πお『盒氈匭朧鍬劍俊br />
    徐林想的是這個姓里可能包含著什麼玄機,結果唐萃眉頭一皺,說︰“誰告訴你他姓陸了?”

    “漢名漢名,本身就只是名啊,他族姓多勒齊,改用漢名,就是住ゥ 掌搿!br />
    唐萃說著抽過他手中的平板電腦,直接給他打了個字。

    “喏,椎摹俊!br />
    徐林心說這也算是個字?

    他們族里頭算命,是一人涂一筆造了個順眼的圖形嗎?

    想是這麼想,徐林手上倒很誠實,直接開網頁搜了一圈。

    比較官方的結論,說這字是【錄】的古形,字音字義都同錄,有且唯一有的一句略顯逼格的話,是【刻木病浚 穩蕕氖槍湃嗽謚竇虻癜嬪閑醋質保 隙閑 齙納簟br />
    但仔細一扒拉,這字還有個巨玄學的百科。

    主要是分析,說它上部正反兩個“7”型相互呼應,構成太極陰陽二氣,是天,中間那一橫是地,最底下一個水字,正好構成“天”“地”“水”的結構。

    然後以此為基礎生拉硬拽,一通嗶嗶後,說這字不止代表了一種崇高思想,也寄托了儒釋道三家賦予的不同精神,最後略一上升,甚至還代表起了自我、本我和無我的統一。

    徐林面無表情的看了半天,迫真懷疑這百科是他們家專門花錢買的。

    唐萃顯然也經歷過這個階段,對他便秘一樣的表情見怪不怪,解釋說︰“我說的算過和你想象中大概不是一種。”

    “椎謀久雇Τゅ 俚糝屑淶暮弦艉屯6  粢肫鵠淳褪敲依璋 !br />
    小唐老師說著,同樣把字打在了屏幕上,“這里的‘阿’,和Π 摹   峭 桓 簦 饉家彩且謊模 富 洹!br />
    “靡黎阿,就是牡丹花。”

    “說起來,牡丹花也只是中原地區習慣了的叫法而已……”

    唐萃無可無不可的攤了攤手︰“本地的漢族山民一直叫它作鹿韭,除此之外,還有個比較廣為人知的別名,叫白茸。”

    鹿韭,白茸。

    鹿,白。

    鹿白。

    不過鹿在本地不能算個好字兒,草食動物嘛,生物鏈上的被捕食者,在他們眼里,估計還沒有虎字有氣勢。

    于是老多勒齊翻著字典掐指一算,鹿白變住br />
    “不過意思還是牡丹花。”

    唐萃掰著手指頭算,鹿一個,白一個,靡黎阿算另一個︰“三朵牡丹花呢!”

    ……牡丹花。

    徐林想說也行吧。

    ——原先他一想這花,滿腦子都是大氣明(艷yan)款的女明星,結果呵呵了,轉頭一看,就剩個圓臉圓眼楮的小卷毛,個子還沒他腿長。

    “然後等他再長大了……”

    徐林想象著一個一米八幾的男人,名字卻是牡丹花,登時膈應的打了個哆嗦。

    “我說你不至于吧?”

    唐萃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你不要一副拿花起名就很娘氣的表情好嗎?”

    “人家的民族傳統就那樣,而且常規起的名都是花枝花瓣,磕饞點的叫花泥的都有,正兒八經的山主三族,才能拿整花做名字呢。”

    何況就阿白那個長相!

    此時此刻,浮現在唐萃腦海里的,還是那個綠眼彎彎大獅子一樣的野氣帥哥——就那種長相,再多帶點耳飾,拿紅繩倒騰倒騰頭發,他拿花做名字一點都不違和好嗎!?

    徐林被她無形的氣勢一沖,聲音莫名弱氣了一截。

    “你連這個都知道?”

    唐萃聳肩︰“因為我看過紀錄片嘛。”

    說完,她反手把紀錄片的片名也輸進了之前的文檔里︰像這種隨手能找到的資料,讓家里蹲君自己找時間看就行了,她可沒心情慢慢講。

    輸完之後,室內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唐萃所謂的“介紹阿白”,到這里基本就等于完成了,但徐林依舊沒想好自己想問什麼。

    神話傳說過于籠統,甚至無法辨別哪些是真,哪些是後人牽(強qiang)附會,小徐先生撐著下巴又開始轉頭,忍不住再一次盯上了仔﹀笥言捕斬盞謀秤啊br />
    他比這個季節的其他小孩要多穿一件小褂子,袖口領口的什麼細節徐林通通看不到,他注意的是衣服的背心處,繡著一只成環裝的飛鳥。

    那鳥(身shen)體縴長,尾羽更長,周圍布滿了迤邐的火焰紋。

    因為構成簡潔,環形的概念要大于鳥型,要不是一下子看對了角度,他大概會以為那就是個單純的圓環。

    這該是個圖騰吧……

    猝不及防的靈光閃過腦海,小徐先生重新打開那堆論文,終于在其中一篇標題里就有“圖騰”鏈子的論文目錄里,找到了太陽鳥三個字。

    太•陽•鳥。

    徐林感動的簡直要哭。

    ——這是多麼有逼格、又多麼符合氣氛的一個名詞啊喂!

    論文里的知識點太細碎了,徐林吃過虧後很長記(性xing),沒有(強qiang)求自己,轉而看起了配圖。

    這次的圖就比較親民了,全是器具,裝飾品,繡畫什麼的,這鳥出場率奇高,不過基本都是工藝品。

    沒什麼有貴重感的文物啊……

    徐林一會兒低頭掃圖片,一會兒又去看仔﹀笥訓暮蟊常 虜庾耪獗澈蠡岵換嵊懈穌蚴廝羌易邇C倌甑納袷蓿 只蚴歉齙茸諾窩 現骱煤隙 壞納衲窬 恰 br />
    就這麼看著看著,他眼楮順著小孩兒毛茸茸的頭發,滑到了發間(露)出來的金質耳扣上。

    因為材質過于“普通”,他一路打量一路挑剔,終于再一次注意到了那個曾經讓他覺得很別扭的鈴鐺。

    怎麼這會兒感覺更別扭了?

    徐林不自覺的眯起了眼楮,結果還是看不清,于是暗暗把平板豎了起來,對著小孩的背影拍了張照片。

    拍完了局部放大,再看︰

    那鈴鐺一如既往的 光瓦亮,但遠比他一開始印象中的要大,材質也更厚,遍布著層層疊疊的浮雕。

    之前沒意識到,現在再看,這分明就是對應著他名字的牡丹花。

    而那個腳鐲……

    徐林咬著下嘴唇,兩指拉扯著放大再放大︰鐲子本身是很深的紅(色),紅的都有點發烏了,但刨除那些袑韘A看——

    它交匯的地方像鳥喙,蜿蜒的鐲身像鳥羽,把一只鳥的雙翅比翼後又拉長,再捏作一個首尾相餃的樣子,就能得到這樣一只鐲子了!

    徐林瞬間福至心靈,碩大的太陽鳥三個字,又一次帶著音效劃過了他的腦海。

    不知道是心理影響了感應,還是他現在真的變得更敏銳了,明明原先只是覺得別扭,現用他進化過的“靈覺”去感應,那鐲子絕對是有年頭的東西,“沉重”的都有些不正常了!

    更不正常的是他居然沒法感應太久,“靈覺”一旦往那個方向飄,很快就會被另一股神奇的力量壓回來!

    徐林頓時精神大陣︰這腳鐲果然有問題!

    那邊廂,把不知死活到主動來接觸他精神力場小徐老師“壓”回了原地後,滓丫 車牟幌肫雌賜劑恕br />
    小朋友甚至手動放大了對于小徐老師的感應範圍,方圓五十米內都直接屏蔽!

    結果錐疾桓 說叫∩吆 耍 熗秩純 技ゥ  ゥ 募蛑輩荒蘢砸選br />
    ——他到現在都還記得,自己剛恢復意識時,曾經感受到的那股恐懼!

    這會兒冷靜下來,思路更是清晰了不少︰

    你看,他感到的恐懼,只有壓迫而非心悸,這說明他所有的生理(性xing)反應,全都來自于碾壓(性xing)的力量差異。

    那是潛藏在靈魂深處的本能,而非感(性xing)衍生出的情緒。

    顯然,“那東西”的存在本身,並沒有主動釋放惡意。

    最起碼對他沒有。

    順著這個思路一想,這個很可怕的“東西”,有沒有可能根本就只是一個單純的東西,或者說物件?

    哪怕它本身是有概念的“存在”,這個“存在”本身,很可能也沒有具體的主觀人格。

    簡單點說︰

    徐林懷疑那鐲子是個神器。

    再說簡單點︰

    他想要。

    “畢竟是太陽鳥啊……”

    唐萃精神恍惚的發了會兒呆,正好回神,好奇道︰“你剛才說什麼?”

    徐林說沒什麼。

    他原本應該靜靜等這事兒過去,回家了自己查,甚至想轍慢慢接近仔﹀笥訓模 性xing)格畢竟不成熟,耐心著實有限。

    徐林坐在沙發上,一會兒動一下,一會兒又動一下,跟(屁pi)股底下長了刺一樣,最終實在是忍不住好奇心了,硬邦邦的原地起立,說我出去上個廁所。

    “哈?”

    徐林沒理會女同事唐某某的追問,拿起平板就走,刻意轉道去了緊急出口,然後給他姥爺打了個視頻電話——

    比起唐萃,他覺得在本地生活了半輩子老爺子靠譜的多!

    “什麼事啊?”

    沒響兩聲,許姥爺就接電話了。

    徐林隱隱約約听到了老電影的聲音,心里陰差陽錯啊,姥爺大概有足夠的空閑時間跟他聊天了!

    他應付長輩一向還可以,當即神情坦然的說想問問Π 宓氖慮椋 拔乙丫 揭 涸鸕哪歉魴﹀笥蚜耍  啻κ倍嘧 庾懿皇腔凳攏 韻 ∪【 !br />
    許老頭皺眉,“小唐沒有教你嗎?”

    徐林演技爆棚,說那就一專業保姆,讓她教我喂飯扎辮子嗎?

    “您經驗豐富,給點必要的忠告唄,畢竟看的是姓多勒齊的小孩,我這兩天熱血上頭說來就來了,現在想一想,確實太不成熟了。”

    ——想想他媽為了為人處世的事罵了他多少遍,再多的苦口婆心,都沒比上他這會兒想探索超能力了才發出的主觀能動(性xing)。

    ——只能說興趣果然是最好的老師!

    緊急出口光線偏暗,徐林因為失血而蒼白異常的臉(色)並不明顯,反而是神態間藏不住的亢奮,顯得他好像很有精神。

    許老頭就很滿意這一點!

    這外表是真的人模狗樣,學歷也沒問題,從小到大沒惹過什麼大事,履歷(干gan)(干gan)淨淨,漂漂亮亮,眼高手低可能有一點點,但在許姥爺的計劃中,也不需要他長什麼眼(色)去伏低做小。

    說難听點,領導這種職位是薛定諤的重要,只要體系健全,下屬的基本素質過線,放條狗都不會耽誤運行。

    你看徐林還知道要主動詢問詢問他——這反應,顯然比他閨女形容中的眼高手低要,腳踏實地的多嘛!

    于是老頭笑呵呵的端起茶杯,開始給他講古。

    多勒齊縣是國境線四極的其中一極,最東邊。

    一說是縣,面積好似就只有那一點點大,其實唐萃之前透(露)給徐林的消息里就說過,多勒齊縣後面是墓山嶺,有世界面積能排前五的大林場。

    事實上,墓山嶺的國際通用名是多克杜吉雅高地,國內只有它的西半邊,因為Π 逅懶巳司屯嚼 瘢 懶巳擻旨絛瘢 街鞫悸窳撕眉甘 唬 運壯頗股健br />
    除了這個墓山嶺範圍內的林場,附近還有開放瀏覽的森林公園、地質公園等等,都以附近知名的山川河谷冠名——

    甚至于之前在廣告里一閃而過的,那個818音樂節的舉辦地咖朵亞河谷,真要追究起來,行政區劃都掛在它底下。

    只以面積來論,多勒齊縣大的驚人。

    而且這里頭還有很多歷史遺留問題,老頭從Π 灞鏡厝艘話憒郵率裁蔥幸悼 冀玻 駁膠竺嫠刀 掌爰銥 蟺氖攏  幕故槍蠼鶚艨蟆br />
    然後大概是稍微有些羨慕嫉妒恨,不自然的就講到了國際金價,和國際寶石礦儲存量一類的問題上。

    徐林听著無聊死了。

    他現在覺得給姥爺打電話就是一步臭棋,比起知道準矣卸嗌僨  故嵌準業淖娣羋裨諛畝冉蝦悶妗 br />
    近兩千年前的大墓啊,就在墓山里埋著,你知道那里頭有多少能拿來修煉的寶貝嗎!?

    但電話那邊,許姥爺顯然沒能辨認出徐林這十幾年課堂鍛煉出來的、專業應付走神期的認真臉,還在那感慨,說東南地區物產真是豐富啊。

    這邊民風過于彪悍,但佔主體的少數民族Π  詞搶費櫓エ目科祝 切姓縴凳親災危 涫當鏡厝碩哉插cha)手很少,一向就很配合。

    “這一手可太聰明了……”

    徐林也不是真傻,听到姥爺這句未盡的感嘆,立刻就明白了——

    那小孩兒家里地位高、地方大,絕對是真的,Π 飧鱟迦嚎贍 揮興胂籩心敲慈ㄖ兀  員人胂籩懈星 br />
    “看來你是懂的哦。”

    徐林的神(色)變化十分明顯,許老頭看出來了,立時便感到欣慰,心說我果然沒看錯這孩子,這不是很懂嘛!

    “不鬧騰,威脅(性xing)就小,威脅(性xing)一小,當地人的話語權反而更能落到實處,除了鮮花,木材,草藥,他們那兒還產貴金屬和玉石,連有(色)的寶石礦都有好幾個。”

    “所以我們這里雕刻也很出名,你小時候還去過西苑的雕刻街還記得不?國內在賣的佛像啊神像啊,大半都是打那兒出來的。”

    “神像?”

    ——信仰?

    徐林︰您要說這個我可就不走神了!

    屏幕對面,他姥爺眉頭一皺,說你眼楮瞪那麼大做什麼,“你信佛了還是信教了,怎麼突然這麼激動……”

    徐林趕緊搖頭,說我什麼都不信的,信那些做什麼?

    許老頭一想也是。

    “你雖然在外頭上學,但到底是我們這兒長大的孩子,東南這片啊,自古以來就沒敬過什麼神,漢人刀耕火種的時候連祖先都拜的少了,Π 甯前儻藿傘!br />
    老頭不知想起了什麼,很感慨的笑了一下,“真要論起來,近幾百年他們戳在這邊界上,也不知道我們幫攔住了多少外來宗教的思想荼毒。”

    “可是不對啊……”

    “什麼不對?”

    徐林下意識想到捉派夏歉齔林氐娘磣櫻 滴抑 八蚜慫炎柿希 Π 謇錚 孟袷怯刑 裟裾庵滯繼詰模俊br />
    許老頭哈哈哈笑,說沒有。

    徐林說有的。

    “我在捉派峽醇耍 秋磣涌醋啪汀  br />
    “就”之後的感覺他也不好形容,但哪怕在沒覺醒前,他一看那鐲子,也能感覺到那是個沉澱多年的老物件,不會是錯覺——

    “我也沒說你是錯覺啊。”

    姥爺還是笑著的,說︰“那鐲子吧,呵呵呵呵,其實就是個普通鐲子,值錢的是那鈴鐺。”

    徐林︰……

    徐林︰你不要耍我哦,那鈴鐺明明那麼新!

    他姥爺也沒在意這點小表情,反而認真的給他講了起來。

    在Π 澹 『 派洗髁孱跏譴 常  蹦杲鶚艫牟克淙揮懈揮啵  裁壞嬌梢運嬉飫朔訓牡夭健br />
    這一年,多勒齊的那一代祖先,給自己的孩子鑄了個好鈴鐺,花紋就按照小孩子的名字來,這個有準確的文獻記載,鑄的是籽山茶花。

    然後籽山茶長大了,有了孩子,也得準備鈴鐺了,就想著(干gan)脆廢物利用吧!

    于是他把那個籽山茶鈴鐺翻了出來回了個爐,再鑄出來的,就是向陽花。

    等向陽花再有孩子,熔了又鑄,就是岳雲草。

    如此這般一代轉一代,(性xing)質慢慢從“節約材料”變成了“家族傳統”,他們回爐的時候,還時不時會往那團金屬疙瘩里補點料。

    據說剛建國那會兒,有專家修史,來考據的時候,那鈴鐺剛熔了重鑄能有……二十年吧?

    專家思忖許久,往中央傳了份文件,說這東西雖然“幾經波折”,但畢竟是上千年的老物件,還有些不可替代的象征意義,要不要計做一國寶——

    結果山高路遠交通不便,批復還沒到呢,年輕的大山主(就是姿  ┐ 腫願齠掀懷huai)孕了,高高興興的抄著那個鈴鐺回家,立馬找人給它熔了一遍。

    等專家拿著批復回來,再看那 光瓦亮的新鈴鐺,真是想吃書的心都有了!

    專家後來一考據,發現鈴鐺雖然命途多舛,一代代的粉身碎骨,但多勒齊家拿來掛鈴鐺的那小腳鐲,反因為不用重鑄而幸免于難。

    于是他掐指一算,一千多年了,它才是國寶啊!

    結果族里管這事兒的匠工呵呵一笑,說不是呢,畢竟十幾年才拿出來戴上一回,金屬總會氧化的,所以這鐲子日常會清洗打磨,實在磨不(干gan)淨了——

    “你們就熔了重鑄!”

    專家抬手打斷他說下去的話,心想真是夠了,我知道了,你們都煩死人了,我早晚帶著學生把你們的爐子都給砸了!

    許主管說到這里,沒忍住笑了一會兒,半晌後才重新跟徐林說話。

    “你看那鐲子覺得久——其實確實蠻久的,但再久,也就幾百年的事——倒是那鈴鐺,它再新,只要象征意義不變,它就比那鐲子之前。”

    “你以後照顧小孩時,別的不說,這個是絕對要看好的,不能弄丟也不能弄壞的,知道吧?”

    徐林︰……

    徐林還不死心︰“那太陽鳥……”

    “那就不是太陽鳥!”

    許老頭也覺得稀奇了︰這孩子關注點咋就這麼偏呢?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那腳鐲也是會重鑄的,最近一次,也就是三百年前的事兒,鑄成什麼器型,主要看工匠當時的心情。”

    當然,也要看靈感。

    許老頭年輕的時候經歷還挺豐富,知道本地不少“特(色)文化”被包裝前的樣子︰

    “你別看好多紋飾首飾都有這個鳥的紋樣,好像是很重要,但站在多勒齊家的立場上,其實就是某一代負責制器的家奴,設計出了個很符合他們審美的圖案——”

    然後因為太喜歡了,那一代多勒齊就在很多地方都一個勁兒的用!

    搞到最後,跟精神污染了似的,他的餐具玩器、織帳紋印,包括給他兒子新鑄的腳鐲子,放眼望去全是那個鳥的樣兒。

    和鈴鐺不同,腳鐲子重鑄的頻率並不太高,就那麼一代代的往下傳。

    人嘛,對自己小時候戴過的東西,多少都有點情懷,所以後來的多勒齊們,雖然沒到精神污染的水平,但對這個圓環鳥的圖案,一直保持著某種程度的偏愛。

    這一續,就續了三百多年。

    “上有所好,下有所效,Π 縋昊沽 氖焙潁 謐迥詰耐喜 槐戎性 醭 幕實鄄睿 竅不讀耍 紫碌娜艘捕幾虐 謾!br />
    “你也想想哦,真正神聖的圖騰,民間都是要避諱了不準用的,這種誰想用就隨便用的狀態,也從側面說明了多勒齊不在乎這鳥樣——”

    “他們就是喜歡它漂亮!”

    因為這種原因,到了近代現代,專家組啊愛好者去當地考察時,動輒就能發現一堆類似的圖案,乍一看,仿佛那鳥真就是人家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說到這一句,許老頭陡然意識到這話不是很政治正確,遂改口︰“這鳥的圖案也確實是人家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它既不莊重,也不神聖,甚至從來都沒有代表過太陽!

    “你帶椎氖焙潁 肥敵枰﹤塹靡恍┌芑淶畝 鰨  飧 嬉舛 崩岩 砬槁韻砸謊閱丫〉母囁諂判牡潰 八欽嫻牟恢劣 !br />
    徐林︰……

    徐林︰“哦。”

    許主管︰……

    許主管︰“是我的錯覺還是你那邊光影有變化,我怎麼覺得你臉一下子灰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