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沉*******死 > 2. 千年後

2. 千年後

作品:沉*******死 作者:果*******汁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也太坑了吧!”

    半個小時後,盆地外頭的唯一一條馬路邊上。

    從老頭那兒出來的寸頭怒氣沖沖道︰“明明他才是真正進里頭去的那個,結果最後只有他不用交罰款就出來了??”

    他說完,偏頭看了眼不遠處的聞然,發現這人壓根就沒在听,頓時更氣了︰“難道就因為他沒錢嗎??”

    聞然正打量著這個對他而言頗為陌生的世界,聞言眼皮都沒撩一下,張口就說︰“是啊,羨慕嗎?”

    寸頭︰“……?”

    半個小時前,慘遭雙倍罰款的聞然在四道目光的注視下,沉默半晌,繼而兩手一攤,理直氣壯地丟出三個字︰“我沒錢。”

    那語氣實在過于坦蕩,活像下一秒就能直接再蹦出來一句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事實上聞然確實也沒辜負眾望。

    因為接著,他又沖老頭說了句︰“要不你把我再放回去也可以。”

    他正好回去刨開棺材試著(睡Shui)回去,看看能不能把自己重新悶死,省的出來詐尸,他煩,這破爛人間也煩。

    但顯然,期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老頭听完,一口氣差點沒上來,轉頭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把枯樹枝編成的掃把,氣哄哄地將四人“掃盆地出門”。

    •

    這馬路大概是受了盆地的影響,半天也見不著一個車影,冷清的像條前方施工中的荒廢路,就連邊上唯一一個站牌都鋪了層厚厚的灰。

    而站牌的最上方寫著五個紅(色)的大字︰芙蓉山盆地。

    聞然盯著這五個字,細不可查地眯了下眼。

    他剛收回目光,就見寸頭三人突然走到站牌旁邊。

    牌下停了幾輛奇形怪狀的兩輪鐵架子,聞然看著寸頭三人彎著腰,從後輪上拆了個圈兒下來後,便扶著鐵架子,腿一伸,整個人遍直接坐了上去。

    一副準備原地滾蛋的模樣。

    不過還沒滾成,就听聞然突然說︰“打擾點時間,想問個問題。”

    三人剛因為聞然那句“羨慕嗎”,而徹底領悟了一番這人的臭不要臉,乍然變得這麼客氣,均是一愣。

    最後還是寸頭率先回過神︰“(干gan)嘛?”

    只听聞然道︰“剛剛你說你們都是除魔師,是真的麼?”

    寸頭頓了下,語氣不大自然道︰“當然是真了,騙你(干gan)什麼。”

    誰知聞然眉峰一揚,又問︰“當真?”

    語氣間全是濃濃的不信任。

    “我說是真的就是真的!”寸頭不悅道︰“你有什麼意見嗎?”

    “這倒沒有,就是突然有些感慨,”聞然邊說,目光邊在面前三人身上一一掃過,半晌才又意味深長道︰“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三人︰“???”

    “開個玩笑,”

    聞然見寸頭黑著臉,一副即將要踩著那兩輪的鐵架子沖上來撞他的模樣,才終于停止了嘴欠,轉而問︰“就是想跟你們打听個事。”

    寸頭這才沒好氣道︰“什麼事?”

    聞然還沒開口,烏雲密布的天邊先打了聲雷。

    他在雷鳴下淺聲問了句︰“你們現在最厲害的除魔師,是誰?”

    •

    “都說是現在最厲害的除魔師了,那當然是排行第一的袁局長了。”

    聞然剛從公廁換完衣服出來,就听寸頭在外面這麼說道。

    先前穿的那身長袍因為路上一場猝不及防的大雨直接被淋的濕透,得虧其中一位包里帶了套衣服,這才沒有出現穿著“濕漉漉的奇裝異服”在大街上游蕩的情況。

    他拎著裝長袍的袋子,走過去問︰“袁局長是誰?”

    三人聞言齊齊轉頭看過來,目光中還透著點兒呆滯。

    聞然見狀,不由得挑了下眉,臭不要臉道︰“不用這麼看我,我知道自己很帥。”

    三人︰“……”

    雖然確實是事實,但三人大概是生平頭一回見識到什麼叫臭不要臉,足足震驚了好半晌,才紛紛回過神。

    寸頭忍不住道︰“我還真是頭一回見到你這麼不要臉的人。”

    誰知聞然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道︰“謝謝夸獎。”

    寸頭︰“…………”

    誰他媽夸你了??

    “所以呢,那位袁局長就是現在最厲害的除魔師了麼?”

    聞然邊問,邊將腦後的長發捋成一束。

    這年頭留長發的男人屈指可數,留長發還身高腿長帥的不行的男人更是敲鑼打鼓都找不著一位。

    以至于等聞然用紅絲帶把長發束緊後,再抬頭,發現周遭居然停了不少人。

    男女都有,全是看他的。

    隱約間還能听見什麼拍戲明星的陌生字眼兒,他也沒在意,而是繼續問︰“我去哪兒才能找到他?”

    三人聞言,一時間面面相覷。

    半晌,寸頭才皺著眉道︰“你真的不知道袁局長是誰?”

    聞然卻反問︰“我應該知道嗎?”

    他語氣太過理所當然,寸頭直接被他問的一噎。

    轉念想想又挑不出差錯。

    如今的除魔局不比舊時候,並非什麼家戶喻曉的存在,有的人可能連這是個什麼玩意兒都不清楚,更別說什麼局長了。

    寸頭無言半晌,才又說︰“袁局長就是現在除魔局的局長,除魔師排行榜連續五年第一,你要是想找他,得去除魔局。”

    他頓了頓,又說︰“不過你就是去了大概率也是見不到,除魔局局長向來神出鬼沒,只聞其名不見其人,除非有特別厲害的魔、或者你特別有錢,他才有可能出現。”

    聞然心說錢跟特別厲害的魔都沒有,但特別特別厲害的妖倒是有一個。

    寸頭見聞然沒說話,以為他終于放棄了,誰知緊接著,就听聞然又問︰“所以除魔局得往哪里走?”

    “……”

    “不是,”寸頭終于忍不住問︰“你到底想(干gan)嘛?”

    聞然說︰“想知道?”

    寸頭還沒說話,就听聞然又道︰“那我也不告訴你。”

    寸頭︰“…………”

    聞然也就是習慣(性xing)嘴欠,見寸頭黑著臉的模樣,便道︰“也沒什麼,就是想找他幫忙除個東西罷了。”

    “你說除魔?”寸頭皺著眉道,“那你找其他除魔師不就行了。”

    話落,他還挺了挺背,一副毛遂自薦的模樣。

    聞然見狀,忍不住嗤笑一聲︰“那恐怕不行。”

    寸頭一下黑了臉︰“為什麼?”

    只听聞然道︰“這東西太厲害,普通的除魔師根本除不掉,大概率可能連斷了他一根手指都難,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寸頭疑惑道。

    只見聞然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才接著說︰“更何況,我想讓人把他(殺sha)死……徹底魂飛魄散,再也沒有任何復活可能的那種。”

    說到最後,他語氣竟是不自覺的帶上幾分輕松。

    仿佛不是在說如何(殺sha)死一樣東西。

    竟然殘忍的有些不自知。

    •

    除魔局基本上在各地都有分部,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這座城市的除魔局分部,恰好就在這個公廁的隔壁那條街。

    “那兒就是除魔局本地分局了。”

    聞然順著寸頭指著的方向看去,眯著眼瞅了半天,才終于在一片高樓大廈中,看見一棟兩層高的小獨棟。

    等走進了,才發現這小獨棟的牆面都沾了一層陳年污垢。

    怎麼看怎麼窮酸。

    聞然忍不住嘖了聲︰“現在的除魔師都怎麼混的,這也太破了。”

    他話音剛落,周圍就刷刷刷地投過來好幾道目光。

    寸頭立馬拽了他一下︰“喂!”

    聞然還想說點什麼,但轉念一想這兒怎麼說也是別人家的大門口,再破也確實不容許外人說道。

    何況他現在還有求于人。

    于是又把余下嫌棄的話給咽了回去。

    “總局在b城,至于袁局長到底在哪我就不知道了,”寸頭頓了頓,又說︰“但如果那個東西真的這麼厲害的話,你找他估計也沒用。”

    聞然“嗯?”了聲︰“怎麼說?”

    寸頭猶豫了下,道︰“那是因為袁局長是目前還在進行除魔工作里頭最厲害的那個。”

    言外之意就是,真正最厲害的那個,已經隱退了。

    除魔師這行當比較特殊,隱退的除魔師基本就不會再出山,哪怕出現再重要的妖魔鬼怪也是——至少聞然記憶里是這樣的。

    因為能隱退的,一般都是靈力上出現問題。

    這種情況下如果再(強qiang)行進行除魔工作,稍有不慎就會危及(性xing)命。

    而靈力有問題而隱退了的除魔師,哪怕之前再(強qiang),之後的實力也會大大衰退。

    那麼就不存在最厲害的已經隱退這種事。

    因此這個言外之意在聞然听來,是很矛盾的。

    但不知為何,此時此刻,他心底莫名其妙涌出一種很不安的預感。

    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兒,總歸很不痛快就對了。

    隔了會兒,聞然才又問︰“那真正最厲害的那個叫什麼名字?”

    “叫……”

    寸頭話還沒說話,就听前方突然想起“砰!”地一聲。

    只見除魔局大門口,不知何時站了個男人,個子很高,在這大夏天里,他像不嫌熱似得穿了件黑(色)長袍,兩條長腿修長且筆直。

    淺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黑(色)短發上,但不知為何,這光非但沒給他添幾分溫度,反而因為這人的存在,整片空氣似乎都冷了好幾分。

    聞然一抬眼,便猝不及防地跟男人對上了視線。

    那是一雙非常漂亮的眼楮。

    漆黑,幽深。

    如同黑夜里被月光精雕細琢,日夜哺育而出的黑寶石,漂亮的令人心驚。

    同時也冷的心驚。

    仿佛這顆黑寶石墜入冰川,在沉沙中潛藏千年,失去所有的溫度,從此再熱烈的日光也無法為他添上半點熱意。

    但下一秒,隔著一條馬路的距離、一道斑馬線的距離,與聞然對上目光的剎那,冰冷驟然全數褪去。

    它如遭煉獄,從最深的底下,燃起一道烈火。

    燒的滾燙。

    大約過去有一個世紀之久。

    聞然終于明白自己在听見那言外之意後,心中涌出的不好預感是什麼了。

    他望著面前出現的男人,輕輕(勾gou)了(勾gou)唇︰“好久不見,霍夜。”

    霍夜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抿著唇,一言不發地望著他。

    眼底燒著不知名的火。

    眼中只有聞然一人。

    不知過去多久,霍夜才終于動了動唇。

    但不等他開口,聞然忽地抬手,拽住他領子,猛地將自己貼向對方。

    然後在一片雜吵的汽車鳴笛下,用只有兩個人才能听見的音量,一字一頓道︰

    “時隔千年,再給你個機會,大除魔師。”

    “來,再(殺sha)我一次。”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沉*******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