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這個影後,我捧的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作品:這個影後,我捧的 作者:澀青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黃月白今天穿的是一件紫紅(色)的一字肩禮裙,現在,(胸xiong)口的位置明顯顏(色)深的與眾不同,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也還殘留著紅(色)酒漬。

    顯然,這里是潑過酒了。

    至于這酒是自己潑的,還是被人潑的。

    喻瑪麗就不得而知了。

    “我……”黃月白想解釋,但掃到喻瑪麗的眼神,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xiong)口,那些爭相上涌的解釋又悉數退了下去,她低頭自嘲笑了笑,“讓喻醫生見笑了。”

    她無所謂的態度就像小刀子一樣戳在了喻瑪麗的心尖尖,腦海里一想到在大廳看到的那些「酒托」,惡心反胃的感覺又控制不住地上涌,她死死咬著唇,稍許,才仰著頭去看她,“黃月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黃月白唇角微微翹起,充滿了譏誚︰“我只是缺錢而已,又不缺智。”

    喻瑪麗的手指猛地掐進了(肉rou)里,她感覺不到疼,和黃月白對視幾秒之後,她像終于受不了似的,沖到人面前,用手來來回回地在黃月白的(胸xiong)前擦著,仿佛要把她皮膚上、裙子上沾的酒都擦掉。

    “夠了。”黃月白抓住她的手。

    喻瑪麗低著頭,只覺心里酸酸澀澀的感覺一個勁地往喉嚨里沖,上涌到鼻尖,上涌到眼眶,這無形的酸澀噴涌成水珠,從眼眶里一點點溢出來。

    一滴,兩滴,三滴……

    “啪嗒”一聲,墜在黃月白的手背上。

    黃月白仿佛被一粒火星子燙到了一樣,猛地把手縮了回來,震驚之余,又有點莫名,“……”

    過了好一會,黃月白才輕輕嘆了口氣,身上什麼東西都沒帶,只能用手替人擦了擦眼淚,聲音里也沒了剛剛說話的那種刻薄尖銳,無奈道︰“你哭什麼呢?”

    喻瑪麗仍舊低著頭,悶悶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喻瑪麗躲開黃月白的手,自己胡亂地揉了揉眼楮,“你明明長得這麼好看,為什麼他們只會把魚目當珍珠,讓你珍珠蒙塵。”

    “……”這回的火星子好似又濺到了心上,黃月白的整個身子都跟著輕顫了一下,她以為喻瑪麗只是瞧不起她。

    喻瑪麗低著頭,自然沒看到她的反應,她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你說有些人生來光鮮亮麗,所以什麼都不需要努力,他們就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一個,而有些人,要想光鮮亮麗的活著,就要付出代價。用自尊自愛去換光鮮亮麗的活法,雖然我不能理解,但每個人的追求,旁人也無權去置喙。可是,我不想看你這樣……”

    黃月白暗自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里震驚、感動的情緒,輕聲道︰“為什麼?喻瑪麗,為什麼你不想看到我這樣?”

    喻瑪麗現在心里很亂,但只要想到她從洗手間看到的那一幕,她就感覺自己像要炸了一樣,“我不知道,就是不想看到有人踫你……”

    她不知道。

    黃月白卻好像明白了。

    明明是如自己所願的事,可黃月白卻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開心輕松。

    “喻醫生。”黃月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來,“你把我當什麼?嗯?”

    喻瑪麗呆呆地看著她,從她看到了一顆小小的黑痣,她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奶Nai)(奶Nai)小時候跟人說的一些俗話俚語——“眉里有痣的人,那叫草里藏珠,都是些能(干gan)有才,還有貴人相助的人,將來定是人中龍鳳。”

    喻瑪麗突然就跟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吸了吸鼻子,“黃月白。”

    她突然的情緒轉變,讓黃月白都跟不上,“嗯?”

    “你放心好了,你肯定會大紫大紅的。”

    黃月白看著她認真的模樣,一時有些想笑,“你怎麼知道?”

    “我(奶Nai)(奶Nai)說,右邊眉里有痣的人,是草里藏珠的人,能(干gan)有才,還易得貴人相助,以後都是人中龍鳳。”

    一個堂堂天才醫生,竟然把迷信的話說得這麼信誓旦旦,黃月白這下是真笑出來了,轉念又斂了笑,“我也在等我的貴人。”

    喻瑪麗斬釘截鐵︰“他總會出現的。”

    黃月白卻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就像你今天看到的一樣,這就是我的生活,為了光鮮靚麗的夢想,要……”

    “你不是這樣的。”喻瑪麗提聲打斷了她,“你不該是這樣的。”

    黃月白仰頭看著天上的星星,努力睜大雙眼看著。

    很小的時候,劉秀蘭會下血本送她去學鋼琴,學禮儀,總是在她耳邊說,她和其他女孩子是不一樣的,她是流落民間的公主,總有一天,會回到屬于她的城堡去的。

    劉秀蘭說的童話故事太逼真了,她真的當真了,她真的以為自己和其他女孩子是不一樣的,她是流落民間的公主,所以言行舉止都刻意去模仿所謂的公主氣質。

    可是,後來她跟著劉秀蘭走進城堡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流落民間的公主,她只是劉秀蘭骯髒手段的骯髒產物。

    她和那些出生陰暗骯髒的人一樣,渴望光鮮亮麗的人生。

    她有什麼不一樣,又憑什麼要不一樣?

    酸楚的情緒被壓下去,黃月白又若無其事地看向喻瑪麗,“那喻醫生覺得我該是怎樣的?”

    “美麗的,高冷的。”

    黃月白看向她,喻瑪麗不諳世事的單純天真是真的像陽光,是她向往的,可是又耀眼地讓她嫉妒。

    好像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半晌,黃月白道︰“出來很久了,我得進去了。”

    喻瑪麗下意識地就拉住了她,“你還要進去做什麼?”

    “你說呢?”黃月白掃了一眼她拉著自己的手,壞心眼地道︰“拜喻醫生所賜,今晚我已經得罪一個貴人了,不過不要緊,今晚的酒會,多的是貴人,萬一我就遇到了呢……”

    “不要去。”

    黃月白不知怎地就想到《喜劇之王》里面的經典對話,她(脫tuo)口道︰“不去,喻醫生養我嗎?”

    “……”喻瑪麗拉著她的手松開。

    那突然涌上來的失望讓黃月白覺得,這場游戲,好像自己也入局了。

    黃月白眨眨眼,風輕雲淡地招招手,“喻醫生,再見……”

    “好。”

    “……你說什麼?”

    “我當你的貴人,不要去討好別人了。”喻瑪麗的聲音都顫抖了,“也許我沒法做到……”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黃月白沒回頭。

    “我不是開玩笑。”喻瑪麗朝她大聲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可是就不願看你對別人(強qiang)顏歡笑,卑躬討好……”

    黃月白手指攥了攥,隔了好久才回頭看向她,“喻醫生,你醉了。”

    “我沒有。”

    黃月白看她著急的模樣,心里一陣輕松,很久沒有看到有人這麼緊張過自己了。

    真的很久了。

    “喻醫生,你這樣,我會當真的。”

    “我就是認真的。”

    黃月白和她對視了片刻,然後朝她伸出手。

    喻瑪麗起初沒有反應過來,愣了小會才趕緊伸手牽住了她的手。

    “喻醫生。”

    “嗯?”

    “帶我去看星星嗎?”

    “嗯?”

    “今晚的星星真好看啊。”

    “好,你要去哪里看?”

    黃月白想起了曾經看到的一個段子,“你家。”

    喻瑪麗反應過來,“所以,你是答應了嗎?”

    “答應什麼?”

    “答應讓我當你的貴人。”

    黃月白偏頭去看她,伸手捂住了她充滿期待的那雙亮晶晶的眼楮,“乖,我們管這叫包*養。”

    喻瑪麗︰“……”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這個影後,我捧的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