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被邪物男友帶走後[快穿] > 13. 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作品:被邪物男友帶走後[快穿] 作者:咕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十三章

    秋聿之在前,安德烈在後,兩人悄悄地來到了凱爾威的臥房。+++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不過,安德烈雖然沒有來過這里,但從建築的布局和房間的裝扮來看,還是讓他起了疑心。

    “這是誰的房間?”

    秋聿之站在門口,笑眯眯道︰“這不重要,來嘛。”

    拉著安德烈一起,正好可以預防一下黑泥怪,現在還不知道黑泥怪出現的規律,有個鬼和自己一起承擔風險總要小一些。

    安德烈雖然膽大妄為了些,倒也沒有蠢到那種地步。

    “我看這里就已經夠了!”

    這里已經離會客書房很遠了,他忽然便沖上前,一聲不吭地突襲了秋聿之。

    咚得一聲,秋聿之被壓到牆上,但緊隨其後,安德烈靜止不動了。

    秋聿之嗤笑一聲,說︰“閣下未免也太沖動了,我覺得這里不太合適,您覺得呢?”

    安德烈惱怒地看著他說︰“你以為用武器就可以傷害到我嗎,這種小傷,我只要片刻就能恢復。”

    一把小巧的手.槍正抵在他的肋上。

    秋聿之便道︰“那您還在等什麼呢?”

    安德烈︰“哈,開槍的聲音太大,我只是不想打擾到兩位大人罷了。”

    人類與吸血鬼再一次達成了統一意見,向著室內移動。

    秋聿之一手握槍,一手打開了密室,安德烈眼瞳緊縮,沒有說什麼,跟他一起走入了昏暗的甬道。

    在這條漫長的,向下的甬道內。

    皮鞋叩擊地板的腳步聲格外清晰,但在某一個瞬間,只余下了一個人的腳步聲。

    伴隨著風聲,秋聿之猛地彎腰沒有回頭,一道破空聲擦著頭皮而過,緊接著,一股大力從側面襲來,將人整個重重擊飛。

    秋聿之一下子撞到牆上,肩頭劇痛無力,(身shen)體下滑又立刻被提起。

    安德烈抓著他的領子,慘白(色)的恐怖獠牙暴漲,黏搭搭的透明涎液順著嘴角和齒縫向下淌去,過于突出的牙齒將他的嘴撐得很大,一個算得上英俊的男人,瞬間變成了丑陋的怪物。

    他猙獰地笑著,一手抓著秋聿之的領子,一手轉著那把小巧的銀(色)□□。

    “人類,我會讓你十倍百倍地嘗到我那天的痛苦!”

    “咳咳……”秋聿之吸了兩口涼氣,勉(強qiang)地笑了笑,“可是我覺得,你應該沒有機會了。”

    安德烈剛皺了下眉,心中積攢的憤怒與大仇即將得報的喜悅,以及那一絲絲的疑惑,便全部都煙消雲散了。

    只听到 噠一聲脆響,他的頭便軟軟地歪了下去。

    吸血鬼高大的(身shen)體噗通倒地,大睜的瞳孔上倒映出了一個白(色)的身影。

    “殿下,您來的未免也太快了。”

    秋聿之手中握著的匕首,剛剛正要捅入安德烈的心髒,就被凱爾威搶先了。

    他也不介意,蹲xia身,毫不客氣地補了一刀。

    凱爾威站著拍了拍手,並未看那尸身燃起白(色)火焰徹底湮滅的吸血鬼,道︰“你以為在外面說話,我就不會听到?”

    補完刀,秋聿之站起來對凱爾威豎了大拇指︰“殿下的听力真好。”

    凱爾威要被他氣死了,冷聲道︰“出去!”

    秋聿之默默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轉向出口,頓了頓,猛地轉身狂奔。

    凱爾威︰“……”

    可憐的凱爾威•梅德南特大人要被氣瘋了,他速度極快,猛地沖上前擋到了秋聿之身前,抓住了他的手臂。

    秋聿之一頭撞進他的懷里,撞得鼻根酸痛,兩行生理淚水嘩啦啦流下。

    “嘶,憑什麼不讓我看!”

    “這是我的畫室,沒有我的準許,你不許進去!”

    秋聿之哼地一聲抬頭,淚眼朦朧地看著他︰“你弄疼我了。”

    凱爾威下意識松手,秋聿之便嗖地繞過繼續沖,這時凱爾威才想起來,自己根本沒用力。

    然而那狡猾的小混蛋已經一頭撞開了那扇門,闖入了他千百年來從未給第二個人看過的畫室。

    凱爾威竟覺得腦子一片空白,秘密徹底暴.(露)的復雜情感,讓他如同乘坐在驚濤駭浪中漂浮的小船中一樣,一顆心七上八下。

    啪。

    秋聿之拉開了燈。

    被這滿牆滿牆的畫震到了。

    高處矮處,牆角桌邊,大的小的,木制的金屬的……一幅又一幅畫像,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畫室。

    所有畫,無論是哪一副,無論畫中處于春夏秋冬,還是沙漠大海,所有的主角,都是同一個人。

    一個和秋聿之長得極為相似,和秋•蒂森特宛如雙胞胎一般的青年,開心著哀愁著,笑著鬧著正透過那一幅幅畫與漫長的時光,與秋聿之對視。

    畫中的服飾,有幾百年前的古老款式,也有千年前的特(色)服裝。

    畫室的中央,還有一張最近完成的畫布,上面的青年穿著黑(色)燕尾服,臉部被垂下來的白布遮住了。

    這些,是否也可以說是秋聿之的畫像?

    即使小威是這麼告訴他的,即使畫上的青年幾乎與他一模一樣,即使小威還是他的小威。

    酸味兒,還是情難自已地如同山泉一樣咕嘟咕嘟地往外冒。

    秋聿之酸的直打哆嗦,咬著嘴巴半晌兒說不出話來。

    凱爾威閉著眼楮緩了緩,腳步沉重地走上前,伸手,捂住了秋聿之的眼楮。

    “看夠了?出去!”

    他從背後抓著秋聿之的腰往外走,秋聿之被捂著眼楮,又敵不過他的力氣,踉踉蹌蹌地跟著走。

    可是他不開心,非常非常地郁悶。

    當壓抑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秋聿之踢著腿要往畫室去。

    “你畫的到底是誰,那張圖上是我的臉還是他的臉?!你三心二意嗷嗷嗷放開我我還沒看夠!”

    凱爾威皺著眉,忍受他亂撲騰的腿,手臂直接從他腋下穿過,將他抱了起來。

    秋聿之騰空嗷嗷,被凱爾威抱出了密室。

    凱爾威將他放下,然後將密室關上,然後 嚓一聲,捏碎了開關。

    秋聿之︰“……嗚嗚,我的槍還掉在里面。”

    凱爾威︰“……鬧夠了沒有?”

    秋聿之︰“沒有!”

    凱爾威轉身就走︰“那你就在這里冷靜吧。”

    秋聿之騰騰幾步上前,扯過他的手帕囫圇擦了把臉,狠狠地瞪他︰“我就跟著你,你看到我不開心,那我就開心了!”

    凱爾威︰“……”

    這兩人說翻臉就翻臉,一路愣是沒跟對方說一句話。

    凱爾威竟有些不適應,他不知不覺便走神了。

    這好像還是第一次,見到秋聿之如此認真地生氣,他真的……這麼氣嗎?

    明明該生氣的是自己才對,他總是惹怒自己,還說一些奇怪的話,編造荒謬的夢境謊言,暴(露)身份也大搖大擺,狂妄囂張隨心所欲,就好像這里是他家的後花園一樣。

    甚至表面裝的乖巧可人,實際上根本就不听話,一點都不乖。

    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自己,試探自己的底限。

    明明是他(強qiang)行闖入自己的畫室,他又有什麼好生氣的?

    雖然是這樣問自己的,凱爾威卻也不得不承認,在秋聿之如此委屈控訴的眼神中,他還真的感到了一絲心虛。

    一直走到了城堡另一端的會客廳書房,看到站在走廊里欣賞掛畫的安德倫時,凱爾威才回神。

    “我親愛的朋友,就在剛剛,我感受到了我最寵愛的孩子的(死si)亡。他就在這里,就在我的身邊,死在了你的家中。凱爾威,你不該給我些解釋嗎?”

    安德倫眯著眼楮看向凱爾威。

    凱爾威淡淡道︰“如果不想讓自己的後裔死的更多,就教會他們不要在別人家里冒犯主人。”

    “我們都听到了。”安德倫說,“我想,孩子們的事情就讓孩子們解決,凱爾威,為什麼你要(插cha)手?是因為他嗎?”

    安德倫看向了站在凱爾威身後好幾步的秋聿之,臉(色)忽然沉了下來,憤怒地說道︰“他只是一個人類!凱爾威,難道你還想重蹈從前的覆轍嗎,如果是這樣,那麼今天,我想我有義務幫你除掉他!”

    話音乍落,安德倫便像一道黑(色)的影子一樣沖向了秋聿之。

    但在他踫到秋聿之之前,凱爾威擋到了秋聿之面前。

    砰的一聲巨響,凱爾威放下伸出的手,安德倫猛地後退幾步。

    “安德倫。”凱爾威向前邁出一步,緊繃的氣勢讓人心驚,他用從未對秋聿之展現過的,極為冷漠毫不留情的語氣說道。

    “他是我的,只有我能動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被邪物男友帶走後[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