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師弟你行不行 > 27. 傳聞

27. 傳聞

作品:師弟你行不行 作者:不落不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王升儒回了蒼溪院,任林少在假詹天歌被抓之後就回河州本家了,覺得天下之大哪里都不如自家好,江湖人太可怕了,听說還得了疑心病,總覺得身邊有人易容假冒,誰都信不過。+++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徐雲騫在文淵閣至今還沒出來,如今顧羿也走了,這蒼溪院冷冷清清,只有一棵老梨花樹。

    此時背後輕咳一聲,正是祝雪陽,他也不受人邀請,跨過庭院,走到王升儒身邊,跟他一起看正在抽芽的梨花樹。

    “把人送下山了?”祝雪陽先開口,他已經得知顧羿下山的消息,王升儒親自送顧羿下山,有他跟顧羿之間的師徒情分,也是擔心祝雪陽從中使什麼絆子。

    王升儒沒說話。

    祝雪陽習慣了王升儒的(性xing)子,問︰“你就不怕他是個禍害?”

    “再禍害也不會比我禍害,我才是害人不淺。”王升儒轉過身看著祝雪陽,他面(色)發冷,那麼狠毒的話說出來的聲音那麼平靜。

    “你!”祝雪陽被王升儒一口氣噎住,道︰“你就應該(殺sha)了他!”

    顧羿不能留,他早就跟王升儒說過,王升儒不信,非要下山接,接過來還要親自教導,倆人還處了感情,真當親生的孩子疼。

    假如王升儒沒有下山,顧羿被刺客解決,哪怕當時極樂十三陵沒有(殺sha)了他,他絕對活不過七天,現在墳頭草都一人高了,一了百了,誰也不會再想去翻顧家舊事。顧家滅門案將會成為一個永遠解不開的秘密,埋葬在地底。

    頂多王升儒每年在九月十三去給顧家上一炷香,也算是給足了天下第一刀宗的面子。

    “你就不怕他知道真相嗎?”祝雪陽沉著臉,王升儒這是養虎為患,他遲早會養出第二個發瘋的曹海平。

    王升儒怎麼不知道,他比誰都清楚,他閉上眼,平靜道︰“那是我的命數。”

    祝雪陽一噎,也說不出話來,他知道王升儒(性xing)格倔(強qiang),認定的事不會改,但假如有朝一日東窗事發,何止是王升儒的命數,很可能是整個正玄山乃至整個江湖的劫難。祝雪陽知道一切從未(插cha)手,任憑他膽大包天的掌教師兄步步行差踏錯,說起來,他也算是個幫凶。

    •

    正玄山上最近流傳著一件桃花事,說是王升儒的小徒弟顧羿喜歡徐雲騫,這事兒本來是個無稽之談,茶余飯後大家笑著也就過去了,可最後甚至傳到了文淵閣,進了徐雲騫的耳朵。

    徐雲騫听的時候正在看一本心經,這事兒竟然還是殷鳳梧告訴他的,那女人嘴里叼著一支筆,趴在他案前,笑嘻嘻道︰“听說你的小師弟心悅你。”這事兒正玄山上下都傳遍了,顧羿臨走時說徐雲騫是他夫人。

    徐雲騫面不改(色),沒把這無稽之談放在心上,反問︰“你知道心悅是什麼意思嗎?”

    殷鳳梧一愣,她自小被養在文淵閣,接觸過的人太少,人這輩子該有的親人她一個都沒有,她無父無母,沒有姐弟,也沒有師父,當然也不會有愛人。天地之大,除了文淵閣的貓和那只白鶴,不會有人跟她有聯系,所以她大不了不出門,一輩子都在文淵閣。

    徐雲騫看她的樣子就知道不懂,搖了搖頭。殷鳳梧是真的不知,所以她問︰“那你懂嗎?”

    徐雲騫的動作頓了頓,想到了什麼竟然笑了下,像是千年寒冰裂了個縫,只不過那笑容極淺,眨眨眼就不見了,很快就恢復他面無表情的樣,說︰“我這輩子只想習武。”

    殷鳳梧覺得徐雲騫這人很沒勁,練就那麼高的武功(干gan)什麼?跟自己一樣被困在這文淵閣里嗎?

    喵——

    門口有只雪白的胖貓跳進來,長得太胖,像是貴妃醉酒,邁著步子都是醉醺醺的。殷鳳梧順手撓了撓它的下巴,同貓說話︰“餓了嗎?”

    徐雲騫說了句︰“它夠胖了。”

    殷鳳梧不理他,一心一意跟貓聊天︰“你別听他的,他一個孤寡老人不懂人間美妙。”

    徐雲騫︰“……”

    今天書也看不進去,徐雲騫反手把書放下,問道︰“你這兩天都在等人,在等柳道非嗎?”

    文淵閣只有九樓的窗子是開著,七日前殷鳳梧看見窗格上斜(插cha)著一支羊毫毛筆,這東西是柳道非的,下面戳著一封信,展開來就一句話︰“承運書齋恭迎殷姑娘大駕光臨。”

    這封信像是戰書,承運書齋的老板,(殺sha)人前喜歡搞些花樣。但又像是情書,只說請到承運書齋,後面沒跟一句要殷鳳梧的命,所以這封信不倫不類的,也看不出來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殷鳳梧很少遇到能在她手下走過十招不(露)敗績的同齡人,三年來柳道非上正玄山三次,三次都想(殺sha)了殷鳳梧,倆人兩敗俱傷誰也沒討到什麼好處。柳道非拿走了殷鳳梧的木簪,殷鳳梧拿走了柳道非的長康毛筆,她嘴里叼著的這支筆就是柳道非的。

    可殷鳳梧對他的興趣也就僅限于此了,冷哼一聲︰“等他來(殺sha)我嗎?”

    但殷鳳梧絕對是在等什麼人,顧羿第一次撞見殷鳳梧時她正對月飲酒,她有自己的煩心事,這事兒不可能跟徐雲騫說,今日徐雲騫有點太過多管閑事了,說了句︰“人是等不來的,你要是有脾氣可以自己去尋。”

    殷鳳梧聞言應了一聲,也沒說是也沒說不是,這個反應倒是讓徐雲騫留了個心眼。

    徐雲騫和殷鳳梧很熟,甚至殷鳳梧可以算是他半個師父,但他又對殷鳳梧知之甚少,比如為何不下文淵閣,她到底在守著什麼東西?文淵閣里的殷鳳梧是不是跟當年失蹤的曹海平有關?

    還有,殷鳳梧到底是誰的孩子?正玄山沒有女人,為什麼殷鳳梧是個例外?

    殷鳳梧把長康毛筆拿在手心里把玩,毛筆在她手心里轉了個圈,她突然道︰“你師弟今天走了。”

    徐雲騫並不驚訝顧羿會下山,他早就知道了,顧羿這人有自己的路要走,以他的脾氣竟然能在正玄山三年已經是難得了。徐雲騫兩年沒見小師弟,現在算算顧羿應該十八了,現在下山時機剛好。

    殷鳳梧轉筆的動作突然頓住,一挑眉峰道︰“沒我在身邊,柳道非可要下手了,你猜猜顧羿下山之後能活多久?”

    柳道非這個人認死理,接下的生意就算是死也要完成,哪怕主顧反悔了他都不會反悔,殷鳳梧常常覺得他麻煩,這人長得柔柔弱弱的,規矩倒是不少。

    顧羿現在功夫長進了,但跟柳道非相比估計還差一大截。顧羿能夠安穩長大,就是因為他身處正玄山,有殷鳳梧和王升儒兩人守著,這人一旦下山,以後的事兒可就說不準了。

    徐雲騫覺得自家小師弟就是個惹麻煩的倒霉蛋,天底下的(殺sha)手都想要他的命,指不定哪天就死在外面了。徐雲騫揉了揉眉,想把顧羿從他腦子里揉出去,如今他已經登文淵閣七樓,距離頂樓越來越近,馬上就能接觸到所謂的武道巔峰,到這時候反而猶豫了。

    殷鳳梧沒有打算放過他,繼續道︰“听說還是被平南王世子帶下去的。”殷鳳梧一面說一面觀察著徐雲騫的表情,道︰“你不怕你家小師弟跟人跑了嗎?”

    徐雲騫沉默,顧羿小時候總纏著他,那是因為沒見過江湖之大,不知道這世上還有多厲害的人,見到一個徐雲騫就以為這是自己這輩子遇到最好的了。

    殷鳳梧看著徐雲騫臉(色)越來越差,托著腮笑︰“你之前答應了誰吧?等過了一百招就下山?”

    徐雲騫上文淵閣之前跟王升儒和顧羿許諾過,等能跟殷鳳梧交手一百招就下山。就在三天前,徐雲騫跟殷鳳梧在六層交手,兩人打的陣仗很大,六層的書架倒了大半,房頂都差點給掀了。

    過了百招兩人還是沒分出勝負,殷鳳梧先搖手說不打了,當功夫到達一定境界了,除非是要拼死,誰勝誰負很難說清楚。

    重要的是,徐雲騫在這次比武中沒受什麼重傷,甚至傷了殷鳳梧一招。

    消息很快就傳出去了,王升儒肯定知道,不知道顧羿是否知曉。

    殷鳳梧以為徐雲騫應該會下文淵閣,可惜沒有。

    徐雲騫沒打算說話,殷鳳梧根本就猜不透他想什麼,踹了一腳桌子想吸引徐雲騫的注意力,問︰“你不會賴上我了吧?”她說的好像徐雲騫是個麻煩。

    突然,一個道童提了個食盒進來,鐵塔里住了殷鳳梧,當然會有伺候她起居的道童,他道︰“徐師兄。”

    “嗯?”徐雲騫應了一聲,現在已經入夜許久,晚飯道童已經送過,文淵閣沒有吃宵夜的傳統,怎麼會有人這時候送食盒過來?

    道童道︰“王掌教小徒弟下山前叫人送過來的。”文淵閣沒有那麼不近人情,不輕易讓人進,外頭卻可以送東西上來。

    徐雲騫听到顧羿的名字笑了下,他接過食盒,打開時愣了一瞬,殷鳳梧好奇湊過來看,陰陽怪氣道︰“你這小師弟還挺體貼。”

    食盒里面是一碗桂花小湯圓,小湯圓個個渾圓可愛,稍一撥動就上下沉浮,徐雲騫(摸Mo)了(摸Mo),瓷碗還是溫熱的,隔著碗壁熨帖著他的指腹,他沒理會殷鳳梧的調侃,問︰“他留什麼話沒有?”

    道童一板一眼地重復顧羿的話,“你師弟說了,師兄肯定會問我有沒有留話,你告訴他,我一句話也沒留。”

    徐雲騫笑著搖頭,顧羿心眼不大,竟然還記得自己當年拋棄他上文淵閣。

    那小道童又說︰“你小師弟又說,我這麼好脾氣的人,肯定還是要給他留句話。”

    徐雲騫等著小道童的下文,道童得到鼓勵,學著顧羿的樣子道︰“師兄,我在江湖等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師弟你行不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